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团花簇锦
作者: 寒风凛章节字数:33753万

北陵是个不毛之地,可九皇叔却很看重那块地方,北陵人骁勇善战,守着冰天雪地,依然能与东陵、南陵和西陵并立,可见北陵这个地方真不错。

他虽然不怕毒,但碰到厉害的毒,他的身体也扛不住,这把有毒匕首还是早地解决为好,他可不想出现上次的事情。

凤轻尘一惊,连忙问道:“南陵的人都知道?还是只有皇上和展家?”

“凤离嫡女不会嫁给皇帝,你不知道吗?”最主要,她不会和一群女人,在后宫争九皇叔的宠。

“必须开胸,再不开胸补心,那位秦姑娘只能等死。”玄医谷谷主跳起来大声咆哮。

实力没人强,认了!

有什么看法,一夜之间,皇城死伤了这么多人,他们的安危也受到威胁,尤其这个时候,南陵和西陵的皇子还在东陵,他们要是死在东陵,那东陵的麻烦就大了。

凤轻尘能想到文渊先生的担心,就不能想到他也会担心嘛,他会比文渊先生更担心。

“快,快去看看,哪里出了问题。”

如果九皇叔在,他一定会发现,第一次站出来投降的,就是邰城人。

他竟然不知,在他的管辖之下,居然还有这么肮脏的一面……

“传说有神仙下凡,移山填海,为前朝建了这个风水宝地,说是能保子孙万代,江山永继。”暄少奇知道的,就是类似这些的传说。

凤轻尘差点快哭了,最后还是司丞出面,把豆豆给劝住了。

凤轻尘笑了笑没有说话,苏文清是个聪明人,他清楚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为人属下,权利太大换来的不是重用,而是上位者的猜忌。当时,她也叮嘱过夏挽,让她别大肆购买夜城的产业,九皇叔吃肉她跟着喝汤就成了。

太医们又是轮番上前,然后一起讨论病情,凤轻尘在一旁看得起火了。

可此时,却没有人关心他们的生活,南陵锦凡全副注意力,都放在玉华兰芝上。

“大公子,七公子说得没有错,轻尘所谓的移植,也就是受玄医谷谷主的移花接木启发的。站在朋友的角度上,我可以叫你一句锦凌,但站在医者的角度上,我是大夫,你是王家大公子。

同时飞速的将别一把刀片与刀柄装好,握在手中。

凤轻尘出了静秋园,便与孙正道等告别了,王业安排了人送她回去,哪知还没走就遇到九皇叔。

九皇叔说三天内灭了连城,绝不是说说而已,凭九皇叔现在的能力,他完全做得到,敏夫人根本不敢冒险。

“知道又如何?”这一次,九皇叔没有否认,否认也没用。

“哥哥,你看她也对不出来,我就说逐风楼为难人,我还当来逐风楼吃饭的都是才女呢,原来也有这等草胞。”粉衣女子见凤轻尘久久说不出下联,毫不客气的嘲讽起来。

“既然你家的药不会出问题,那就是别的原因了,这个找我干吗?我又不是捕快。”凤轻尘朝云海道。

“仵作已经解剖了三具尸体,什么也没有查到。”云海闷着声道:“凤大夫,医者父母心,我云家虽不行医,但做得却是药材生意,药材的好坏可是关乎人命的事情,云家不介意赔钱或者损失名声,但云家希望同样的错误不再犯,不会再有人因为云家的药材而死。”

