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热线:第51章:身外之物

申博热线 作者: 简惜

“爷爷!”谢墨含无奈地打住忠勇侯的话,“如今妹妹和秦铮已经圣旨赐婚了,都这般境地了,您还说这些做什么?若是传到秦铮的耳朵里,他更恼了。”

云庵,还有三十里,都是山路,崎岖陡峭。有的地方仅容纳一车一马行走。必要的时候,看来我们要下马步行。”

谢芳华纵马走了大约半盏茶,来到这一处山坳最低洼处,忽然,一张大网从两旁树上飞快地罩下,正对着谢芳华这一人一马。

“还是小心些吧。宗师,你靠近一些,我低声说给你听。”谢芳华话落,补充,“不过你要先发誓,得到秘术后,不对谢氏和我动手,否则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崔意芝看着架在一起的的剑,眸光动了动,“芳华小姐有事情找在下?”

出了南城门后,谢芳华跳出了谢墨含的马车,轻轻地钻进了崔意芝的马车。

“谢芳华,你终于回来了。”

谢芳华站在原地停顿了片刻,抱着衣服进了屋。

谢芳华不理会多少双眼睛落在她身上,专心地浇着花,仿佛不知道来了客人。

那么除了她的天机阁,还有谁能有呢

“好,我不哄你开心,只让你开心好不好”秦浩忽然拦腰将她抱起,向内室走去。

小太监领着,一路畅通无阻,不多时,便来到了灵雀台。

“进宫了!与他娘在一处。”英亲王道。

“那个臭小子,满京城人人都知道左相的女儿喜欢他,他可好,将其推给了他大哥。”皇帝看向左相,没避讳左相的忌讳,当面问了出来,“左相,朕可听说了,今日你的女儿还要在宫宴上和秦浩论艺,让朕做公正?”

屋中静得连一根针落下都能听闻。

直想念孙子,临终总算能见上一面,为了感谢我,便也想见见我。这也不太奇怪。毕竟云澜哥哥一直和兄弟姐妹们不亲,和我比较投缘,除了我,没人能说动他。嘱咐我,以后多提醒矫正云澜哥哥的孤僻脾性。”

秦铮感觉到谢芳华又流泪了,这泪十分的滚烫,似乎要烫进他的心坎里,他也能感觉到自己的心头血向外喷薄的溢出,他的心被涨得满满的。

就在他睁大眼睛的同时,那霞光忽然罩住了秦铮和谢芳华头顶,一瞬间,将二人包裹住。

南秦江山多少人对之寄予厚望?家族至亲多少人对之担之重之?他们的性命何等的重值?

他纵马疾驰而来,身后跟着大约有一千骑兵,黑压压的一片,似乎压住了远处的火光。

孙太医靠着车坐着,胸前同样插着匕首,无声无息地保持着姿势,已经死去。

玉灼扣住他的手,语调清晰地提醒道,“你可以看你祖父,但是不要破坏案发现场,等着京兆尹来好抓凶手破案。”

谢芳华还没说话,城门方向一阵马蹄声踏踏而来,马蹄声急促,似有好多人。

“这就需要查查这个车夫的身份了。”谢芳华淡淡道。

谢芳华猛地瞪着他。

谢芳华攸地坐起了身,抓紧帘帐,凌厉地看着他。

谢芳华点点头,简单洗漱,之后去了厨房。

谢芳华偏头看他,只见他滚到了水缸边,好半响才松开捂着眼睛的手,虽然躲得快,额前的头发被烧掉了一缕,两只手沾了灰,他又将灰蹭到了脸上,顿时将白净的脸弄得五花三道,她心中好笑,收回视线,顺带看了秦铮一眼。

秦铮点点头,一撩衣摆,蹲在了灶火堂前。

谢芳华咳嗽了一声,“一时高兴,都做了。”

侍画侍墨等人对看一眼,没异议,连忙过来摆桌子凳子。

秦铮本已经吃得差不多了,谢芳华有事出门,他扔了筷子,起身进了屋。

也就罢了。可是如今,她是你八抬大轿娶进门的媳妇儿,是堂堂左相府的闺女,你说说你,这是要干什么?”

