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见德思齐
作者: 寒风凛章节字数:33753万

他们进到结界里面的时候,顺带带来的一些黑色的雾气也跟着一起涌进了结界里面。开始我是很害怕的,生怕那个结界阻挡不住这些顽固的雾气。

我叹了一口气说:“我啊,比较懒,喜欢一劳永逸的方法。小打小闹实在是太无聊了,何况命都不在自己手中,谁又有心情成天到晚的去管这些呢?”

宫建章说完,连忙用手去擦了擦头上的汗。

张兰兰从怀中又拿出了一张红色的符纸。她正准备朝着那株曼珠沙华扔过去时,没想到蓝先生竟然伸开了双手,像护犊子的将那株曼珠沙华护在怀里。

他似乎把我当成了驯兽师吧,竟然想到让我去跟蛇交流,亏她想得出来。

当今天的第一道太阳光照进了屋里,我才稍微的放下心来。由于不知道门外是什么样的情况,我只能轻手轻脚的挪到了门口,我从窗外往外看,却除了郁郁葱葱的树木及草地以外,什么异样也没有。

我注意到继母手中抱着电话机,旁边放着一张上面写着开锁公司的小卡片。我感觉到手心里出了薄薄的一层汗,暗暗捏紧拳头。“这个宫弦我也相比也是一表人才,梦梦啊,你就嫁过去。他们不会亏待你的。而且这个礼金啊,也给的很是样子。如果你要是觉得礼金不够,我还能再去跟他们说说。”

这次出门我没有带包,所以我身上就再也拿不出来别的物品了,于是我就转头去看张兰兰跟蓝先生,看他们都取了些什么出来。

我已经分辨不出什么是我脑海中的声音,什么又是我在现实中发出来的声音,就是一股脑的想要把我现在的感受都告诉张兰兰听。

我的大脑一片恐怕,腿就像是被灌了铅一样的重,让我想跑都跑不动。这种感觉简直让我绝望极了,只能趁着我的手还有力气的时候。不停的晃动的张兰兰得手臂。还用大拇指去掐着张兰兰的人中。

我惊讶的不行,这个不会就是传说中的局长吧。

“这是怨魂鬼刹的灵体,这种怪物,它的灵体是什么样的,说明他的本体就是由什么东西变幻而来。”张兰兰拉紧了我的手,把我带到了一株大树的后面躲藏起来。

要是我猜错了吗?那个人一定不是人,也不是鬼魂,而是一个模型不成。

往回走时,我一改来时的谨慎小心,撒开腿就跑。我边跑边想:这个山谷里绝对不是我们所想象的那么简单。

“你呢?林梦,你那边有没有什么发现?”

我停止了哭泣,极度的欲哭无泪。心中纳闷极了,这个宫弦,他到底想干什么啊!先是将我脱光然后在我的身上印上了他的印记。却并没有要我。然后还消失不见了。

“那么你是如何跟那个女的联系,她还要你做什么。”我觉得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仅是把我骗到此地的那个女人,不会那么无聊到只是把我骗来而已。”

“你把你所知道的都说出来吧,也许这就是你唯一可以得到宽恕的机会。”我轻轻的说着,因为我已经看到了宫弦掌心又聚起了红色的火苗。

我把小慧的故事讲给了王鑫听,王鑫听完之后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那是自然。这件事情也告诉我一个道理,还是不要轻易的下结论,要多观察多看看再下定论。”大陈也毫不犹豫的回了我。

虽然我的心中还是有些忐忑,可是我也还是跟张兰兰一前一后的上了车。我想着若真是有事,呆在车上跟呆在车下其时真没有什么区别,尤其是在我的脚还崴了的情况下,若是让我跑,我也跑不了几步的,一切就听天由命吧。

宫弦见我一直盯着他,脸上出现了一些些红晕。我的嘴巴都快咧到耳朵边了,但是在宫弦的高压下,我很给面子的没有笑出声。

曾大庆突然间神色变得有些复杂,久久也不见他说一句话。就是嘴唇在不停的蠕动着。我看不下去了,曾大庆这种拖拖拉拉的性格要害死曽小溪了。他难道看不出来现在曽小溪都是靠那支笔提供的魔力在支撑着吗?

好在这些游魂看似没有什么恶意,否则他们哪有那么好的耐心至今没有动手。

嘴唇轻启,略带嘲讽的说:“林梦啊,林梦。你对我们家一谦可真了解呢。”她在‘我们家’这三个字上咬的格外重。

“咯咯咯。”好好玩哦,就是黄莺的叫声太小了,听不过瘾呢。

好在张飞的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张飞,你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我们这里,将我们接到你家里去,记住,一定要赶在鸡叫之前回到。”

我感觉到很奇怪,“这也不能够直接说明这就是因为买了我们店铺里面的笔所导致的呀,你能再详细的跟我说说吗?”

