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不为已甚
作者: Laity李章节字数:78756万

股东局将搭建起来,按照股份的多寡,成立股东大会,股东大会将选择出经营的代理人,对代理人进行监管,甚至,他们有权利发起罢免。

果然……是如此啊。

一言难尽。

………………

真……有人行刺呀。

他不想杀死皇帝,而是想留着这个人,作为掩护,让自己顺利的遁入大漠。

明明他说话,慢条斯理,之乎者也,却又犹如催命符咒。

看着床榻,有点懵逼。

他目光如刀子一般,扫了众人一眼,语重心长道:“若汉人怀柔,我等十年之后,与普通的牧民,就没有任何分别了。可若是汉人征战,哪怕我等一败再败,子子孙孙,也不失为王侯。”

这是自己的门生。

这样的情况,其实不只是突兀遇到过。

天家之事,自己不掺和才好。

说着,竟当面,吹了热腾腾的参汤,喝了一口,而后,旁若无人的道:“看着了吗?还要不要试?”

……

“这些年,对大漠,该打的,都打了,接下来,是该安抚人心,休养生息。朕此番去,便是要定下规矩,使诸部感受朕的诚意,从此心悦诚服,死心塌地,这大漠,已经消耗了我大明太多太多的国力,今朕欲制四海,非要安大漠不可。”

可是架不住其他人能认出来啊。

方继藩苦着脸:“儿臣还有要事呢,禁卫那边,还没有安排妥当,儿臣……告辞。”

“哈哈哈哈……”弘治皇帝大感宽慰,难得父子之间,说这么一番体己的话,没有反目争吵,也不见朱厚照左耳朵进右耳朵出,这令他龙颜大悦,弘治皇帝拍了拍朱厚照的肩:“这才像话嘛,来,来,来,和朕同车辇,朕想听一听,你对大漠诸部的看法。”

求月票。弘治皇帝说罢,却是抿了口茶:“不过……时候还早,那些诸部的首领,还不懂规矩,朕会下旨礼部,先派礼官,让他们学一学。”

王不仕面上的肌肉抽了抽……

刘瑾显得激动又惶恐,磕头如捣蒜:“孙儿知道了,孙儿现在已经开始着手准备。孙儿现在有三个想法,其一,就是那些佛朗机的俘虏,现在孙儿对他们都在进行甄别,但凡是能为战略保障局所用的,孙儿都在想方设法笼络。除此之外,孙儿在想,是否在西山,开办一个外语书院,专门教授各国语言,将来,这些人,也可为保障局所用。这其三,就是孙儿从前在保定府,倒是有一批心腹,这些人,奴婢会挑选一些机灵的,先送去西洋去,让他们渐渐熟悉一些,本地的风土人情,先暂时不用他们,观察他们在西洋,能否立足,若是可用的,将来自可收揽,若是不能用的,自是教他们自生自灭。”

王不仕,已成了传说,成了信仰。

“陛下说的是王不仕?”似乎早料到,陛下会来盘问,方继藩显得出奇的镇定。

“是吗?还能治眼睛?”弘治皇帝狐疑:“这么好的东西,你为何不戴呀?”

邓健像看动物园的大猩猩一样的看王不仕,道:“那是我亲少爷呀,可不能让他将家败了,家若是败了,我对不起我亲老爷,还有方家的历代太公,更不必说对不起我爹和爷了,以后到了九泉之下,见了我爹,我爹问我有没有伺候好少爷,知道我若是让少爷吃了亏,上了当,非抽死我不可。”

他不禁一脸怒容,可是这怒容,被硕大的墨镜挡不住了,没人能看清他的表情,这一刻,他浑身焕然一新,竟有了几分我是你二大爷的豪迈。

这个人,不是什么鸿儒,也不是什么名士,只是一个奴仆。

索性,还是召了刘健三人来。

弘治皇帝心里瞬间舒服了些,可面上依旧是一副肃然,从嘴角里冷哼出声:“那么,若是太子大不敬呢。”

可并不代表,你们这些家伙,可以如此放肆。

“少爷挂念着小人?”邓健一面抹泪,一面激动的回答方继藩。

一旦给予了特许,还准他们从事海贸,这两个家伙,天知道会坑蒙拐骗,最后搅和的海外天翻地覆。

弘治皇帝微微皱眉,嘴角勾勒出一抹淡淡的弧度,笑道:“这么说来,你自己倒是撇的干干净净了。”

于是这到嘴的话,朱厚照努力了很久也是没说完全。

马在这个大陆上,乃是最犀利的武器。

“这是……”王文玉一脸惊讶:“金刚石?”

