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础润而雨
作者: Laity李章节字数:78756万

“你们都将希望寄托在我身上,我一个人能做什么?”

崩!

在场的,自然没人敢违抗他的命令。

恩,不错。

所以,也就不必承受被凤阑绝喊停的风险。

“娘亲。”上官凌雨微愣,双眸微微的望向二夫人,一时间似乎有些不太明白二夫人的意思,只是对上二夫人眸子中的狠绝时,却是猛然的惊滞,娘亲不会是想。

“将她给我带过来。”上官云端冷笑,想跑,这戏才演了一半,还没有到最精彩的地方呢,她怎么能让她这么跑了。

“你按我说的调理,保证大人,小孩都不会有任何的问题。”叶寒一脸轻笑的望向她,略带得意地说道,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补充道,“保证你会平平安安的。”

上官云端微愣了一下,脸上既然漫过一丝欣喜,他终于回来了,虽然这些日子,她一直都强持着,但是她一个人的能力毕竟有限,若是他再不回来,她只怕就坚持不住了。

凤忆希的双眸微微的闪了闪,一脸无辜,却又故意带着几分刻意的害怕般地说道,她这话,分明是说给蓝岚听的,前面发生的事情,是衬托,后面凤阑绝的态度才是关键。

凤忆希的意思,就是要告诉蓝岚,他的皇兄,对皇嫂是真心的,希望,她不要再跟以前一样的执迷不悟了。

她这话一出,众人皆惊,这一百万两白银已经是天数字了,她竟然还问人家是不是黄金,而且还把黄金故意的放在前面。

“穿衣服,起来吧,再不起来,只怕就要饿晕过去了。”凤阑绝这次松开了她,仍就是一脸轻柔地笑道。

显然,她的酒量不错,三杯下肚,她竟然并没有醉倒。她也暗暗庆幸先前改了赌注。

只是在转过路口时,却停下了脚步,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悄悄的隐在转角处,暗中察看着。

这下好戏是真的要上场了。

“上官云端,你好大的胆子,没有父皇与母后的命令,你竟然就坐上来了。”

“说真的,本王也还没有加到这么多的,所以才让大家一起来鉴定。”凤阑绝没有正面的回答皇后的话,而是模棱两可的说道,而他话的意思就是说,这些后面的数字,他也不能确定,是不是正确的。

毕竟,上官云端离着她还是有些距离的,而因为身份的原因,上官云端的桌子又比她的矮了一些,所以,她的身子,此刻正微微的向前倾着。

她这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凤忆希听到老夫人的话,脸上的笑微微的一僵,双眸微闪,望向老夫,轻声笑道,“我想去的地方,还没有人能够阻拦,而至于你们这将军府,要不是我皇嫂在这儿,你们请我,我都不会来。”

那声音不是很大,不至于惊动了院子外面的护卫,但是她相信,暗处的那个男人,绝对能够听到。

只要除去了凤阑绝,他就什么都不用怕了。

而阁厢院地前院中,那些大臣的夫人们也都纷纷的到了,因为太过突然,所以,她们的心中也都有些疑惑,有些担心。

“可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我现在已经是王爷的王妃了呀。”上官云端眉头紧蹙,用一种极为不解的表情望着他,唇角微微的撇了撇,略带不满地低语,“笨蛋”

“哈哈哈……”随即整个大厅里,传来此起彼伏的嘲笑声。

丞相看到柳如絮的尸体时,原本奄奄一息的他,突然的站了起来,急急的扑了过去,紧紧的抱住了柳如絮的尸体,看到柳如絮身上的伤后,他慢慢的闭起了眸子,泪珠却是慢慢的滚落了下来。

“是,她的病已经完全好了,夜无痕马上就要离开了,她一定会跟着夜无痕一起回去。”叶寒的眸子中多了几分沉重,喃喃的低语道。

她是夜无痕的女人,他要怎么留下她,更何况,她的心中只有夜无痕。

幸好,他们遇到了一个男人,是那个男人精心照顾着母妃,救回了母妃,而且母妃好了后,也一直照顾着他跟母妃。

就算现在还有着那么一点点的影响,接下来的日子,她也会让自己很快的忘记的。

“不是王府中的丫头,那她是怎么混进王府的?”其它的几位夫人,脸上却是更多了几分害怕,在她们看来,这王府戒备森严,外人是绝对混不进来的,如今竟然?

只是,她明明在那茶里下了毒了,为什么,她喝下去会没事呢?

