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倾世回眸蝶翼翩翩舞 > 第16章:狂玄

第16章:狂玄

倾世回眸蝶翼翩翩舞 | 作者:文天晓| 更新时间:2019-09-02

“是这样的,我们魏长老刚才看到你……”刘建说话的速度减缓下来,在距离滕青山四五处,也不靠近,就这么看着滕青山。

“好可怕的枪法!”臧锋大惊。

臧锋只剩下手中的一柄战刀,他额头满是汗珠,脸『色』涨红,眼睛瞪得滚圆,死死盯着他一道道枪影。

“我跟青山他比,就别睡觉了。”滕青虎停下长枪,笑道,“你也不看看,你哥晚上就盘膝静坐在后庭院内。我怎么比?让我不睡觉,去静坐?静坐当睡觉?我可没这本事!”

只见殿外,每一层台阶,各有两名百夫长以及两名二十七代核心弟子,滕青虎便是其中一个。

大殿内一片哗然!

“师傅!”臧锋恭敬道,“青山师弟他实力不凡,也立下大功。的确有资格成为统领!只是,青山师弟毕竟太年青,经验甚少。当初师伯祖担任第一统领,我们三人信服。可是青山……我看,还是暂且让他担任第四统领的好!”

滕青山眉头一皱:“师傅,怎么能知道,神的强大,足以达到先天?”

同样等级,威力也分高下。

诸葛元洪的境界,足以为自己师傅!

赤鳞兽瞬间辨认出那个人类,就是它心底最想杀的一个人类!

滕青山一笑:“关统领,赤鳞兽如果完全蜕变,咱们这些人如果跟它硬拼,那是找死。”

“嗯,明天进山,开始搜赤鳞兽!”滕青山随即不再多想。

“你们啊……”

“面具?”滕青山惊讶地拿起那两张肉『色』的人的面孔,“难道这就是人皮面具?”

面容冷漠的滕青山冷笑一声,脚下一蹬,轰的一声,大地震裂,滕青山整个人化作一道黑『色』闪电飞窜了出去。同时手中的轮回枪带着刺耳的尖啸声,瞬间划过数丈距离,直刺银发老者。

关键时刻!

“咻!”枪似游龙,直刺面门!

这老家伙,是不是后天强者?

……

赤鳞兽略微一闪避。

蓬!

“一个后天武者,不足为虑!”滕青山一落地便窜向黑火灵果。

“哈哈,滕青山,果然是年轻一代高手。老朽潜修数十载,也只是能略胜一筹罢了。”一声大笑声,银发老者人影已经到了岩浆湖中央。

滕青山环顾着周围,周围不少高手都在换靴子,好的钢铁战靴穿起来,很重。对脚的压力较大。所以除了军队,一般内劲高手,都是穿舒服的革靴。

虽然说岩浆湖边上,足有数十丈。

里层的武者都站了起来,几乎一瞬间,数道身影便飞向了岩浆湖中央的黑『色』岩石上。

“杀死他们!”

尸骨无存!

原本蠢蠢欲动疯狂的武者们,见到这一幕,倒吸一口气,疯狂的气氛一下子凝结了。第六十四章 杀死他们!

“竟然还有一条通道!”滕青山惊叹一声。

“咱们马上也过去看看。”

“三位大人,这地底火岩浆周围,太热,又让人特别渴。”那精瘦汉子不断说着,“嗯,前面大概还有两里路,就是黑火灵果所在处,不过那,更加的热。”

沿着曲折的岩浆流河道前进着。

一股腥气弥漫过来,精瘦汉子还没反应过来,便感到全身剧痛,随后就没意识了。

如今的赤鳞兽,后天强者对他几乎没威胁。

走了片刻,赤鳞兽走过一弯角,就发现远处一道身影,那熟悉的身影,那一杆曾经震伤它的长枪。赤鳞兽冷漠的红『色』瞳孔一缩,立即退回来。

许久,赤鳞兽又行进在幽暗的『迷』宫中,赤鳞兽天生习惯在黑暗、炽热环境中。在这种几乎没一丝光亮的隧道里,滕青山最多看十米远,可是赤鳞兽却能如同在白天一样,这是它那双眼瞳独有的能力。

明白任何人发现黑火灵果的反应,就是独占!

