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倾世回眸蝶翼翩翩舞 > 第15章:炎幻

第15章:炎幻

倾世回眸蝶翼翩翩舞 | 作者:文天晓| 更新时间:2019-09-02

因而,所有的武器,都需以轻便为主。

朱厚照不禁道:“你自己说的呀,你说讲故事,讲故事不就是骗银子嘛,本宫看,这很好嘛,咱们骗了银子,西征,要做到汉唐都未有的功业。”

弘治皇帝恍然大悟:“盐铁之政?”

弘治皇帝道:“此事,从长计议吧。当然,继藩之言,也是老成谋国嘛,嗯……朕有些乏了,诸卿,且下去休息。”

突兀嘶哑着嗓音,锁骨上,那钻心的疼痛,连绵不绝的传袭全身,他觉得自己要炸了。

懂得思考的人,他的思维,是永无止境的,他总会攀上一个又一个思想的高峰,而站在高峰之下,就如站在这天坛上一般,看着高峰之下的芸芸众生,王守仁的身上,没有锋芒,没有对苍生的怜悯,却只是一个叹息。

墨镜遮住了王守仁半张脸。

萧敬打着趔趄,晃了几步:“方继藩,你以为……你以为咱不知道,到时,你和太子殿下,还有他们……”他手指着王守仁和刘瑾:“你们想要栽赃咱,是不是?”

现在也只能默认这个狗东西,真的昏了过去。

他心里七上八下,他甚至在想,来几个刺客吧,救救我……要不……实在没有刺客,创造几个刺客?

方继藩很想取出蛤蟆镜来,戴在自己的眼睛上,因为此刻,他的手,躲在长袖里,已是瑟瑟发抖了。

朱厚照冷笑道:“这是本宫献给父皇的参汤,怎么,你们还当这里头,有毒?哼,真是岂有此理,我和父皇,乃是父子,你们敢怀疑本宫。”

方继藩的脸,惨绿惨绿的。

朱厚照便独坐在沙发上,歪着头,开始发呆。

这俱都是唐朝时传下来的礼仪,弘治皇帝安排这个礼仪,显然,是为了想要证明,大明的功绩,已直追汉唐。

方继藩手舞足蹈的道:“何止是懂,可谓是样样精通,他学了许多种,能和番僧对答,见了鞑靼人,也可交流,还有朝鲜人、倭人…………甚至是天竺人。”

弘治皇帝叹了口气:“他喜欢,就由着他去吧,朕管不了他啦。”

弘治皇帝自是乐不可支,墨镜的好处就来了,碰到这种事,得谦虚啊,万万不能乐不可支的样子,不然,别人会说自己太看重这名声。

弘治皇帝抬手,摆弄了一下自己的墨镜,扶正了一些:“萧伴伴,好看吗?”

弘治皇帝似想起来了什么,颔首点头。

邓健嘲讽的看了他一眼道:“你这蠢货,这便不懂了,西山金行里,炼制出来的白金,你没听说过?用白金!”

…………

弘治皇帝发现,自己总会被方继藩拉到他那胡搅蛮缠的层次,然后这个家伙,用丰富的经验,让自己无言以对。

其实这统计学,看似只是列出一些枯燥的数字,可它的出现,其作用,却是极大。

弘治皇帝接过了章程,细细看了一遍,抬头:“战略保障局,这名字,听着稀罕,专职海外刺探之事,这是你的主意,还是继藩的主意。”

且不说,弘治皇帝只此一子,这祖宗基业,迟早还是要交在他的手里。

方继藩轻轻努了嘴嘴,便瞅了王金元一眼,从嘴里冷哼出声:“这狗东西来做什么?好吧,请他来吧。”

王不仕一愣,一脸的茫然不解。

他豁然而起,发出大吼:“来人,来人,狗东西,给我收拾行囊,我要回京,我现在回京!”

一下子……

弘治皇帝此时手舞足蹈。

弘治皇帝,第一次……见识过这么个玩法,兴奋的一宿未睡,他发现,自己哪怕是拿着算盘珠子,都无法计算自己的财富了,因为自己的财富,随时都在变更。

这个时候,方继藩提出建立西厂。

不过今日,却有一个特殊的现象。

“可要花,也不容易啊,除了衣食住行之外,就是买宅邸了,偏偏这一年来,宅邸的价格,还算平稳,虽是略有上扬,却也不至于如从前那般一日千里。”

“何止看得起,臣略有一些薄财,所以打算购买三百万股,所需的花费,乃是三百万两,用着三百万两,来支持铁路局,那么陛下认为,臣是否对铁路有信心呢?”王不仕轻描淡写的道。

