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开户

涵夙夙-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3上架
  • 7273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67章:积厚流光

涵夙夙 72735

皇浦拓说话间,也微微的退了后面,与刚刚二皇子相比,他可是自觉的多了。

就在夜无绝与孟千寻微微错愕之时,小宝儿已经穿过了她们,快速的跑到了孟冰跟李逸风的面前。

眼前的情形,他自然也是清楚的,所以,这一刻,他肯定会配合,而且,宝儿这丫头,他也是十分的喜欢的,若是能认为女儿,那对而言,可是十分开心的事情,他正求之不得呢。

孟千寻的眉角向挑,一双眸子突然的望向她,带着几分让人惊颤的冷意,一时间,大小姐的身子竟然微颤了一下,那话语也猛然的顿住。

她说出这话时,语气十分的肯定,不带半点的异样,毕竟不管怎么说,这副身体是真正的孟千寻,是真正的北尊大帝的女儿。

“哼,没有想到,你当着皇上的面,还敢说谎。”花断尘自然不会就此罢休,而听到孟千寻不承认,他错愕过后,脸上却更多了几分阴狠。

“公主,小郡主那边,并没有任何的动静,那边白侍卫可是安排了很多的侍卫,而且个个都是高手,小郡主不会有危险的。”侍卫见到孟千寻一脸着急的样子,不由的快速的说道,对于这一点,他显然是十分的自信的。

“公主,主意打的不错呀。”月无双的身子微微的靠近了孟千寻些许,极力的压低声音说道,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冷意。

孟千寻听到的话后,心中暗暗的惊滞,只是,脸上却仍就是淡淡的轻笑,并没有露出丝毫的异样,唇角微动,也跟着他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关于这个问题,本公主一时间还真是不好回答月教主,怎么?看来月教主似乎对北尊王朝有不满之意呀,本公主的确是听说莲花教十分的了得,不过,北尊王朝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父皇这么多年,就算一直在寻找娘亲,却同样的让北尊王朝更加的昌盛,单单是这一点,只怕足以让天下人敬畏了。”

就是为了让蓝宁辰对孟冰的误会越来越深,她很清楚,只要蓝宁辰的心中还有孟冰,对孟冰没有完全的死心,那她就不能明正言顺的成为蓝城的城主夫人。

特别是在她看到李逸风跟孟冰一直手挽着手上,心中更多了几分妒忌。

冷婉儿的眸子再次的一闪,唇角突然的扯出了一丝冷笑,再次抬眸时,直接的望了李逸风,微微停顿了一下,然后故意说道,“不过就是被表哥休掉的一个女人,而且还是在洞房花烛之夜后被休的,不知道会不会是有什么问题呀。”

“好,好,你们好。”蓝宁辰此刻可能是气疯了,连话都说不清楚了,只是,望着孟冰,重复着那句话。

他这一句话,完全的把蓝宁辰的心理形容的淋漓尽致,

厉害,真是厉害。

而且,他觉的,以公主跟李逸风还有跟孟千寻的感情,想必早就知道李逸风心中爱的人是孟千寻。

“刚刚你们两个说什么事情瞒着我呢?”李老爷子走到近前,看到两个人的神情,心中便明白了,他们肯定有什么事情,而且只怕还是件大事,脸色不由的一沉,声音中也多了几分严厉。

随即要瞒着父亲关于招亲的事情,那么逸风喝酒的真正的原因就不能让父亲知道。

他很清楚,李赢对逸风可是十分的爱护的,可是从来不会主动的让逸风喝酒,而且还醉成这样。

他说话间,一双眸子上上下下的仔细的打量过李老爷子的全身,然后有些不满地说道,“父亲,你身上的伤还没有完全的好呢,要多多休息才行。:”

就是因为相信这一点,所以,此刻,北尊大帝对于花断尘说的关于她杀了他们的亲生女儿的话并不相信。

关于她以前的身份,北尊大帝并没有对任何的公布,毕竟这不但关系到她的事情,还关系到李灵儿。

而后来,北尊大帝又严禁此事外传,按理说,知道此事的人本来就不多。

但是,她却没有想到,他不但没有让人去查关于花断尘说的那个尸体,反而还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只是,花断尘看到那个侍卫向他靠近时,双眸猛然的一沉,就在他快要到他的身边时,他的身子突然的一闪。

而此刻,夜无绝把圣旨打开后,只是微微的伸出了一些,并没有完全的递到了他的面前。

只看的清最上面的写的圣旨,后面的字,就都有些模糊不清的感觉。

一般的情况下,应该不会刺激到他的,不过,现在这样的情形,却又很难说了。

先不要说,他此刻的心中忘了她,至少短时间不可能去爱其它的女人,就算他的心中没有她,十天的时间,他也找不出这么一个女人呀。

李逸风的唇角狠狠的抽了一下,有种无语的感觉,什么叫做已经给了他近三十年的时间了,难不成,他从一出生,就要开始找女人不成?

