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魔炎
作者: Laity李章节字数:78756万

众人望向他,都不由的多了几分敬佩,这才是真正的男人。

但是,现在,那马车正快速的冲了过来,直直的向着那小女孩子撞了过来。

带着几分疑惑,孟千寻的眸子也望向他手中拿着的所谓的证据。

只是,北尊大帝与李灵儿看到花再次拿出那衣角时,脸色却都是纷纷的一沉。

虽然心中有些失落,但是却也极力的压下体内的冲动,让自己完全的恢复了过来,然后悄无声息的从孟千寻的身上移开了些许,看到宝儿听到孟千寻的话,只是微动了一下,却并没有过后,仍就躺在原来的地方。

他先前走的时候,便说好了,会把调查好的结果让人给她送过来,所以,她并没有意外,不过,心中却是有些好奇。

所以,他十分轻松的避过了所有的侍卫,直接的到了一个院子外,停住。

这几天,她也已经清楚了莲花教的势力,的确是不容小视的,夜无绝,李逸风每每提起,都是一脸的凝重。

“是呀,其实,三皇子跟月教主都是十分优秀的人,公主可以在他们两个之间随便的选一个的。”也有人似乎想不通,毕竟,这夜无绝跟月无双都是天下难得一见的好男儿呀,这公主若是就这么放弃了,岂不是太可惜。

“好,准备一下,回凤阑国。”夜无绝的眸子再次微眯了一下,脸上多了几分绝裂。

“父皇放心,我自然不会以现在的样子去凤阑国,我就用以前在梦家时的样子去凤阑国,而且,那时候,我自然而然就是夜无绝的王妃了一个弃妇三个娃。”孟千寻看到北尊大帝的疑惑连声解释着。

“但是,去哪儿去一个这样的人呀,你父皇的威望倒是挺高的,但是他肯定是不能出面,送你去凤阑国。”李灵儿的脸上隐隐的多了几分担心,虽然办法是个好办法,但是要去哪儿找那么一个人呢。

那样子,倒真的有些亲密,不过,李逸风很清楚孟冰的心思,自然不可能会在这个时候,拆了她的台。

不公平,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这一点,不要说是孟冰比不上,就连精于算计的冷婉儿都不及他的十分之一。

“你们谁要去,你们自己去。”只是,李逸风的眸子却是突然的转向她,怒声吼道,只是那声音中,却有着太多的沉重。

更何况,他也知道,李赢向来疼爱逸风,不管什么事情都是顺着他的,他要什么,李赢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会帮逸风得到的。

他很清楚此刻李逸风心中的痛。

李逸风微怔,然后慢慢的摇头,因为酒喝的实在是太多了,所以,微微摇头的时候,身子都在晃着,似乎随时要摔倒的样子,还好李赢紧紧的箍着他。

“你说,这是多好的一个机会呀,而他心中刚好又那么深爱着她,这样的机会,他都放弃了,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傻呀,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呀、。”秦敏儿越想越着急,此刻真狠不得把李逸风给打醒了,让他去参加报名去。

若仅仅是逸风喝醉了酒,这么点小事情,用的着瞒着他吗?

李赢暗暗的呼了一口气,一时间不知道要如何的回答,关于李逸风没有参加招亲的事情,他那速度,太快,太突然,也太过突兀,而且,也太过、、、、

在那儿的男人,多半都是被逼迫的,一般都是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的,说起来,只怕比那些醉花楼的女人都不如。

因为怕被人发现异样,所以,他刚刚并没有给花断尘下太多的毒,那些那些毒也不会维持太长的时间,所以,他要快战快绝才行。

除非,她对着他平摊开她的手。

他可不会天真的以为,真的像花断尘自己所说的那样,是为了不让他被骗。

花断尘还真够费心的了,竟然连这个都想好了。

但是,灵儿当年,却只生了一个女儿,根本就不可能会有一个双胞台的姐妹的。

怎么可能会露出那么多的破绽让人去捉。

只是,花断尘看到那个侍卫向他靠近时,双眸猛然的一沉,就在他快要到他的身边时,他的身子突然的一闪。

他望了一眼孟千寻,然后一脸阴狠地说道,“要死,我们就一起死,就跟以前一样?”

