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风云记
作者: Laity李章节字数:78756万

唐毅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伸手就是将这龙鳞一抓,龙鳞落入到了他的手中。

唐毅顾不得这些,他手中的断水呈现弧形,向前面的蜂群杀去。瞬间斩落了几十个的花蜂。

在这个世界,数量永远是一个不能忽视的因素!

这些钢甲机器人在一瞬间就分散开来,其中一半以半球形方位布满了方圆千米的天空,另一部分则直接潜入大海,与天空中的半球形阵势结连成了一个完整的球形阵势,彻底将所有人围在其中!

说罢,金发‘五老星’已经先行出手了!

莫忻然看向他,心里又在快速的合计着冷冽的心思……送去庄园,意思是她的禁足取消了吗?

冷冽的眸光覆上了冷漠,“那么,我呢?”莫忻然,你敢说出一个我不爱听的字,我就掐死你。

小麦的话透着凄凉,龙尧宸依旧看着她,淡漠的脸上渐渐笼罩了一层迷茫的色彩,那一双原本犀利的眸子,更是也陷入了沉思……他手指不经意的轻轻磕碰着桌面,他没有说话,小麦也没有说话,一时间,两个人竟是都沉默了起来。

龙尧宸突然打了方向盘,将车靠边停下,他微微侧身深凝着夏以沫,一双犀利的鹰眸仿佛要将她看穿一样。

脚步在夏以沫的面前停下,苏沐风低头看着脸上有着泪迹,手和脸都已经被冻成了红紫色的夏以沫时,心头一紧的他缓缓蹲下,轻声唤道:“沫沫……”

龙帝国私人医院里迎来了又一次的震撼,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在小麦刚刚脱离危险后,龙尧宸和夏以沫双双车祸被送了进来,而初步检查后,二人身上的刀伤更是让所有人的心惊胆战。

手术在紧张的进行着,龙潇澈和凌微笑一步未曾离开的在走廊里等着,直到暗影哄了乐乐睡觉后过来,龙潇澈方才转身离开。

“……”苏沐风先是沉默了下,方才问道,“宸少是不是在t市?”

电话里的人应该又重复了一遍,这次恐怕说的要详细些,夏以沫只是听着,唇就不自觉的开始颤抖,龙尧宸知道,她每每激动或者害怕的时候,都会有的小动作。

龙尧宸以往未睡,直到天色蒙蒙亮的时候,他才去冲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去了书房。夏以沫还在沉睡着,他不放心,加上事情已经基本处理的差不多,剩下的就只有等议会的召开,他自然也没有前些天那么忙碌。

薄唇噙了抹自嘲,他垂眸,掩去了眸底深处就连他自己都鄙夷的情绪。

没头没脑的一句问话,刑越却知道龙尧宸问的是什么,他从后视镜轻倪了眼,方才淡漠的说道:“颜展鹏。”

龙天霖不知道和夏以沫说着什么,夏以沫笑的极为开心,甚至因为怕影响到别人,极力控制下而微微颤抖着身子!

“不在了……”中年女人没好气的说道,“怎么会有这样的人?走了也不吭一声,就留个纸条,就算完事了吗?”

“谢谢,请登机!”

莫忻然眸光凌厉的看着秘书,顿时将秘书看的心惊,“我要见他!”不是命令,也不是强迫,只是表明她的想法,可是,就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让秘书有着无比的压迫感。

“曾月如今的位置,你觉得是曾首长的庇护还是什么?”

夏以沫轻轻扇动了下睫羽,她的心里酸涩的不得了,一面她讨厌着自己的心丢落,一面,她却不想找回……这样的自己让她厌恶极了,觉得最后的底线都被踩到了脚底下,可是,自己却还是义无反顾的任由着践踏。

刑越没有动,只是平静的说道:“对不起,霖少!我只听命于宸少!”

对于龙天霖身上那毫不掩饰的戾气,龙尧宸微微蹙眉:“天霖,放开她!”

