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裁大人的麻辣小娇妻 第53章:忑忑忐忐

总裁大人的麻辣小娇妻

夜阑卧听枫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648

    连载(字)

7648位书友共同开启《总裁大人的麻辣小娇妻》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3章:忑忑忐忐

弘治皇帝坐在案牍之后,看着自己的儿子和女婿,还有自己的肱骨之臣,他不禁先发出了一声感慨:“这些年来,国家艰难,内忧外患,到了今岁,才有了几分中兴的征兆。”他先看向刘健:“刘卿家,淮河又发大水了?”

不只是如此,一批年轻人,经过了王守仁的精挑细选之后,送到了京师里来。

今日乃是沐休,新股在沐休之日开始认筹,因而吸引了不少的达官贵人。

萧敬和王守仁,留了下来。

弘治皇帝眼眸一张:“你先去试一试,若成,就是大功一件。”

方继藩道:“臣等,实在是无可奈何啊。陛下的安危要紧,可与此同时呢,若是陛下不去参加盟誓,不但寒了大漠诸部真心归顺之人的心,也会使我大明为人所笑。陛下的名声,是何其要紧,可陛下的安全,同样的要紧。”

张升当时清晰的看到,那些各部的首领,皆是诚惶诚恐,一个个心悦诚服的样子,哪怕是皇帝上了圣驾,这些人依旧还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个个面如土色,丝毫不敢妄动。

至于……刘瑾……

呃……呃……呃……

朱厚照笑的更加诚挚。

下手很狠,以至于茶盏直接碎裂,他额上,顿时胀起,整个人晃了晃,咧嘴笑了。

萧敬在旁笑吟吟的梳头,低声对弘治皇帝道:“太子殿下说的话真好听。”

大卸八块!

弘治皇帝顿了顿,深深的看了朱厚照一眼。

弘治皇帝下了车,先行至方继藩面前,对方继藩道:“方卿家,辛苦了。”

不得不说,大漠诸部的马屁,算是拍对了地方。

王守仁低头,看了看章程道:“几次预演下来,陛下有三次,都可能遇到危险。这些部族首领,固然不能携带兵刃,可是陛下毕竟年纪大了,哪怕是有人赤手空拳,也可能使陛下陷入绝境。”

“小人做皮货,主要是去各部收购羊皮和牛皮,经常在各部之中逗留,和牧人们,也都交好,因而,各部之中,有什么流言,小人或多或少是略知一些的。咱们这些鞑靼部的升斗小民,自是得了齐国公的恩惠,对齐国公,死心塌地,可是难保,会有一些从前的首领,他们此前,就不受约束,自称自己是某某的后裔,满脑子想着的都是,要恢复祖先的荣光,虽是表面顺从,可是心底深处,却不肯臣服,齐国公不得不防啊。”

卧槽……

方继藩低头看着宦官送来的奏疏,这些奏疏,乃是联名所奏,方继藩眯着眼,却是看清了这奏疏之中一个字眼‘天可汗’!

方继藩诧异道:“陛下要去大同?”

说着,他一口气,将所有的语言统统说了一遍。

王老爷,威武!弘治皇帝开始向诸翰林和科学院士们求学。

却在此时,方继藩乐呵呵的从袖里取出一个锦盒来:“说起这个墨镜,儿臣倒是想起来了,前几日,儿臣特意命人,打制了一副墨色的金丝眼镜,这眼镜,还根据了陛下的眼睛度数和偏光,进行打磨,陛下,这眼镜,乃是墨镜和近视眼镜二合一,为了制造这副眼镜,儿臣可是聘请了名匠,单单这成本,就花费了千两,还请陛下,笑纳……”

方继藩忙道:“儿臣不敢,这只是儿臣的一点心意,还请陛下笑纳,若是陛下不喜欢,那么儿臣,也戴不了,只好将其销毁了。”

看着一个个令人眼花缭乱的菜式,王不仕的眼睛直了。

他一起来,一咳嗽,立即有一群女婢进来,掌灯的掌灯,还有拿了痰盂的,有取了新衣的,不一而足。

一副一百五十两?

方继藩摇头:“陛下,这件事,只能邓健去办,王守仁等人,不及邓健之万一,给邓健提鞋都不配。”

邓健呜嗷一声,认清了事实,忍着腰间的疼痛,忙是翻身起来:“少爷力气又见长了,少爷越发有气吞山河的气概,少爷英明,少爷威武。”

哪怕是新学开始渐渐崭露头角,甚至连皇帝都认同这些主张。

转悠了老半天,才寻到了西山,见着了方继藩。

怎么听着,太子和方继藩这两个家伙,是打着刺探海外军情的名义,骗朕的银子,去做买卖呢?

