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至高宇宙
作者: Laity李章节字数:78756万

裴淼心的声音就像是猫儿,轻轻的,柔柔的,却是每一句都直刺进他的骨髓,浑身酥酥麻麻的,好像不断有电流击打过他全身。

“我知道你会过来找我,所以处理完手头的事就往回赶了。”他看也不去看她,直接将手中的样板图样往办公桌上一丢,兀自去解自己衬衣的领口,好整以暇地望着她。

她看向曲耀阳,已是红了眼睛,“你告诉我,你告诉我,是不是……臣羽他……”

裴淼心抿了抿唇,曲臣羽发生事故这件事一直都未对外宣传,包括阿jim这边,曲臣羽也只电话联系说是近来正常处理一些私人的事情。她大概知道曲臣羽的忌讳,发生了这样不好的事情,与朋友分享快乐他愿意,分担苦恼他则有他的考虑,所以她也不方便在阿jim面前说些什么。

他站在沙发前边回身看她,高大、英俊,还是那个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优与成熟稳重的男人。

裴淼心剧烈的收缩和颤抖让曲耀阳微眯了眼睛,本来含着她耳珠的双唇深深咬上她的脖颈,身后的亘动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进了房间后,曲母才道:“耀阳,你是妈最信任的孩子,现在我想听听你是怎么想的。就刚才那样的情况下,‘野种’两个字绝对不是一个孩子会说得出来的。你老婆刚才在家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她儿子,可不就是要做给我们看么?她觉得我们全家都在欺负她是吧!”

“婉婉,你总是这样自以为是,公主病。你怎么知道我想要什么?谁说,我只是想要羞辱你?我就不能单纯的,只是……想要你?”

曲婉婉的睡衣早在先前便被他扒得一干二净,内裤也歪歪斜斜地垂在她左腿脚踝附近。

发烧的难受和刚才剧烈的疼,都在瞬间剥夺了她所有的力气。

离婚协议书已经呈交,而他给她的那套房子里,早已人去楼空了。

只是没想到,与曲臣羽正式注册结婚的那一天,裴淼心还是在民政局门口被匆匆赶来的曲母给拦了下来。

有举着照相机和拿着话筒的记者一涌而上,纷纷唤她“曲太太”。

有几名记者刚开口讽刺易琛,他们身后,一身酒红色坠地晚礼服的中年女子却突然拖着长长的裙摆从大厅正门口过来。再想伪装坚强的小女人早痛得微眯了眼睛,隔壁的声音给了他莫大的鼓舞,他红着眼睛咬着银牙,开始用力推挤……

有穿着纳西服装的妹子过来点菜,问大家要不要尝尝店里有名的腊排骨火锅。

“……芷柔,如果你现在有空的话,我想同你谈一谈。”

她抓在他手臂上的小手明明还那么有力,烫热的余温透过菲薄的衬衫丝丝点点地沁入他心脾。这是突然的感受,他的手臂连着他的心,整个都被那热烫得一阵灼疼。想要发怒,想要应和她说的话,可那烫从心间漫开,直入五脏六腑,害他大脑都变得有些空白。

这一下太过突兀,他一只说拽住裴淼心的手臂往自己身后甩,打完了人还要恶狠狠上前再补两脚。

裴淼心抬头一看,鼻子差点没有气歪,居然是陆离。

“你要来挣的就是这种钱?!裴淼心你怎么这么不学好,什么不好做你偏偏要跑来做这行!”曲耀阳简直气怒到不行。

泸沽湖的当晚又发生了两次地震,轻微的震感,只有睡不着的人才觉得格外清晰。因为夏芷柔晕倒的事情,沈俊豪提前派了车紧急将她同曲耀阳送回了大研古城去。

“怎么可能不关她的事情?当时只有你跟她两个人在那扶梯上头,不是她推你,你又如何会从上面摔下来啊?”

“妈,我没有时间跟你解释那么多了,你快去收拾东西,咱们回美国去找爸爸,我再也不想待在这里了。”

曲母越说越激动,看到身侧户外桌上漂亮的英国骨瓷茶具和道道精致漂亮的点心,一个侧身,全部推到地上,“吃吃吃!你还有脸吃!我儿子每天辛辛苦苦在外面赚钱那么辛苦,养着你这米虫也就算了,你不只不让他安心,你还尽丢我们家人的脸!你让我儿子以后在这a市,在他的公司还如何做人!现在人人都知道他娶了一只鸡!”

