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狂浪天罡
作者: Laity李章节字数:78756万

杜星晴疑惑的接过那个信封,突然想到对方都来到这里了,为什么不当面给陈晴风呢?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面前的男人早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这老头是什么来头,竟然让已经化神境界的他吃如此大的亏。再看陈青云,一点事都没有,表情依然笑呵呵的,看来老爹也很猛啊!

拿到火焰果,顾千城抱着龙宝走向室内。

“为什么不说,你追着本殿下来这里做什么?”秦寂言在塔顶坐下,扭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景炎。

她不是路痴,可此时却不比路痴好到哪里去。

“多谢王爷。”哪怕脑子一片混沌,顾千城也知,是秦寂言救了她。只是她想不明白,秦寂言之前不是摆明了要看戏嘛,怎么会出手救她。

秦王对顾家不满,就表示对千城越重视,这是好事。

老太爷没有开口,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顾承志毕竟是个孩子,在老太爷的威压下,很快就撑不住了,弱弱地说了一句:“祖父?我不能去吗?”

“皇爷爷,我紧张的不是她,是江南的情况,如果江南落到景炎的手里,事情就麻烦了。”江南三省是纳税大户,占大秦每年税收的三分之一,要是江南三省被景炎控制了,大秦国库会越来越紧张。

皇城外,最高的那座山,山顶突然亮了起来,起先只有一个点,隔得远只能隐约看到一个亮光,就像是荧火虫的光芒一样,在这黑夜并不耀眼,可很快……

“我好现……坐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离约定的时间过了两个时辰,可秦寂言却没有出现!

好在,老天爷听到了顾千城的祈祷,当顾千城跑到岸边时,岸边围了许多公子、少年,却没有一个人下水……

“皇上,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是不是真的要立后了?。”唐万斤见秦寂言不回答,焦急的催问了一句。

“少侠,你要找的女人在里面。你看是我让人进去把她请出来,还是你自己进去?”

秦寂言闹出的动静这么大,顾千城都能听到,和她同居一室的红衣妇人,又怎么可能听不到。

“没事,我不嫌弃你。”见顾千城不哭,秦寂言心里高兴,忍不住又揉了两下。

“真不代表什么吗?你陪他打天下,为他诞下子嗣,甚至为他险些丢了性命,他却连一个名份都不给你,这真得不重要吗?”景炎了解顾千城,就如同他了解秦寂言一样,“顾千城,秦寂言负了你。不管什么原因他都负了你,这是不争的事实,你真得能一点都不在意吗?”

顾家的爵位没有上来,可顾家大爷和二爷都补了实缺,一个在工部,一个在户部,虽然只是一个小文吏,并不是什么顶重要的位置,可占着一个位置以后升迁也容易。

“我苦命的女儿呀,你以后要怎么办呀,都是那个小贱人害的……我诅咒她和她娘一样,不得好死。”

太厉害了!

祥云客栈的案子破了,凶手是客栈的掌柜和小二,和顾千城推断的一样,是为了银子杀人,而不是像两个老仵作所说的那样,是密室杀人案。

老皇帝偶尔会要秦寂言陪他下,可秦寂言也不乐意和老皇帝下,每次老皇帝露出一个苗头,秦寂言就找理由跑了。

“顾姑娘请稍等。”官差转身出去,不多时就有人送来热茶和点心,至于卷宗则需要再等一等。

这种事可不是天天有,说不定错过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老皇帝愤怒的喊道,而他一说完便是一阵猛咳,太监与宫女见状,默默地上前服侍老皇帝,没有人安慰半句。

“谢殿下。”凤老将军也不客气,干脆利落的起身,又干脆利落的道:“陛下,老臣深夜求见,是有要事禀报,还请陛下屏退左右。”

领头的将领很快冷静下来,与长生门的人谈判,“你们要进去?我们可以合作?”

“不闹,我休息片刻。”秦寂言继续抱着,双眼微眯,直接拿顾千城当大抱枕了,顾千城摇了摇头,却没有拒绝……

“前朝大家画作,不是什么名画,却售价不菲。”秦殿下身边的暗卫,十分了得,“姑娘,这里还有已成形的画作。”

“皇爷爷,我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只是你以前看不到罢了。”秦寂言再次将汤勺递到太上皇嘴边,“皇爷爷,你放心,汤里没毒,我再狠心也不会对我的亲人下手。不管是赵王叔还是周王叔,甚至是云楚,我都不会要他们的命。”死只多痛苦一下,而活着才能痛苦一辈子。

“嗯。”秦寂言抬手,示意身后的太监上前,将举在手上的圣旨,递给封大人:“朕拟了两个谥号,封大人看看。”

封大人见秦寂言心意已决,只得领命退下。

一连串的封赏赐下来,很快就到了重头戏,那就是追封先太子为皇帝,先太子妃为皇后。

六个暗卫,在点燃炸药包的那一刻便冲了出去,脚踩在地上没有发生一丝声响,但他们手中的炸药包却异常惹人眼,六人一出现就被官差发现了。

临出发前,秦寂言已经把他们来时的痕迹抹除,那个有双头蛇的山洞,被他推了一块巨石砸下去,就算有人过来也看不到他们出现的痕迹。

有几棵梨子,顾千城咬了一口,递到秦寂言面前,“快吃,很甜。”

“啊,鬼呀,有鬼来找我了。”顾承志本就吓得险些失了心志,见有人撞来,只当是刚刚看到的女鬼,用力推了顾承欢一把,顾承欢趁势摔倒在地:“哎哟,我的脚。”

虽有不舍,但权衡利弊后,猪头六还是毫不犹豫的下令,放火烧了船。

以猪头六为首的一干土匪,吓尿了。离猪头六最近的一个汉子,扯着猪头六的衣服,颤抖的求证,“老老老大……我刚刚听到了什么?朕?朕是什么?是我听错了吗?”

“走?我们能走吗?我们走得掉吗?那可是皇上。”土匪们听到猪头六的话,一个个茫然的看着他,似在寻找主心骨。

“我现在不在京中,他打不打压我有什么用?”秦寂言拎起茶壶给顾千城倒了一杯水,“喝杯茶,别为这种小事着急。”

‘山匪’非常尽责,一句话就把自己的底给露了,只是就这一点便想让秦寂言相信,简直是笑话。

而皇上相信他们,他们也不能辜负皇上的信任。

两刻钟左右,秦寂言和顾千城赶到宫门口,侍卫先一步将宫门打开,如同之前一般,沉默的迎接秦寂言和顾千城回宫。

顾千城力气不小,只是……扶着封老爷子还是很吃力,等她把封老爷子扶到矮榻上时,人已经在喘气了,可她却没有办法休息,因为顾老太爷还站在那里,迈不动步子。

想到之前收到的消息,秦寂言没有去见顾千城,也没有急着把棋谱给顾千城送去,而是自己在书房里,照着棋谱抄了起来。

公开审理的那一天有许多学子、百姓旁观,程家人也派人出面,当场向死者家属道歉,并承诺一定的赔偿。

只是幕后主使者逃至北齐,一时半刻审理不了。不过,官府也说了,朝廷正在与北齐沟通,会尽快将犯人吴六郎押解回大秦。

送上门的政绩京都府伊可以不要,但是……

“周王叔是聪明人,不是听明白了朕的话吗?”秦寂言双手背在身后,神色淡然,从容而自信。

拿着数字,顾千城再次进入石门走道,抄出一组六位数的数字,而这一次术数师们,花了五天才计算出来。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7875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