想不到,陛下如此圣明,居然一眼看出了这统计学的妙用。

通州和保定,修建铁路,贯通京师,这三个点再连接上了运河,而运河可以通过水运,直达山东、南直隶,江南……

这世上,永远不缺的,就是聪明人,谁不知道做买卖挣银子,谁不知道当初买宅邸,就能发家致富了。

似乎,这句话给予了其他的翰林们,足够的精神力量。

“你说没有就没有?”方继藩龇牙咧嘴的看着他,语气透着不悦。

这种敬畏,比之那些叽叽歪歪的翰林们,更加透彻。

可是……

土地……

陛下从前做啥事,都犹犹豫豫,瞻前顾后,现在,可大气的多了。

大家都是聪明人,他方继藩和欧阳志的手段,摆明着,就是空手套白狼,大家怎么看不出?

不怕,不怕!

这不是找死吗?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这西厂,只是一个称呼,叫什么都可以,哪怕是叫内厂,叫外厂都可以。”

朱厚照的脸色才缓和了一些,背着手:“哼,走,跟本宫去做一个实验。”

朱厚照大叫道:“来嘛。”

刘瑾终于,脖子一甩,此时,似乎是躲不过去了,他咬牙切齿道:“能不能再给一根肉干吃。”

接着沈傲便开始努力的将他翻起,刘瑾闭上了眼睛,突然眼睛微微张开一点,身后,几个人努力将他推出藤筐。

方继藩抠了抠鼻子:“殿下,做实验,是不是太操之过急了。”

飞球开始落下。

弘治皇帝道:“真的没有其他的办法?”

葡萄牙人,在这里已经盘踞了十数年,巨大的港湾,使这里成为天然的良港。

讨债鬼来了。

现有的道路,根本承受不住。

保定有银子,想不服气都不成。

一切都已安置妥当。

见朱秀荣正带着香儿读书。

且整个刘家,统统遭殃,子侄们,又失去了科举的机会,那么……这刘氏一门,岂不是……完蛋了。

至少不会害人,还是能让人学到真本事。

却不禁失笑。

弘治皇帝面带微笑,一双明亮的眼眸凝视着刘文华,而此刻那宦官则打开旨来,掷地有声的念道。

原来……昨夜太皇太后生命垂危。

不只如此,还有治病。

“其实,也没有好坏,这就如,一头狼,狼要吃肉,这是它的天性,我也爱吃肉,难道狼吃肉,就是坏,我吃肉,我便是坏的吗?”

弘治皇帝已是起驾,至奉天殿。

翰林大学士憋了老半天,才道:“这个…………这个……陛下圣明,自有圣裁。”

所有人一脸无语的看着太子。

太皇太后,依旧没有丝毫的反应。

呼……

眼看着,太皇太后停止了呼吸,失去了脉搏,可在这女医的急救之下……

“不必了,最紧要的是,娘娘需要好好调理,只要人急救回来,便可恢复如初。”梁如莹缳首,行了个礼:“请陛下不必担心。”

她忙欠身朝张皇后行了个礼,不急不慌的回禀道。

张皇后有些印象。

莫非是前些日子,自己参加了几场诗会,自己所写的诗词,流传了出去,连宫中竟都知道了?而且还很欣赏自己的才华?

“听说……昨夜,太皇太后她老人家……”

他心头一热,那个女子……是自己皇祖母的救命恩人啊。

弘治皇帝道:“卿在广东布政使司的乡试,成绩如何?”

娘娘这个年龄,突发急症,也是正常。

可这么大的事,她怕自己的记忆有所偏差,这才开始提起这三十期的《猝死论》,女医之中,有不少人将这《猝死论》背诵下来,大家相互印证,最终……才进行了确诊。

而方才,太皇太后身躯确实有过抽搐,只是不够强烈罢了。

这些女徒弟,是他方继藩教出来的吧。

“能有什么隐情呢。”方继藩瞪着朱秀荣道:“陛下宽厚体人,秀荣啊,你别想岔了。我也只是随口一说。不过……你说有隐情,想来……这隐情定不是在陛下身上,以我所料,这陛下乃是天子,九五之尊,平素啊,听人吹捧惯了,咱们大明现在虽是海晏河清,可也不乏有只晓得溜须拍马,两面三刀的奸人啊。这些贼子,搬弄是非,能折腾出什么好来吗?陛下一定是被奸人所误,因而,才对母后,有所误解吧。当然,我是相信陛下一定能明辨忠奸,知晓是非好歹啊,皇上何其圣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