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无缘无故
作者: Laity李章节字数:78756万

空气忽然一声闷响。

这座府邸的匾额上,写的是廉将军府四个大字。

明亮的灯光下,这一双男女,眉眼含笑,风华万千。

几乎每日都有跪着晕过去的。

椒房殿里的空气如凝滞一般,一旁伺候的宫女们,连大气也不敢出。

……

又过几日,谢明曦和盛鸿有了片刻独处时间。

可不是么?

再内向孤僻的少女,也需要朋友同伴。

六公主学业如何,她并不关心。是否和人来往交好,她也无所谓。

盛鸿听得头大如斗:“不是吧!还真得三年不能同房?”

……

砚台上共放了三支笔,一般款式一样大小。

谢云曦。

谢云曦:“……”

三皇子:“……”

盛鸿目光一闪,回敬道:“这杯酒,我敬四哥才对。希望四哥在朝中诸事顺利。”

储位之争,四皇子已彻底落入下风!

顾山长接了茶,喝了几口,急促的呼吸稍稍平息,自嘲地笑道:“岁月不饶人,半点不假。过了四旬,我体力大不如以前。骑马半日再上山,便觉疲累。”

宫女们不敢违令,俱都退了出去。

俞光正也“大病”了一场,极少在人前露面。

淮南王冷哼一声:“要去你们去!本王可丢不起这个人!”

永宁郡主进宫求情,李太后压下此事,不足为奇。此事之后,谢云曦再无可能进莲池书院。谢钧利欲熏心,完全倒戈站在她这一边。倒是省了她一番力气。

话未说完,已泪雨纷纷。

谁能想到,他们亲自将女儿推进了火坑?

点翠听得面色惨然,勉强装作镇定地回了院子。

她可不是怕了谢明曦!

可惜,永宁郡主和谢明曦看起来俱是情真意切,半点不像做戏。

婆婆难得的温情,令她受宠若惊,不疑有他,便喝下了那碗气味略显浓烈的补汤。

杨夫子神色平静:“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一日在书院读书,一日便是我的学生。教导你是我分内之责。”

……

这一日从宫中回来后,便有宫女前来禀报:“谢姑娘身边的丫鬟胭脂求见。”

谢云曦心中忿忿,加快脚步。

谢明曦看在眼中,唇角微微扬了一扬。

谢明曦所有的怒气,在六公主坚定的目光下悄然消散。

纱帐被用力拂起,又轻轻落下。

俞太后焉能听不出话中之意,目中闪过一丝冷意。

谢明曦冷眼将这一幕看在眼底,对谢元亭的憎恶之意倒是去了一些。

“我当然知道四书竞争最激烈,这么说,是给方若梦这个胆小鬼鼓鼓劲。免得她明日胆怯紧张,发挥不力。”

面对四皇子的怒火,李默丝毫无惧,挺起胸膛,冷冷应道:“我为什么这么问,殿下心知肚明!”

陆迟疼得龇牙咧嘴,也未留意到四皇子神色中异样的急切:“你们两个都别动手了!听我一言!今日之事,定然存着些误会。你们两人不妨坐下,开诚布公地谈上一谈……”

得了!

方若梦心情颇有好转,索性去各家铺子里转了一圈,买了一堆或有用或一时用不着的东西,心情又好了几分。

建文帝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不过是训斥一顿罢了。

李湘如却被这几句话轻而易举地安慰到了,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你说得对。让厨房送些吃食过来,我确实有些饿了。”

谢明曦悄然进会室时,看到的便是春风满面的谢钧在众人的掌声中翩然回位的情景。

仿佛刚才什么都没说过。

移清殿里的龙椅,盛鸿自不会去坐。卢公公早已命内侍另搬了一张宽大气派的椅子,设在龙椅一侧。

“哀家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倒不如早日归西,让你也落个眼前清净。”

谢钧暗暗松口气,习惯性地叫了一声“岳父”,很快又改口:“王爷前来,不知所为何事?”

淮南王眉头微不可见地皱了一皱,不动声色地转身看了过去。在宗亲满地走勋贵多如狗的京城,谢钧这个四品的鸿卢寺卿,官职不高不低,丝毫不惹眼。

小姐这几日对她不冷不热,不是让她做鞋袜,就是绣荷包。贴身伺候的活儿却指派起从玉扶玉那两个蠢笨的小丫鬟来。

只可惜,谢明曦丝毫不为所动,也未回视。仿佛根本没看见他的挑衅一般。

被关押了一月有余的朝廷官员们,纷纷被惊醒。

此时,那张俊美绮丽的脸孔上,浮着一抹略显坏坏的笑意。

顾山长欣慰地点点头。

盛渲看了一眼,又看一眼。心底的骚动几乎难以按捺。

盛鸿今日跪了很久,膝盖处倒没什么青淤。皆因早有准备,今日穿的裤子是特制的,膝盖处逢了几层厚棉布。

这三年来的冷清孤苦难熬,皆因建文帝的冷落而起。

俞皇后对外孙女爱若至宝。

毫不惹眼的角落处。

盛鸿未着龙袍,穿了昔日的玄色锦袍,长发纶起,面容俊美。在场诸多美人,竟无人能压过盛鸿的美色。

顾山长是为了逝去的友情伤怀!