“是,王妃。”刘侧妃点头,卢雪莹是她的亲儿媳妇儿,她这个当婆婆的理应留下来照顾。

------

“你……你怎么在这里?”宋方不敢置信,怎么也没想到竟然出门遇到了秦铮。尤其他身边的女子倾城绝色,细看之下,正是忠勇侯府的小姐谢芳华。他一时呆在了原地。

秦铮和谢芳华回到了天字一号房等着。

“十几条人命呢!”金燕说。

“好,我们就学这清平调。”李琴摸着冰玉琴拍板。

郑孝扬一拍脑门,“好个屁!”话落,推李沐清,“走,喝酒去,这些日子,憋死我了。”

“总归是好事儿,这样我就放心些。”英亲王妃道,“京城距离这么远,有什么事情,也难得音讯,更是鞭长莫及。也只能等着他们的了。”话落,她对秦钰道,“皇上也别生气了,他们也是怕你担心。”

英亲王妃叹了口气,“这两个孩子,如今不知什么样了,可真让人操心。”

郑孝扬想要咳嗽,忍了忍,压了下去。

半个时辰后,上了山路。

“不是不好,好奇怪耶。”玉灼挠挠头。

“小王爷,这个老奴作证,夜里我就睡在太子殿下房间的外榻,也没听到任何动静。”吴权立即道,“左相和侯爷一左一右地住在太子殿下隔间,韩大人就住在侯爷隔间。”

秦铮点头,轻轻抬手,韩述翻了个身。

永康侯立即道,“不可能,我就住在他隔壁,韩大人一晚上没动静。”

谢云继笑着放下手,缓步下了马车,背过身子,对她和煦地道,“上来吧!”

那小童睁大眼睛看着谢云澜,眼睛几乎瞪成了铜铃,除了早先的惊诧不敢置信外,还有一种深深的恐惧。

“秦铮的落梅居也没有女人!”谢芳华沉静地道,似乎是对自己说,又似乎是对二人说,“这种情况,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身有洁癖,不喜生人靠近。就如秦铮,他除了听言,不止是女人,也是不喜男人的。这种只不过是不喜身边围着的人多而已。还有一种是对女人厌恶到极致。所以,不喜欢看到任何一个女人。”

小童守在门口,有些担忧地看着里屋紧紧关闭的房门。

十八人齐齐退了下去。

没摸清十分,也摸清了七八分,否则不可能十日之内,接连悄无声息地除去我们两批人。我如今要做的就是打乱一切暗桩,重新将谢氏暗探洗牌,然后,一举对背后之人和北齐的暗桩出手,让他们再不能再南秦作恶。”

谢芳华点点头,“说不准。”

谢芳华见秦钰回宫后,竟然还没换下在英亲王府穿戴的衣服,无语地扶额。

秦钰抬起头,颔首,“你说对了。我就是故意的。”

“当时法佛寺失火,牵连了谢氏长房,永康侯府。不过,在墨珠未找到以及无忘大师尸体失踪后,这事情便搁置了,后来皇叔处理了谢氏长房,这件事情不被提起了。”秦铮道。

右相一愣。

这时,荥阳郑氏的郑轶、郑诚上前给秦铮见礼,“原来是英亲王府的小王爷,久仰久仰。”

秦铮走上前,围着车,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

“来人!”英亲王妃大喝。

百姓们好奇地探寻着风声,感受着京中霎时沉入的紧张气氛,感觉这一场大雨中似乎发生了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情,而秦钰严令,为了不使京城百姓恐慌,除了城门高挂的许大夫外,其余人,一律不予外散消息。

秦铮“唔”了一声,“你说得有理,倒是我欠考量了。”话落,他思索了一下,“要不然去茶楼听曲吧!”

秦铮这句话到听到了心里,偏头瞅谢芳华。

因玉宝楼面向的是非富即贵的南秦京城各大府邸后宅的女眷贵圈,所以,不像是寻常脂粉店铺那般有闲杂人。里面有几个朝中大臣府邸的家眷,见三人来了,身份高些的上前搭了两句话,身份低些的连忙避开了。

谢芳华已经注意到那支朱钗了,玉质剔透,水汪汪的,如清澈的碧湖,透得能一眼看见底。样式到不是多新颖,就是当下寻常簪钗的式样,但是钗头镶嵌了两朵玉兰,玉兰栩栩如生,甚是致鲜活。整个簪子放在一众金闪闪明晃晃繁琐多样的簪环中不是太出彩,但是散发着清丽无华的熏光。

金燕羡慕的情绪顿时消散,脸色明媚得如牡丹绽开,立即抓住机会揪着秦铮确认,“铮表哥,你说的是真的?那我可真的放开手买了啊!”

她的声音虽小,虽然对谢芳华附耳,但是却瞒不过耳目聪透的秦铮。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