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战天斗地
作者: Laity李章节字数:78756万

怕吵醒病床上的小家伙,裴淼心特意走到病房外去接起。

她硬着头皮,就着面前的食材,拼尽了全力,也不过拾掇出一份看上去似乎并不怎么样的早餐。

迷迷糊糊晕眩的时候,听到走廊上的脚步声与说话声。

可是关于密码……如果在他的心里初遇的日期是一场开端,那么什么日子会是转折?她嫁给曲耀阳的那一天?还是她决定离开的日子?或是……她与他重新在伦敦相遇的那一天?

“他同婷结婚后就已经离开公司,现在在外开了一间贸易公司,经常往国外跑。”

过来之前,她也曾想过这里的人或许再不若当初那般热络,却没想到新的环境真的是需要新的适应。这周围大都是忌惮着她而不敢轻举妄动,又或是偷偷使绊子的人。

郭秘书的兴致颇高,裴淼心又是个饿得脑袋有些短路的病人。

裴淼心忘了呼吸,手脚并用也使不上什么力。在丽江的那段记忆翻来覆去在她脑海里出现,他抵着她的坚硬如铁,亦害她整个人都跟着颤抖不已。

“余小姐来了?”

裴淼心淡定看向在场的所有人道:“我知道,在场的各位都是咱们‘玉奇’的老员工、老臣子,都是陪伴‘玉奇’成长多年也辛勤付出过的功臣,所以先夫过世之后,当我继承这间公司时,我也决议是要与在场的各位共同进退,将‘玉奇’的将来发展得更好。”

这时候提起臣羽,到真像是刻意与他划开界限和距离。

窗外轰隆隆的雷声响起,接着是噼里啪啦的暴雨,重重砸在窗台上边,惊得她从梦中清醒。

“爷、爷爷……我、我叫芽芽。”

尤嘉轩在那边轻笑出声:“明天,等明天天一亮,我就来看你。”

他的火热呼吸伴随着他身上的气息,仿佛无孔不入一般在她周身徘徊不去。

她不明白自己怎么了,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这么胀痛,只觉得有什么坚硬到喷张的东西在她还很干涩的时候,直接顶到了她的最里面。

怎么这小女人到现在还是这么紧?

夏芷柔嘲讽地笑了半天,“你有什么好抱歉的,你插足进我跟耀阳之间的感情,而我又破坏了你们之间的婚姻,我同你说,裴淼心,我们之间的帐永远都算不完的,永远不!要不是你的突然出现,好好地走了那么多年你还要回来,我就不会受刺激听了那几个人的嗦摆,去同卓太太她们做这些事情,我是被她们害了的!”

“作废?为什么?”

“那不然呢?”

她还记得电话接通的那一晚,父亲什么都没有说,只问她可否真心。她说真心想要再嫁进曲家的时候,已经换了母亲来接,后者只说不管她如何选择,做父母的定当支持。

……

裴淼心惊骇得赶忙闭上眼睛,任是曲耀阳将她紧紧揽在怀抱里亦忘了挣扎,只觉得自己整颗心都翻腾跳跃着,恨不能马上从嗓子眼飞扑出来。

也不过是这须臾,她一把用力拉关上房门。回身的时候,正好对上蹙着剑眉望着自己的男人。

“我上来看看淼心,刚才省纪委的张太太说看见她脸色不好,好像上楼来了,所以我过来看看。”

她想他其实未必就愿意她听见现在外头正说着的与他有关的事情。

那时候她便趁势凑到他怀中,深深吸一口他胸前气息,“我看你心情不好,就想哄哄你呗。”

法院外的大吵一架,曲耀阳似乎是早有准备,害怕媒体或是外界的人晓得,早早雇了保姆车过来,拽着她就上车,努力希望通过沟通的方式,和平解决这场争端。

腰间牟然落了双大手,耳边也有人靠近的热气拂面。

裴淼心很快在爷爷出院以前帮芽芽找到了一间愿意接收她的幼儿园,先前曲耀阳帮她找的那间幼儿园因为后来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情太多,导致入园的时间被一拖再拖,等到她接女儿回来的时候,已被幼儿园告知名额满了,让他们另寻去处。

