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勇冠三军
作者: Laity李章节字数:78756万

方继藩为此,专门举办了一个欢送的仪式,数百名生员,在锣鼓喧天之中,纷纷骑着马,向着大漠而去。

弘治皇帝看着这记录,真是热血沸腾,良久,他抬起头来,看向了王守仁:“王卿家,真是大功之臣啊。”

这是锁骨碎裂的细微响动。

繁杂的礼仪开始。

这个传说之中,有一个叫做至尊大可汗的男人,他身长八尺,眼大如牛,黝黑黝黑的,一拳,可以打死十头牛,祁连山顶的冰川,在他的拳下,也不过一合即破。

朱厚照笑的更加诚挚。

张懋心生疑窦。

若是有危险怎么办?

去你大爷的方继藩……

王守仁什么都没有说,疾步走出去,方继藩亦步亦趋的跟在他的身后。

这是第几次上当来着?

刘瑾:“……”

自己做的这些,哪一样不是为了儿孙们清除障碍呢。

“再者……”弘治皇帝深深的看这朱厚照,眼里流露出别样的情感,语重心长道:“再者,朕还有你,有载墨,朕后继有人,何惧之有呢?”

…………

现在陛下将此事交给方继藩来办,那么,大家还是极力配合才是。

这个时候,大家并不会觉得,对方戴了眼镜,是对对方的不尊重,反正你戴我也戴,来呀,互相伤害呀。

“我拿一万股。”

何况,这些年,他吃了不少的苦,受了不少的罪,再加上平时又机灵,而今,也算是磨砺出来了,有了点样子。

他看了刘瑾一眼:“待会儿,我要请客,你去将太子殿下请来。”

“好……好……”萧敬哑口了很久,才发出无奈的声音:“太好看啦。”

声震瓦砾。

他们是最需要得到认同的群体,他们只恨自己不能锦衣还乡,让从前的穷亲戚们瞧瞧,自己已经发迹了。

比如说,他在河西一带,有许多陕西一带的流民,他们就爱一种艺术形式,跳秧歌,那秧歌跳起来,喜庆的不得了啊。

他的眼睛,总是时不时的盯向王不仕,怎么看,怎么古怪。

可是……虽然镜面是黑的,眼前的事物,大抵竟也能看个清晰。

弘治皇帝晃着脑袋,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也不知自己的形象,口里却道:“真是什么?像瞎子。”

方继藩又道:“这墨镜,最大的好处,就在于能够抵挡眼光,陛下的眼睛,做过手术,是不是经常畏光?戴了这眼镜,就不同了,但凡有强光,陛下一戴,不但显得陛下威武,最紧要的,还能给陛下护眼。”

…………

“三十两银子一两……”

邓健将大金链子戴在王不仕的脖子上,一脸满意。只是……

“老爷是京里首屈一指的富人,不戴着一点东西,说的过去吗?本来小人是打算打制五斤的,就怕老爷吃不消,说实在的,就算是三十斤的金链子,只要老爷脖子撑得住,还不是玩儿一样?老爷,这链子可得带好了,还有……”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儿臣确实是斗胆,评论过太祖高皇帝,说是太祖高皇帝,诛杀了不少的豪强。”

历史上,崇祯皇帝曾向大臣们借钱,当时朝廷已经内忧外困,眼看着,天下就要不保,可大臣们照旧,还是双手一摊,没钱呀。

果然这做太监的,最拿手的就是这个啊。

想要真正的做到,无孔不入,这就意味着,战略保障局,不但要招纳汉人,还要招募和笼络各国之人,以西洋作为立足点,确实是一手妙棋,而打着商行的旗号作为掩护,进行活动,也可谓是深谋远虑。

方继藩朝朱厚照颔首笑道:“不错,不错,这事儿,交给刘瑾办就对了,我生出来的……不是我生出来的,却是我认的孙儿,不会错的。”王文玉忙是起身。

土人们一下子,懵了。

狭路相逢,需要向对方证明,自己并不害怕他们,只有如此,才可和谐相处。

土人们早已逃散了。

自这高塔上,林中的情况,一览无余。

老李在旁舔舔嘴:“王先生,我们……可能要发财了。”

……………………

或许,外人对王不仕,嗤之以鼻。

现在一百万股票,几乎已经价值两百两银子了。

可问题就在于此。

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

交易中心。

瞬间,八百万股,销售一空。

新政的规划,本就是方继藩顶着巨大的压力,在皇帝的支持之下,筹建而出的。

于是,因为思想和理念的滞后,层出不穷的问题,开始不断的爆发出来。

大家都看着他。

其实在元朝的时候,就曾有艺人,从高大的城楼里,带着最原始的降落伞雏形,从空中落地,以此来博得喝彩。

…………

王不仕才开口道:“该死的明帝国将我们驱逐了,大多数的使节,都被他们投入了监狱。至于船队,我是听说过,有一支西班牙的船队,曾经遭受过他们的袭击,他们狡诈的设了陷阱,将西班牙的舰队引入了港湾,而后,将它们统统击沉,为此,明帝国举起了盛大的庆典,来庆祝这一场胜利。”

理发师观察着他流出来的血液,念念有词。

“是的。”王细作信心满满的道:“他们的京城,距离港口,不过百里,只要能消灭他们的水师,占领他们的港口,这个港口,叫天津,接着,便可向他们的京师进军,擒拿他们的皇帝,那么,整个明帝国,就会束手就擒,他们……那里有数不尽的财富,他们的皇帝在宫城里,更是藏着数不尽的宝藏……”