毕竟怎么说都还是一个不熟悉的人,我倒是不害怕被人偷取钱财什么的,因为我身上并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可是关于到我的人生安全,也是比较在意的,希望没有出现什么意外。

我低低的低喃,好像是陷入了绝对的疯狂。

突然间我的嘴边被塞进了一个巨苦的东西,被人拧巴拧巴的嚼的细碎舔着我的唇喂了进来。

处理完这单买卖。我连忙进入到那款白玉手镯的购买页面。可是,当“货已下架”这几个大字印入我的眼球时,我都以为是我看花了眼呢。

“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到天涯……”来来回回的听着电话里的音乐,听得我都快被这首歌给洗脑了,对方还不接电话。

看着这些还散发出腥臭气味的黑血,我真的是欲哭无泪,赶紧找到了我的手机,立即就给宫一谦打电话。

我的大脑有些缺氧,傻愣愣地冲着宫弦就是一顿笑。可是看得出来,宫弦显然没有这个心情,跟我一起笑。

张兰兰一副如释负重的样子,说:“那就没错了,我们昨天弄的符纸阻挡了他进来,虽然他还是能入侵你的梦,但是起码没有直接接触你,他昨天没有对你做什么吧?”

电话那头很快的就传来宫一谦的声音。之前还纠结的无法面对的宫一谦,现在却给我的感觉温暖的不像话。

这也是我好奇的,不过太多因爱生恨的例子了。所以到也就不太奇怪了。“我打算今晚去探查探查,看一下是不是真的在玩笔仙。如果是真的,这种情况是不是只要把笔仙里面的鬼给送走了,就不会有什么事情了?”

可是我的脑海中通过了回忆发现,张兰兰对付这些邪祟时,使用的都是符纸,要不然就是法器。还真没有看到脱离了这两件物件可以降服邪祟的情况。

大明的话差点儿没让我吐血,竟然如此的迂腐,知道他是好意,可是他不知道吗,现在对于我来说,最危险的人就是他了。天知道我一直在用指甲掐我的大腿,想以此痛疼来缓解体内的欲望。

张兰兰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我也只能对着她吐吐舌头。只见张兰兰坐直了起来,给我挪了一个位置,然后说:“怎么样,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于是我直接就凑到金龙的身边,咬牙切齿的反问道:“一会?一会?你说的一会是有多久,五秒钟,十秒钟?”真的是太可怕了,我都无法想象万一宫一谦跟张兰兰,没有赶过来,这一切都该如何。

在我们进到电梯里面,跟我今天坐电梯的情况又发生了。一楼的按钮无论如何都不亮,不仅如此,整个电梯都往下沉。

说完,张兰兰突然大声的喊道:“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收!”

希望里面能有什么比较有用的东西吧。书中的笔迹已经干涉,但是还是可以看得出是被人一笔一划的给写出来的,如果按照书上的署名来看,这本书就算是说是宫弦的日记本都不为过。

她并没有不适应的感觉,看来她的道行不浅。

他们把我的话听了进去,最终还是同意的了我的提议。我的生命已经进入了倒计时,只要是安全的度过了今天,明天想怎么样都行。我看着宫一谦的这副模样,有些干巴巴的对他笑了笑说:“嗯,我回来了。”本来是有很多的话想要对宫一谦说的,特别是在经历了曾大庆他们家那样的事情以后,我更是小女孩子的心情盈满了我的大脑,就是想一股脑的把我想到的事情通通都告诉宫一谦。

她们聊的东西十分的混乱,思维也跳跃的很快。我一路走过去,冷不丁听到其中的一个阿姨说:“还好宫建章这几天没在家。”然后另外的人就在那附和着。

我等着张兰兰回短信的时间,已经能够让我紧张的心脏都要跳出来。

见到事情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我松了一口气。我要先回房间好好的休息休息,睡上一觉,有些什么事等我睡醒了再说。这一阵子我可别提有多累了,在别人家里根本就睡不好,特别还是知道了那两个房间原先就是两个鬼魂的房间。

再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只听见“砰——”的一声,就已经发现小店的门已经关上了。我只好怏怏收回手,不知所措的看着曾大庆。

尤其是那张花雕的大床,显得那般的刺眼。

这一丝的清明让我疑惑不解,脑海里有些糊涂,不知道是前进还是后退。

我先是慢走到小跑,跑到快速的跑起来。心里头有一股很强烈的怨念,支持着我。我一定要把这对背叛我的人踩在脚底。

我猛地睁开了双眼,眼前车水马龙。虽然是深夜,可是街道上还有许多人来来往往。刚才我撞到的确实是一个女子。

她似乎对于我撞到了她而不道歉,正一脸不满的看着我。

唉!我沉吟了一会儿,才深深的叹口气道:“张兰兰,你这是在玩火啊,要知道我是不怕得罪陆雅,我只是怕麻烦,到时她想到是我们使的坏,又来找我的麻烦那可烦上加烦的事情。”