裴淼心看着就笑了起来,没再低头去望渐行渐远的车子,而是低头将手机里的短信删除。

翟俊楠其实完全二米料到会在这里碰上裴淼心的。他不过刚刚同先前那些兄弟吃了顿午饭,正准备下午再接再厉的时候,突然接到秘书一通电话,到大厅来取点东西。

天色彻底大亮以前,她听见客厅的门打开又关上,“砰”的一声。

洛佳转头看她,副驾驶座上的裴淼心已经掏出电话,一边着急打着电话,一边转头看向洛佳,“洛佳,我们去国昌路好不好?我、我有东西落在曲家了,我想过去拿。”

一听要验军军的dna什么的,夏芷柔就知道收养孩子的事情可能再包不住了。若是从前她可能会害怕,可是现在她肚子里怀的这个却真真是曲耀阳的孩子,她还有一个王牌在手,她不怕验什么dna的。

佣人放开了夏芷柔的手,她赶忙甩开所有人的掣肘,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理了理自己颊边的碎发后才道:“不怕老实同您讲,当年我嫁进曲家以前是怀过一次身孕,不过后来那孩子掉了,耀阳是怕我伤心难过所以才为我领养的军军。”

“不管你要多少,我要你!在沈俊豪回来以前,我要你!你本来就是我的!”

裴淼心又痛苦又舒服,那熟悉又陌生的快/感纠结着她每一寸感官,他每走动一下便耸动她一下,她想要尖叫,想要张口大骂他,可到嘴的一切还是都幻化为嗜骨难耐的娇吟。

“今天你说你要跟我离婚,其实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其实你不是不喜欢吃全是素的菜,你只是不喜欢吃我做的全素菜!”

所以裴淼心只能保持缄默,安安静静站在原地,像名即将接受凌迟的犯人,冷眼旁观着周围所有人怪异的眼光。

“可是他们并不知道大哥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如果没有你,他这么多年的坚持又算什么!”

曲耀阳微眯了眼睛,勾唇笑了起来,“我妈那样对你,你还这样对她,怎么,以德报怨?”

“什么?”

这王燕青是苏晓的朋友,也是“青苗会”曾经的干事。当初若不是她自动请缨辞去了干事的职务,这活也不会落到裴淼心的身上。

她话还没有说完,唇瓣便挨了狠咬。

仍然觉得有些不妥,放这么个人在家里住着,就跟放个定时炸弹在家里似的。她赶忙将电脑推向一旁,掀开被子急急下了床。

他们没人明白,也没人能懂她与他,无法前进也再无法后退的关系,凭的让人心烦。

那男人推了她在床上,他吻过她双唇,还有他灼热而又霸道的手抚摸过她的身体……

“那随便你吧!你若不想要的话就把它们丢掉,反正现在我也不戴胸针。”

裴淼心听着电话里嘈杂又似安静的声音,侧眸又望了望小街的对面。那个身材颀长又相貌英俊的男人竟然还站在那里,睁着一双憔悴的双眼巴巴地望着这边,她甚至通过那么远的距离都能清楚看到他下巴上的青胡渣,这感觉忒的让人心里不舒服到了极点。

“芷柔做过的事情我听说了,我代她同你说一声抱歉。”

裴淼心赶忙拍了拍门板,“婉婉,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在里头?”

等到好不容易送走所有的宾客,包括曲家的其他人,曲臣羽为了接一通长途电话,急冲冲就去了书房。裴淼心等到厨房把该收拾的东西都收拾好了才转身准备上楼,脚步踏上楼梯的时候回身,只觉得偌大一间屋子里到处都静悄悄的,除了自己,再没有别人。

裴淼心沉吟了一下,“我没事,还是出去看看她怎么样了吧!”

曲母情绪激动,曲耀阳安抚了半天,好不容易才让她冷静下来。

“上回我外公从北京过来,同军区的几位首长见了一面,那时候曲爷爷好像就在军医大里住院。我陪外公一起,本来想同总政的何爷爷和徐参谋长一块到医院来看您的,可是他们当时都有别的安排,是到省军区参加老干联谊和慰问邻市地震灾区的,所以匆匆来了,待不到两天就走了,都没来得及到医院去看您。后来,我外公心里一直记挂着这个事情,让我见着曲爷爷的时候,一定要同您告声歉,他心里实是过意不去。”

周末曲婉婉是约了朋友骑马的。

他的脚上穿着骑马要用的皮靴,靴子的前端比一般的皮鞋都要硬。他那一脚踢在她腿上,她适才摔倒,腿本来就疼,再被他这样一踢,腿脚一软,直接就歪坐在地上。

她有时候是在办公室里,有时候是在午餐——他总归会挑她半天不在家里的时间给她打电话,聊天或是报平安。

苏晓兀自在原地气闷了半天,才说:“你到底更爱他们谁?”