夏以沫猛然睁开了眼睛,一双漆黑的眸子眨也不眨的扫视过周围的环境后,“腾”的一下,人就坐了起来,没有方才的迷乱,此刻的脑子里清晰的不能再清晰。

夏以沫深深吸了口气,收回手机的同时,她转身出了书房,在阖上门的那刻,她眸光悲戚而怨气的看了眼龙尧宸,那刻,她的心酸涩难当。

龙尧宸放下了酒杯,冷冷说道:“若晞,我不喜欢撒谎。”

“不要——”夏以沫嘶吼一声,铁皮房里的一幕猛然间回到了脑海,她就像被惊到的兔子,慌乱的挥舞着手,而原本手上挂着的点滴的针因为她的动作,针早已经移位,顿时,由于针头受阻,她的手鼓了起来。

夏以沫的心猛然“咯噔”了下,顿时,鼻子就酸了起来,这样冷漠的声音透着犹如大提琴般的醇厚,低沉而富有磁性,此刻就仿如天籁一般注入了她的心间。

“嗯!”

别墅,夏以沫惊愕的忘记了所有的思绪,她就这样盯着电视里的龙尧宸,眼睛一眨不眨,甚至,忘记了所有。

凌微笑撇嘴的往办公室走去,其实,她今天的课已经没有了,但是,她舍不得走,打算等下去旁听一节课,好好的看看乐乐那小家伙,想想小家伙上课时候的认真,凌微笑就笑的合不拢嘴……哼,可比小宸那小恶魔可爱多了,就和我的小麦一样!

凌微笑一听,呲牙咧嘴了下,正打算开骂,却想起自己在学校,还在为人师表,忍了忍的清了嗓子的说道:“有希望总比没有希望好……回头我在推小泡沫一把去……”

龙天霖偏头看着她,依旧在笑,那笑容只是停在嘴角,眸光却深邃,“你是不是觉得哥这个记者会是为了你?”夏以沫喏了喏唇,龙天霖嗤笑一声,“你还和以前一样傻……”

“我先检查下这个肿瘤是良性的还是恶性的,”神经外科医生沉重的说道,“如今要先解决乐乐体内维c超标的事情。”

就因为自己害怕寂寞吗?就因为自己想要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家人吗?她怎么可以这样自私?就因为自己想了,就让乐乐来承担因为她的念想而带来的痛苦吗?

轻轻一叹,将照片拿了出来,莫忻然躺靠在座椅上,看着照片渐渐出神……过了许久,她才喃喃自语的问道:“爸爸,妈妈……我离不开他……但是,我又无法遗忘你们……”苦涩的一笑,“是不是能寻到一个折中的办法?”

视频器上,是各个地方的高管正在做着工作汇报,沉长的视频会议一直快要到中午方才结束……冷冽揉了揉眉心,假寐了几分钟后,看看时间,起身去休息室更衣……

湛蓝的天空,冬阳带着柔和的光线铺洒在龙岛中央广场上,空气中弥漫着香水百合的清香,微风下,丝带飘舞,一切都仿佛置身在梦幻之中。

只因为,这个是龙岛彻底对外开放以来,掌权人第一次举行意义重大的订婚仪式!

稚嫩的声音让夏以沫难过,可是,她明白,此刻的她已经别无选择。

当然了,这些对于此刻的她来说无心理会,这个世界上,有钱有权的人恐怕想要星星,都会立马有人送一块流星的陨石过来。

窗外,满院灯光昏暗,处处透着一股让人脚底森寒的气息。

龙天霖暗暗调侃着,但是,却没有愉悦,反而心里好似被什么添堵的没有办法喘息,他看着夏以沫对着龙尧宸又捏出的雪人头摇着头,一脸无奈和嫌弃的翻翻眼睛,拉回眸光的同时转身往书房外走去……

“小宸动了我的资料库!”龙潇澈淡漠的说道,“他看来还是非要接着查!”