不过,凤轻尘对苏文杭也蛮有好感的,毕竟这小孩与自己的缘分不浅,到了停尸房还能活着出去,是一个福泽深厚的孩子。

九皇叔让一个管事模样的人跟随,嘱咐凤轻尘有事派人去叫他,便回书房处理公务,从头到尾也不提之前折腾这两人的事情,半丝歉意也没有。

“姑娘你可回来,我们都担心死你了。”春绘、秋画、夏挽、冬晴也叽叽喳喳地围在凤轻尘身边,拉着凤轻尘又哭又笑。

“你个疯女人放手!”东陵子洛一惊,反射性地一脚就踹过去。

“凤轻尘,滚开!”说话间,东陵子洛一伸手,就准备将凤轻尘推开。

“暂时不用了,我有那些地就够用了。”麻烦王锦凌的地方够多了,凤轻尘不想这点小事,也让锦凌出面。

他们现在给凤轻尘一分,日后都能收1;148471591054062回三分,大家都有利的事,何乐而不为。

凤轻尘眼中含泪,脸上的笑容却越来越妩媚、越来越灿烂。

九皇叔浑然不在意,事实上他并不是给暄菲难堪,他向来不喜欢与人碰触,如果不是听闻暄菲与凤轻尘长得像,他也不会走近,碰这个女人。

洛王的护卫为了让王锦凌妥协,抵在凤轻尘眼角的刀子微微用力,一滴血珠从凤轻尘的眼角滑落。

“准备马车,让大夫立刻去王……凤府。”他多想把凤轻尘带回王家,可是他不能,他不能坏轻尘名声。

“这里就连一点吃的也没有吗?”宇文小元快哭了。

“可怜的,我就知道大殿下的暗卫不好当,幸亏我当时闹肚子,身体虚得很,没有被皇上挑中。”暗卫丙虽然五观平平,但眼睛却透着机灵。

“什么好消息,值得符大人你喝酒庆祝。”凤轻尘端起桌上的杯子,轻嗅了一口,并不喝。

九皇叔磨牙,抬头,恶狠狠地瞪向凤轻尘,身心都没有吃饱的男人,这脾气肯定很大,不过只要凤轻尘摆出小媳妇的姿态,软言细语的说上两句好听的话,他就不计较了。

她什么都没有做好不好,干嘛说得那么暧昧。

“哼,都是你。”凤轻尘气恼,找不到罪魁祸首,只好找九皇叔了,重重在九皇叔脚背上一踩,大步离去。

凤轻尘高估了鬼将的智商!

“杀了他。”凤轻尘心里明白,面前的鬼将只是一个没有灵魂的空壳,他只懂得守卫皇陵,和凤离族没有半点关系。

“小姐,这浴池引得是天然温泉水,对身子极好,小姐多泡泡对身体有益。”九皇叔殿中的宫女和九皇叔一样,不怎么说话,说话时声音也很冷。

我们可以的!

剑尖抵在玄情的上唇,轻轻一个用力,便听到剑尖与牙齿相碰的声音,声音很轻,玄情却听得清清楚楚。

“不出声是吧,那我就认为你死了,安全起见,你不介意我再补上一刀吧。”凤轻尘将照明灯,塞在背包后面。

西陵天宇的命是他救的,西陵天宇的双腿也他让凤轻尘医治的,西陵天宇能有今天,也是他在暗中替西陵天宇谋划的,如果真到那一天,他不介意毁了西陵天宇。

“你倒好,昨天在永和殿睡得舒服,我们几个老头子却是连眼都不敢眯,天还没有亮又赶到这静秋园。”别的太医不知道凤轻尘是装晕,可孙正道却是明白,不能明说只能在心中暗骂凤轻尘这小狐狸太狡猾了。

可却不想,她一番话不仅将凤轻尘得罪了,也把在场的其他几位太医给得罪了……1119来头,豆豆是个吉祥物

杀手中,像他这么洁身自好的实在太少了。

杀手的压力很大,而找女人就是杀手们常用的发泄方法,而作为杀手界中,唯一一个没有压力的人,豆豆找不到去找女人的理由,所以只好一直拖着。

“成,回凤府再详谈。”谷主和郭保济没有意见,不过却催车夫快一点。

不过,有本宫护你,你可以活的很好。

九皇叔没有说话,而是将凤轻尘带到了另一间石室内,九皇叔将木箱打开,一股刺鼻的硫磺味扑来。

东陵子洛也不像他表现的那般喜欢西陵瑶华吧,要是西陵瑶华没有公主的身份,东陵子洛就算再喜欢也会有一个度,了不起就是一个侧妃的位置打发了。

她们可以不满,但这份不满,绝不能在主子面前表现,这是身为下人最基本的要求。

“小……”两人回头,正准备给凤轻尘行礼,却是一愣。

蓝景阳脸上带笑:“狼主、御尤夫人,还请二位见谅,清歌小姐并没有别的意思,她是担心贵族被人骗,才一时激动说重了些。”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她这个现代人都懂,可偏偏她面前那个古代人却是不懂,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

“不,不还。凤轻尘,我刚刚可是听到了的,你说了要把玉华兰芝给我们。”谷主像个孩子,把玉华兰芝抱在怀里,那样子就好像怕凤轻尘来抢,郭保济也在一旁点头附和。

“好好好,轻尘你果然是个好的,我没看走眼。”谷主高兴呀,高兴地不停地拍凤轻尘的肩膀。

“皇上有没有说,找人麻烦的事?”凤轻尘幸灾乐祸地问道,她就不信九皇叔会这么纯良,大好的机会在面前,他会放过借九皇叔手杀人的机会。

只不过,她现在太弱了,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所以才会成为别人攻击的对象。

“嗯。”九皇叔冷默地应了一声,翻身下马,黑骑立马退开,给九皇叔让出一条路,两百亲卫紧随九皇叔,一路浩浩荡荡,好不威风,邰城的士兵看到这一幕,皆呆在原地,不知是打还是不打。