曲母的情绪甚是激动,夏芷柔本来就有些心有余悸,再看到面前的夏母,则更是吓得不轻。

“不管你要多少,我要你!在沈俊豪回来以前,我要你!你本来就是我的!”

……

“对啊!我们认识五年,结婚三年,你知道我最喜欢吃什么吗?你知道我最讨厌吃什么吗?你不知道!你也从来都不想知道!你不喜欢吃外食,嫌弃外面的东西不干净不好吃,我就买了许许多多的菜谱,我天天变着花样的学做菜!”

出来的时候,正好在走廊上遇见一边打电话一边走上楼的曲臣羽。

“哦,是么,那里的牛排好吃吗?”

他这一句话直接暴露出他早已忘记前程往事的秘密,可听在万晓柔的耳里,却变成他故意不想认识自己。

冷笑森然在她唇畔浮起,也不去管那两人,兀自旋身准备下楼的时候,又在楼梯口撞见正抱着新的床单被褥上来的佣人小江。

“若说曲夫人不喜欢我的理由繁多,那她不喜欢夏芷柔的理由也是一样的。可是现阶段,她仍然愿意舍近求远,用夏芷柔来对付我,那就说明夏芷柔手上有让她妥协的理由。”

“闪开!”曲耀阳不耐烦的声音。

这一下,有情人总该终成眷属了吧!

曲耀阳从西装内袋里摸出支票,一边写一边问弟弟:“那车得多少钱啊?”

“曲耀阳,这好像不管你的事吧?”

这套房子就像是他的人一样,能够让你爱上,却根本永远无法成为你停留下来的港湾。

曲婉婉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个突然一身戎装出现在这里的男人。

曲市长喝了些酒,却因着一个电话,说是有要事处理,立马就招了司机走了。

那采购部的主管再是头晕,听到裴淼心的声音也只有打了个酒嗝后才道:“就是原先由易家经营的那个‘y珠宝’。”

“……我害怕,我其实一直害怕,这几日的梦里全部都是当天发生事故的时候的场景。我不断地梦见自己从山坡上摔掉下来,不断地一次次回忆起被雪与石头撞得碎裂的骨头。那些骨头断裂的声音,脆生生的,一次次在我耳边响起。原来,死亡真的离我这么近,这么近……”

从医院大门口一直向马路边走,曲耀阳搀扶着着夏芷柔站定在车前时,还是听到阿成有些不太自然地唤了一声:“先生,太太。”

她想这下自己终于要与他修成正果了,就算他为她领养了军军,可那到底不是她跟他的孩子,更何况他还有芽芽这么一个女儿,亲生女儿,她拿着一个领养来的孩子如何与这个亲生的抗衡?

她开始头晕目眩,小手从床单上抚过,抬手的时候那触目的红一下让她更加晕眩。

“嘉轩他不是找不到工作,他是已经有工作了,他自己开了工作室,现在正在写程序编软件。”

那次也是刚刚在病床上醒来,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人就是苏晓。

裴淼心抬手抚了一下女儿的小脸,“对啊!小弟弟可喜欢芽芽了,再过不到几个月他就会从麻麻的肚子里面跑出来,跑到芽芽的怀里,逗你玩呢!”

“奶奶不喜欢麻麻,巴巴不喜欢芽芽。”

在家休养了几天,裴淼心却到底放心不下公司的事情,基本天天都要打电话到办公室,询问各项目的进度情况。

雨后的草地稀疏响起蟋蟀的叫声,轻轻吟吟的,安静得似乎都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

裴母点了点头没再说话,仰头去看这里时,只觉得从前许多东西早已物是人非,她也本以为,当年被法院查封了这里离开a市以后,也许这一生都没办法再重新回到这里。

他将车从裴淼心所在的小区停车库里开了进去,搭乘电梯上楼之后用钥匙开门,玄关处一盏小灯的光明,算是她留给他这个暗夜造访者最后的欢迎。

夏芷柔整个让你泫然欲泣,夏母已是大惊,赶忙安抚自己的女儿,“你别忘了,当初你的那个孩子是怎么掉的。妈妈原来以为你会用那件事告年婷或是再整那姓裴的小狐狸精一把,却没想到你比妈妈还要聪明得多,懂得把这件事转移到耀阳的身上,让他以为……让他以为是他自己不小心,意乱情迷之下碰了你,才会害你丢了那个孩子。”