当即,滕青山吩咐道:“青虎,老杜,你们跟我进洞『穴』,其他人就在这周围,装作搜寻黑火灵果地点。等我们出来。”

“我们进洞『穴』。”滕青山说道。

“将来得到这黑火灵果,你说宗里会给谁呢?”滕青虎说道。

三人走到洞口,滕青山透过藤曼枝叶缝隙看向外面。

“先天?”冀鸿一怔,笑着摇头,“黑火灵果对先天强者也没用,而且……你看,逍遥宫、青湖岛,有派出先天强者吗?这天下间的先天强者太少、太少!一个个可都顾及先天强者的脸面,如果有先天强者来,咱们直接让给他!他有脸拿么?”

棍影如狂涛,席卷向古世友。

“我,华赤柱!”中年汉子笑道,这一句话说的特别大声,周围武者们顿时议论声一边,提到这‘华赤柱’。能让古世友直接认输,这‘华赤柱’实力毫无疑问。看来《地榜》上又要多一个高手了。

因为……

阴柔、狂猛两股意境,可以瞬间交替。

滕青山之前那一枪,竟然让司马峰伤到这个地步。

“群攻?我‘如影随形’这一招,可单体攻击可群攻,毒龙钻威力也够大!现在不需要什么大威力的群攻招式,算了,还是耐心点,多耗费心力,反正琢磨这么多年了,不急再等几年!”

“那杨塔派来的大厨,这菜做的不错。”冀鸿赞了一声。

滕青山一怔。

“一个年轻高手,挑战铁衣门年轻一代第一高手‘冯无血’了,哥几个,快走。”远处传来兴奋的喊声。

“到了火焰山,我这十位仆人,会照顾各位大人这一两个月生活所需的。”杨塔笑着道,滕青山他们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离开了桦城,迅速地赶往火焰山。

“好嘞,客官。”小二连跑过来,“一共是六吊带二十个大钱。”

……

随即哈哈大笑:“关绿,你说的对!还是年轻人脑子好啊,现在杀了赤鳞幼兽,的确有益处没坏处!”

“女人?”

其中范氏兄弟,扮作普通行脚商人,带着四箱货物赶往楚郡。

而直线距离,就要短的多。

外界可不知道你宗派内有哪些天才,他们只看《潜龙榜》。

滕青山也跃上了屋顶,控制内劲抵消身体重量,身轻如燕,飞速行进在屋顶上,一口气直接冲到了金家庄的东北位置,而后盘膝坐在一家屋顶上,开始盘膝静坐,静等那个黑『色』怪兽到来。

自然,也会有傲气!

“哈哈,你还是别逃了!”滕青山哈哈笑道。

原本月光就很微弱,在峡谷中,更是近乎于漆黑一片。

这么小,就没了爹娘!

就在这时——

滕青山速度一瞬间飙升起来!

的确……

“哈哈,滕青山,看在你不足二十岁份上,如果你能挡住我这一招,我今天就饶你一命!”孟田起了爱才之念。

居高临下,轮回枪势大力沉的一记猛劈!

“大哥,听到了吗?一个叫孟田,一个叫滕青山。”

让护卫们到后院去吃饭,同时看守好货物。而黑甲军军士则是在客栈一楼大厅中吃完饭,今天时间早,大家也不急,可以好好的吃。

滕青山听得一惊。

楚郡槐城境内第一帮派‘红石帮’山寨大门口。

滕青虎大惊:“这么厉害的毒蚊子?”

