今兮是何年

卯木花开-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0781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35章:画蛇添足

卯木花开 10781

乍然,盘古躯体崩裂,道道裂痕蔓延,丝丝力量涣散,像是被突然抽干了一样,魔躯渐渐缩小衰弱。

吞掉了很多魔神的本源,掌控者力量猛增,威势横扫,压塌了混沌,万族悲鸣,无数强者当场崩溃成一抹血雾。

看来,他们的欣赏水平挺相似的。

“好,很好,你竟然违抗旨命,来人,将她……”皇上怒极,被她再三的顶撞,面子上也说不过气,冷声下着命令。

“二皇子,您说这到底是什么事,要深更半夜的传我们进宫呀。”一个走在二皇子身后的大臣,低声的问道,声音中带着明显的谄媚。

叶寒怔了一怔,眸子中,似乎微微的多了几分怒意,快速的扫了他一眼,冷声哼道,“这似乎不关你的事,要说,也是凤阑绝的事情,你着什么急呀,你不要忘了,她现在已经是凤阑绝的王妃了,你,当初既然休了她,现在就不应该再对她有任何的想法,而是应该珍惜你现在拥有的,不要再让你身边的人伤心。”

此刻,凤阑绝说谢谢,便是相信了上官云端怀孕的事情,相信,而且深知孩子不是自己的,他竟然还能说出一声谢谢?

“好,王妃是最美的,不管外表还是内心,都是最美,没有人能够比的上。”人群中,突然有人喊道。

果然,上官云端这话一出,看到她极力挤出来的那丝轻笑便挂不住了,瞬间的僵住,脸色更是愈加的一沉,不过,她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微微的垂下了眸子,保持着沉默。

只要他的心中爱着她,而且只爱着她,就可以了。

“你是在自欺欺人吗?你以为,你现在嫁给了他,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吗?他也曾经对我海誓山盟,可是今天……”那个女子听到上官云端的话后,显然也有些意外,看到上官云端想要离开,再次说道,这次的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急切。

凤阑绝也有些好奇,他虽然十分的了解她,但是此刻却也猜不出,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可是,你到现在都还没有说明,具体是要比什么呢?”蓝岚的双眸微闪,脸上多了几分沉思,再次忍不住问道。

蓝岚听到皇上的话,脸色倒是微微的缓和了一些,总算还有一个人是真正的维护她的,只可惜在这凤月国,皇上的说话的分量太低了。

“回皇上,刚刚印出来,今天微臣带来了一本就是想要让皇上过目的,刚刚进宫的路上,跟丞相大人听过这件事。”严大人站起身,沉声回答,他这回答,可以说是极为的圆滑,既解释了丞相为何知道的原因,又说明了,他今天就是来禀报此事的。

“好,我输了。”蓝岚知道此刻再说什么也没有用了,虽然她心中不甘,虽然她仍就不相信上官云端能背出那么多,但是所有的事情,却已经由不得她争辩了。

那侍卫便快速的将手中的书信递到了皇上的面前,皇上快速的打开,随即一张脸瞬间的阴沉。

“是呀,公主的琴技,可是没有能比,我们也都只有羡慕的份。”另一个小姐也附和着说道。

“娱乐?桐城受灾,百姓此刻都在水深火热中,试问,皇上与各位大臣在这种时候,如何还有心娱乐?”她的声音,在整个大殿中传开,声音仍就不大,但是却有着足够的震撼力。

皇上的双眸微沉,直直地望着上官云端,脸上也带着明显的怀疑,唇角微动,冷声道,“云儿,你这是不是乱写的?”

