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忘川巫女 > 第76章:小鸟依人

第76章:小鸟依人

忘川巫女 | 作者:关慕青| 更新时间:2019-09-02

“呼!”身形拔地而起,犹如一道流光,连闪数下,便穿过二十余丈距离,到了擂台之上。

诸葛元洪也是有些错愕。

那庞山是第二统领,臧锋是第三统领,关绿是第四统领。他们三人也想要更进一步!

而精气神的‘神’,滕青山境界本身就高,内家拳又是养生的,对‘神’孕养也极好。滕青山的‘神’自然强大。

吃了黑火灵根,滕青山的身体能继续提升。

待得滕青山回到住处,刚冲洗了一下,换了衣服,就被滕青虎、诸葛云、小雨、诸葛青几人拉着出去好好吃上一顿了。这几人在揽月楼边吃边聊,花了足足一个半时辰,到了天『色』完全黑了下来,这才一路笑声走回归元宗。

“什么办法?”滕青山连道。

“被那赤鳞兽尾巴尖擦了一下,皮肉伤。”滕青山说道。

……

滕青山大吃一惊。

“我?宗内能同意吗?”滕青山不相信。

黑火灵根乍一看就好似人参。

滕青山身体如此强,更不可能出事。

很明显,银发老者完全处于下风!

“好凌厉勇猛的枪法!这滕青山竟然将先天真元,控制的这么完美。这先天‘虚丹’之境,他竟然已经巩固了。”银发老者大吃一惊,“而且他这枪法,一枪连一枪,我的速度是快,可是,根本逃离不了他枪法包围!”

司马庆邪异笑着,身体恍若鬼影,接连九闪,出现一窜幻影,瞬间就窜过十余丈距离,飘逸地划过一道弧线便朝滕青山靠近过去,面对司马庆的靠近,滕青山手中长枪无情地凌厉一刺!

咻!

滕青山整个人连退三步,右手都是一阵发麻。

面对那溅起的岩浆,六大高手都迅疾地闪避开。可是紧接着,他们就看到了一个硕大的头颅冒出了岩浆湖面。单单那头颅就足有八尺(两米)长,如此骇人的大头颅,都比一般成年男子要高了。

冀鸿整个人被抽得抛飞起,一直飞到远处的岩浆湖岸上。待得落在地上,冀鸿顾不得喜悦,他震惊看着岩浆湖上空的滕青山:“青山!”

“黑白二长老、滕青山他们五个人,都是名声在外,不过那个银发老头,什么人物,竟然也能和他们斗的不相上下。”第六十九章 孽畜!!!

黑火灵果消失了!

“高手!绝对的高手,比孟田强多了。”滕青山大吃一惊,随即心底反而兴奋起来,滕青山大笑着,同时整个人闪电般一个旋身,轮回枪划过一道圆弧,带着肉眼可见的气劲直接砸向银发老者脑袋。

“我带着黑甲军三十名精英,去帮滕青山。”关绿说道。

“那石头烫成那样,普通的皮革靴子一上去就着火烧掉,得靠咱们黑甲军的战靴啊。”冀鸿笑着说道,黑甲军高手有统一的重甲装备,不单单身上,连脚上、脖子、头上都有装备。

滕青山环顾着周围,周围不少高手都在换靴子,好的钢铁战靴穿起来,很重。对脚的压力较大。所以除了军队,一般内劲高手,都是穿舒服的革靴。

滕青山现在背着水箱,在古世友看来,灵活『性』要差很多。

“最起码过一百度了,怎么回事?”滕青山也是一惊,立即朝岩浆湖看去,只见岩浆湖中央,那长在黑『色』巨石上的‘黑火灵果’,此刻正隐隐发出一阵阵红光,时而红,时而黑,每一次变幻,都有一次热气澎湃开。

滕青山心底却有些焦急:“如果这冀鸿,真的将黑火灵果让给对方。那黑火灵根,就难夺了!我有把握杀那杜九,可是……冀鸿却不知道,我有这份实力!”对,冀鸿是不清楚滕青山真实实力。

滕青山也惊醒。

不断前进,直至到了那岩浆湖!

滕青山右脚,如一道幻影,随后重重踹在了前方的山石上。“蓬!”山石直接爆炸开,足有一丈多厚的山石直接被滕青山一脚踹开,上方也有大量碎石头砸下,可滕青山手中长枪只是一记‘混元一气’,就轻易将石头全部震开。

呼!