……

谢明曦自不会将这等隐秘私事说出口,抿唇一笑:“承蒙二皇嫂吉言。”

伤心欲绝的梅妃头脑陡然空白,猛地抬头看向穿着罗裙的孩童:“你到底是鸿儿,还是安平?”

李湘如微微一笑,翩然起身,在古琴前坐下。纤长的手指按在琴弦上,尚未抚琴,凉亭外便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谢明曦看着这一幕,不由得抿唇而笑。

五皇子也轻哼一声:“一言为定!”

尹潇潇不愧出身将门,自小习武,射御同样出众。御马的动作干净利落。谢明曦也毫不逊色。

“四哥是真的死了。”闽王的思绪渐渐清明:“他是主谋,而且七弟对他一直怀着浓烈的敌意。所以并未放过他。我们两人,和七弟一直没什么仇怨。所以,七弟没忍心对我们下杀手!”

他们带着数十箱瓷器两箱金银,和十余个侍卫,登上了海船。

只剩下宁王妃李湘如,独自面对宁王殿下的怒火。

盛鸿自十一岁习武,满打满算也只练了七年!而他,可是自五岁便勤练武艺,至今整整十五年!

顾山长略略皱眉,正要说什么,忽地想起俞皇后略有些无奈的脸孔,心中暗暗叹了一声。到了嘴边的话又改了:“她既是对击鼓感兴趣,你便好好教导她。待过些时日,再看她表现如何。”

谢元亭:“……”

谢钧谢元亭俱在前方,压根不知怎么回事,忽然便听到身后骏马一声长嘶,然后便是丁二惊恐的呼喊声。

李太后年迈体弱,用了猛药,焉能不伤身体不伤寿元?

俞皇后又吩咐道:“从本宫的库房里,挑些最好的合欢香给莲香送去。”

后宫波涛暗涌,再不复往日安宁。

一切恍如往昔。

……

顾山长抬眼,直截了当地问道:“你这算是向我解释为何压下替考之事?”

“我退让一步,她便要在其他事上稍稍退让。也算是变相地还了这个人情。”

玉乔低声禀报:“启禀太后娘娘,皇后娘娘今日又召俞五小姐进宫了。”

谢明曦的还击来得同样快捷。这才几日,就施以怀柔手段,将傻乎乎的俞婉拉拢了过去……当着她的面显摆给她看,故意刺她的眼。

盛鸿随口问道:“你觉得俞五小姐如何?”

竟趁着此时,替自己的生母邀宠!

……从来下手也没留过情啊!

谢明曦也随之转身,恭敬地喊了一声:“见过廉夫子!”

你明明已经不是原来的六公主,不是我记忆中的好友。

谢明曦不会骗她!

隔日,天还未亮,叶秋娘便起了身。

叶秋娘打好包裹,小心地将一大盒参片包裹得严严实实,然后出了春锦阁。

权势重要还是命更要紧?

此时这一笑,满额满面俱是皱纹。

这就是身为奴才的可悲。

芷兰柔声细语,安抚卢公公几句,才起身离开。

“你不必忧心会成为朕手中的傀儡。朕选了你,就会信任你,将宗人府之事尽数交给你。”

谢明曦忍无可忍,抽回手:“别磨蹭了,快点走!”

方若梦也算熬至苦尽甘来。

谢明曦微笑的目光掠过陆迟神色复杂的俊秀脸孔,略一点头示意,将林微微送至陆迟手中,便转身回了府。

林微微对陆迟何等熟悉,一看便知陆迟满腹心事,点点头应了下来。上了马车后,才柔声安慰道:“盛渲罪有应得,死得其所。你也别太难过了。”

两人各怀心事,一同回了陆府不提。

……

俞皇后被戳中痛处,久久不语。

顾山长深深地看了回来:“是啊,我从未变过。”

六公主似察觉到了谢明曦心里的嫌弃,抬起头,深幽的眼眸中露出一丝自嘲:“明曦,我是不是很笨?”相比起七皇子府里的热闹喜悦,四皇子府举办的洗三礼,气氛就有些微妙了。

随着谢明曦一起进来的谢铭,被骤然点了名,不由得一阵紧张。被冷艳高贵的永宁郡主扫了一眼,就更紧张了,局促地笑了笑:“些许小事,不值一提。”

……

用仇敌来形容,确实不够准确。

宫中的动静,根本瞒不过有心人。李太后能这么快过来,自是有人通风报信之故。

说到这儿,适时地哽咽起来:“我这个儿子,实在不孝!”

这些到底是真是假?

于是,众人的目光便落在了白鹭书院的谢云曦身上。

“你们胡说!你们是在故意诬陷我!”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7875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