“呵呵。”绝王自然明白皇上的心思,微微的轻笑,“这些数字的规律很简单,第一个数字,是二加二所得,第二个数字是,三加三再加三所得,而第三个数字是4加4加4加4所得,第四个数字,就是五加五加五加五加五所得。本王这么解释,相信大家都清楚了吧。”

“怎么?难不成你想要的只是一个木偶娃娃。”上官云端眼角微抬,微微的白了他一眼,沉声回了他一句,这个男人难不成想娶的也是一个只会听话,顺从的女人。

门外的护卫认的凤阑绝,所以犹豫了一下,并没有阻拦,而是连连的进去禀报,只是,这位公主却已经紧跟着人家闯进去了。

众人便都进了大厅,只是一时间都没有说话,应该都在担心着上官云端。

在这一点上,他与上官云端的确算是同一类人。

不是南宫逸,难道是南宫小姐?

而上官云端唇角的笑,却是猛然的僵滞,一双眸子,也下意识的圆睁,错愕中带着几分懊恼,皇上这个时候来,事情只怕有变。

“要不要本王告诉你,父王若是娶了你,你会直接升为四哥的什么?”等到皇上也跟着离开后,夜无忧一脸轻笑地望向她,那笑中,带着明显的捉弄。

夜无忧瞬间呆住,脸上的笑也随即僵滞,一双极力圆睁的眸子错愕的盯着上官云端,直到她的身影完全的消失,他才回过神来。

“怎么了?”上官云端愣住,这个样子的叶寒实在是不对劲,不会是出了什么事了吧。

“那你可以让她留下了呀。”上官云端微微的白了他一眼,她早就看到叶寒喜欢秦思柔,既然喜欢,那就留下她,这么简单的问题,又必须这般的纠结吗?

他从来就没有顾及过她的意思,从来就不懂的尊重她。

如此说来,那侍卫的嫌疑最大。

说真的,她对于这宫斗实在是没什么兴趣。

“皇上,一定是有人要害臣妾,想要除去臣妾,皇上一定要为臣妾做主呀。”上官云端离开后,李贵妃再次的哭了起来,而且还真的挤出了几滴眼泪。

同时快速的赶进皇宫,恰恰在宫外相遇了。

柜子下面的上官云端更加的着急,上官凌雨这一出去,若是没有人发现她的异样,那上官凌雨就真的要上花轿了。

能吗?

虽然时间十分的急促,但是爹爹还是为她准备了很多的嫁妆。

记忆深处,竟然闪过一个印象,当年,当娘亲将那链子戴在她的手上,曾经对她说过,要她好好的戴着,不能轻易的摘下来。

“你,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前天,她是不是跟你说过什么?”夜无痕的眸子突然的转向秦思柔,那原本黯然的眸子中多了几分异样的光亮。

“不用,不用,哪敢麻烦天下第一神医的叶公子呀。”秦思柔自然看的到他的嘲讽,也明白他的心中是怎么想的,遂一脸轻笑地说道,她的声音中,也带着毫不掩饰的嘲讽。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双眸微微的扫过众人,然后落在了二皇子的身上,一字一字冷冷地说道,“你为何要这么急着杀人,难道你不想知道这背后的主使人吗?”

皇上若是有意袒护,这么多人,肯定都看的出来,若是真的审,只怕自己就很难置身事外了。

这整个皇宫这么大,想要找到,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不如,给她喝点迷药,把她迷晕了,她就不能参加选亲了。”一个女子小声的提议。

房间里的人,一时间都没有再开口,都想到了这一点,而且,他们对上官傲天都是十分的敬佩,尊重的,所以,他们都会考虑到上官傲天的感受与处境。

叶寒对上秦思柔投过来的眸子,看到她仍就没事般的样子,心中更多几分懊恼,不由的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她那样的笑,真的很美,很美,虽然她此刻一脸的雀斑,而且还有些狼狈,但是却是真的很美。而且她此刻的笑是那种真心的灿烂,亦带着几分异样的情丝。

凤阑绝听到他的话,脸色也微微的一沉,神情间隐过一丝愧疚,当年,的确是他不小心,遭成了凤阑锐的受伤。

只是,凤阑锐醒来后,便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见任何人,也不跟任何人说话。他去了几次,都被关在外面。

而凤阑锐的眸子却是猛然的一眯,唇角更多了几分冷笑,望向凤阑绝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恨意,“凤阑绝,你就是这么跟太上皇解释的?”

