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疮痍满目
作者: Laity李章节字数:78756万

顺着哭喊声,唐毅终于找到了哭喊的人。竟然是前一段时间失踪的船员,他们都以为他肯定是被野兽吃了。没想到,这人还活着。居然还活的好好的,还真让人吃惊。

果然,几个人捧着一个圆形孔状的东西跑了回来,唐毅和钟凡瞧了瞧,有些像是蜂巢,但又不太像。里面偌大的孔洞,全部都塞满了金黄的蜂蜜,不少的蜂蜜已经从孔洞里流出来。

ps:1号上架,也就是明天,更准确的说是今晚十二点以后,白天我会发布上架后的更新和爆发规则的,还请大家尽量订阅支持一下,感激不尽!昨天决定完本的时候其实已经预料到会骂声一片了,但最终还是画了句号,只能说这个句号画的确实不怎么样。

随着海格力斯的声音响起,百米多高的金属巨人突然出一声崩塌式的巨响,把旁边的人都吓了一跳。

她的确不是一个重感情的人,哪怕卡塔库栗是她的亲生儿子,她也根本没什么感情可言。可问题是,卡塔库栗除了是她的儿子之外,还是她手底下最得力的干将,没有之一!

“你”莱德菲尔德看向雷法的目光中泛着杀机。

“这样吗,那是我想多了。”雷法微微错愕。

ps3:我原本的计划是一百万字的,这个月底完本,其实要写也能写,但说实话写的真的很不对味,大概是因为主角武力太高了吧,这点是我之前没控制住。与其完全原创剧情,我觉得还是早点结束吧,没必要为了多写字数而写,你们看的不舒服,我写的也难受。

暖暖入梦:……

询问声落在冷冽的耳朵里有些刺耳,他冷着眸子淡漠的说道:“我是冷氏集团的主事人,冷家的玉鉴我想要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你,有什么异议?”

女人有时候真是奇怪的动物……这个是沈麟给下的定义。

**

夏以沫哭着,她的泪蛰痛了龙尧宸的神经,他上前一把拉起夏以沫,狠狠的甩到了办公桌上,他猛然上前,大掌擒住了夏以沫的脖子,咬牙切齿的说道:“逼死你?我要弄死你就和捏死蚂蚁一样,我需要这么费力气吗?”

苏浩想要问什么他清楚,看在苏浩的面子上,他不会对苏沐风如何!

龙尧宸轻倪了眼已经收回眸光,低垂着看着手里的粥的夏以沫,冷漠的说道:“她手里拿着你塞给她的粥,怎么拿手机?”

对她,他只能这样吗?

门打开,果见门口的人是乐乐,他还抬着小拳头欲砸门,见门打开,势头收不住的就一拳砸在了龙尧宸的腿上,他一惊,急忙缩了手向后退了一步,仰起头,可怜兮兮,却又倔强的看着龙尧宸。

“我……”夏以沫突然不知道要说什么。

乔治看着苏沐风,心里知道他想问的其实是夏以沫,“昨天你突然昏了,我也就没有顾上给夏宇留言……”

“莫小姐在殿下身边,你无需担心,”沈麟看着付兰芝终究开口,“到了a市,会有人来接你,也会为你安排好一切……不要拒绝,这个算是莫小姐的心意,殿下只是代为转达而已。”

“没事,你有我!”

“我不会为难你……”莫忻然说着,即将秘书亮了眼,“我自己去就行了!”

龙帝国拥有自己的岛屿,很多外人并不清楚,那里是个什么样子的……那是一个有着帝王世袭、却又有着民主的岛国,在那里,一个掌权人等同一国领导人,这么多年来,经久不衰,就是因为对每一届的掌权人都有着严格的训练,从小开始……绝不会有溺爱出来的孩子,那么,龙天霖又岂会简单?

话还没有说完,她的胳膊猛然被龙尧宸一拉,顿时,整个人跌坐在了他一旁的位置上,就在夏以沫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龙尧宸已然长臂将她禁锢,顺势,俊颜欺上……

“如果我不放呢?”龙天霖挑了眉,冷冷疑问。

“宸少?”刑越见龙尧宸缓步走动厨房的门口,微微躬身,“要不要派人后面跟着。”

“emperor,药的调试结果已经出来了,”sam兴奋的言语从电话那端传来,“试验结果很好,只是药性有些刺激性,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将配方改的十分柔和,绝对不会伤害到身体任何。”