第二天的a市终于褪去了雾霾,阳光慵懒的照射在城市的每个角落,透着一股暖意。

莫忻然只是死死的盯着他不说话。

莫忻然看着那些人嘲笑的嘴脸,心里奢望着有个人能够帮帮她……就像上次一样,上次的那个哥哥!可是,她明白,那样的好运不可能一直在她身边……晶亮的眼睛在污渍的脸上格外的明亮,莫忻然看着嘲笑的人,猛地扑上去,一口将带头的男孩儿的耳朵咬出了血。

想到此,苏浩的眼中的沉痛更加的浓郁,他几乎不能遏制内心翻滚的悲怆,那种被亲人怨恨的感觉一直撕扯着他的心。

龙天霖嘴角的笑意加深,眼底深处,更是有着邪魅的气息闪过,“十二点半,就在月华街的dream-coffee见!”

简单的几个字,透着一股让夏以沫不安的情绪,她毫无由来的想起曾经龙尧宸的警告,她微微抿唇,眼底闪过一丝慌乱,顺势去拿牛奶杯子想要掩饰自己的情绪,可是,却没有拿稳,“砰”的一声传来,杯子跌落在桌子上,顿时,牛奶溅洒开来,奶白色的液体将她身上的裙子和龙天霖身上的衬衣都染上了污渍。

夏以沫的唇抿的更紧,她看着川流不息的车,嘴角渐渐噙了抹自嘲的笑意,直到此刻,她才赫然发现,她不但不知道自己住哪里,甚至……她连龙尧宸和龙天霖的电话是多少都不知道。

龙尧宸鹰眸微微眯缝了下,墨瞳落在手机上的字,眸光渐渐变的深邃,他没有动,只是看着手机,直到屏幕黯淡下去方才抬眸看着夏以沫。

秦枫嘴角抽搐了下,他感受到了宸少的不快,从小到大,宸少都是掌控一切的人,什么时候被人利用过?

夏以沫的手脚很快,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做了四菜一汤,煲了米饭,她笑着朝一直看着她的龙尧宸招手,示意他可以开饭了。

阿宸:

我不知道我的爸爸是谁,妈妈又从小不太喜欢我,许是我的生命让她能够清晰的记得过去的耻辱,又或者是提醒着她对不起爸爸……但是,生命的选择权力不在我手上,如果可以选择,我不会来到这个世界上让所有人嫌弃。

“那就好……”向晚听了,笑了起来,“以沫姐姐,我要去看医生了,祝你每天都开心。”

顾浩然、龙天霖、苏沐风、龙尧宸……这四个男人在此刻混乱的交叉在她的脑海里,初恋,骑士一般每次解救孤独,绝望的陪伴,致命的纠缠……她想要平凡的人生,却因为这四个男人,她对平凡就只能奢望。

夏以沫自嘲的笑了笑,笑容慢慢隐去,脸上透着一丝疲惫的走向筹码兑换区……将今天赌客打赏的筹码交给里面的兑换员。

他抬手,浅啜了口,让酒液慢慢的滑过味蕾后吞咽而下,感受着那带着微涩而甜的感觉。

**

“沫沫,”苏沐风鼻子猛然一酸,眼睛瞬间被一层水汽晕染,他垂眸,咬着牙,唇角不停的抽搐着,“你知不知道,我过不了心里这关,那里已经上了锁,而你……拿着那把钥匙。可是,你却只愿意拿着一把明明能打开我心房上的锁的钥匙去开龙尧宸的那把锁……”

“砰!”

“宇阳。”

“还?呵……就靠你打那几分工?”赵海不屑的冷嗤了声。

“夏小姐,请问你的话能够代表龙家皇室吗?你说这个月将会和霖少在龙岛举行订婚仪式,是真的吗?”

夏以沫没有回答,只是,嘴角渐渐的浮现了苦涩的酸意,“天霖……他是真的不爱我了吗?”

金花1号看了看前方,“准备——”控制机械靶的人准备待命,“开始!”秒表开始滚动……

ling嘴角勾了抹冷笑,“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还有事?”龙尧宸眸光微仰起看着苏浩。

刑越一脸的苦逼的上前,“宸少。”

站了起来,秦枫仰头看向绯夜的顶层,虽然什么都没有看到,但是,他还是默视了一分钟,然后坚定的低头,看着苏浩和刑越说道:“我会回来的,一定!”说完,他就毅然坚定的转身离开了。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又是一年的夏天。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7875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