怀里揣着这两个宝石,沉甸甸的。

为了向皇帝表示,自己对于铁路修建的重视,对得起陛下那巨额的投资,方继藩亲率西山工程学院的生员们,前往沿线进行勘察,这足足花了七八天的功夫。

这……无疑是一条大动脉啊。

他在心里暗暗思忖着,却又听王不仕开口道。

他只好硬着头皮问道:“不知何事?”

一个更加清晰的世界,即将要展现在天下人面前,这是何其令人兴奋的事。

这是自己的孙子,当然不能让他吃亏。

刘瑾忙是摇头:“不敢,不敢,孙儿不敢的。”

“卿不这样认为,莫非是害怕方继藩?”

朱厚照等正事儿谈完了,便要抬脚起来,踹刘瑾:“狗东西,听说你在保定府,过的比本宫还快活,你这忘恩负义的东西。”

听说太子和齐国公来了,沈傲和杨彪美滋滋的迎了出来。

刘瑾看着地面开始越来越远,这飞球越来越高,杨彪熟稔的开始转动叶轮。

沈傲忙是取了一个大包袱,而后给刘瑾开始系上。

不过……显然,这从高空降落,挑战性却是更强。

飞球开始落下。

“我知道。”公爵努力的道:“这些……就是一群被流放的骗子和小偷,我……我怎么可能,信任这样的人,所以……我才赏赐给他三十个‘皮阿斯特’,而且,承诺等到我们成功之后,赏赐他更多,金币,就是天主的皮鞭……咳……咳……会驱使他去做任何事的。”

不过……

这管事,以为梁储会勃然大怒。

可现在……王文玉没有回来,他竟然回来了。

“是,是……”陈列面如死灰,退了下去。

这个王文玉,当初还曾在科学院里当值。

方继藩感受到了莫大的羞辱。

他回到了府中。

他不但没了乌纱帽,连退休的福利都没了。

自己的女儿,竟当真有这样的本事,是了,我梁储的女儿,当然非同一般。

小梁……

梁储决定……不谢了。

他下意识的,看向了自己的叔父。

“我……我……”刘文华打了个哆嗦,嗫嗫嚅嚅的,开口却是找不到为自己辩驳的理由。

弘治皇帝冷漠的道:“万死?朕也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

可有时,方继藩心情好了,也会说提一些更进一步的知识。

只有方继藩一个人乐不可支,宣讲他神奇的预感。

弘治皇帝便抬着头,不禁道:“朕是左右为难,只是徒呼奈何啊,朕若是言而无信,天家威严,荡然无存。朕若是违逆祖宗之法,此例一开,只恐后世子孙效尤,无功不封爵,异姓不封王,这是我朝定律,就怕开了这个先河啊。”

弘治皇帝一愣。

弘治皇帝心里感慨,自己的这个儿子,在别处聪明的不得了,怎么有时,又这样糊涂呢,弘治皇帝淡淡道:“钦天监会给朕一个答案的。”

朱厚照顿时懂了:“原来如此,这样说来,他们很快,就会上奏,按着父皇的心意,而你爹,便算是重新‘活’了?”

他脑海中已是一片空白。

太皇太后的胸膛开始剧烈起伏,贪婪的呼吸……

这半年多来,她们上课,学习解剖,每日关注着求索期刊医学的论文,可学了……又有什么用呢?

说到此,太皇太后的眼里,闪动着泪花,轻轻抿了抿嘴角,才又继续激动的道。

相比于寻常大夫的医治,这样的医术,真是惊为天人。

另一边,方继藩和朱厚照二人,已急匆匆的到了大明宫了。

举人出身,入京赶考,寄住在堂叔家里,他的堂叔,在都察院任职。

可以说是整个家族最风光的荣耀了。

弘治皇帝疾步入殿,随即,上金銮,升座。

陛下突然召见自己的侄儿,又在这廷议之中,当先提及刘文华。

可是,到了他们这地步的人,涵养还是有的,于是默默起身,侧让。

说实话,这真和这老御医没有丝毫的关系。

弘治皇帝上前,几乎要扑倒在太皇太后身上滔滔大哭。

看看吧,看看哪!这些,还是妇道人家,都还是人吗?