而且,花断尘的速度,可是比白容都快,只怕比夜无绝都还要快上一些,她毕竟不懂轻功,自然很难避开他这速度的动作。

“给他看。”这个时候,北尊大帝倒是极为的配合,慢慢的开口说道,虽然那声音中有着太多的冰冷与愤怒,但是毕竟还是同意了的。

当然,前提是先要救出他的寻儿。

皇上的身体还算正常呀,病情也并没有加重呀,最多就是情绪微微激动了些,引起了一些气息不调,其它的,并没有任何的异样。

那怕当年她身受重伤,被梦啸天捉去,都没有这般的绝望过。

骗她的话,他终究是说不出口的,所以,他只是一脸无奈的轻叹了一口气,那表达的意思,也是十分的明显的。

花断尘听到李逸风的话后,双眸微眯,然后慢慢的望向躺在床上的皇上,只见北尊大帝就那么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脸色一片惨白,不见半点的血色,一双眸子更是紧紧的闭着,似乎永远都无法再醒过来的样子。

所以,此刻花断尘想要冒一些险。

哼,不乱动才怪呢,她又不是傻子,有这样的机会,当然不会放过。

只是,他怕死,那么,她逃脱的机会就更大。

若是到时候,真的找来一个不合适的,那可能就真的毁了李逸风的幸福了。

老夫人看着好说话,实际上却是滴水不露的,根本就不给你任何的机会全能戒指全文阅读。

听说,有很多的人嫁到了夫家,都要气婆婆的欺负,受婆婆的气,但是,李老夫人,不但从来没有给她气受,平时更是连个冷脸色都没有给她过。

听到白容的宣布后,他也没有任何的着急,等到众人都起了身,走向擂台时,他才慢慢的站了起来,不紧不慢的向着好擂台走去梦想进化最新章节。

孟千寻此刻完全的可以推开他,也完全的可以阻止他,但是她却没有那么做,而是任由着他吻着她,因为,她的心中也跟他一样的渴望着这样的重逢。

她根本没有其它的选择。

孟千寻愣住,这个男人,此刻是不是太过冲动了、

不过,此刻,他这样的话,还是让她的心中多了几分感动。

所以,这件事,他们需要好好的配合才行。

“不会,只要想到宝儿,想到你,我一点都不觉的苦。”孟千寻的脸上却漫开几丝轻笑,她真的没有感觉到苦,相反的,她只会觉的幸福。

他只要去看就可以了。

“呵呵、、”段红却突然的轻笑出声,那公鸭磉子此刻就是他的胸前传来,更让花断尘多了几分恶心。

只是,她现在这副样子,再怎么做,男人都不会对她有感觉了。

她要查清楚了以后,再做打算。

“什么?”李老夫人听到他的话,却是猛然的惊住,纵是她平时极为的沉着,此刻也是被彻底的惊住了。

这一次,他保证不是装的,而是真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那一刻,他脸上的笑,瞬间的僵滞,一双眸子猛然的圆睁,脸上更是一时间,根本就没有来的及掩饰的错愕。

“行了,你不用拿北尊大帝的病来压我,这是喜事,北尊大帝也应该会高兴,不可能会影响到他的病的。”李老爷子却是打断了他的话,再次说道。

“招亲大选是为北尊大帝的女儿选驸马,现在是你跟冰儿的婚事,跟那件事情有什么关系呀?”果然,老爷子再次接下来话,明确有的验证了李逸风心中的,让他感觉到有些可怕的想法。

他跟她只是朋友,好朋友,若是可能的话,他跟她相识了那么多年,早就在一起了,还用等到现在吗?