方继藩皱眉:“现在保定和通州,欠西山钱庄的银子,已有上千万两了吧,这一年下来,连本带息,就要还数十万两。”

“对,所以不能再借贷了,可是铁路已经规划,前期的勘探也已做了,花费不少,学生实是无计可施,特来求教。”

外头这么多口舌是非,刘家是什么人家,那是书香门第,是名门望族,梁家之女虽好,可终究……刘家还是要脸的。

刘管事无奈的点点头,忙不迭的告辞而去。

却在此时,一封奏报,送了来。

弘治皇帝叹了口气,竟不知该说什么好。

见无人为自己说话,刘焱更是恐慌了。

听到罢黜……

他没吭声。

方继藩:“……”

不过现在,算是正式给予了她们待遇和俸禄了。

“嗯?”

一下子,殿中哗然。

当然,方继藩是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自然不是因为……揩油的原因,而是因为……这是女权主义的伟大进步啊,在这个世上,终于有伟大的女性,跨越了雷池,主动去和男子挨得如此之近,就在这无数天使环绕的一刻,方继藩创造了历史!

刘健、李东阳、谢迁三人道:“臣不敢冒昧,自是陛下圣裁。”

弘治皇帝打起精神,却见萧敬在一旁抿嘴而笑。

就如做女红一般,做女红有什么用,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意义,这些小姐们,并不需要在未来缝补自己的衣衫,只不过所有人都学,她们自然,也就学着。

在弥留之际,她看到了自己已经死去的儿子。

张皇后眉头一扬,很是好奇的问道。

这御医里进行诊断,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萧敬还是很有羞耻心的,虽然是太监,那也还算是正直的太监,他浑身打了个哆嗦,看到这一幕场景,居然下意识的伸出手掌,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朱秀荣却是凝眉:“母后且慢,儿臣有话要说。”

“就是那一幅靠南墙的……”

弘治皇帝抬眸,他凝视着宦官。

………………

弘治皇帝晒然一笑:“你说的有理,既如此,嗯……那么,诏入宫中吧,于宫中置西山女医院。”

方继藩也没理会,匆匆而去。

可现在,梁如莹和许多同学一样,竟在此时,都生出了忐忑感。

对付方继藩,你不能放狠话,思来想去,也只能如此了。

甚至她们的学习计划,都是方继藩亲手抓的。

方继藩咬牙切齿道:“听说,外头有人说本少爷的是非。”

方继藩一脸懵逼的看着王金元,而后抬腿便是给王金元一脚:“说女医院的是非,不就是侮辱我方继藩的人格。”

弘治皇帝此刻,看着厂卫送来的奏报,另一边,还搁着一本《球经》。

这是黑钱哪。

“论起出师,还早着呢,不过宫中缺乏人手,儿臣想着,先让她们入宫,往后,再让她们轮流的至书院里进行进修,如此一来,两不耽误。”

方继藩道:“儿臣谨遵陛下教诲,以后每日晨起夜睡时,都要感念列祖列宗的恩德。”

足球的兴起,带起了博彩业的发展。

萧敬不懂装懂的点点头:“是啊,陛下说的有理。”

这可是大新闻啊。

因为一个家喻户晓的足评员,尤其是朱大寿这样级别的,他若是分析出某某强队的优势,最后判断其可能最终夺魁,虽然周刊会热卖,可并无争议。

她们都是聪慧乖巧的人,反而比不少男子学的还快一些。

此前,他一直不相信这个事实。

方继藩哭了。

礼官开始念诵祭文。

天大的事,有祭祀重要,冲撞了祭祀,这可不是闹着玩的,里头是什么场合,岂容闲杂人等乱闯。

在幻海浮沉中,混了大半辈子,没遇到过这样的事啊。

李东阳随即,将纸卷蹑手蹑脚的塞进了刘健的手里。

刘健缓缓的举起手,打开纸卷。

二人已经冒冒失失的冲入了殿中。

他这一开口。

人……活了?

呼……

弘治皇帝将羊皮卷交给方继藩手里。

主祭官张懋,听着祭文时,时不时的忍俊不禁,突然扑哧一笑。

百官凛然。

佛朗机人终于不宣而战,这数十万的移民安危,自也命悬一线,自己乃是镇守,若是不能视事,一旦再遇佛朗机人的大举进攻,黄金洲,可就危险了。

方景隆颔首点头,可他还是皱眉,这里距离京师太远了,谁料京里是什么局面呢,自己的儿子,做事太鲁莽,若是得罪了什么人,有人在陛下面前,说了什么坏话,这可就说不准了。

“噢。”听说是简单的,方继藩总算是强打几分精神。

弘治皇帝呷了口茶,在感慨之后,又忍不住道:“让一个礼官,随时跟着他进行提醒吧,免得他太庙中失仪,这是大事,不可出错。”

喝了一副茶,天光已是微亮,弘治皇帝起身,这一次的祭祀,他心思很复杂,一方面,他要向祖宗们报喜,另一方面,却需为自己痛失的左膀右臂祭祀一场。

安赫尔伯爵已经胆寒了。

安娜公主号,居然……应声而断!

它的声音,顺着铜管,迅速的传递至各个舱室。

马文升心有余悸之余,不禁道:“陛下,这一舰,虽是简直千万,可在臣看来,若能以一舰致胜,那么这千万两纹银,值啊。”

现在看来,是这艘船,救了自己的命。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7875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