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鼠目寸光
作者: Laity李章节字数:78756万

晏季匀居然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身边有个人,一个……女人!

今天是水菡出来找工作的第四天。茫然地走在街头的人群中,暂时没有目的地,她失去了方向感。前几天都是白跑,徒劳而返,如果再这么下去,是很打击水菡的积极性的。

专属电梯?什么意思?小颖眼里浮现出大大的问号,茫然无辜的眼神一下子戳中了梵狄心底那最柔软的地方……

又剩下一个人了,陌生而又熟悉的寂寞爬上心头,晏季匀看着眼前这五彩缤纷的夜景,一时之间竟然僵住……他该去哪里?

季匀这当爹的,只见到晏鸿章和晏锥。

什么是心如刀绞,兰芷芯又一次地体会到了,这种痛苦的滋味能让人肝肠寸断,仿佛整个人已经坠入深渊。

晏季匀窝火,儿子这么强的占有欲,这遗传到谁了啊?

当然了,洛琪珊再蠢都不会把自己喝死,当喝到一定程度,她便不再会接受任何人的敬酒了,身子依偎着晏锥,一幅恩爱的样子,却是靠近他耳边说:“我不喝了,真无聊,送我回房间,我要睡觉。”

两人从朋友转换为恋人的过程十分自然,就好像本来就该如此一样,丝毫不会觉得不适应。能每天看到对方,互相陪伴着,知道彼此的情意,这样的日子真是像灌了蜜糖似的甜。但两人会很默契的不去提某些不愉快的事情,比如方凯琳,比如杜橙父母的态度问题。

每个过程的时间都掐得很准,还特意叮嘱小颖,放芝麻必须在油倒进辣椒粉之后的一分钟,不可随意更改时间,少一点,芝麻会不熟,多一点,芝麻会糊。

刚吃过午饭,小颖和梵狄就来水菡家了,大包小包的礼物带来,多是给小柠檬和水菡的,晏少也有一件礼物……墨镜。

原来,这礼物还真是价值不菲——一对用金子做成的人像,是按照小颖和梵狄的相貌制作的,十分神似。脚底部位相连,两人的手还捧着一束星光灿烂的“花”……而这“花”是由66颗小钻石组成的。

童菲倏地拧眉,表情不温不火,耐着性子点点头……

太激烈的挣扎和嘶吼,使得兰芷芯的力气很快被耗尽,双眼赤红,头发散乱,像看仇人一般盯着眼前的赫淑娴,兰芷芯嘶哑的喉咙里发出犹如诅咒的低吼:“你会有报应的!”

如果这三人真的有问题,如果不幸他们是一伙的,那么,甚至有可能将金虹一号赌厅的钱赢个精光……这是金虹一号自开业以来的最大一次危机!

本来车里应该是有纪雪薇的,但先前刚开出校门,纪雪薇家里的司机就来接她了,像是有什么急事,现在只有晏晟睿一个人在车上。

嫣嫣正在郁闷中呢,听到他这么问,她也没想太多,下意识地说:“我有没有给你电话,这很重要吗?哼哼,你的生活丰富多彩,不会缺我一个的。”

这柔软温润的声音让她仿佛在大冬天置身于温泉中,太舒服了,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在欢呼雀跃着,浓浓的爱意和喜悦包围着,犹如在云端那般美妙。

兰芷芯秀气的眉头挑动了一下,尴尬地别开视线,轻声说:“那个……水还行吧?昨天我在这楼上浴室洗澡的时候觉得好像有点忽冷忽热的……”

唱的还是最近很火的神曲,小苹果……

晏鸿章在门口站了多久?最少几分钟了。

“你们……到底怎么回事?”

水菡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有那个毅力,但是,她不愿就此放弃希望。如果连希望都没有,她会撑不下去的。

水菡心如刀绞,哭都哭不出来,只剩下一个念头……不能让他走!

,希望你们在天有灵,保佑我肚里的孩子平平安安……保佑……”后边一大串的保佑,水菡闭着眼睛默念着。

晏启芳两口子,五姑妈两口子,三伯四伯,沈蓉,晏鸿章的弟弟弟媳,以及子女……就是晏家的家宴有时都没这么齐呢,可见大家对这件事的重视了。晏锥在见客户,但听闻老爷子的消息也正在赶来的途中。

“你平时吃的什么药,我帮你去买?或者,我让洪战去买,你等着啊……”水菡急急忙忙转身就往浴室外跑,但还没跑出几步就听见晏季匀说:“等一下!”

