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来亦为卿 第122章:独竖一帜

重来亦为卿

苏怜儿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1669

    连载(字)

11669位书友共同开启《重来亦为卿》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2章:独竖一帜

重来亦为卿 苏怜儿 11669 2019-09-02

“……”

站在厨房里正清洗着青菜的小女人动作微微一顿,头也没回,继续着手中的动作,直到把所有的青菜都洗干净弄好,这才关掉水龙头回过身来,对着客厅沙发上的男人点头。

夏芷柔说完了便开始大笑,那笑声凄厉,好像之前她当真经历过什么精神上的打击。

到家的时候桌上的菜已经准备好了。

曲耀阳挨了这记巴掌,沉闷着声音,一句话都没说。

“我哥会因为失去你而难过。”

夏母的话,言犹在耳,坐在大床上的夏芷柔想了又想,环视过这间屋子里高档华丽的装潢,还是咬了咬牙,抬手揩干自己的眼泪。

曲耀阳见夏芷柔几不可闻地皱了下眉,但还是迅速换上一张友好温柔的脸,快步过去将曲母手里的军军抱了起来。

她发现自己其实早已无力挣扎,只能任由这男人,肆意在她身上留下一片片痕迹。

“我今天早上又吐了。这几天我都是这样,你不在我身边,我睡不好吃不好,还成天地吐,有时候苦胆水都吐出来了,我一边吐还一边哭……”

裴淼心没有说话,可看那护士的态度也大概能够猜出,这间医院的院长或是护士大概都误会了她同曲耀阳的关系,以为她是他的什么小情人,或者还有别的隐衷,所以在听说他的太太马上要到医院来的消息后,才会择个人过来提醒。

他的心脏剧烈起伏不断,喉头还有鼻尖憋着一股酸气,想要出声唤她,告诉她自己不是那个意思,他只是……只是不想因为自己现在的狼狈而拖累了她。

话不投机半句多,裴淼心也懒得同她纠缠,升高了车窗向后倒车,她记得旁边一条街的路边还有一个停车场,她可以到那去停车。

曲耀阳一怔,裴淼心却表情平静地回转过头。

“其实,我可以自己开车过去。”

大家在阿坤哥的代领下,顺着“天雨流芳”往前走,找到间临水的小餐馆坐下,一边听餐馆里边弹边唱的艺人唱歌,一边拿过菜单点了一桌子的好菜。

苏晓惊叫一声快速冲上前来,试图去扶一脸错愕还没反应过来的易琛。可似乎被什么东西蒙了大脑的曲耀阳扑上去又是一拳。苏晓吓得向后退开了一些,试图去拉裴淼心过来却才发现她的手臂仍被曲耀阳箍在那里。

曲臣羽的话是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跟平静,可是裴淼心还是听出了他话里提醒的味道。

一个月后的a市,从香港回来再到处理完手头最近的一个工程,年关已经将至。

“咦,我没眼花吧?裴淼心!是不是你啊!”陆离惊喜地瞪大了眼睛,上下将裴淼心打量了个遍,“哇塞,你现在也变得太不一样了吧!我就记得当初我认识你的时候,你还是个屁大点的毛孩,成天地跟在我们屁股后面打转,没想到这么多年没见,你居然也会变得这么有气质有女人味!”

陆离哈哈一阵乱笑,“哟!从前的裴淼心又回来了!我记得我刚认识你那会你应该只有十七八岁吧!没想到现在还能看到当年你做小姑娘时的脾气,难得,真是难得啊!”

“咚咚咚!”

曲市长挑了下眉,戴上眼镜似的放大镜,继续去看手边的瓶子,“可惜了,这个瓶子要不是有这么大的瑕疵,其实到也算得上是个好东西。”

裴淼心这才听出玄机,连忙说道:“我不是他女朋友,我想你大概是误会了。”

端午三天的假期很快过去,与“y珠宝”北城新店的主管约了面试的时间,苏晓便大老远开车过来载了她去。

到达大门门口,来为裴淼心开门的人是陈妈,后者正站在门前犹豫的时候,裴淼心已经不由分说夺门进屋,快速奔到楼上曲耀阳的书房。

“嘿!你这人怎么回事……都愣着干嘛,怎么能随便让人闯进来啊!”

“什么受害者?”敢情这曲子恒出的车祸还不小,竟然还有个受害者的存在……那也就是说,曲子恒他极有可能是肇事伤人。而昨天晚上她记得他出去之前还同曲耀阳伸手要过钱,他说他要请朋友出去喝酒去。

原来这就是曲市长不想让她知道的秘密啊!

“是么!哈哈,什么女人?如果曲大总裁你还记得的话,我们早就离婚了,早就!”