双眸微闪,突然想到,会不会在她与王爷晕倒时,那个傻子将那茶水换了?

想到此处,身子猛然的僵滞,若真是那样,这个女不仅不傻,还精明的可怕。

“皇上,这也有可能呀,毕竟当时李贵妃与王爷都昏迷了,若是有人做了什么,也没有人知道呀。”皇后也在一边继续说道,她也在猜想着,会不会是那个傻子换了茶。

上官云端心中微微一笑,便跟着宫女离开。

而她相信经过刚刚她的推波助澜,一定够她们闹腾了。

凤阑绝此刻是越想越惊,只想快点飞到她的身边。

没走出几步的凤阑绝听到夜无痕的话,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或者还带了那么一丝感激,他现在明白,夜无痕也是真正的关心她的。

“恩,要检查好了,可不能漏了。”李妈略带郑重地说道,说话间,也细细的检查着,生怕漏掉了什么。

“那个柜子。”

欢呼间,便听到她从柜子里拿出了什么东西。

二皇子的心愈加的一沉,明白了此刻事情的严重。

众人都有些不明所以的望向叶寒,不明白他为何会发这么大的火,按理说,就件事,跟他才是没有半点的关系。难道说,他也喜欢上官云端,所以看到夜无痕争上官云端,所以生气?

“云端,这个称呼,本王喜欢,以后就这么喊。”凤阑绝的脸上带着明显的激动,他微微的扶起她,将她抱进怀里,但是因为她刚醒来,怕她会不舒服,所以不敢太过用力。

她那样的笑,真的很美,很美,虽然她此刻一脸的雀斑,而且还有些狼狈,但是却是真的很美。而且她此刻的笑是那种真心的灿烂,亦带着几分异样的情丝。

“回皇上,那通道乍一望上去,很难发现异样,就跟一般的路没有什么差别,里面的光线与景色的布置,也是与外面的景色极像,若是不特别的去留意,只怕不会发觉自己是走进了一个通道,刚开始的时候,属下也没有发觉,后来,越走越远,属下才觉的不对,所以便连连回来向皇上禀报。”

原先站在他身边的那个侍卫自然是快速的跟了上去,而其它的侍卫看到凤阑锐竟然离开了轮椅,而且还会武功,一个个都纷纷的惊住,回过神后,才急急的跟了上去。

“凤阑绝,你好大的胆子,竟然私自聚集大臣进宫,还换了太上皇寝宫的所有的侍卫,怎么?你是想要谋反吗?因为太上皇支持朕,所以,你是想要控制太上皇吗?”什么叫做恶人先告状,应该就是这样的了。

凤阑锐听到凤阑绝的话,微微的一惊,他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太上皇已经恢复了意识了,但是,太上皇看上去,明明就跟中了摄魂术时,没有什么差别,难道?

这个女人,利用了凤阑绝对凤阑锐的愧疚,然后再诈死,让所有的人,都以为凤阑锐一无所有了,然后再在背后暗中密谋。

只是,她有些想不通,那人是用什么办法让夜无痕的侍卫背叛夜无痕,而反过来帮她的?

她自然知道,当年他并没有碰娘亲,毕竟当年娘亲是将计就计,不会让他有那样的机会。

上官云端没有再说话,她要等他说,她相信,他会说出来的,毕竟沉默了这么多年,压抑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有了这样的机会,他自然会说出来。

这一刻,他的心,完全的死了,冰了,硬了,这么多年的付出,换来的竟然是不配。

“皇上息怒。”坐在一边的皇后轻声安慰着他。

丞相眉角微挑,慢慢的说道,虽然称那话不是他说的,但是那话语中的意思,却已经很明显了。

“呵。”凤阑绝再次轻笑,只是这次的笑意中明显的更多了几分冷意,“本王可是清楚的听到丞相让本王证明,好,本王就证明给丞相看,只是,这后果,希望丞相能够承受的了。”

既然如此,那她就好好的配合一下他吧,那怕被人发现她不傻了,不是还有他吗?