一步步前进,竟然轻微到没一丝声音。

精瘦汉子一窒,对方猜的好准。

“有!”精瘦汉子点头。

噗!

“将来得到这黑火灵果,你说宗里会给谁呢?”滕青虎说道。

“青山,你是立了大功啊。”冀鸿高兴地笑道。

“哈哈,滕青山,我们闲话也不必多说!手下见真章!”司马峰从背后拔出了那柄黑『色』重剑。

这一幕令不少武者们暗惊。

“看来我小觑天下高手了!嗯,这里高手众多,且等等看……待得这边事了,我就回幽州,找师傅!闯『荡』八年,也该回去了!”燕铁心中暗道。

“嗯?独臂?”滕青山一眼分辨出,那布衣汉子左臂空『荡』『荡』,明显是独臂。

“呼!”“轰!”

“燕铁,这个叫燕铁的好厉害,竟然击败了冯无血。”

贾梁之前被黑甲军众人气势震住,现在被滕青山这么一问,一时间怔怔站在原地。

这天下高手层出不穷,不进步,那就将会被后进者替代。魏苍龙十年前曾名列《地榜》,可也仅仅是派第七十一名,而现在,早就被更强的高手替代。当然,能在《地榜》上短暂停留,也代表那位铁衣门长老实力。

独臂男子却是身体微微一颤。

甚至于为了看热闹。

孟田死的尸骨无存,而且当时周围没人,根本没人知道,是不是滕青山杀的。

段侯说的话,引起周围不少武者围过来,靳涛心中焦急不满,可是段侯却愈加兴奋,说的眉飞『色』舞。

如诸葛云、臧锋统领、冀鸿统领、岳松、《地榜》高手孟田,哪一个瞬间爆发没几万斤巨力?

看着滕青山离去的背影,段侯笑的更灿烂:“靳涛?你不想我说?哼哼,我偏要传,要传的扬州,还有旁边的青州高手,也都赶过来。哈哈,大量高手云集,那样才热闹啊。”这段侯是唯恐天下不『乱』。

“赤鳞兽成熟后,过不了多久。黑火灵果成熟!黑火灵果成熟,果实会从黑『色』瞬间变为通红,而且会持续12个时辰,如果12个时辰内,没有人采摘,就会烂掉。这黑火灵果,必须放在玉盒中,才能保证不腐坏。”杜洪详细说道。

“是!”

“关统领,可有三十岁?”滕青山突兀问道。

“律律~~~”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朱崇石感叹道,“爹说的对,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得意,当得意时,离失败也就不远了。”刚从海外归来,心中的豪情,就被滕青山的实力给狠狠打击了一下。

这三人虽然厉害,可是……

滕青山也跃上了屋顶,控制内劲抵消身体重量,身轻如燕,飞速行进在屋顶上,一口气直接冲到了金家庄的东北位置,而后盘膝坐在一家屋顶上,开始盘膝静坐,静等那个黑『色』怪兽到来。

那堂屋的大门已经开了!

……

“好快。”滕青山连追上。

“那怪物是什么东西?比野牛都还要壮,那密集的鳞片,我砍了一刀,反而将我手掌震疼了。”

远处滕青山的确刚刚落入练武场,见到段侯跑过来,便走过去:“段兄!”

这练武场上,那铁衣门高手‘靳涛’也听到滕青山和段侯的谈话,当听到‘全身通红’的时候,靳涛脸上『露』出一丝狂喜:“全身通红?这……这难道是赤鳞兽?对!关于赤鳞兽的记载,在赤鳞兽年幼的时候,就是黑『色』的!等赤鳞兽成年吞了‘黑火灵果’,鳞甲才会变得全身红『色』,才会有三丈高!”

段侯笑着说道:“有人不想让我说,我偏要说!秦狼兄,这赤鳞兽是一头极为厉害的妖兽,传说,它足有三丈多高,五六丈长,看起来犹如一座小山。而且全身赤红。就是先天强者都难以攻破它的鳞甲!而且能口吐火焰,火焰能融金化铁!”

“这,这怎么可能?”那些汉子们一个个目瞪口呆。

一大群人从后面涌了出来,正是滕青虎、杜洪等黑甲军军士们和朱崇石等人,朱崇石一看地面上的断臂,不由脸『色』一变,立即转头喝问向旁边那些观战的汉子:“那孟田,和滕青山呢?”

管你什么招式,管你什么意境!