“连你也不支持我。”老爷子的眸子转向李老夫人,神情间多了几分不满,他原本以为,这件事情,老伴定然会支持他的,没有想到,连她都来阻止他。

李逸风望着他快速离开的身影,不由的僵住,这,这到底是算是怎么回事呀?就这么离开了,那他要怎么办呀?

而且,甚至也带着那么几分威逼。

他的心中明明的深爱着她,放手,只是为了成全她,但是,现在却要他去娶别的女人,而且还只有十天的时间,他如何做的到?

压在她身上的身子微微的动了一下,停止了那猛烈的吻,微微的抬眸,略略的拉开了一点的距离,略带几分压抑般的说道,“你觉的,还有谁敢在这个时候进入你的房间,这么对你?”

他的身子更是紧紧的压住她,此刻,他一半的重量几乎在压在了她的身上,但是,此刻,他却不想避让,他也是想要用这样的方式来让她感知到他的存在。

“想?你今天宣布招亲大选正常进行?”只是,没有想到,夜无绝却突然的转变了话题,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不满,而且咬着她的耳垂的贝齿故意的突然的用力,带着几分刻意的惩罚。

“你最擅长的是什么?”孟千寻唇角微动,慢慢的说道,像这样的招亲大选,肯定要有各种各样的比试。

认识她以前的,他的生活中,除了阴谋,争夺,便是那无尽的痛苦的折磨,对于他言,他要做的就是不断的去争,去抢,为了父皇跟母后,也为了自己,因为,生在这残忍的皇室之中,便注定了这样的生活成人(人造人穿越)。

直到认识了她,他才终于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有了意义,他也终花断尘再次的微愣了一下,一双眸子微微的一闪,神情间的阴狠更加的漫开,此刻,他竟然毫不犹豫,毫不迟疑的点头,“好,我配合你。”

“不过,你这次进宫是要见北尊大帝,不是见她,所以,应该会简单一些,而且相信北尊大帝也不会跟她一样拒绝见你的。”段红的眸子微闪了一下,然后再次说道,“当然,今天是肯定不行了,那个女人正盯着你,时刻防着你,她是绝对不会允许你进宫的,所以,你要等一等,等到那上女松懈了,然后再想办法进宫,到时候你就直接的去见皇上,就以河渠的事情为理由进宫,到时候,应该没有人敢拦你的。”

只是,她却没有想过,她当初若不是因为妒忌,要对付孟千寻,勾引夜无绝,也就不会有那样的下场了。

“好,就按你说的这么做。”等到段红说完后,花断尘随即一脸兴奋的说道,这一刻,似乎忘记了她脸上的那恶心的肌肤,也没有再避开了。

不过,听老爷子这语气不善呀,李逸风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只能乖乖的进了大厅。

此刻,听在李逸风的耳中,便自动的想成了孟千寻。

“逸风,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李老夫人越是觉的这件事情有些不对了,脸上也不由的多了几分担心。

不会是当时他跟孟冰在蓝宁辰的面前演戏的时候恰恰被李管家看到了吧?

一哭,二闹,三上吊,这可是泼妇的风格,而他现在,除了没有哭,其它的也都算是做全了,而且,做的可绝不比泼妇差呀。

“花公子,原来你真的在这儿呀。”只是,这一次,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个略显尖锐的声音,便突然的打断了他的话。

花公了也是一个男人,不太可能会送一个男人花吧、

孟千寻愣住,对于财富,地位什么的,她觉的,根本就不重要,她要的只是一份平平淡淡的生活,若是现在让他们一家人,到一个宁静的地方,过着平静的生活,她就觉的很满足了,而且,那也一直都是她一直以来的愿望,她从来没有想到去争什么,更没有想过要得到北尊王朝的什么。

“好了,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的。”北尊大帝却是微微的一笑,神情间更是一脸的轻松,似乎一点事情都没有。

“但是,你现在将朝中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了千寻来处理,那关于招亲的事情,你就不担心吗?”李灵儿的眉头微微的轻蹙,孟千寻的对于招亲的事情,可是十分的抵触的,会不会在明天的早朝上,就会直接的取消了招亲的事情。

