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敷衍塞责
作者: Laity李章节字数:78756万

钦慈太后上了劲头,不肯罢休道:“先打了再说,沈学士连这点钱都输不起吗?”

一行人你谦我让,纷纷进了正厅,金少文毕竟是提刑司的主人,这一次当仁不让地坐在了上首,那李玟嘴里客气,手脚却是不慢,一屁股坐在了左侧。官以左为尊,所以历来的官职中左丞相都是正职,而右丞是副职,他这屁股一挨了座,态度已经明了了。

昼青一听,连忙道:“对,下官亲耳听到,那两个刺客说什么沈公子要我们杀了他之类的话,请大人为下官做主。”反正那刺客早已远走高飞,嘴长在昼青身上,到了这个地步,昼青还怕捏造是非吗?

沈傲的这番举动,自是让杭州城里的才子、秀才们炸开了锅,这个大人口气很大嘛,和以往的县尉不太一样,底气十足,言明了要彩头,还讨价还价,这口气,倒像是那彩头他是志在必得了。

沈傲想起方才刘斌给自己使眼『色』,也觉得那朱展的反应有点不正常,一个前任的县尉见了自己来赴任就好像久旱逢甘霖似的,未免有些古怪。便道:“你说吧。”

沈傲举步出了新宅的大门,外头人头攒动,都是来捧场的,周恒大呼:“人来了,来了……快扶新郎官上马。”

…………………………………………………………………………………………

沈傲想了想,道:“岳父大人的意思是那昼青去仁和县不是蔡京的意思?”

沈傲不置可否,总觉得安宁的思维有点儿发散,问东问西的,让他回答得有点费力,心想他是来给她治病的,现在这个半吊子医生却成了心理医生,哎,真是情何以堪。

沈傲笑道:“你看,连书里都叫你不许随便和自己的夫君生气,若儿还在生气吗?”

沈傲的精神刚刚松弛下来,浑身说不出的舒畅,听了这句话,立即警觉,连一秒都没有考虑,立即道:“论风韵,茉儿和蓁蓁旗鼓相当,可是论气质,还是茉儿更胜一筹,我最爱的便是茉儿这般端庄大方的气质,举手投足之间,犹如天地之间有浩然正气……”咦,沈傲心里大叫不妙,说气质怎么说到浩然正气去了?连忙改口道:“总而言之,蓁蓁美,茉儿更美,这两种美是不同的,旗鼓相当,不过我更喜欢茉儿的美,就像那超然脱俗的仙子一样。”

受到皇帝夸奖,程辉的面『色』却如古井秋波,不徐不疾地道:“不过微臣也赞同徐魏的观点,厉兵秣马已是当务之急,只要我大宋有了应变的准备,则金辽二国相争,主动权在我大宋。”

沈傲正『色』道:“那么王大人认为金国是礼仪之邦了?”

这句话倒不是沈傲胡说,使者到了汴京,拜访一些重要人物,送些土特产是一条不成文的规则,几乎人人有份,算是礼尚往来的一部分。

刘文很是感激地道:“表少爷,刘某人这辈子是活到头了,昨日公爷叫我去伺候你,我并没有什么怨言。表少爷不要我去,还抬举我这不成器的儿子,刘某感激不尽,往后我便将刘胜交给你,他若是做错了事,随表少爷打骂。”

刘胜道:“表少爷放心,我爹不会心痛的。”

沈傲听了,自是明白周正的心意,非但送宅子还送人,这份嫁妆可是够重的。不过这件事对刘文却不算好事,刘文乃是公府的主事,天下的主事中,除了宫里的太监,就属他混得最好了,叫他到沈傲那里去做事,虽然也是个主事,可是效果却是大打折扣。

周正和夫人只是在旁笑,过了一会,夫人道:“恒儿怎么还没有来,叫个人去问问。”

说完这些,周正叹了口气,唏嘘不已。

赵佶板着脸道:“你的奉承,朕可不敢受,你说吧,这一次来,莫不是教朕又给你赐婚?”