“别去买药了,陪陪我。反正都痛习惯了,我知道再痛一会儿就熬过去了。”他说得很轻柔,只因为所剩下的力气不多了。即使再怎么强悍的男人那也是人,不是铁打的,当身体不适时,也会有软弱的一面。而他此刻最需要的就是来自她的温暖。

将水菡的另一只手也握住,低沉的声音缓缓说:“其实那个人你也见过的,就是沈蓉那一房的厨师,廖辉。他就是下毒害爷爷的人,昨晚我抓到他了,但是,他为了逃命,跳海了。现在生死未卜,我正在派人寻找。他就是当年害你早产的人……”

“我想到了一个最有效止痛的办法!”男人一声低吼,垂头含住她胸前的丰盈,刚才还软弱无力的身躯立刻变得勇猛异常。

&nbs

“咳咳……爷们儿那叫猥琐啊,老大……”

“老子知道!”梵狄丢下这句话就急忙往后堂走去。水菡和小柠檬还在等着他呢。

而亚撒竟然能体谅到她这一点,让她如何能不感动?

既然是哈吉的召唤,那就没什么可争议的,赫淑娴和亚撒都赶回去了。

晏锥的声音在不自觉的颤抖,心里在不停咒骂着洛琪珊,但他能保持着现在的镇定,已经算是相当难得了,若换成其他人,只怕是会吓得尖叫,更会触怒洛琪珊。

梵赫磊不甘,他没有看到预期中梵狄的恐慌和求饶,反而是见到对方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仿佛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他内心的嫉恨更是疯狂地滋长!

洛琪珊亮晶晶的眼神变得很纯净,灿烂又无害的笑容一直挂在脸上,拽着领带在晏锥眼前晃悠:“我抓住你了,我要惩罚你,谁让你那么可恶……”

看她这副视死如归的表情,晏晟睿本来想严肃点的,却不禁笑了……这一笑,犹如千万点星光乍现,魅惑无边。

晏锥的脸从红色变成了黑色,扭头瞪着身边这笑得灿烂的女人,她一定是估计挤兑他的!

果然,耳朵是洛琪珊的敏感和弱点,她半边身子又开始发麻了,下意识地缩脖子,却被晏锥扣住了。

“……”

“呃?请假照顾我?”童菲呆了呆,连忙摆手:“不行,不可以的。”

当方凯琳从医生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懵了,杀人的心都有了。因为她已经证实……童菲怀孕了,算算日子,正好是杜橙上一次去香港的时间!

老爷子竟然对他们说谢谢?

所谓大树底下好乘凉。晏家以前就是一棵大树,在这儿工作的待遇十分优厚,是外边无法比拟的,但除了这个之外,佣人们也是真心的从感情上舍不得晏家。

那一晚,她被一群来路不明的人从河里捞起来之后又被残忍地扔下,身受重伤还发高烧,若不是侥幸遇到孙婆婆经过,她就真的一命呜呼了。

晏鸿章大手一挥,已不愿再多说一句。

脉脉注视着晏季匀,确实是楚楚动人的模样。

话音一落,他已经消失在门外。

洪战脸都绿了,连忙过来扶着老爷子,杜橙也是使劲拽着晏鸿章的胳膊,生怕这老人要是冲上去和晏季匀闹起来,那可不妙。

“唔唔……好吃……太好吃了……”水菡嘴里含糊地发出声音,时不时还喝口鲜美的猪骨汤。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在外人眼里晏家是一个其乐融融的大家庭,可身在其中的人却是知道,晏家就像是一个王国,表面祥和,内部处处暗流涌动,各房之间明争暗斗,大家心照不宣亲亲总裁,先上后爱。爱睍莼璩所谓的亲情,在有钱有势的大家族中,实在是不如金钱和地位那么招人爱。

走进宅子,步履闲散,穿过小桥流水,经过温室花房,达到客厅,人已经到齐了,他又是最后一个。

水菡满以为小柠檬会说没有,可谁知道这小家伙竟然扭捏起来了,纷嫩的脸蛋红通通的,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没有亲女同学,可是……可是有女同学亲我……我……在考虑要不要也亲她。”