他的动作极为的轻缓,又带着几分郑重,他的手,已经移向他的手腕,手中的链子,正要穿向她的手腕。

李玉的笑的愈加的得意,再次大笑着说道,“哈哈哈,你放心,本公子会看清楚的。”

她心中暗暗怀疑,造成她现在假怀孕的原因,多半就是有人她的饮食中下了药,所以,她不能不防。

“按照我朝的律法,杀人者要打入天牢,情形恶劣者,要处以极刑。”丞相再次说道,得意的声音中,带着几分阴狠。

南宫雪躺在床上,身子抖如秋日的落叶,上官云端这般的不动不语的,更是让她害怕,若上官云端说出自己的目的,她起码还可以想办法应付。

月儿虽然挨了打,她仍就紧张的将上官云端护在身后。这下意识的动作,让上官云端的心中,多了几分暖意。

五夫人虽然还没有弄清是怎么回事,但是却也毫不示弱的回击。

这古代,一个女人嫁了就是一辈子的事,很少会出现二嫁的情况,更何况,再嫁的还是一个王爷。

毕竟女人的情绪是最容易调动的,所以,今天在场的多半都是女人,只怕那个也是利用了这一点,而此刻,她也完全的可以利用这一点。

凤阑绝微愣了一下,却随即反应了过来,双眸微转,望向那不断的自愿的涌上来的百姓,唇角微微的多了一丝轻笑。

所以,她提出蓝岚捐款的事情,也算是对凤阑绝的一个解释。

“王妃,您还是请先离开吧。”那个侍卫对上官云端倒也还算客气,可能还是顾及到凤阑绝,而且,这一次,虽然这件事太过突然,但是传各位大臣进宫的目的,却并没有隐瞒,或者,还是刻意的让人知道,就是为了皇位的事情。

那个宫女微愣,显然没有想到上官云端会对她们这么的害怕,神情间虽然有些害怕,但是微微的思索了一下,还是低头答应道,“好,奴婢听从王妃的意思。”

只是,她说出这些话时,再看到两人身上穿着的宫女的衣服时,便也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再次沉声道,“你们看,他们连你们也拦,若真是太上皇想要立绝儿为皇上,怎么可能会让人拦着你们呢?”

她也知道这件事情肯定有蹊跷,但,她却绝对不能让云端去冒险。

暗暗惊愕中,他的脚步不由的愈加的加快,带着上官云端快速的走进了房间。

一群人,都围在房间里。

那些人可都是武功高手,跟踪的本事,更是一流,若不是他们早就料到凤阑锐会让人跟踪,而且一路上,仔细的观察,说不定很难发现他们,原先在京城的时候,他们就没有发现那些人的跟踪。

那些大臣都有些惊愕,但是这个时候,谁也不敢冒头,毕竟,现在的皇上可是凤阑锐。他们就算都信服凤阑绝,也不能去冒那个险呀。

而且,她什么时候成了他的人?!她这当事人怎么不知道呀?

无防,她会让丞相防不胜防,因为,她原本就没有想到通过正规的方式取的证据。

看到公堂上的情况,微滞,一双眸子望向上官云端时,漫过嗜血的狠绝,只是在看到凤阑绝时,似乎有着些许的诧异。

夜狐的聪明,他是见识过的,她此刻的问话,到底是何用意?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上官云端虽然当时没有察觉到是怎么回事,但是凤阑绝这一系列的反应,却让她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

不得不说,隐还真是太了解凤阑绝了,凤阑绝刚刚只是说了一句,谁说那丫头已经死了,当时在暗处的隐便明白了凤阑绝的意思,所以当凤阑绝让所有的侍卫离开后,他便将素容带来了。

毕竟,接下来,有些事情,还需要这个丫头来配合,若是她怕成这个样子,这整个计划就无法进行。

而这个丫头,就是一个没有见过任何世面的小白兔,一副惊惊怕怕的样子,若是不事先做好她的思想工作,让她尽量的放轻松,很容易会让人发现破绽,毕竟这个敌人实在是太狡猾了。

前面的宫女显然有些为难,也有些担心,万万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那宫女快速的倒了杯茶,递到了她的面前,上官云端也顾不得其它了,快速的拿过,喝了一口,才将那点心咽了下去。

因为,她深知,这个女人背后的那人,不是她能惹的起的,而且,她也只有去了大殿,才有可能知道那人是谁,是何目的。

所以,上官云端没有再推脱,微微转身,冷声道,“走吧。”

既然不能躲避,那就坦然的去面对,这是她一惯的风格。

那‘宫女’微愣,望向她的眸子中,多了几分欣赏,却也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带着她直接的去了大殿。