裴淼心疼得一声闷哼,他早就抓着她的小手向下去摸他所有热情的源头。

是的,已经不耐烦。

他回头,是“摩士集团”的梁冠东董事长。

……

曲市长气得浑身发抖,哆嗦着伸手指过来,“可是她已经嫁进过咱们曲家,而且不止一次!一女怎么能同时侍你们两兄弟?这话说出去我都嫌丢人,你到底还要不要脸了,你到底还让不让咱们家的人出来见人?你让你弟弟妹妹的脸面往哪摆,难道你还想把爷爷气死不成!”曲臣羽只好又重复一遍,“你司机呢?这个样子你不能开车,就算不被交警抓也得出事故,要不你坐我们的车回好了,我正让司机把车开过来。”

所以她摇了摇头道:“没有,我什么都没听见,大叔,刚才是你妈妈对吗?”

她一看见裴淼心便礼貌性地点了点头,“刚才看见曲总一个人在外面,我还在想他今天是约了谁,没有想到是你。裴小姐,你好。”

两个人从餐厅里边出来,迎面就撞上一脸怒气冲冲的聂皖瑜。

“耀阳,耀阳要不算了好不好啊!你别这样推她,她也不过是个小姑娘罢了!”

万晓柔在门口冷笑,看来这么久没见,裴淼心那小女人已经变得不再简单,她甚至都学会了要在适当的时候表示弱势,这样她的男人才会在第一时间站出来捍卫她的权益。

冷笑森然在她唇畔浮起,也不去管那两人,兀自旋身准备下楼的时候,又在楼梯口撞见正抱着新的床单被褥上来的佣人小江。

奶奶被她逗得笑得不行,却还是正了正颜色,“那你真会帮我照顾耀阳么?淼心,淼心,奶奶只相信你一个人,你可不能欺骗奶奶啊,不然奶奶死了也不放心?”

“没事。”裴淼心冲他们扯唇笑了笑才道:“这本来就是你们俩的事情,是我多事了。”

……

“可是我知道是我耽误了你。”他的笑容依然和煦,“其实我说过一些话,骗了你。虽然我也不大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我也明白你跟我哥之间其实早就没有什么,可是我心里一样会觉得惶恐,所以才会说了那样的谎话骗你。”

曲四小姐曲婉婉去打了电话过来,“我妈让我代她跟我爸向爷爷奶奶道声节日快乐,让大家今天都吃好喝好,不用担心他们,他们很快就会回来。”

“婉婉。”爷爷一声轻唤,“你爸现在在美国的情况怎么样了,还好吧?”

“是!我是混蛋!我是臭流氓!”箍着她的大手越来越紧,看着她的双眼也越来越迷离。

她红着眼睛回身,哪怕仰起头来,眼泪还是不可遏制地滑过脸颊,他这样,到底算是什么东西?

裴淼心的心跳漏了一拍,但又迅速恢复平静。电话那端仍然是车水马龙嘈杂的声音,她甚至没再听见他多说一句话或一个字,又或许刚才他那几近飘渺的声音,都是她自己臆想出来的东西。

他如鲠在喉,“我只是,想你对我好一点……”

裴淼心没敢去看他的眼睛,“你有你的家庭,我有我的,我们早就是互不相干的两个人。”

宴席一直到晚上九点多,作为主客的曲家自然是八面玲珑,所有人都要照顾周到了。

……

她虽不大情愿,但还是将电话翻出来接起,是平日里与她往来密切的何太太。

夏芷柔的心下一片荡漾,忍不住伸手搂住他的肩头,试图从这男人深不见底的眼眸里看出些什么。

“曲婉婉你神经病!你当真以为你爸是市长就那么了不起啊!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曲婉婉你神经病!”

他摘了左手的手套往她脸上用力一丢,“你这破事儿谁也不想管!曲婉婉我告诉你,做人可别不知道好歹!”

“我跟耀阳之间早就断了,从他在我们的婚姻当中不忠开始,从我决定放弃他离开他开始,我跟他之间早就没有什么了,苏晓,你要信我!”

“奶奶说麻麻是坏女人,是狐狸精,是麻麻害得巴巴都不愿意回家,芽芽给巴巴打电话他也不回来,他已经不喜欢芽芽。”小家伙扁着嘴说话的时候,一双雾气蒙蒙的大眼睛里已经氤满了泪水,不过“啪嗒”几声,立时就落在了她抱着大熊玩偶的手背上。

曲母在电话里兴高采烈的声音,说是曲耀阳这孩子总算成熟,就在明晚会带新女朋友上门。

她转身要走,他的声音却突然在身后响了起来。

幸亏幸亏,他们所有人还不至于难堪了去。

“东西我放在厅里,你来了自己拿和用就行。钥匙你有的,来了自己开门,不要叫醒我,我困得很。”说完就挂电话,不给他再多一刻的迟疑。

“我有做,只是吃完了,所以才没有东西。”

夏芷柔的这一声嚷半大不小,却正好将半夜起身的夏母给吵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