“……”

“晏锥你个混蛋!”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

多迪才是个深藏不露的人,他甚至都没参与明面上的争斗,当两派大臣吵个不休的时候,他没出现,使得人们会忽略掉他的存在,还以为他或许会是保持中立的态度,却想不到,悄悄杀出来的竟然会是这个在皇宫里低调到不行的人。

“亲人?多迪,你可真好意思说这两个字!要我签字,不可能。”亚撒狠厉的眼神像冰刃,如果眼神能杀人,多迪现在已经万箭穿心了。

说着,多迪将自己的手机拿出来,放到了亚撒面前,屏幕上出现了一幅让亚撒热血沸腾的画面!

她的笑声里有着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喜悦。毕竟,谁愿意总是睡沙发呢,夫妻生活这样过下去太没意思了,她还是喜欢睡软软的大chuang。

“我……没有……”洛琪珊说着竟然用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那更像是一个随时可能冲上来的花痴女了。

准确地说,她在晏锥怀里……呼吸的空气里全是他的味道,还有昨夜留下的那种属于激.情后特有的气息。

其实裙子并不是很暴露那种,胸前还是包得比较稳妥的,但就因为这样,所以就更让人有种欲探究竟的念头。

在他的手触碰到她背上的拉链时,她的身子禁不住颤了颤,气喘吁吁地缩在他胸膛,小声地嘟哝:“我又喘不过气了……”

晏锥的一只手也是搂着洛琪珊的香肩,指腹摩挲着她嫩滑的肌肤,绝佳的手感令他微微心悸。

这时,门口进来一个修长的男人身影,正是下班回家的杜橙。

洛琪珊抬起头,俏皮地眨着眼:“爷爷,您一会儿跟我讲讲您年轻时候的故事吧,那一定很精彩。”

父母的哭声,让洛琪珊倍感揪心,她也是两眼泛红,强忍着没有流泪,但她心里很安慰,父母亲主动来找她,彼此之间的矛盾化解了,误会解除,依旧还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洛琪珊美目圆瞪,惊愕了……妈妈叫她去瑞士追晏锥?这也太猛烈了吧?这真是一位年过五十的中年妇女说出的话吗?

周震在行业里德高望重,他说是和局,即使贺雨燕不服气也没用。

太突然了,谁会想到肖恩会这么直白,简直太震撼了!

据说给请网打满分的还有意外惊喜!

梵狄愣愣地待在原地,好一会儿才用手抚摸着刚才被豆子亲了一口的脸,仿佛还留着微微的湿润呢。这似曾相识的情景,让梵狄压抑在内心深处的某种东西又被牵动……他想起了小柠檬,那个让人心疼的孩子,现在还好吗?身体有没有调养好些?每次那小家伙亲他脸的时候他都感到特别幸福和温暖,可那好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自从他将自己放逐到海上,已经多久没见水菡和小柠檬了?

“小颖啊……妈真希望你将来能嫁个好男人,嫁个高富帅……可别像妈妈一样嫁个混账东西!还有……小豆子,你要好好读书,知道吗……你姐姐都辍学了,家里就你一个人还在念书,你小子将来必须上大学,去城里找个好工作……给你老妈我养老……嗝……嗝……”于美凤满口酒气,说着说着还两眼泛红。

这是亚撒第一次跟母亲吵得这么激烈,好比两颗硬碰硬的石头,这样的争吵,双方都会痛,没人会好过。

都这时候,他还是那么霸道,连自责都说不允许。

支撑着小颖在冰冷刺骨的海水里还没倒下去……

就是这奇葩的两人才能做到这点吧,再走几步就彻底沉海底去了,冷得全身抖个不停还在讨论亲哪里……

小柠檬确实不太明白大人说的话,但至少孩子纯净的心灵能感觉到一点“危机”他觉得眼前这个男人,也就是他老爸,是来跟他抢妈妈的。

而她不知道晏锥之所以在起来之后一言不发地走人,不是因为他真的不生气,而是因为……他觉得,女人还是远离为好。能在那样的情况下将他拖下水的,这不是天生八字不和么?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7875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