“你以为蛮荒那么好闯的?蛮荒中人迹罕至,所以能诞生千年灵芝,参王,还有很多天才灵宝。一些奇特妖兽等等,甚至于许多厉害武者死去留下的秘籍、兵器等。这么多宝贝,如果蛮荒好闯,里面早就都是人了。”杜洪感叹说道。

滕青虎赞同地点头。

“等两边合拢,他们是『插』翅难飞!”大当家笑得愈加得意。

那剧烈的地面震动声,从前方传来。

“受死!”

“哼!”滕青山将这大当家朝旁边一扔,那大当家连退两三步才站稳。

江宁郡城,是靠海的一个城池。

“孟老!”一名穿着土黄『色』短衫的汉子步入屋子,连道,“朱九爷的人马现在距离咱们这,只有大概五十里路!不过现在都下午了,到天黑,他们估计都赶不到咱们这客栈啊。说不定,他们就在野外过上一宿,到时候,老爷的计划不就?”

只是因为内劲浑厚,善于养生,才能保持如此容貌。

对于武者而言,一柄武器、铠甲、战马,价格都极为昂贵。

“大哥……”二当家不舍的将这‘景玉佛’递过去。

“算你凑够了,我饶你『性』命。”滕青山直接将地面的金票、银票、景玉佛都放进怀里,至于其他东西都拿在手上。

“快,都给我让开,让开!”大当家连喊道。

“都统大人!这一座住宅,就是你以后的住处!已经打扫干净!而属于你的赤血马和寒铁重甲,也在庭院内。都统大人还请将你的青鬃踏雪马和赤铁重甲准备好,估计过一会儿,有人会来收回。”

“嗯。”诸葛青连点头。

滕青山正带领麾下二十余人行进在军营内的道上,旁边诸葛云、诸葛青以及青雨三人在送行。

“青山兄弟你有所不知。”朱崇石笑道,“我这次是拖家带口,从海外归来。难不成将家人留在海外,当然得一起回来。”

滕青山知道对方有秘密,便转移话题,好奇道:“朱兄,我还没出过海,这东海海外,有什么?”

而在九州的西方,那就是沙漠之地,偶尔也绿洲,也有西域诸多小国。

“锵!”“锵!”“锵!”……

依旧一袭黑袍的冀鸿来到了宗主‘诸葛元洪’的书房外,刚走到门口,书房内便传来声音:“二师伯,进来吧。”

“朱童,咱们扬州的朱财神?”冀鸿有些吃惊,这天下间扬州盐商和禹州商人最是出名,而如果说,无数年来天下间哪一个商人名气最大,那无疑是三千多年前,富豪甲天下的‘范蠡’范财神!

……

“青山你创的?”滕青虎瞪大眼睛。

危害轻的,估计都要关进牢狱一年半载,让其悔过。

“火上浇油,是五招中最勇猛的一招,而‘火中取栗’则是最阴险的一招。有这两条,表哥他在百夫长中,算是中上了。”滕青山很确定,“等回去,黑甲军内部比试,就等表哥表现了!”

一大群族人都围着滕青山、滕青虎二人。

“娘,急什么,我才十四。再过几年成亲也没事啊。”青雨连反驳道,忽然青雨眼睛一亮看着滕青山,“哥,你去江宁郡城,我能不能和你一道去啊。我从小到大,还没有去过江宁郡城呢。”

滕青山也是心中一动。

“会不会,从其他营,调一个百夫长过来,当咱们都统?”刘和低声道。

“话别说明了。”刘和也压低声音冷笑道。

能当百夫长,谁是善茬?

“你们营的新任都统,这是宗主亲自任命的,我予以传达。”冀鸿冷漠道,滕青山五人都暗自期待,宗主诸葛元洪亲自任命?任命谁?

在比试中,滕青虎近乎一流武者的爆发力,外加凌厉简单的枪法!竟然一路连胜,一直打到最后一场。最后一场,他的对手,是一名一流武者。在这一战中,滕青虎靠着对身体肌肉的细微控制,凌厉的枪法,竟然一举击败对手。

从这十五人中,滕青山只是耗费半天时间,就肯定了其中三个人有怀疑!