东陵九,你他娘的还能再无耻一点吗?在我邰城杀了上千人,你居然轻飘飘的说按约而来,有你这么履行约定的嘛。

就算卢家没有暗中动手脚,他也不会拿黑骑冒险,用一千人对邰城的大军,他还没有自大到那个地步……

我徒弟是什么人,我比你更清楚,我徒弟这一辈子,都不会做出奸污女子的事情,凭我徒弟的人品和家世,这世间什么女子娶不到,他会去奸污一个侯府千金。

他的病情,他自己明白,他活不了一年,可看凤轻尘这个样子,似乎有办法,他能期待吗?期待和崔浩亭一样的奇迹吗?

“你赢了!”

“不可能,王不会骗我们!”百鬼宫的人坚定的说道。

“多谢皇叔教诲,侄儿心领了,侄儿还有差事要办,就不打扰皇叔您的清静,侄儿下次再来看望皇叔。”

“灰老和我们一同走。”这也是九皇叔让大军,押南陵锦凡和夜叶进城的原因,带着灰老他们路上绝不可能平静。

九皇叔和凤轻尘此次来带得护卫很少,为了押解灰老,宇文元化安排了一队精锐人马给九皇叔。

“是。”夏挽很激动,声音比平时大了一倍不止。

要不要这么逆天。这一任的鬼王,又不是从死人墓里爬出来的,武功这么厉害干什么,简直是要人命。

当然,跑的时候,凤轻尘不会忘记放冷枪,就算杀不死鬼王,也要给鬼王制造麻烦不是。

九皇叔看不上华园,但华园对我们陈家来说意义不同,我把陈家最珍贵的华园送给九皇叔,这说明只要九皇叔愿意,我们陈家愿为九皇叔做任何事。”

“可是,那里住着凌天,凌天他疯了吗?”太上皇和蓝景阳搅和在一起还能理解,谁让这两人有九皇叔这个共同的敌人,可是凌天?

“大小姐。”一路浴血奋战,左岸师父终于杀到了凤轻尘面前,不过面对凤轻尘时,左岸师父有些不安。

没办法,有左岸师父血腥手段在前,即使众人依旧不安、慌乱,也没有人敢挡左岸师父面前,免得被这个杀神一剑给秒了。

凤轻尘暗暗松了口气,不禁暗想:世人果然都欺善怕恶。

至于劫孙思行?

没错,佟珏和佟瑶两人正跪在马车上,小心的服侍血人一样的孙思行,凤轻尘刚走到马车边上,那一直低着头的车夫就道:“凤轻尘,记得你又欠我一笔佣金。”

他今天带凤轻尘下山,就是想让她明白,她现在的处境有多么的危险,她要是不重视,阴时都有丢命的可能了。

能为主子而死,对奴仆来说是无尚的光荣。

孙正道替凤轻尘烙上凤离印记后,就算不因精气耗尽而死,也要以死明志,以维持凤离嫡女的名声。

这个印记只要不浮现出来,外人看不到,而凤离族的人有特殊的办法,可以得知印记的存在。

大公主把连城交给蓝景阳就回玄月宫了,连城几个老人只得去找蓝景阳,蓝景阳先是一怔,随即毫不在意道:“不过是一块令牌罢了,从今天起九州令牌没有任何用处,不再代表蓝氏皇族。”

花了大价钱,自然要尽情压榨,不动手时就给他当保镖,要打架时,这些人冲第一。套凤轻尘那句话,清王这是把杀手联盟当成雇佣兵用了。

杀人第一要诀,就是不和目标多废话,和说话相比,他们更愿意直接动手,他们是杀手不是什么江湖大侠,没有必要留名。

“拿自己的命来谋算,是下下之策。”凤轻尘承认九皇叔说得有道理,可不赞同。

他是大夫不是神,哪能说不痛,就能让凤轻尘不痛。

“又是这样……”凤轻尘抽回自己的手:“你走吧,我不想再和你说话。”根本无法沟通,何必生生气自己。

直到此刻,他才发现,他有多想那个直闯九王府,踢开他书房,对着他说:“九皇叔,我不高兴”的轻尘。

他是爱书之人,奶宝正好和他相反……

皇后看到这个儿子,眼中闪过一抹骄傲,但很快就隐去了。

“王肃那老狐狸绝不会做损己不利人的事情,这件事中定是有利可图。”东陵子洛神色淡淡,只是紧皱的眉头,显示他此时的心情很不好。

当九皇叔不要命的再次进攻时,鬼王第一反应不是反击,而是逃!