这降落伞,乃是方继藩的新玩意,配合着飞球使用,效果更佳。

飞球开始落下。

虽然现在其税收暴增,可看着,确实很吓人啊。

好像……自己成为了私人顾问之后的一刻钟,又失业了。

刘瑾本是坐着,在磕着瓜子,一见殿下和干爷进来,立即豁然而起,他身子越发胖了,吞咽下瓜子肉,才艰难的道:“见过太子殿下,见过干爷。”

梁储拂袖:“好了,送客吧。”

方继藩感受到了莫大的羞辱。

陛下方才已经明言,国朝以孝治天下,皇上的曾祖母病重,是一个女医救活了她,按照孔圣人的标准而言,这女医,自是陛下的大恩人。

何况……这女医,好似是吏部侍郎梁储之女。

刘焱勉强朝梁储一笑:“梁兄……”

那刘文华也忙嘶声道:“世伯,世伯,学生万死哪,学生……”

弘治皇帝咳嗽,忙是制止方继藩继续胡说下去:“这女医院,足堪大任,朕左思右想,她们既如男子一般的当值,为宫中效命,理所当然,应予以同样的对待,朕……不能薄待了她们,就遵照传奉官的旧例吧,授予女医们官职,给予差俸,内帑拨发出钱粮来,按其品级以及官职,发放俸禄。”

刘文华顿时身如筛糠,竟是恐惧起来。

“到底是怎么了?”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刘文华感觉自己虚脱了。

他取了手术刀,而此时,女医们已是吓坏了,一个个人,脸色惨绿。

当然,方继藩是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自然不是因为……揩油的原因,而是因为……这是女权主义的伟大进步啊,在这个世上,终于有伟大的女性,跨越了雷池,主动去和男子挨得如此之近,就在这无数天使环绕的一刻,方继藩创造了历史!

梁如莹开始慢慢的从许多女生们那儿脱颖而出,成为佼佼者,她切人的时候,手很稳,缝线时,手也很巧。

弘治皇帝眉头时儿舒展,时而,又微微皱起来。

看着他认真的模样,弘治皇帝摇摇头,随即道:“朕已给方卿家,定了谥号,又追封了其为郡王,此事,已是昭告天下,诸卿……怎么看?”

可问题在于,祖宗之制,又和大明的体制,发生了巨大的冲突。

异姓不得封王,这是祖宗法,皇帝开了金口,覆水难收,这是体制。

那么,一个新的问题,就衍生了出来。

弘治皇帝接着叹道:“刘卿家、李卿家、谢卿家,你们也这样认为吗?”

弘治皇帝微怒:“什么意思?”

呼……

女医们一个个,眼里放出了光芒。

她本想叫方公子,可随即,却道:“小女子受师祖指点,实在见笑。”

倒不说其他的,而是……似乎是因为弘治皇帝那一句没用,刺激到了张皇后。

这青年人,纶巾儒衫,显得极斯文,不过……突然见了这样的大场面,他显得既是兴奋,又有些胆怯。

刘文华对于这些话,听不真切,不过瞧许多人低声议论,有的人,面上露出了忧心忡忡之色。

外头,却传来宦官的声音:“皇上驾到。”

纵是他有万般的本事,可……

梁如莹上前,跪在榻前,按住了太皇太后的脉搏,神色极是认真。

“急救之法……”又一个女大夫怯弱的样子,如孩子一般,背诵着:“需立即进行,否则……就来不及了……”

所谓猝死,即心脏骤停,一旦病人脉搏停止,在十数秒之内,便会伴随身躯抽搐。

这些女徒弟,是他方继藩教出来的吧。

这个丧尽天良的老东西!

这样夜深人静的时候,正是看书的好时候。

不过,尺有所长、寸有所短,西山医学院,自有自己的独门秘籍,宫中贵人,哪一个不是千金之躯,这医学院入宫为皇家服务,也是理所当然。

弘治皇帝颔首:“好了,去吧。”

来的,乃是岭南刘氏的管家。

学习了解剖之后,便是考试,考题多是各种病症,以及应对之法。

宫中很快有了反应,很快,萧敬竟亲自来了:“齐国公,你好呀。”

方继藩道:“有什么话,赶紧说,少来啰嗦。”

自打朱大寿撰文,认为此次保育院是黑马以来,倒是有不少球迷,开始对保育院队看好起来。

弘治皇帝淡淡道:“来人。”

若是买中了,自是高兴的不得了。

他对倭国少年队,寥寥夸奖了几句,竟是在这一次少年足球决赛之中,竟是看好了西山保育院队。

这可是大新闻啊。

……

方继藩对此,心里也只是感慨,不过凡事都得慢慢的来,这世上,哪里有一蹴而就的事。

朱厚照便歪着头,不知该怎么说好,憋红了脸,老半天才道:“老方,你饿不饿?”

等圣驾一到,他带诸官特来接驾,朝一脸颓然的弘治皇帝行了大礼,接引弘治皇帝至享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