可是敲了曲婉婉的门没有人在,迅速折返身下楼去到曲母的房间,可是人才走到房门之前就听见一声轻笑。

她的话让他心头一暖,看着她原本自然卷的长头发被一根细小的皮筋锁在脑海,只在额际简单的散落一两撮青丝,他忍不住伸手将她拉到自己跟前,抬手为她将碎发别到耳后。

好多想要解释想要呐喊着说出来的一切他全都说不出口。他甚至看到病床上沉痛闭上双眸的臣羽只安静了不过数秒,还是轻声对医生道:“好,我知道。”

那么糟糕……

直到站定在她的门前,他仍然没有想好见面以后应该同她说些什么。

“我、我怎么会知道,你也知道你弟弟一向喜欢在外面玩耍,也不着家,他在外面干什么我怎么会知道?”

曲耀阳深吸了口气后看向那民警,“我能见见我弟弟吗?”

“姐夫……”

夏芷柔从医院做完产检出来,已经模糊看得清楚一些东西的曲耀阳就站在医院外的草坪上抽烟。

车到裴淼心家的门前,乔榛朗正试图把车往车库里倒时,洛佳已经开始嚷嚷:“唉唉唉,直接把车开走不就完了么!”

裴淼心在最后关头紧急闭嘴,撒娇似的往他身边一坐,“我什么都没有说过,你还是给我挑螺丝吃吧!”

她茫然地侧着脑袋,看着周围越聚越多的人影。

“行,大哥,我会保密的。只是你跟淼心姐……虽然这话我说起来有些怪怪的,可是我一直都希望你们两人能在一起。”

小张回头看她,“四小姐?”

他是什么时候听到的?

她只会在私底下,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唤出“大叔”这个称呼。

他收紧成拳,狠狠垂在自己身侧,挣扎了好久之后才道:“不管你信与不信,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病房里,聂皖瑜的头手都缠着白的绷带,更甚的,左腿被打上石膏,高高挂在床尾。

聂皖瑜说着又要大哭,旁边的聂父却早是看不下去,“我问你,皖瑜你给我好好说话,今天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无端端地从扶梯上摔下来了?”

吴曦媛镇定回神,片刻之后才道:“我懂你的意思了,曲总的初衷可能是好的,可是董事会里毕竟人多,那些人也不全都与曲总是一条心,谁也把不准那些人会对‘玉奇’打什么主意,毕竟每个人的出发点与利益点都不同。而这,也是你想要加入董事会的原因。”

所以她猜那高定部主管应该也是个爱笔之人,且以他的薪水想要购置展示柜里的那些钢笔也并非是太困难的事情,只是可惜,凭他的薪水和资历,根本就不可能成为montblanc每年年会都会邀请的高级会员。

裴淼心皱眉,这事好不好跟他说呀?以着他的铁腕和狠劲,有可能很多事情只是有那么个苗头,他就会果断将人开除,将一切尚未萌芽的“毁坏因子”直接掐死在摇篮里。

“‘心工作室’的事情先缓缓,我暂时还不打算将它与‘玉奇’合并,毕竟‘玉奇’的高定部已经存在多年,‘玉奇’又刚刚被‘宏科’接管,这个时候再有什么大的动作都会使民心不安。”

……

这一句话就跟点燃了火药似的,空气中自然蔓延一声“吱——”。

“对了,耀阳,我刚才听护士站的护士说,是你让郭一凯帮我出了昨天晚上的住院费,谢谢你……”

“裴淼心你没病吧?”他看着她,只觉得自己的肺都要跟着气炸了去,“你拿什么分期付款还给我?你们裴家早就破产了,你现在除了吃我的住我的用我的,你还有什么可以还给我的?”

“行!”那护士呵呵一笑转身就走,“刚才郭秘书出来的时候模样笑得都合不拢嘴,他常来这边走动,院里也有很多小女生喜欢他,这位小妹妹,你好眼光!”