再加上,现在皇上又病重,这消息,肯定也瞒不了多久,那些外人,便更少了一些顾虑,到时候,说不定,北尊王朝就完全的毁了。

“招亲的事情,正常进行,这件事情,就交给工部尚书平大人来处理,白侍卫协助平大人。至于招亲的规矩,本公主也已经定好,绝对的公正,公平,公开,保证不会让任何人不满。”

这是绝对不会改变的。

“大将军有什么事,直说。”孟千寻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她自然知道,他不可能就那轻易的罢休,今天这大殿之上,他肯定会想尽办法来对付她。

所以,要想彻底的解决这个问题,最根本的就是确定,朝廷派去的东西,都能够送到百姓的手中,不能被人贪污了。

而她的确细心,竟然事先先去查明了人数,到时候按人头发放粮食。

众人听到孟千寻这话,一个个惊的魂都飞了,一旦查出有贪污的,就直接处死,这,这也太,太恐怖了吧?

站在一边的白容看到公主脸色突变,便也明白了,这花不是三皇子送的,而且看公主的神情,似乎已经知道了是谁送到了。

“写给你的?”夜无绝的眸子猛然的眯起,危险中透着一股冷意,这话有些明知故问的,这上面其实写的很清楚,明显是写给她的。

“写的倒是不错,恩?”夜无绝再看了一下其它的字条,唇角更多了几分冷意,一字一字冷冷的说道,“真够深情的。”

按理说,她是皇浦王朝的将军府的小姐,而那个男人去是北尊王朝的人,她跟他怎么会认识,又怎么可能会相爱的呢?

她说出来,他也可以跟她一起分担。

当他背叛了她,伤害了她时,他跟他之间,就已经成了敌人。他就不应该再用这样的态度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为何要生他的气呀?

一个女人,竟然有这样的气魄,竟然这么冷静,公正的,做出这样的决定,真的是让他意外,更加的让的惊愕。

“请注意你的称呼,花公子。”孟千寻不想再跟他说什么了,因为,她知道此刻说什么都说通了,只不过,却带多了几分明显的拒绝的冷意。

一个小小的宫女,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来。

更何况,她们这话,也没什么,只不过是说出了自己心中所想而已,而且,由此也可以说明,这两个丫头是属于那种比较简单,比较没有心机的。

只是,孟千寻的眸子却是突然的眯起,脸上不由的多了几分冷意,一双眸子快速的扫过刚刚说话的那两位大臣,然后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本公主刚刚说过,这次的比试,人人平等,任何人都没有特殊的权利,明天,若是有不服从比试,或者是故意捣乱着,一律取消资格,不管他是谁,不管他是什么身份,若是不满意,大可不必来参加。”

“本公主的旨意,够清楚吗?”不跳字。她的眸子再次快速的望过众人,严厉的声音更多了几分威严。

她此刻自然明白丞相的心思,若是事情真的像大将军所说的那么的严重,一旦大将军上奏,她不处理,定然无法服众,但是她若处理,却又违抗了当初皇上的旨意,而且,若是处理不好,就恰恰中了大将军的诡计了。

说话间,一双眸子更是急急的向外望去,看到真的只有孟千寻一个人时,嘴巴微微的张开了圆形。

“当然了,这可是北尊王朝的公主招选驸马,而且那条件又那么的宽松,当然会有很多的人来。”李逸风微微的扫了孟冰一眼,声音中似乎多了几分异样,双眸再次的望向孟千寻,“若知道是你,我定然也会报名。”

“恩,她是我跟夜无绝的孩子。”孟千寻微微的点头,脸上不自觉的露出几分轻笑,是那种淡淡的幸福。

她知道,李逸风是肯定不会骗她的,不管什么时候,不管什么情况下,他都不会骗她。

李灵儿的身子微微的僵了一下,一双眸子慢慢的转向躺在床上的北尊大帝,一双眸子中错愕中带着几分意外的伤痛,她原本以为,他是为了骗的千寻才装病的,难道不是吗?

雪太医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然后又转向了孟千寻,再次说道,“公主千万不要让皇上着急,这病就怕被激发,若是不犯病倒是没什么,一旦病发就很难控制,刚刚在大殿之上,皇上定然也是为了公主的事情而着急、、、”

“咦,怎么都没人了,这么快就下早朝了吗?”孟冰看到空空的大殿,眉头紧锁,神情间隐过几分疑惑,而且千寻先前明明闯进大殿的,这怎么无声无息的就结束了。

她不相信,不相信皇兄的病医不好,若是如此,那以后的皇兄岂不是要时时的活在病痛的折磨之下。

现在,皇兄好不容易找了到了皇嫂,救醒了皇嫂,而且还找到了自己的女儿,有了外孙女,好不容易一家团聚了,怎么可以发生这样的事情,怎么可以?