自然,敏夫人不会寻死,她从这个地方跳下去,是因为她在下面有布置,便是纵身跃下,也不会要她的命。

可偏偏,就有不长眼的人,挡住他的去路……1749两难,一遇到凤轻尘就当机

“你不懂。”凤轻尘叹了口气,这件事于她而言,绝不是杀人那么简单。

九皇叔抬头望天,面无表情的脸上染上几许愁绪,脑子一片混乱,怎么也理不出个头绪。

孙思行轻轻拍着小凤谨的背,软语安慰。

孙思行看凤轻尘一副不愿多谈的样子,也不好再继续追问,师徒二人无声地用完早膳,孙思行正准备和凤轻尘说一下凌默的病情,哪知还没有开口,就看到秦宝儿走了进来,她身后的侍女则端着一个小托盘。

真是一个麻烦的女人。

和他见过的人女人都不同。

凤轻尘磨磨蹭蹭的打开药箱,东陵子洛了然一笑:“凤轻尘,别想想着瞒本王,昨天本王是清醒的,你所做的一切,本王都看在眼中,不过,你可以放心我不会将你的秘密说出去。”

“洛王你说什么?凤轻尘一边将麻醉剂注射下去,一边转移东陵子洛的注意力。

就是这明媚温柔的笑,不仅骗到了先皇,也骗到了当今皇上。

他家王爷,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出了事,皇上不仅为他家王爷讨公道,还让王爷伤心,实在是让人心寒。

一路了,围观的百姓特别多,等长公府的人出来时,门外已挤满了看热闹的百姓,还有一些官员府上的家丁,混在人群打听消息。

凤轻尘定定地看着九皇叔,两人视线在半空中交缠,这一刻他们的眼中只有彼此。

蓝九卿把宝儿接下山后,居然无耻的让宝儿发现,他云找女人泄火的事,宝儿怒火中烧,当场指责九卿下流无耻,可九卿这无耻的家伙居然说,他是男人,这是他的需求,宝儿没办法满足他,他当然要去找别的女人了,皇族的男子在十五岁就会有专门的丫鬟,来引导他们通晓情事,所以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安平公主犹豫一下,随即咬牙道了:“好,如果你要我死,才肯救我皇兄,那么我现在就死。”

你自己也不想想,你之前那个样子,除了哭就是哭,你哪一点配得上我皇兄,有资格做洛王妃。你明明是我皇兄的未婚妻,身份高贵,可却像老鼠一样,躲在暗处不敢见人,被人欺负了就知道哭,我好心给你撑腰,你却拉着我说算了。

“先听坏消息,这样再听到好消息,我们也能高兴一下。”这群人已经习惯了,这种瞎闹的模式,并不觉得清王这么说有什么不对。

家里有小主子了,全府上下都很高兴。

“宝宝的名字?”九皇叔手上的动作一顿,他能说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事吗?

“乳名?你想好了?”九皇叔立刻反醒,和凤轻尘相比,他这个父亲当得确实很失职。

“你出的手?”就东陵子洛现在的处境,要没有人帮他,可成不了气候。

九皇叔埋头做事不说话,他会用事实证明,铁杵磨成绣花针不是那么容易的事,真要磨成绣花针也没啥,反正他享受磨的过程……

做人就得心存善念头,凤轻尘把那套衣服给蜥蜴人,不过是举手之劳。本着之前他们答应过蜥蜴人的原则,在蜥蜴人把他们安全带出来后,凤轻尘就想着尽最大的力,做到答应蜥蜴人的事,从来没有想过要蜥蜴人回报,却不想得到的回报,远远超过他们的付出。

“这说明你越来越欠咬了,明明因夜城主的死获了利,还要在我面前装腔拿调,讨人厌。”凤轻尘伸出手指,在九皇叔的胸膛猛戳了两下。

“他母1;148471591054062后不同意他娶崔家女为妃,后来见事情成了定局,便要他娶隐篱先生家族的女子为侧妃,被天宇拒绝后,便当众指责天宇不忠不孝,不配为储君。”九皇叔没有隐瞒,把这段西陵上下全部禁口的事告诉了凤轻尘。

没办法,在这个狭小、逼仄的空间里,他们能活动的地方实在太小了,而蛇类能行动的空间,却比他们多的多。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3375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