“青山兄弟,怎么样了?”朱崇石也迎上去,滕青山淡笑着一举手中的血月刀:“从今天起,没孟田这个人了。”

“噗哧!”“噗哧!”“噗哧!”……

“不足二十岁,枪法却好似滔滔江水,大气磅礴,让人难有抵挡之法。”孟田有些急了,“哪一个老怪物,能教导出这样的徒弟。再过几年,恐怕我都不是他对手!”

可以在一瞬间,出足足七七四十九刀,每一刀都有开碑裂石的可怕威力。

“他,他挡住了?我的血月舞,他竟然全挡住了!”孟田感到体内血『液』一阵上涌,欲要吐血。

“大哥,你说他们谁会赢?”一群汉子都盯着叁石客栈,此刻叁石客栈中巨响不断,滕青山和孟田显然在里面厮杀。

“死去吧。”孟田暴虐吼道。

“呼!”

楼梯传来脚步声。

“嗯?”这俊秀青年看过去。

“深山老林,人迹罕至处,更容易诞生妖兽,天才地宝。”滕青山暗暗点头,连自己老家旁的‘大延山’中都能够藏有一条蛟龙,那浩瀚无边、人迹罕至的蛮荒,怎么可能没厉害妖兽?

那位管家吴潭吩咐道:“小二,领这些护卫们到你们客栈的后院,在后院多准备几张桌子,什么好酒好菜,让他们自己点!”吴潭回头看了那群护卫,喝道:“各位兄弟可得注意点,别喝过头了。”

在外行走,一言不和,拔刀相向,血溅五步,这是很常见的。

滕青山霍地站了起来,手持轮回枪,目光扫向旁边的三名店小二。

滕青山目光锐利如刀,一抖长枪,原本砸墙壁的长枪,瞬间化为刺式,“咻!”宛如一道闪电,刺向人在半空的孟田。第四十一章 千军万马

“大哥,那人说的也对啊,咱们多要点银子,也不用死人了。”旁边有人看向大当家,大当家瞥了他一眼,喝斥道:“老三,你脑子里装的都是大便啊!”

“你给我听着!”

“呼!”滕青山从战马上一跃而起,整个人仿佛利箭弹『射』向前方,在落在地上后,便大步朝马贼方向冲去。

无可阻挡!

“啊,我!”大当家想要说话,可抓着喉咙却说不清。

今天周围可是有整整五千马贼,而且马贼们一个个嗜酒,怎么可能不外传出去?

“老爷!”一名绿装美『妇』人不安地说道,“咱们进入徐阳郡已经整整四天了,估计还有两三天就能走出去了。到了楚郡,咱们就安全了。可是……老爷的那些兄弟们,会没一点动作?”

叁石客栈!

“好了,你可以出去了。”那中年人冷漠道,从头到尾,这中年人都是盯着手中长刀,根本没看短衫汉子一眼。

黑甲军军士们原本还愕然,此刻脸上不由『露』出笑容。

“那大群的马贼,都伤不了大人一星半点。都统大人刚才舞着那杆长枪,就好像一头下山猛虎啊。那些马贼全都撞飞起来。”

军士们之间啧啧称叹,能跟着一个厉害的都统,他们也感到有脸面。

大当家最惊恐!

连二当家、三当家等几人的银票、武器都拿过来了,还不够。

“别屁话,有命在,以后什么弄不到?”大当家一把夺过去,随后挤出笑容看向滕青山,“都统大人,这景玉佛!可是从西域那边传过来,绝对的稀罕宝贝。就是拿银子都难买到呢。这玩意,最起码值个十几万两银子。”

“对,得好好吃一顿。”

“嗯。”青雨喜滋滋的连点头,“谢谢你,小青。”

滕青山看着这两个女孩子,才谈一会儿,就‘小雨’‘小青’亲昵的称呼了。男人和女人就是有区别。

“小雨,你来我归元宗,还没好好逛逛吧?”青姑娘说道,“我带你去龙岗看看,还有运河十里长堤,坐船游览很好看呢。等晚上,更漂亮。”

“这也是我家老爷的一些人手,哪比得上黑甲军!”这老者笑道,“老朽吴潭!我家老爷在那边!”

那小男孩吐了吐舌头,就缩进车里了。

朱崇石点点头,并没细说。

在东方,那便是最为浩瀚的东海。

“好大的雨啊,周围能有一个躲雨的地方就好了。”朱崇石苦笑道。

滕青山笑笑。

“让开,都给我让开!”