太皇太后已经归天,不说太皇太后何等尊贵的身份,有道是死者为大,这些人竟在此如此无礼嚣张……

朱秀荣眉头皱的更深。

方继藩便笑道:“好了,你也不必放在心上,我只是随口胡言,你就当我是在搬弄是非吧,这些胡话,不要相信,咱们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这宫中的事,少牵扯进去才是。”

“陛下,娘娘好了一些,不过她瞧见那一幅寝殿里仕女图,叫人给撕了。”

这样夜深人静的时候,正是看书的好时候。

梁如莹人等,都显得紧张,这可是入宫哪,她们毕竟只是一群女儿家,半辈子都待在家里,是未出阁的女子,此后来了西山医学院,也是被方继藩保护的妥妥当当。

梁储泪水涟连,焦灼的搜索着每一辆过去的车马,似乎想要寻觅到女儿的踪迹。

父亲比之半年多前,苍老了许多,背也驼了,脸上没有太多的血色,双鬓之间,又增了不少的华发。

两个儿子吓死了,爹啊,可不要去送死啊。

“你们是来退婚的吧。”梁储凝视着这刘家的管家,勉强镇定道。

朱厚照鄙视的看着方继藩:“老方,你真是龌蹉啊,本宫是缺女人吗?本宫缺的,是认可,是欣赏。”

弘治皇帝从袖里,掏出了一沓厚厚的足彩,这都是足额投注,有几千两银子的投注。

弘治皇帝将足彩票子搁在御案上:“去,将这些票子,兑换了,银子直接缴入内库。”

他一脸遗憾的样子。

方继藩道:“老子是郡王,做儿子的,岂有不高兴的?陛下,国朝以孝治天下啊。若是儿臣哭哭啼啼,岂不显得儿臣虚伪了?陛下明察秋毫,儿臣对陛下毫无隐瞒,自然是真情流露,绝不敢掩饰自己的情绪,蒙骗陛下。何况,父王从前就一直教诲儿臣,方家男儿,行的正、坐得直,对人要坦诚相待,尤其是陛下,万万不可藏着什么私念,需继承家风,以忠心信为本,童叟无欺,放才对得起,历代祖宗的言传身教。”

弘治皇帝竟是恍然。

方继藩远远看着一群孩子,在傍晚时,万道的霞光之下,在一个球场里,来回攻杀,本想上去教训一顿,可随即,还是背着手,索性走了。

萧敬不懂装懂的点点头:“是啊,陛下说的有理。”

“加紧印制,这一次,印刷量要多增一些。”

方继藩对此,心里也只是感慨,不过凡事都得慢慢的来,这世上,哪里有一蹴而就的事。

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一切都化为乌有,留下的,不过是一丝给至亲的念想而已。

谢迁:“……”

这里早已是里三层外三层的金吾卫严防死守,又有低级的文武官员,在此静候。

这一看……身子又打了个激灵。

他只瞄了纸卷一眼,没有看到真切,只晓得有人活了,当时就震惊了,顾不得继续看下去。

李东阳沉吟半响:“汉武帝时,李陵奉旨出击匈奴,不幸兵败被围,当时消息传到了长安,汉武帝听从许多人的建议,以为李陵侍奉亲人孝敬,与士人有信,一向怀着报国之心,定会以死报效国家,绝不会贪生怕死,因此,所有人都以为他战死,皇帝甚至亲自下旨,抚恤他的家人,后来……才知道,李陵还活着……”

于是乎,汉武帝大怒,李陵族灭。

当初誓言旦旦为李陵辩护的人,统统获罪。

他这一开口。

刘健忙是叩首:“天没塌下来……”

呼……

接着,他眉头皱起来:“刘卿,你怎么看待?”

方继藩嘴巴张得有鸡蛋大。

张懋:“……”

弘治皇帝道:“这里,你来善后,继续进行祭祀,只是祭祀的,你自己随便挑一个吧,爱祭祀谁就祭祀谁。”

念诵了祭文,接着便是献食,而后是燔烧,焚香祝祷,更是不在话下。

方继藩拉着脸:“我爹不会死!”

弘治皇帝又道:“今日,人间渣滓王不仕号立了大功,击沉敌舰四艘,毙敌千人,这是大捷,如此,朕和诸卿,总算是对得住登州的军民了。可是……”

弘治皇帝瞪了他一眼。

看着眼前,这个曾经的少年郎,想当初,自己魁梧,这个小家伙,在自己面前,只是瘦弱矮小,犹如一只小弱鸡。

方继藩没办法,依言坐下。

自然,大明朝廷该当迁怒所有的佛朗机人,管你是西班牙还是葡萄牙,反正都是牙。

似乎每一个人,都用同情的眼神看着自己。

这一场仪式,许多都是弘治皇帝拍板的,不少的礼仪,都超出了郡王的身份,这叫恩旨,以此来旌表方景隆的功绩。

王不仕:“………”

朱厚照只冷笑。

安娜公主号疯了似得,妄图想要接近人间渣滓王不仕号。

国王号,就这么漫无目的的悬停在海面上。

弘治皇帝大感欣慰,他凝视着朱厚照:“这艘舰,是朕的儿子和女婿所建,朕实是无法理解,这样的舰,需要花费多少心思。”

弘治皇帝感慨万千。

至少……也可给登州的军民百姓,一个交代了。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7875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