“阿延,别发疯。”银发中年人也急了,他们都知道,四人中董延实力是最弱的,只是因为聪明、手段狠,才成为四人中的首领。单论实力,大胖、二胖任何一人,都能轻易击败这董延。

“小弟,小弟!”那大胖眼中含泪,痛苦的很。

“嗯?”银发中年男子一惊。

“啊!”白崎发出痛苦的惨叫声。第三十二章 冀鸿到来

废物?

白崎眼睛一亮,立即厉声喝道:“去,快去,去将那胡童给我抓来!就是他,他是内贼!!!”

“胡童?”滕青山四人一怔,那个善于奉承的华丰城城卫队大队长?

“果然,那胡童是内贼。”万凡祥冷笑道,“不过那胡童也聪明,看到白崎重伤残废,知道不妙,就逃掉了。”

现在的白崎,那就是个疯子,去了,完全是受罪。

滕青山那宽敞的石屋内,滕青山盘膝静坐在床上,气血流动速度缓慢,新陈代谢减缓,心跳也降低到极为缓慢的地步。

“快,快,帮我止血,快!”白崎说话都有些无力,连说道。

胆敢被收买,一旦被发现,那是死罪!

“说这些没用的,干什么。”田单喝道,“咱们现在要做的有三件事,第一,请大夫治好白崎都统,第二,查出这么多紫金,到底是怎么被偷带出去的。第三,立即将事情传到江宁郡城去,让统领、宗主他们拿主意!”

滕青山也皱眉。

田单、万凡祥二人一怔。

“我们尽力就成,查不出来,我们也没法子。”刘和轻笑道。

四大百夫长,立即朝白崎的住处跑过去。第二十七章??火尽薪传

这一条山道,最是热闹。

李老三和白崎,一前一后,就这么下了山。

“二胖!”董延脸『色』大变。

“慢吞吞的!两个人搜身,这要搜到什么时候。现在,三个人一批!你们两个继续,我亲自来搜!你们两个多和我学学!”这胡童大步走过去,同时对排队的人一招手,“你们来几个分到我这边!”

“下一个!”胡童喊道。

“十斤紫金!哼,跟归元宗一年挖掘出的紫金相比,算不了什么。不过有了这一笔钱财,我们也不必龟缩在小小华丰城了。”董延笑道,忽然他一瞥远处,“嗯,看,有苦工下山了!估计,李老三他也快了!”第二十六章 偷金者

“青山他在年轻一辈中,估计能排前三。”田单百夫长也说道。

四名百夫长完全明白滕青山为什么变得这么强了。

一咬牙,这汉子准备了两个多月,今天晚上带着金子便要逃出去。

“这矿区偷金子的有多少?”滕青山说道。

逃成功,是富贵。

“这个滕青山今天竟然敢挑衅我。哼,这个小子刚来黑甲军就勾引青青师妹,还真以为自己是天才,了不起了!今天一定得好好教训他,最起码让他躺在床上一两个月,让他知道我的厉害!”白崎都统胸腔内怒火熊熊,可是他也不敢趁机杀滕青山。

长枪眨眼功夫刺过十丈距离,气爆声犹如滚雷般,甚至于令周围一些枯枝落叶飘飞起来。

瞬间长枪幻化成万千幻影,只听得“锵!”“锵!”“锵!”连续数声撞击声,白崎都统的长枪便偏到一边去,那白崎都统面对袭来的枪影,吓得连倒地,同时左手一撑地便要往后飞退。

“撒手!”滕青山一声暴喝,轮回枪一震,撞击在白崎靠近手部的枪杆上。

……

堂堂秦岭天帝,从古到今就禹皇和秦岭天帝统一过天下。禹皇建造九鼎,九鼎就成了九州象征,人人拜祭。而秦岭天帝,用稀罕的紫金铸就‘天剑’号令天下。那紫金就珍贵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