“将他拿下。”太上皇再次冷声命令道,他不可能会让凤阑锐逃走,留下祸根。

她一直都感觉看不透夜无痕,猜不出他下一步的动作,但是那人却能够将夜无痕的心思算的这般的准确,而且能够在这短短的时间内,便安排好了一切,果真了得。

而且,二夫人的意思明显是想让他去玷污了娘亲的,但是,他为了二夫人,为了对自己感情的忠诚,竟然没有起丝毫的邪念。

“哼,你还有脸喊我?”老夫人看到二夫人,眸子中的怒火更是不受控制的升腾,“这么多年,我一直那么信任你,没有想你,你竟然做出那样的事情。”

“小晚,我们。”那个男人确定了上官傲天并不是开玩笑时,然后才转向二夫人,轻声的喊着,声音中也再次多了几分激动,还有着太多的感激,他明白,上官傲天这么做是为了成全他的。

众人只以为他是刻意的掩饰,但是只有了解他的人才知道,此刻的他,是真的动了怒了。

虽然皇上是他的父皇,但是这件事,本来就是他们不对在先,既然他们一开始想要戏弄上官云端,那么就应该承受起这后果。

一句极为奇怪的话,有着一种让人摸不着头绪的疑惑,她说话的方式,的确让人诧异。

凤阑绝带着上官云端回到了王府,王府内,仍就一片喜庆,客人已经全部离去,只有几人丫头,在等候着服侍主子。

他今天若是放走了她,只怕很难再找到她了。

这次李玉只是快速的扫了一眼,根本就没有去细看,便快速的回道。“不认识。”

叶寒似乎微愣了一下,一双眸子,也微微的一眯了一下,唇微动,慢慢的说道,“这样呀,好,那以后,她所有的饮食都由我来负责,我保证大人,小孩都健健康康的。”叶寒很自然的接过了料理上官云端的饮食的责任,虽然是接的皇后的话,但是很显然,他早就有这个意思。

“不是真怀孕,这是什么意思,这怀孕还有假的吗?”秦思柔一脸的不解,再次忍不住问道。

“王爷,这,这要怎么办呢?”苏月情此刻也是完全的吓住,没有了主意,当然,在这个时候,也不可能由她拿主意。

所以南宫雪这张脸与她倒是有着几分相似,特别是那双眼睛更是相似,这也正是,她进南宫雪的房间的最重要原因之一。想来个以假乱真。

略带慵懒的姿态,却仍就掩饰不住他那神彩飞扬的气质,一夜无眠,却不见半点的憔悴,不见半点的狼狈。

只是,却没有跟着南宫雪,而是直直的走进了南宫雪的房间。

这些女人,平日里,为了那个男人,本就是她明斗暗斗不断,二夫人的性子本就暴躁,而且家世也比其它的几个女人好,哪受到了这样的委屈,怒火,一点即燃。

虽然她的容貌或者是略略差了些,脸上有着太多的雀斑,但是,此刻这些百姓的心中,却没有一个人觉的,上官云端配不是绝王了。

“大家不要被这个女人骗了,她就算不是傻子,但是她以前可是嫁过夜阑国的四王爷,是被四王爷休了的女人,像她这样的女人,怎么配的上绝王呀?”只是,恰恰在此时,一个略显尖锐的声音突然的响起,这一次,竟然是一个女子,那些捣乱的男子已经都被凤忆希捉起来了,但是却没有想到,还有女人捣乱。

不,不可能的,不可能是这样的。

他发觉自己从她的身上,学到了很多的东西。

她,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女人。“先进宫。”上官云端被自己脑中的想法惊出了一身冷汗,来不及多想,便急急的喊道,此刻,比起那皇位的问题,她更担心太上皇的安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