赵佶又好气又好笑,还真被自己猜中了,难怪这小子一进来,就给自己戴高帽子,果然是没有好事。沉眉道:“你倒也不知足,朕给你赐了三个婚,你却又厚着颜面还要朕来赐婚,朕又不是红娘,岂能专做赐婚的勾当。”

“杨公公,你……”沈傲想不到杨公公当面反戈,不过随即一想,这杨公公好歹也算自己未来的岳丈,也难怪他这一次站在自己的对立面。

沈傲无语,这家伙居然也学会说暗语了,笑道:“就算是我做了你姐夫,妻弟也只有你一个,春儿他们都没有弟弟的。”

至于第四,则是徐魏,其实徐魏的水平,应当在吴笔之上,这是人所共知的事,许多太学生不由地为徐魏感到惋惜,其实只有沈傲才知道,这徐魏之所以马失前蹄,全是因为自己的缘故,此人的好胜心太强,见到自己提前交卷,已是大『乱』方寸,方寸一『乱』,作出来的文章自然大打折扣。

夫人深望了沈傲一眼,道了一句:“这真是叫我为难了,其实门当户对,我是不看重的,我认你为亲,因而也很喜欢你,若是你真心对若儿好,我也没有什么话说,只不过周家毕竟是大户,你已连续定了三门亲事……”

沈傲笑了笑,将酒器的底部给他看:“先生请看这底座,尤其是四脚的细微处,会不会发现有摩擦的痕迹。”

曾盼儿……刘慧敏吓得面如土『色』,左右张望了一眼,还道是那曾盼儿的鬼魂来了,勉强地镇定道:“哼,你胡说八道!这里哪有曾盼儿的鬼魂。”

沈傲抖擞起精神,恢复了几分狂傲之气,先放出大话道:“请陛下指教!”

杨戬又去寻了这本书,沈傲翻开,里面果然有一段西王母国的风土人情,其中详尽的说了其女尊男卑的社会构成,还有一些特有的风俗,如女不能杀死一个敌人,则不能结婚,又如一些骁勇的女『性』为了便于『射』箭,割去右ru。

更何况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安燕是个细心人,若是报了官,就是将酒具寻了回来,这件事也会闹到天下皆知的地步,到时更不知有多少人觊觎这件宝物,所谓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便是这个道理。

沈傲道:“鄙人沈傲,前来点个卯。”

胜了球,晋王自是大喜,拉着沈傲去畅饮几杯,沈傲又拉上吴教头,省得吴教头心里不是滋味。吴教头此时对沈傲刮目相看,也不敢再轻视他了,言谈之间多了几分尊敬,又见他并不骄横,很是谦虚,也就消除了芥蒂,有时教沈傲一些蹴鞠的技巧,有时也向沈傲请教一些新颖的训练之道。

这人拍了拍包袱,示意安燕要的东西就在包袱里。

沈傲在一旁看得奇怪,自觉闲来无事,倒是想看看是什么酒器让人当作了宝贝,笑哈哈地道:“学生能否也进去看看?”如此突兀的话,也只有他脸皮够厚才说得出口。

见她真的流下眼泪来,沈傲装不下去了,毕竟是个女孩儿,总不能欺得太狠了。心里一松懈,手上的力道不自觉地弱了几分,这个时候,狄桑儿的劲道突然变得强劲,双手要去推开沈傲,两条腿儿『乱』蹬。

他灵机一动,无比正义地道:“哼,你居然还敢说你是武囊公的孙女儿,你太坏了,连学生最敬佩的武囊公亲眷也敢冒充,学生这世上最佩服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武囊公。哼,我早就听说,武囊公有一个遗孤孙女儿存在这世上,武囊公的孙女,自然是知书达理,胸怀宽广的了。哪里有你这般既爱胡闹又爱撒泼的,哼!原本我还想放了你,可是你为了脱身,竟敢污蔑学生心目中的偶像,今日非要教训教训你不可。”

沈傲见她看过来,也不好意思走了,目视着她,有些尴尬。

“咳咳咳……我是来上茅房的,抱歉,打扰了姑娘,我这就走,姑娘自便。对了,还有,刚才你和安叔叔的话,我一句也没有听见,真的。”沈傲摆出很无辜的眼神,心里却是『奸』笑不已,揭穿了你的『奸』计,看你还敢不敢在哥们的酒里下『药』。

沈傲冷声道:“为什么不还手?学生一向不和女人翻脸的,可是若有人打我,学生一定十倍百倍的奉还!”