裴淼心一怔,“我、我才开始上班,还没拿到工资,我现在身上没钱……要不下个月发了工资我再分期付款还给你吧!”

小家伙抬手捂着自己的头顶道:“我要帮你啊!巴巴惹麻麻生气了,所以我要帮你啊!”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裴淼心自然没有办法再往下接。

爷爷是刚刚病愈从医院出来的身子,面色仍然不是太好,可是说话的时候却是中气十足,闭眸点了头后才道:“你公司里事多,来晚一点也没有什么,你弟弟是个明白事理的人,他不会怪你的。”

玩游戏正玩得欢的曲子恒斜着身子一笑,说:“不能吧!这刚还在扯我哥呢!这会儿又扯我干什么啊!我招谁惹谁了?”

“臣羽,自家兄弟有些话就不必说了。今天看到你成家立业,我很高兴,以后好好过日子,我祝你们白头偕老,好么!”

曲耀阳到是仰头,直接将手中那杯上好的茅台一饮而尽,在她把话说完以前,生生截断,然后放下酒杯看向曲臣羽,“以后好好待她,她是个好女人。”纸上有些褶皱的痕迹,两个月前,也是同样的房子,他来过这里,从包里狠狠扣出这张纸,要她签上自己的名字。

他的唇凑过来贴在她的耳边,声音悠悠:“刚才你在想些什么?一个人到底得多三心二意,才会连端菜都会乱了心神?”

绕来绕去,话题又回到同一件事情,她慌忙抑制住又快要乱了的心跳,模样诚恳,“我跟易琛……还不需要勾引。”

她点了点头,“我知道,你的事情也许从今以后都与我无关,可是这些菜,都是我这几年在爷爷奶奶那跟着桂姐还有奶奶学做的。奶奶说,你小时候最喜欢吃她做的白斩鸡,所以我好辛苦好辛苦,跟着她在菜市场从买鸡杀鸡开始学。”

“怎么会害怕?这一区的治安本来就好,我住在这里挺安全的,你不要担心。到是刚才在宴会厅里,你是不是还在误会我跟易琛?我跟他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而且我已经有芽芽跟思羽了,我现在只想为你们,大家好好一起生活,不好吗?”

裴淼心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几近摇摇欲坠地追问:“你说的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臣羽怎么会是自杀?怎么会……”

等她回头,还来不及反应,聂皖瑜突然就从她身边的观光扶梯上滚了下去……

苏晓气怒着扬起手要呼她巴掌,“你还说!你还敢说是不是!”

夏芷柔的眼眸明明都在颤抖,可仰高了的小下巴也是一副倔强到极致的样子。

她踉跄着向后退了一步,脚上的疼开始向上蔓延,好像刚才夏芷柔说的每一句都变成了尖利的刺针,一下又一下,扎得她整个人都是疼。

“你姐妹儿一直一厢情愿地缠着他缠到结婚,他没有办法了才会妥协的!又不是我想变成现在这样!相爱有什么错啊!我不要名份什么都不要地一心跟着自己喜欢的男人,这又有什么错啊!你们凭什么来指责我啊!”她想要用力挣开自己的小手,哪怕是在这狼狈中将被他褪到膝盖的睡裤拉起来一些也好,免得在晨光里只只看得见自己身上那条薄薄的蕾丝小内要让她的神经好过得多。

“巴巴——”

桂姐点了点头道:“也好,芽芽这孩子瞅着就像大少爷小时候,模样也像,她是个好孩子,园长肯定愿意收……”

他的问题让她有些语塞,感情她刚刚在路边救了他怀孕的妻子,他非但不领情,反而责怪起她的不是了?

“你觉得我现在说的话像在诓你?”

“疼你也得给我撑着,总之今天这堂课是我好不容易才发现的,你就算死了都得给我把场面撑着,撑下去,不然你就彻底败了,你这辈子都得这么过了!”

他想她也许只是贪玩,气他这六年的冷漠和对待,又气他仓皇无奈之下做出要同芷柔结婚的决定,所以独自跑出去散心,散完了,累了,她就会回家,然后给他做饭,一切的一切,还像曾经。

曲母打了他一巴掌,痛斥他的窝囊以及不清醒。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7875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