诸葛元洪正拿着一张纸看着。

诸葛元洪点头:“《烈火枪诀》每一招威力一般,可滕青虎那两招,我确定,是从《烈火枪诀》中融合创造出来的!不过,那滕青虎实力一般,只学会两招。我估计,那滕青山自己,将《烈火枪诀》领悟融合,创出的枪法,应该不止两招。而且那招式威力,应该比滕青虎施展的更大!”

一个人要同时名列这两榜。

“他们再厉害就二十三个,咱们有的是法子啊。”那精瘦独眼汉子说道。

大当家睥睨了他一眼:“我当然知道!杀他们法子多,可你记住,一旦要灭黑甲军的人,必须全部杀光。不能有一个漏网之鱼,一旦漏掉一个,知道咱们容貌,查知咱们身份,等黑甲军大军来报复,就糟了!”

“黑甲军的马匹,那都是好马!你看清楚马的『毛』『色』了吗?”大当家询问道。

“当时没太注意。”这独眼汉子有些尴尬,忽然想起什么,连道,“哦,对了,我记得,有两匹马的马蹄是白『色』的!对,那很好记。”

“朱兄放心,我们在前,有马贼,我们也会将其杀退!”滕青山笑说道。

“等人到了,按照我吩咐的做,懂?”那大当家看向周围几人。

“有人,而且,很多很多!”滕青山耳朵辨音。

清晨,铁连山上一寂静处,就滕青山、滕青虎二人。

“青山,这,这……”滕青虎眼睛亮起来,惊喜看着滕青山,“青山,这可是和内劲配合的枪法秘诀啊!你哪来的?哎呀,我的内劲配合这枪法,威力就大了。不过看起来挺复杂的样子。”

“青山你创的?”滕青虎瞪大眼睛。

对所谓的‘置之死地而后生’那种意境,一点体会都没有。

“火上浇油,是五招中最勇猛的一招,而‘火中取栗’则是最阴险的一招。有这两条,表哥他在百夫长中,算是中上了。”滕青山很确定,“等回去,黑甲军内部比试,就等表哥表现了!”

黑甲军战马飞奔,迅疾的前进官道上。

训练有素的黑甲军军士们迅速地停下,一点都不『乱』。另外五名百夫长立即赶到滕青山身旁。

五百名黑甲军军士浩浩『荡』『荡』,整齐划一,行进在宜城的主街道上。那浓郁的煞气吓得周围的平民、小贩们不敢出声。整个街道上唯有那“哒!”“哒!”“哒!”的马蹄声。而宜城城主率领一群兵卫,远远看到,立即迎接上去。

滕家庄一如既往,过着祥和宁静的日子,那守大门的两名族人疑『惑』看着远处速度惊人的两骑。

“李二,见过都统大人。”一名戴着玉扳指,腆着大肚子的胖子笑眯眯地一躬身。

“外公,我和表哥他只能在家吃个午饭,过一会儿还要赶路去江宁郡城。”滕青山连说道,“所以,就不用摆宴了。”

袁兰也点头。

“你们营的新任都统,这是宗主亲自任命的,我予以传达。”冀鸿冷漠道,滕青山五人都暗自期待,宗主诸葛元洪亲自任命?任命谁?

这比试,可全靠真本事,一场定输赢,输了就没机会。

冀鸿冷漠道:“在矿区驻守的事情上,宗内一贯条规森严!这胡童通外贼,即使他是城卫队大队长也没用。传令下去,江宁郡境内通缉胡童!凡是能抓住胡童或者当场杀死胡童的,赏银千两以及我归元宗人级秘籍一本!”

从这十五人中,滕青山只是耗费半天时间,就肯定了其中三个人有怀疑!

“嗯?”银发中年男子一惊。

他这么悄然一个人来追杀那中年汉子,图得什么?还不是这紫金?可现在被滕青山二人发现,他根本没机会独吞了。除非……他能杀死滕青山、田单二人。可是滕青山的实力他非常清楚。

滕青山看了那白崎一眼,白崎脸『色』苍白,显得有些痛苦。

“我有匕首。”旁边有一个兵卫喊道。

“怎么办,怎么办?我不能死,不能死!”白崎急得全身发颤,冷汗直冒。

所有的黑甲军军士们都处于忙碌中,滕青山他们几人也疲累的很。

如果是滕青山前世社会,那断肢完全能除尽毒素,再连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