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忘川巫女 > 第50章:增字法

第50章:增字法

忘川巫女 | 作者:川枫| 更新时间:2019-09-02

见到那侧脸,莫名的就令滕青山远远跟着。

滕青山瞳孔一缩!手臂中瞬间传递出惊人的力道,轮回枪动了!

十七岁的先天强者?

只见,那里摆放着厚厚一大叠羊皮,摆了三摞。

除了实力外,和他们‘宗主亲传弟子’身份也不无关系。

臧锋看了滕青山一眼,目光如刀子般。

滕青山跟在诸葛元洪身后,不断前进。

连《地榜》《潜龙榜》等书籍中,也会提到‘诗剑仙’李太白,禹皇、秦岭天帝等人物。

当到了远处假山前时,突然转弯,划过一道圆弧,砸在假山凸起的一块石头上,蓬的一声,碎裂开。

“这是赤鳞兽的黑『色』鳞甲!一面都是鳞片,另外一面则是一层灰白『色』厚皮!这东西,被我分成了三大块,每块长两丈多,宽一丈多!”滕青山说道,心里早计算过,三块加起来,大概五十几平方米。

“吼~~”赤鳞兽,在滕青山闪到它侧边时,便察觉到危机,愤怒地咆哮起来,同时庞大身体也努力闪躲,而且它那条在隧道中根本无法够到滕青山的尾巴,此刻也化作一道影子,仿佛一条长鞭抽向滕青山!

按关绿说的,她和滕青山一人带领一半人马进山搜寻。滕青山却说要独自一人进山,让关绿一人带着所有高手。这令关绿很不满。不知道怎地,就提到了比试!

“不过,我能以压倒『性』优势,击杀司马庆。至少对上先天‘虚丹’高手,我还有一丝把握。”滕青山也不妄自菲薄。

滕青山一路随意走着,可忽然,猛地一转头看向远处方向。大概数十丈外,一个硕大的赤红『色』头颅在朝这边看。

……

身体力量、内劲力量完全爆发,最强的‘毒龙钻’,就是蛟龙对上,都要受创!

毕竟,以先天强者实力,即使是明抢!

司马庆,狡猾、阴险,又擅长改变容貌、声音。在轻功上,也极其擅长。所以虽然仇敌很多,可很难杀他。

“哗!”司马庆的右手仿佛鬼爪,表面带着灰『色』光芒,竟然从一旁拍向滕青山的枪杆。

“受死!”

“哈哈,真是可惜。一个很有前途的后起之秀,就这么死了。”银发老者嘴角翘起,笑容邪异。

最重要一个原因是,先天强者的‘先天真元’极为强,能轻易离体,并蕴含强大攻击力,可轻易杀死后天武者。即使再厉害的后天武者,也挡不住。

至于岩浆流,对于赤鳞兽而言,它就喜欢炽热的环境。

“滚开!”“滚!”

“统领!”一声大喝响彻在冀鸿耳朵边。

地方小,退一步,很可能就退进岩浆流中。

而硕大头颅靠在黑『色』大石上的赤鳞兽,赤红的瞳孔盯着滕青山,陡然,瞳孔中掠过一丝戏谑的眼神。赤鳞兽那白森森牙齿之间,一道长长的红『色』幻影窜出,仿佛闪电,瞬间划过那一颗黑火灵果!

“吼~~”那头赤鳞兽发出得意的一声吼声,随即迅疾沉入岩浆中。

冀鸿看了他一眼,挤出一丝笑容:“青山的枪法,在防御上极强。那个王陨,虽然深藏不漏,可是想要击败青山,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而且,咱们这些人,也没人能是那个王陨对手。”

“师伯祖!”关绿忽然道。

“轰隆~~~”

“是雷神刀‘吴越’!”一道声音响起。

说来缓慢,实则快捷迅速!

“那雷神刀‘吴越’孤家寡人一个,穿的是普通的革靴。这踩上去,还真够倒霉的。”冀鸿笑着。

滕青山现在背着水箱,在古世友看来,灵活『性』要差很多。

汗水直流!

“又热,又干燥!必须带大量水。否则一个晚上,人就要热的不行了。”许多有经验的武者一进来,就立即回头出去带水。

“呼~~~”

那澎湃的热气再热,也无法令武者后退。

“啊!!!”

谁敢杀他师傅?

……

“大当家,你快逃!”其中一个壮汉嘶喊着,竟然在中刀的时候,还死死抱住青湖岛那位师伯的脚。

赤鳞兽肯定要来吃黑火灵果,所以,定有一条能容赤鳞兽进来的通道。

……

“咱们马上也过去看看。”

他在天下间闯『荡』,所练的一本秘籍,是不入流的内劲秘籍。至于刀法,更是偷看别人练,随意地学些招式。他这样的实力……在武者中算是最低层次。就是有几手庄稼把式的三流武者,都能威胁到他。

“是,是。”乌岱连应道。

那秃顶老者脸上也浮现一丝冷笑:“哼,那归元宗走了大运,竟然抢先发现!不过,这黑火灵果是咱们青湖岛的。”就在这时候,一道声音响起“三位大人,我有一句话得说一声。”一道略颤的声音响起。

“青山,我看啊,再过几天,那黑火灵果就差不多成熟了。”冀鸿一边走着,还说着,脸上满是笑容。显然心情很好。

汩汩~~

“杜老九,你撒谎也不眨一下眼!那藤曼就是我们的人编的!”冀鸿声音很大,盯着那秃顶老者。乌岱看着双方争吵,暗道:“这藤曼都是人家编的,你青湖岛的人怎么可能比归元宗的人还更早进来?撒谎,都一下子被人戳穿了!”