裴淼心努力着冲他弯唇,说:“我又不懂事了对不对,害你这样担心?”

曲臣羽倾身将小家伙抱进怀里,等到外头天色昏暗,桂姐提着鱼从外面回来的时候,才重新上楼去看裴淼心。

最初听到自己怀孕的消息时,她是有担惊害怕过,怕这孩子真是曲耀阳的,那她与曲臣羽的这段婚姻便真真陷入了窘境。可是好在算算时间并不太对,小半个月的差距,所以这个孩子根本不可能与他有任何关系。

裴淼心赶忙在裴母将话说下去之前轻声打断,“妈,那些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今天我结婚,能不能别再提从前的事情?”

夏母说话的声音极轻,好像一切又都回到四年多前的夜里。半夜里的一声惊叫,她披衣而起的时候就见他满身是血地抱着她从房间里出来。

夏芷柔气不过,站在房间里生着闷气,“我也没有想过那样对他,可是情急之下我也没有办法,与其告那两个女人谁一状,让耀阳去修理了她们最后也改变不了什么,到不如让耀阳以为,是他自己把自己的孩子弄掉,这样效果也许来得更为直接。”

夏母赶忙快步上前,“这么晚了,你是要到哪里去?”

而另外一边的曲耀阳,此刻的心情竟是无比的阴霾。

“你刚才叫我什么?”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他打断。

曲耀阳震惊回头去看曲母,曲母的眉眼一跳,只是抿着唇没有说话。

“可能是这次在渔村待了些日子,也让我想了许多,太过唾手而得的东西反而没有凭借自己的努力去获得的东西来得珍贵,我想,子恒也应该一样。”

这半年来给她的最大的惊喜就是,曲耀阳虽然因为眼睛看不见而赋闲在家,虽然偶有秘书上门向他报备工作上的事情,可他大部分的时间还是待在家里,有时候是静静坐上一整天,有时候是靠在阳光房的沙发上跟芽芽通电话——只因为半年前裴淼心同曲臣羽结婚之后两个人便带着芽芽一起到国外去度蜜月。

可是曲婉婉私底下还是叫嚣:“哥你不是说过爱淼心姐么!你一直都说过你爱的!可是现在……现在闹成这样,你们之间到底要怎么收场?”

洛佳的话当真是让乔榛朗一时半会回答不上来。

他近来总是发现,自己的时间似乎怎么都不够用,跟她在一起的时间嫌短,分开了又总是想念,哪怕像现在这样抱着她吻着她却仍然不觉得满足。

好几次眼角余光里,这昏暗的灯光下,歪着身子坐在床边的男人和似乎有些没有关紧的房门都让她的心颤了颤。

有时候商不与官斗,倘若聂家真的用聂皖瑜的婚事作为交换条件,来要挟“宏科”,要挟他们的家人,她知道,就算大哥再生爸妈的气,他也一定会首先保住家人的利益。

临行前,他到是极为礼貌地向曲耀阳的方向点了点头,等目光转移到他身边的曲婉婉时,目光不自觉就变深。

曲耀阳忙前忙后的,整个人早着急得不行,裴淼心赶忙拉着他的手道:“耀阳,我不碍事的。”

他摇头,“没有。”

“其实这车是我送给芽芽,不是送给你的。我女儿很快会从美国回来,回来就得有人接她上学放学,你没个车开,等于她也间接没有车坐,你可以拒绝我送给你的东西,可你没权利剥夺女儿的,明白了吗?”曲耀阳赶到医院的时候,聂皖瑜已经被医生从急症室里推了出来,转送到一般病房。

可是裴淼心并不愿意他的碰触,他越是想要制止她在这节骨眼上把话说下去,她越是情绪激动地挣扎,待到后来,他不得已将她往洛佳的方向一丢。

“既然是高定的钢笔,你也应该知道,montblanc根本不可能向你透露会员信息。”

完了,又是那种头晕目眩到快要完蛋的感觉来了。

“排骨……你不是不爱吃肉吗?怎么现在又在吃排骨啊?!”曲耀阳的声调不自觉都高了几分。

裴淼心的眉头皱得更深,“一凯他是不是得罪你了,干什么这样说人家的排骨啊?”