她不相信上天会这么的残忍。

那声音中更是那种毫无条件的纵容。

“你们这是做什么,千寻既然不愿意,这件事,就一定要取消,是朕的名誉重要,还是朕的女儿重要,都不要说了,这就件就这么定了。”北尊大帝的脸色微沉,却是厉声斥责那些大臣。

她的父亲会骗她吗?

孟千寻看到他的样子,双眸微闪,心中惊颤。

“好了,你们不要为难公主了,这件事是朕的错,其实公主她已经嫁、、、”北尊大帝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突然的再次开口说道,只是,话说了一半,又再次的咳了起来,而且,这一次似乎比刚刚咳的更加的厉害。

“咳、、”话说完后,便再次的咳了起来。

她就是要让全朝的大臣都知道,她早已经嫁人了,而且已经了有孩子了,但是,皇上竟然又下昭书为了她选亲。

而是那种似乎是生病后的重咳。

“咳。”孟冰忍不住的咳出声,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竟然连这么老的人都敢想。

“千寻,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要不要立刻进宫?”进了京城后,孟冰望向孟千寻,询问着她的意思。

直接的跟着他们进了皇宫。

只是,孟千寻一进了皇宫,便直接的奔着大殿而去。

“你是谁?”宝儿的望着他,脸上漫开满满的笑意,清脆的声音有着一种让人瞬间的沉醉的魄力,让人无法拒绝回答她的问题。

“猜?”夜无绝怔住,猜他的身份,他可是偷入皇宫的,而他跟这个小丫头以前绝对没有见过面,这小丫头怎么可能会猜到他的身份。

“你是凤阑国的三皇子。”小宝儿眼睛转了一下,突然说道,声音中却并没有太多的疑惑的语气,反而带着些许的兴奋,她觉的,面前的人就是她的爹爹。

不过,看到小丫头一脸认真的样子,听到小丫头说是喜欢他,心中又忍不住的开心,只是,不明白,这小丫头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再怎么着,也不能看到她喜欢的男人就介绍给她的娘亲认识呀。

她也知道,她看起来,要比实际的年龄大了一些,要不然爹爹肯定早就认出她了。

“听说北尊大帝俊美无双,他的女儿,肯定长的很漂亮。”也有人小声的反驳。

“尊主,要去北尊王朝吗?”不跳字。护卫见主子望了过去,似乎是有兴趣了,再次小声的问道。

五皇子愣住,有些错愕的望向他,回过神后,他才一脸惊愕的说道,“原来三皇兄竟然不知道这件事呀,这件事情,现在可是传的纷纷扬扬的,北尊王朝前些日子突然下了昭书,公告天下,说要为他唯一的女儿选驸马,而且条件一点都不苛刻,只要是年纪符合,没有娶妻,可以一心一意对公主的既可。”

但是,北尊王朝的皇上竟然要给千寻选驸马。

说真的,他到现在,仍就不太相信那是真的,毕竟那太荒谬了。

跟在一边的侍卫,唇角狠狠的抽了几下,对于自己主子这样的命令,真的不知道做何反应,主子向来冷静,处事谨慎,此刻竟然发出了这样的命令。

夜无绝怔了怔,似乎这才想到了这一点,的确当他得知了这个消息,再看到现在这样的情形下,真的是快要疯了,真的再无法保持冷静了。

“哼,算你识相。”刘公子的脸色这才好看了点,不过却仍就一脸怒气的冷哼着,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不过,我劝你还是留在这儿,不要白跑一趟了,省的到时候浪费时间。”

夜无绝继续向前赶路,而且,速度比先前更快了一些。

“千寻,是不是你太多心了,可能皇兄根本就没有什么事情瞒着你呢,皇兄可是你的父皇,有事不可能会瞒你的。”一边的孟冰听到宝儿的话,忍不住说道。

“千寻,要不我再去问一下皇兄。”孟冰怔了怔,然后略带犹豫的说道,其实,此刻,她的心中倒是有些矛盾,不知道该不该去问,若是真的是那样的,她就算问出来了,也不知道要怎么跟孟千寻说。

而且若不是这样的事情,他们还有什么事情会瞒着她呢?