“恩。”李逸风并没有多说什么,甚至连句谢字都没有,便慢慢的转身,离开了。

想到此处,他的脸色猛然的一沉,握着匕首的手,再次的一紧,“寻儿,既然你不肯原谅我,那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

怎么突然的跑出了一个男人,然后这般深情款款的走向花公子呢?

此刻,书房外,那个男人仍就向着花断尘走来,那一摇一摆间的风情,就连女子都自叹不如呀。

北尊大帝见她终于答应了,明显的松了一口气,脸上也多了几分欣慰,“千寻答应了,父皇就放心了,父皇相信你,一定会处理好朝中的事情的。”

那些大臣们,对这个公主,还都没有完全的认可呢。

而不是交给她,不过,他还是希望,孟冰可以帮着千寻。

孟冰虽然处理朝中的事情不行,但是武功倒是真的不错,若是让她来保护千寻,倒是一个不错的主意,毕竟,她是女子,更方便,而且,她跟千寻的感情本来就很好。

所以,这一刻,孟千寻没有再说什么,她做事,向来都是十分的果断的,不会犹豫不决,既然她答应了父皇,那么接下来,就一定会尽力的做好。

“是。”太监恭敬的接下圣旨,只是神情间似乎也隐着几分紧张,可见,他的心中应该也是有些担心的,不过,这么多年在皇宫中养成的习惯,不管什么事情,他都不会发言,因为,他只是一个奴才,根本就没有发言的资格。

所以,要想彻底的解决这个问题,最根本的就是确定,朝廷派去的东西,都能够送到百姓的手中,不能被人贪污了。

那些贪官真是太可恶了,这一次,她断然不会让他们有那样的机会,而且,这一次,她会一并的把那些贪官都除去。

但是,既然是她此刻在这大殿上当众宣布的,那么他自然不能违抗,所以,便恭敬的应道,“是,臣遵旨。”

“你这是做什么?”守门的侍卫看到他的举动,有些奇怪。

进了皇宫,直奔书房,将手中的纸条,全部的都递到了孟千寻的面前。

都会欣慰的接受。

但是,除了他送的,她一律不会要。

那个侍卫微愣,看到白容一脸的冰冷,还带明显的狠绝,再看到公主在听到他的话后,脸色似乎变的有些难看了,便不敢再多说什么,连连退了出去。

“果真是你?!”他直直地望着,神情间有着错愕,却更有着几分了解,唇角还慢慢的扯出了一丝轻笑。

“我知道。”只是,他听到她的话时,却只是淡淡的一笑,并没有丝毫的在意,更没有任何的自觉,反而继续的走进了房间里。

这古代的女人没有那样的气魄,那么便只有一种可能了,那时候她的脑海中想到她。

那时候应该心中有愧疚,感觉对不起他,所以,有可能会有些恍惚吧。

这个男人,什么时候竟然变的想像力这么的丰富了。

所以,孟千寻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拿起了桌上的奏折,微微的垂眸,认真的看了起来,完全的把他当成了空气,若是他还有那么一点的自知之明,这个时候,也应该会主动的离开了吧。

他?他也太过自以为是吧?

孟千寻明白刘公公的心思,也知道,他是真的为她着急的,不由的微微一笑,轻声说道,“刘公公,要让人折服,并不见的一定要是重罚。”

他跟了皇上那么多年,虽然皇上深不可测,但是时间长了,一般情况下,他都能够猜到皇上的心思。

“哼,不妥?”大将军的脸上更是明显的多了几分冷意,当众冷哼,“是本将军提出弹劾不妥?还是任由着他胡作非为不妥?那不成,还要眼睁睁的看着他犯罪不管?若是按丞相大人所言,皇上现在生病,不管朝中的事情,那还就没有人能够管他了,若是他杀了人,也没有能管他了。”

可见,花公子是真的得罪了他了。

他的眸子再次的转向平时的那几个跟他站在同一条线上的几位大臣,示意他们也站起来说话,只是那几个人对上他射过来的目光时,却都下意识的微缩了一下身子,纷纷快速的垂下了头,一个个都装做没有看到他的暗示。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7875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