上官傲天没有理会她那一身的血,抱起她时,便将他的身上也沾满了血,他的眸子没有望向任何人,只是,直直地望着前方,抱着上官凌雨一步一步的向外走去。

既然老夫人口口声声喊她是野种,从来没有把她当孙女看,而且连最根本的尊重都没有,那么她也就不必客气了。

“我想请王爷帮我找寻依琴与流萧的下落,昨天,我原本是想让他们陪我一起去凤月国的,但是后来,他们一直都没有到,应该是被上官凌雨安排的人阻拦了,不知道到他们现在。”上官云端的话微微的顿住,声音中更多了几分担心。

这京城中,夜针痕的势力最为强大,而且也只有夜无痕的人是不受任何的限制的,这件事,只有夜无痕能够帮她。

一行人回到将军府时,整个将军府一片静寂,似乎没有人般,上官云端明白,肯定是爹爹现在心情不好,没有人敢打扰了他。

她的心中便更多了几分心疼。

到底是?还是不是?

“她没事,但是,你却必须死。”一直坐在一边沉默不语的夜无痕突然狠声说道,冷冷的声音中带着让人惊颤的杀意,谁都明白,在这个时候夜无痕是绝对不可能会放过上官凌雨了,更何况此刻的上官凌雨仍就不知道悔改,还在骂着上官云端。

他先前说,会让她生不如死,她知道,他绝对做的到,所以,她现在,真的想直接死了算了,不要再受那无尽的折磨。

只是,上官凌雨听到上官傲天提到上官云端,而且还被上官云端求情时,情绪便瞬间的变的激动,不由的怒声反驳道。

众人惊愕,这个女人,她凭什么认为,绝王要选的人是她呀?

“雨儿,我的雨儿呀,我的雨儿,你在哪儿?”恰恰在此时,突然传来哭喊声,跟随着几声凌乱的脚步声,二夫人与上官凌霜急急的跑了进来。

“她的脸是本王毁的,你们想要如何的处置本王?”只是,不等上官傲天开口,夜无痕突然冷声说道,一双眸子中,更多了几分嗜血的冷意。

上官云端心中暗暗冷笑,放心,她放心的只怕不是她没事,而是好为上官凌雨求情吧。

他还真不是一般的狂妄,想到昨天晚上他吃瘪的样子,她唇角的弧度愈加的灿烂。

她知道凤阑绝对百姓以及下人的爱护的,所以,她自然不能让皇上因为她而处置那宫女。

上官云端的眸子再次微微的扫过众人,红唇慢慢的轻启,她那不急不缓淡淡的声音便再次的传了开来。

皇上也是完全的愣住,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上官云端,原本以为她再也不可能背的出来的,所以才想要故意的刁难她的,没有想到,她竟然还背的这么的顺利,早知道这样,他就直接的借刚刚的事情取消了这个比试了。

“为什么不可以?我的生活,我做主。”上官云端的眉角微扬,声音似乎微微的提高了些许,借用了移动的一句广告词,说真的,她很喜欢这种话。

不过,她所说的,却是一点都没有错,若是每个女人都活的有自我,有主见,自然会得到更多的尊重。

刚刚还口口声声的要敢上官云端离开,这会竟然开始喊王妃了,而且此刻,她们的声音中都带着明显的钦佩。

就算别人不管,母后总会管吧,他可是亲自写信给母,让母后准备的,他可是带着万分的喜悦写那封信的。

“是,你刚刚表现的十分出色,讲的也十分的精彩。”,凤阑绝一双眸子直直地望着她,笑意更浓,而随着那满满的轻笑,就连那眉角都微微的上扬,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至于本王的子民吗?臣服与本王的王妃,就等于臣服本王。”

他的话语再次微微的顿了一下,又低声补充道,“由此可见,脸皮厚的好处还不少。”

“上官云端。”不等她的话说完,凤阑绝揽着她腰的手,猛然的一紧,有些咬牙切齿的低吼,望向她的眸子中,更是漫地浓浓的怒火,唇微动,一字一字恨声道,“上官云端,你休想,这一辈子,你只能嫁给本王。”

见她没有反对,他的心中更多了几分欣慰,原本贴在她耳边的唇便微微的移向了她的唇,然后慢慢的吻向她,他的吻,极为的轻柔,也极为的缓慢,有着一种异样的珍惜。

“恩。”上官云端毫不犹豫的点点头,只有那样,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才能不成为他的累赘。

只是,这笑声传到某些人人的耳中,却不是那么回事,后面的轿子中的人,此刻只怕快要气炸了。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7875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