也正因为如此,当他坚决否认时,我也信以为真了。

宫弦难道的还是有耐心的给了钟明一个机会,我看了看宫弦,觉得他也还算是讲道理的。也并没有那么霸道吧。

没错,他手上现在正一手一个的人正是我的两位同伴兰兰跟蓝先生。

“我就知道你们一定误会了。想着你们刚才肯定也记下了我们的车牌号,为了避免麻烦,所以我们才下去找你们。省得你们来个报案,到时候我们又得解释一通。”

听到张兰兰的话,当时我就慌了,连忙阻止她:“别呀,我们再等等吧。说不定再过一会就出来了,怎么说我们都还在人家家里呢。都不知道主人在做什么,这么冒失不太好吧。”

为了让华先生改掉差评,也真的是煞费苦心啊。

“兰兰这里是不是很美?我们在这里多住几天吧!”

宫一谦可能也是没有想到我的反映会这么的激烈,这种手机相互共享位置的方式现今在许多年青人中都广为流行,以示代表着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有多紧密。

可能是顾虑到我们不习惯以外人同桌。她还贴心的把我们的晚餐摆到了我们这一屋里,没有跟他的家人同席。

我回过头去,果然看到了宫弦那恣意的脸。他在我的耳边轻轻的吐着气,说道:“老婆沐浴,怎么能够少了为夫的帮忙呢?”

在房间里闭关休息的这两天,每每当我走出房间的时候,总会听见有下人说陆雅的话,家里的下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重新换过一批了,也就是说之前见过陆雅的那些人都已经不见了。

我清楚的看到陆雅的脸色一白,估计和我猜的应该八九不离十。

女鬼见到丹凤挨近来,从我的身边转移到了丹凤的身上。几乎是整只鬼都挂在了丹凤的身上,然后笑眯眯的用细长的手指头去抚了抚它那张快要掉落下来的面皮。

总算等到了目的地到达的提示声传来,待到飞机降落的时候,我跟张兰兰并没有如往常那样,迫不急待的想要早早的下飞机,而是一起坐在座位上。仔细的看着人们争先恐后的都想早点下了飞机。

司机倒是十分的实在,一看到我跟张兰兰穿的这副模样,想来心中也十有八九的明白了我俩的苦衷,当时就直接掉头转弯,将我们送往附近的一个商场。

顿时间,一阵森然的感觉从我的手指弥漫上来。我吓的不行,猛的往后退!

尸体们停下了跟着赶尸人的脚步,默默地站在原地。看起来就像是迷路的小孩,不知道自己该要去哪里。

赶尸人驱赶着尸体越走越远,笛子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变成了,叮铃叮铃的摇铃声。

张兰兰冷笑一声说:“谁知道呢,听天由命吧。做这样的事情就早晚有一天会料到这样的后果。”

我们到时候一眼就看到了蓝先生,他一如既往地准时,比我们早到。还很体贴的替我们点了很多的小吃,基本上把黑雾迪厅里出售的食物他都备了一份,让我们尝尝看有没有喜欢的。还很贴心的对我们说,有喜欢的他再加点。

老奶奶继续得意的说,“奶奶我生了5个孩子,你怀孕没我一眼就看的出来。”

“别提了,因为我从小跟爷爷学抓鬼。村里没一个男生敢追我呢。”张兰兰故作夸张的嘟嘴说。

我拿起了手机,就像是为了确定什么一样。又拿起了客房的座机电话。发现竟然是可以用的!

欣欣继续无理取闹,“你瞎说,宝贝说了我可以不用学习就过上好日子,学习那么累,我不想读书!我想玩……”

短暂的寂静之后,又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这时候不仅是夫人的哭声,还有就是华先生的声音:“你们快开门啊,你们是客人……我们才是主人。你们难道要违背主人的意愿吗?”

我死死的咬住被子,让自己不发出任何声响。门外的华先生见到这么说无法让我去开门,于是又换了一种可怜兮兮的语气:“你们快开门,外面真的有东西。会把我们给撕碎的,你们开门,我们要进去。”

我都快要被弄得疯掉了。终于安静了。

张兰兰久久的沉默:“你还感觉不到吗?那根本就不是什么真正的华先生和华夫人。你看他们刚刚敲门的时候,我们两个人的名字,一个都说不上来。还有那个小孩子的哭声,都是鬼罢了。我们要是真的开了门,我都不知道那么多恶鬼,我能不能救得下你了。”

果然,又是熟悉的差评。看到这一条不满意的评价,我差点就要将手机给扔了出去。这一条差评就如此的,在我还没有任何准备之下就引入了我的眼帘。

我一边翻白眼一边瞪他,我倒是想啊,想不回来啊,可是他真由得我不回来吗。

“来来来,先吃饭了,吃饱了再去练习,省得饿着肚子再放出一碗血,到时你虚脱了就不好了。”宫弦一边气招呼我坐下吃饭,一边解释着。

重新睁开了眼睛,我嘴角的笑意越发的苦涩。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33753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