啦啦啦啦……忍不住想唱歌,一天的工作又完了,好累了,撑着眼睛总算把活干完,敲打完最后一个字,又『逼』自己检查了一遍错别字,终于可以用非常非常愉快的心情和诸位书友道一声晚安,明天见吧。

“他就是沈傲?哼,就是那个畏缩在国子监里的所谓的汴京才子?依我看来,他也不过如此。”

许多人已是义愤填膺,方才沈傲踱步过来,还有人对他抱有期望,以为他『迷』途知返,要随他们一道上书,谁知竟是来献画。江南洪水成灾,无数人食不果腹,衣不蔽体,一夜之间妻离子散,这个沈傲,竟还有闲心来献画!真是无耻之尤,恬不知耻。

这一番话,让耶律正德不由自主地冷汗直流,金人崛起,屡战不败,辽国危在旦夕,这个消息,南人这边还没有察觉,可是若金人联络相约,当真要两面夹击,大辽必亡。

“盟约?”沈傲站起来,打断他,满是不屑地道:“宋金的盟约早晚要签订,至于你们这些契丹的落水狗,哈哈……我就直说了吧,我大宋收复燕云的决心已下,到时金人与我们夹攻辽国,这盟约,不过是废纸一堆罢了。”

耶律正德的脸『色』剧变,若是宋金当真结盟,不啻于是压垮契丹的最后一颗稻草,事到如今,岁币的问题都是小事,无论如何,自己身为辽国国使,要居中破坏宋金和议,忙道:“沈钦差既然打开天窗说亮话,我也就不隐瞒了,我大辽确实受到金人的威胁,只不过金人彪悍,你们与金人盟誓,不啻是与虎谋皮,眼下当务之急,反倒是宋辽结好,共同抵御金人才是正道。”

耶律正德如何懂得南人语言中的博大精深,满头雾水地道:“他不是说两袖清风,就是则三四千贯银钱,他也不要吗?”

杨真苦笑,努力地摆出几分威严,捋须道:“请他进来。”

上高侯撇撇嘴,道:“沈才子如何得知?昨夜遇到了几个不识相的辽人,本侯爷看着生气,打了他们一顿。”

中年男子屏息沉眉,完全沉浸在书卷中,对周遭的事物充耳不闻。

汪先生道:“将军切莫小看了此人,此人狡诈得很,最是喜欢不按常理出牌,这南人的坊间流传了他许多的事迹,不少人都在他手里吃过亏,将军一定要小心提防。”他略一沉『吟』,又道:“眼下是一场僵局,就看谁先忍不住跳出来。南人畏战如虎,只怕比将军更加心急。不如这样,将军可以放出消息去,就说将军三日为限,若是南人不给将军一个交代,将军立即返国,到时再和他们兵戎相见,且试探试探他们的反应。”

锣鼓响起,沈傲高高坐在马上,后头随来的队伍迤逦到了街尾,热闹非凡。

到了前院,乌压压的人一齐道:“快叫唐才女出来给大伙看看,不出来我等就不干休。”

唐严不去理他们,对沈傲道:“我问你,旭日芝兰光甲第的下联是什么?”

夫人连忙呵斥道:“不要胡说八道,官家如何会发疯,小心隔墙有耳。”接着,她反倒劝说起沈傲来:“既然这是官家的意思,这婚是一定得办的,不管是哪家的闺女,也要娶进门来,否则这抗旨不尊,就是杀头的大罪。”

夫人又将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周正皱眉道:“好端端的,陛下突然赐婚做什么?之前也没听说过什么风声。”

沈傲笑呵呵地道:“王相公,我是想问一问,既然做了这书画院侍读学士,能否继续去国子监里读书?”

蓁蓁本就是无父母的孤儿,有人要收她为女儿,抵触心理并不强,更何况蓁蓁又岂肯让沈傲因为自己与他的姨母闹僵?有了身份,祈国公府那边自然也无话可说。

唐茉儿踟蹰不答,唐严忍不住点头道:“这个破题好,君子之于学,贵有其质而必尽其道,好,这才是真正求学的态度。”

唐严执意要送几步,离唐家不远,是两个晋王府的侍卫还未离去,见到沈傲出来,默默地迎过来跟在沈傲身后。

众***笑,捶胸顿地,眼泪都要出来了,原本以为沈傲会文绉绉地说上两句,想不到竟说得如此直白,让***开眼界。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7875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