恐怕,那岩浆中的温度,才对滕青山略有威胁。须知,滕青山身体坚韧程度超乎合金、钢铁,就是一流武者刀剑都不惧。如此可怕身体,能承受的温度极限很是可怕。

乍一看,这黑『色』果实很普通,不起眼。

那黑『色』石头在湖中央,而且体积那么大,谁也不知道,黑『色』石头隐藏在岩浆流底部体积又有多少。

如今在火焰山山脚下几个大宗派的人马,都是同一装束,很容易辨认。遇到这些大宗派的人马,普通武者都会选择避让。

呼!

“啊!”那精瘦汉子右腿不由一弯,整个人一屁股跌在地上。

此刻杜洪、滕青虎一群人也赶过来,听到这话都是大喜。“青山,你猜的还真准,黑火灵果竟然就在这峡谷中,咱们之前都是『乱』跑啊。”滕青虎说道,滕青山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自己也是根据那头赤鳞幼兽逃命的地点,随意猜测而已。

洞『穴』内,一切都是未知,小心点好。

“都统大人,如果那人要逃呢?”第一小队说道。

关绿也吃惊看着滕青山,这些天来,还没人传出有谁发现黑火灵果所在地。

滕青山立即开始详细说起,旁边冀鸿、关绿二人听得也『露』出喜『色』,听闻那黑火灵果竟然是在火岩浆所在处,也是有些吃惊。

“不是归元宗的冀鸿统领,那个,是滕青山……还有那女的……”乌岱眼睛一下子亮起来,立即缩头,透过杂草悄悄朝下看去。只见,滕青山、冀鸿以及那女子先后迅速地窜进另外一面崖壁的洞『穴』中去。

是麻烦了!

古世友站在原地,手中黑『色』长枪一瞬间化为数十道黑『色』幻影,每一道枪影都挡掉一条棍影。

只是人家,实力似乎比他还强。从一开始,那中年人就完全占据了主动,一棍比一棍可怕,那霸道之极的气势,完全压制住了古世友。

第二天上午,滕青山带着手下在火焰山里仔细寻找着。

黑夜,一支支火把点燃,将周围映地通红。

司马峰本身移动速度不算快,只见滕青山脚下灵活,围着司马峰肆意地施展着枪法。滕青山的‘火中取栗’就好像一条毒蛇咬人,而‘火上浇油’那会瞬间爆发威力的枪头,就是一头毒龙。

措手不及下,司马峰当然受伤。

滕青山决定,全身心琢磨研究,创出五行枪法的第四招,属于火属『性』的枪法!

三人相视一眼,知道对方已经手下留情,连落荒而逃。

“一个年轻高手,挑战铁衣门年轻一代第一高手‘冯无血’了,哥几个,快走。”远处传来兴奋的喊声。

到了那,已经是正午。

赤鳞幼兽?

随意扔下大概七钱重的碎银子:“够了吗?”常年接触银子的小二,这手一掂就连道:“够了,够了。”

“这位兄弟,你,你是不是叫李金福?”滕青山依旧清晰记得,当年那个扛着一百二十二斤狼牙棒的李家庄的天才。第五十二章 黑火灵根!

段侯朗声道:“哈哈,先天强者还没这么简单就能达到!从后天到先天,那是必须靠自己的!不过大家也知道,咱们这后天都是‘炼精化气’,想要步入先天,就要神与气和,方能炼气化神!这所谓的‘神’,就是精气神的‘神’,这玩意很玄,说不清道不明!不过,想要成为先天,跟‘神’有大关联。而这‘黑火灵果’据说就能孕养人的神,使得人脑子里的‘神’更强。更容易步入先天!”

“黑火灵根增加的潜能,那些修炼内劲的人,根本无法真正挖掘!”滕青山如此的认为,“黑火灵根的潜能,一旦真正挖掘,增加的力气,绝对不止一万斤,到底是多少,吃了才知道!”

“段兄!我也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滕青山拱手道。

滕青山一回客栈,就立即召杜洪和滕青虎。

而那一次,李家庄的‘李金福’震撼了滕家庄族人,那一柄一百二十二斤狼牙棒,那个暴戾汉子,滕青山至今都记忆深刻。

“师伯祖!”那关绿终于开口了,她的声音很冷,脸上表情也没变化,“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冀鸿随即朗声道:“在场的所有人,听清楚了,明天一早,咱们就出发赶往火焰山!今天,大家好好休息,黑甲军士兵,明天重甲都不要穿了,在火焰山中,根本无法骑马。不必带马,也无需穿重甲,穿一件内甲即可。”

朱崇石一看天,太阳此刻也不毒了:“青山,看样子,没多久天就黑了。等明天一早再走吧。”

“停!”滕青山一声令下。

随着滕青山一声令下,马蹄高高扬起,二十名骑兵都整齐划一停下。

一闪,人就被吞掉了?

“小二,你可别瞎说。”旁边的杜洪喝道。

滕青山未曾使用《天涯行》,而是靠肌肉力量爆发。

诸葛元洪笑着说道:“不管如何,我归元宗,也总算有一后辈子弟,能名列《潜龙榜》,不会再有人敢说我归元宗,后辈子弟无能了!”

铁衣门?

段侯,随意躺在屋顶上,翘着二郎腿,晃悠着。

“好可怕的身体,似乎有近一丈高,有四蹄……全身覆盖着密集鳞片,那鳞片还真是……”段侯心底一寒,他可是一流武者,一记飞刀竟然『射』不穿怪物的鳞片。段侯在那短短霎那,黑夜当中,只是模糊看到。

靳涛手持着战刀,在后面极速追着。

“嗷~~”

“好快。”滕青山连追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