“那我们就快点赶路,快点赶到城镇上,去打听清楚。”宝儿的脸上也多了几分兴奋,连声喊着。

“没事,死不了。”夜无绝却是极为随意的应着,一只手仍就紧紧的抱着她,另一只握剑的手,不断的抵挡着那些死士的进攻。

所以,梦千寻即便是出了包围圈,出了大殿,也是危险的。

“回皇上,皇宫潜入了刺客,皇上还是留在房间里,免的被刺客伤到。”皇上的房间此刻可是围了满满的侍卫,为首的侍卫,一脸紧张地说道。

除了他与惠妃再没有人知道这件事,包括皇后都不知道。、

毕竟这件事情,只有她跟梦千寻两个人知道,她相信,皇上肯定会相信她,而不会去相信梦千寻。

那个女人,还真够狡猾的,人虽然死了,但是却算计好了一切,可恶,真是可恶。

很显然,他没有认出孟千寻,所以,他以为夜无绝这是另结新欢了。

“千寻呀,你出嫁后,本宫好处没有见过你了,真的很想你,这样吧,三皇子去见皇上,你就跟本宫去惠兰宫,本宫跟你好好聊聊,本宫一直就喜欢你这孩子。”惠妃一脸慈爱的望着孟千寻,笑的特别的亲切,那声音也是特别的亲切,说的更是极为的动听。

那他还能做什么呢?

她的儿子,他是了解的,当初之所以放弃,主要是因为孟千寻的拒绝,所以,他以为,孟千寻爱的人是夜无绝,不是他,所以才放弃了。

她现在,唯一的目的,就是想办法阻止皇上见到此刻的孟千寻,不能让皇上知道当年的事情。

“她喜欢本王?她喜欢本王?”皇浦拓那僵滞的身子微微的颤了颤,一双眸子也不由的圆睁,喃喃自语地说道,“她真的喜欢本王?”

惠妃在看到梦啸天离开后,便快速的向着书房的赶去,在离书房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便发现了正被皇浦拓拦住的孟千寻与夜无绝。

她什么时候骗他了?

“拓儿,你也在这儿呀?你呀,平时那么冷静,怎么每次遇到这件事情,就这么的冲动呢,你这么拦着三皇子跟千寻成什么样子呀,还不快点让他们过去,去见皇上,皇上现在可是还在书房等着呢。”惠妃也并没有给皇浦拓开口的机会,便转向皇浦拓,似乎略带轻嗔的说道。

“是呀,只可惜我已经娶了妻子,要不然我也一定要去。”一个人半真半假的说道,那声音中自然是带着满满的羡慕的。

“你说什么呢,不要命了,北尊王朝的公主你也敢诋毁,若是让人听到了,脑袋只怕都保不住了。”旁边的人小声的提醒着她。

他那声音也是极为的好听,如春风吹过,同样的给人一种极舒服的感觉。

千寻是他的王妃,孩子也是他的,北尊大帝自然可能会做出下那样的昭书呢,他觉的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小丫头愣了愣,神情间明显闪过几分不满,刚刚的美景错过了,都怪那老头。

被北尊大帝抱在怀里的宝儿格格的笑着,笑声随风吹开,散到每一个角落,角落中的花儿听到那笑声,慢慢的开放了,角落的草儿听到那笑声,越来越绿了。

那些叫的出名字,叫不出名字的小动作们听到那笑声,有的安静的趴在地上,有的兴奋的跳着舞。

孟千寻的手轻轻的拂向额头,突然不知道,有这样的女儿,是应该感觉到荣幸呢,还是应该感觉到丢人呢?

不过,小丫头向来都是很听北尊大帝的话的,而且按理说,这话语的意思也不难懂呀,以这小丫头的智商,理解这意思,应该是没问题的,为何她此刻却?

北尊大帝对上小丫头固执的眸子,一脸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再次用商量的口气对宝儿说道,“宝儿,咱以后就喊外公,不用喊美人。”

只是,他的笑还没有完全的漫开,却又听到宝儿再次补充道,“美人。”

北尊大帝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呀,不过,看眼前的情形是跟这丫头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这喊的还真的越来越顺口了。

好在,她只有那么高,就算摔着了也摔不痛。

“噗。”孟千寻终于忍不住了,喷笑出声,这小丫头真是太可爱了,再怎么聪明,再怎么比其它的小孩子发育的早,那也只是一个小孩子,有着小孩子的天真与可爱。

北尊大帝的唇角也忍不住狠抽了一下,这样的话,也就只有这丫头说的出,当然,敢当着他的面说这话的,也只有他最可爱的宝儿了。

他的脚步也下意识的停住,直直地立在那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