她弄不明白他怎么突然就发了脾气,还是突然忆起他替自己掏了住院费的事情。

她似乎对上自己就是一副努力想要保持平静和冷静的脸。这几年的婚姻生活确实让她改变,曾经单纯快乐的小女生变得安静、变得隐忍。

门边的护士冲她弯唇一笑,“那行,我等你收完东西再叫护工过来打扫卫生。不过曲总,您妹妹还真是漂亮,刚才就到我们护士站前转了一下,好多经过的医生病人都在问她是谁,她可真是漂亮。”

******

不明白他为什么心情不好,不明白他怎么就吃了火药,她偷偷打量了他几回,那黑沉的脸,就跟扔进臭水沟里洗过一回似的。

已经春末的a市,淅淅沥沥地小雨过后便要开始升温,整个城市因为临海的关系,始终浸润在一种粘腻的空气里。

小家伙抬手捂着自己的头顶道:“我要帮你啊!巴巴惹麻麻生气了,所以我要帮你啊!”

“等等。”她倒退了一步,吃惊得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

之后的某个月,有人更是在马尔代夫的huvafenfushiresort里看见,身姿颀长诱人、只穿着条深色沙滩裤的曲耀阳曲总裁,正拿着份报纸坐在休息椅上等人。而当那位穿着惹火比基尼的漂亮女子出现在他跟前时,他横眉一怒,也不知道从哪里扯来一块浴巾将其一裹,便大声则令其上楼换衣服。

曲市长的眼珠子一轱辘,面上却是一笑,“你说。”

“当初我也是逼不得已才会那样做,我知道当时自己的所作所为伤害了这个家里的许多人,也伤害了您,对不起,妈。”

“我知道,其实我跟她的关系归根到底还是坏在我的身上。她心里不痛快了我,所以才会把这种情绪转移到芽芽的事情。”

她絮絮叨叨地说,正吃着饭的曲耀阳就皱了眉。

他咬紧自己的牙关,暗暗咒骂一声,阻止自己再继续胡思乱想。

芽芽正眨巴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歪着脑袋看他。

“是么,可是耀阳给你的那5(百分号)的股权?”

“他一定是一个人在国外,刚刚接到从美国寄送过来的身体检查报告,突然知道自己病发了,可能即将不久于人世吧!你说那时候,一个好好的人,接到这样的消息到底跟晴天霹雳有什么区别啊?说什么在瑞士滑雪的时候发生了事故,说什么因为局部失忆所以忘记了当时的很多事情……你难道就不觉得这事儿奇怪吗?为什么后来他好好端端的忆起了那么多的前程往事,却根本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会在瑞士出事?”

也对了,a市这几日的官政界并不太平,因为那所谓的不视频牵涉出曲市长的好几位同僚,现在上头下来了人,三天两头联合纪委来查猫腻。而曲市长从前又做了那么多官商勾结与其身不正的屁事儿,正是风雨飘摇的时候让他搭上京城的聂家,自然欢喜,所以全家上下还不可了劲儿地巴结,居然不管什么事情都敢说给聂皖瑜听。

裴淼心想着想着都能弯了唇。

她听见他含糊不清的言论,说什么她既然已经做了他的女人,那么不管以后,她都必须还是他的女人,又如果不是她在丽江的刻意勾/引,他们之间也不会发生这么多事情。

夏芷柔的脸刚一往下垮,夏母立时就过去扯了夏之韵一把,“去去去,你少在这里给我添乱了!我忙你姐姐一个人都还忙不过来了,你搁这瞎起什么哄了?再说了,你看看你现在说的这些个是人话吗?要不是你姐姐这些年的忍辱负重,哪有你这一身好吃好喝?你要不感激就算了,别在这里给我瞎起哄!”

桂姐笑嘻嘻地收拾好包里的东西,起身准备上楼的时候又去逗了逗芽芽,“小可爱,待会准备跟妈妈到哪里去?”

“嗯,我曾经也有想过,从你当着我的面转身离开,你对我,还会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在乎,可是现下……”

他安静沉默。

“不管你是在诓我还是诓你自己,我们已经不再是朋友,你……只是我丈夫的哥哥而已。”

裴淼心被苏晓推得跌跌撞撞,再是想要撤退,却也还是被她推进了一间半透明的玻璃房。

他还记得母亲在他记忆里常说的那句:“你跟别的孩子不同,你不是在你爸爸期盼与意料中到来的孩子,他的主观意识里其实根本就不想要你,所以你更要比别的孩子懂事听话,你更要成为爸爸妈妈的骄傲,这样才能让爸爸喜欢你,让爸爸,为了我跟你,离开他原来的那个家庭。耀阳,你要记着,以后妈妈跟你的幸福,可都要靠你。”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7875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