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先天传承
作者: Laity李章节字数:78756万

朱厚照激动的颤抖,他原本以为,第一日卖个一千五百万股,已是极限了。

因而历来司礼监秉笔太监,往往都兼任着东厂掌印,同时,还负责虽是扈从皇帝左右,为皇帝出谋献策。

弘治皇帝道:“不要以为,留在大漠,就是委屈,朕留你在此,是因为,你是一块好钢,好钢要用在刀刃上,朕要直追汉唐的功业,下西洋,乃是重中之重;新政,也是重中之重;而如今,这大漠羁縻之策,亦是重中之重,朕若是能完成这三项国策,便算是为我大明,垫下了基石!”

张懋等人鱼贯而入。

突兀竟觉得自己背脊发凉。

这一刀,不过是突兀给皇帝的一个教训而已。

而留在天坛附近的各部首领们,都沉默了。

身后的礼官想要说点什么,忍不住想说,齐国公……这……章程里,没让你上去啊。

王守仁已经穿戴上了通天冠和冕服,在这繁复的冕服之下,王守仁的脸有点不太自然。

我方继藩到底吃了什么猪油,蒙了心,跟着太子,做这样的事呢。

方继藩摇头,压低了声音:“你只有一条命,怎么能把罪责揽在自己身上呢,这是太子的主意,反正陛下也宰不了太子,你一口咬死了,是太子殿下让你干的。”

“若是对方用兵刃呢?”朱厚照挠挠头。

方继藩乖乖道:“陛下将这个差事交给为师,为师就要承担这个干系,这不是闹着玩的,不出事就一切太平,出事,就完蛋了。”

他对这个四洋商行,是极看好的。

“我……”王不仕道:“府中的账目,你是看过了的吧?”

“干啥。”

今日,是好日子。

这四洋商行,获得了朝廷的海贸之权,允许其在海外,进行贸易。

人们随着王不仕,纷纷涌入交易市场的新证券中心。

方继藩踮着脚,出现在墨镜里,在墨镜里,出现了他的影子。

深吸一口气。

竟是个妇人,可这妇人气势如虹,眼带努色,厉声道:“你邓健是什么狗东西,这还是不是我们王家,这儿,哪里轮的到你做主?”

…………

“呸,有辱斯文,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吗?何至于如此,显摆……”

邓健说的很认真很真诚。

他开始怀疑人生。

这个人,不是什么鸿儒,也不是什么名士,只是一个奴仆。

国家大事,焉能如此儿戏?

方继藩忙摇头:“这狗奴没见过大世面,若是见了陛下,只恐冲撞了圣驾,儿臣以为,还是不见的好。”

他们终究所了解的,还是农业社会那一套,可如今这一套新的东西,凭着他们数十年的经验,就有些吃不消了。

刘文善那里,他也询问过很多次。

看着阔别已久的京师,然后……他迷路了。

在这个时候,节俭,藏富,如何带动消费,没有消费,作坊怎么开工,没开工,大家日子怎么过。

王文玉双目之中,折射出耀眼的光芒:“这样的宝石,不是我们可以拥有的。”他顿了顿:“你看,这宝石一黑一白,世间,绝无仅有,金刚石质地坚不可摧,这白的,是日,黑的,自是月,日月相加一起,是什么?”

“说的是,老子一路上,听王先生说那些地方官吏报上去的所谓可笑祥瑞,真是要笑死了。可这两颗宝石,今日见了,方知世上,或许真有祥瑞,先生,此地不宜久留,我看,那些土人惊魂未定之后,还会杀回来,我们这就南下吧。”

现在一百万股票,几乎已经价值两百两银子了。

方继藩面带微笑,看着王不仕。

这种敬畏,比之那些叽叽歪歪的翰林们,更加透彻。

这近一年的辛苦,一下子……王文玉觉得值得了。

王文玉身边的扈从,已经越来越少了,许多人,都离开了他。

这一条陆路,算是彻底的走通了。

萧敬不敢迟疑。

可现在,不是要建蒸汽船队吗,那个叫唐寅的家伙,狮子大开口,都是从内帑拿银子的,这银子如流水一般的花出去。

王不仕回了翰林院。

许多人陷入了沉默。

心里安慰自己,想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

随飞球营的医学生,熟稔的检查了天下他的头,确定完好,四肢,似乎也没有折断的痕迹。

干爷爷疯了啊。

要知道,这厂卫历来是向皇帝负责的。

弘治皇帝:“……”

朱厚照道:“啰嗦什么,他就算死了,那也是为了科学而死,是为了本宫而死,东宫出来的宦官,没一个是孬种,赶紧,丢下去了,本宫饿了,赶时间。”

于是,等廷议结束。

方继藩能明白弘治皇帝的心情。

王不仕惊慌不安的看了房间里的人,自然,也看到了这位公爵阁下。

站在一旁的教士听到这里,忍不住画了个十字,喃喃念道:“这是被天主所遗弃的魔鬼,愿天主惩罚他们的暴行。”

……

得罪了梁家人,大不了,虽是可惜。可没了名声,可就有辱门楣了。

陈列颤声道:“陛下,臣非是贪生怕死……”

弘治皇帝和他有过几面之缘。

朱秀荣便眨眨眼:“那是什么?”

方继藩道:“今日面圣,陛下对母后,可能有所怨言,说什么妇道人家,懂个什么,能有什么出息,不碍事就好了。又说,女人是办不成事的,不聪明,相夫教子,都已是了不起了……”碎尸万段四字出来,实是令人倒吸一口凉气。

弘治皇帝狠狠甩了甩袖口,冷笑道:“这真是满门败类,蝇营鼠窥之家,查一查,其三代血亲,可还有为官的吗,朕怕只怕,这些人为官,蝇营狗苟,莫要害了百姓,若还有,连同着这刘焱,一并罢黜,尔等口口声声,圣人之道,自居清流,自居读书人,却哪有半分读书人和大臣之风,滚出去!”

却不禁失笑。

这人的际遇啊。

弘治皇帝面上带着凛然,不禁勃然大怒,这女子无端端的被退了婚,可不是好玩的事!

刘文华面如死灰,几乎要疯了。

来报信的乃是梁家的门子,这门子忙是跪下:“老爷,老爷,这怪不得小人哪,这……这是外头传的,外头就是这么说的。”

梁如莹已开始敢战战兢兢的进行解剖。

病人多,大夫少,递给你一把刀,他就敢把人切了,反正也不担心有人敢登门闹事,治好了,是医术高明,治不好,依着这个时代的病亡率,其实……还是挺靠谱的。

礼部尚书张升脑袋垂着,只看着自己的脚尖,碎步而出,道:“老臣以为……沈学士说的很有道理,臣附议。”

弘治皇帝面红耳赤,不是因为被朱厚照问倒,而是觉得,自己怎么生出这么个玩意。

太皇太后挣扎了一下,脸色开始徐徐的红润起来,她终于张口,显得虚弱:“方才……方才哀家,看到了……看到了先皇帝。”

朱厚照急的不得了,看着紧闭的宫门,他便要翻墙入宫,谁料这时,宫里的宦官,透着门缝道。

也罢。

刘文华入宫觐见的事,刘焱是知道的,为了避嫌,双方各走各的,不过刘焱也显得很激动,自己的侄儿居然获此殊荣,这是前所未有的。

不过今日。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7875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