而当她醒来的时候,已经不在龙天霖的车上,也不在自己那件狭小的卧室里,眼前的景致熟悉的仿佛就在梦里,白色和紫色相间的装修,柔软的大床,华丽的梳妆台,安静的空间被夕阳的红晕渲染的让人感觉到安逸。

她微微张了嘴,吃惊的看着眼前的环境,她猛然死死的闭上了眼睛,甩甩头后又睁开……

“沫沫!”龙尧宸还来不及反应的大叫出声。

别墅,夏以沫惊愕的忘记了所有的思绪,她就这样盯着电视里的龙尧宸,眼睛一眨不眨,甚至,忘记了所有。

话落的同时,宋美娜眸底闪过一抹精光,只是,那样的精光带着愤恨和占有。

夏以沫这会儿心里复杂的不得了,她说不来自己是什么情绪,好像有开心,又有抗拒,又有迷惑、茫然……

龙天霖笑笑,抬手就在夏以沫的鼻子上轻拧了下,见夏以沫皱眉的就像挥手打人,他一把握住她的手腕放下,痞笑无谓的说道:“这和哥都锻炼出本能反应了……”嗤嘲的声音有些刺耳,“不过,这样不好,女人动不动就动手,不是好习惯!”

冷冽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淡淡的笑,那样的笑就好像外面湛蓝天空上的骄阳,透着一股子让人热到了心里的狂炙,“我会转达!”淡淡的一句话,没有泄露任何情绪,“但是,仅仅是转达!”话落,他顺势挂断了电话,嘴角的笑意加深了少许的同时,抬步往电梯走去……

莫忻然站在餐厅的入口,看着冷冽一身暗灰色喜服的站在那里,合体的剪裁将他犹如模特一般的倒三角身材显得愈发颀长,他的背影看上去依旧孤傲中透着冷绝的气息,但却散发出让人无法挪开视线的魅惑。

龙尧宸站在绯夜顶层的窗户前,一手抄在裤兜里,一手垂着,垂着的手指间有一支烟正在燃烧着,袅袅的烟雾徐徐上升,将他孤傲的背影渐渐弥漫。

一,天霖想要让他知道,也让他见证他们的幸福开始,甚至,希望沫沫明白,他和她已经成为过去了。

看到夏以沫的字,龙尧宸墨瞳深处噙了笑意,龙天霖却撇了嘴:“不关心我就算了,竟然说我是鬼!哼,如果不是哥十万火急的找我回来,我也不会大半夜的出现……”

夏以沫看了眼一脸淡漠的龙尧宸,随即嘴角含笑的朝着龙天霖指了指雪人头。

“你是说小泡沫的身世吗?”凌微笑问道。

蔷薇花的话语是思念,她最爱的是蔷薇花,纵然玫瑰雍容华贵,但是她却独爱蔷薇。

莫忻然看着那些人嘲笑的嘴脸,心里奢望着有个人能够帮帮她……就像上次一样,上次的那个哥哥!可是,她明白,那样的好运不可能一直在她身边……晶亮的眼睛在污渍的脸上格外的明亮,莫忻然看着嘲笑的人,猛地扑上去,一口将带头的男孩儿的耳朵咬出了血。

“啊……”

龙天霖依旧是那副邪佞的样子,骨节分明的手捻着杯子轻轻晃动着,声音有些悠远的说道:“若晞那样的女孩……恐怕,没有几个人会讨厌她吧?!”

“难道,你不是吗?”心,渐渐下沉,夏以沫突然变的沉着起来,她目光紧紧的盯着龙天霖,一点儿也不退缩。

刑越轻倪了眼沙发上的东西后恭敬的说道:“包和手机都在,夏小姐应该在酒店里,我去找找!”

龙尧宸的车速很快,他眸光凛着,对于路边来来往往的人只是淡漠的扫过,又到了一个路口,他继续右转,眸光犀利的朝前看去……就在一个路中心的小喷泉的台阶上,看到了那抹娇小的身影……

那张照片是她这一个多月来唯一可以带走的回忆,就算手机在她身上,离开后,龙尧宸也不会给她电话,他们从此不过就是陌生过客罢了。

“我为什么要担心,”顾浩然头也不抬的淡漠说道,“曾华是在特殊兵队,这么多年来,不同于曾家别人,一直没有大的升迁,一是他聪明,二是他有自己的梦想!”

“不用了!”龙尧宸的声音很沉,彰显着此刻他的极为不开心。

兰姨轻轻的将门阖上,若有所思的转身往楼下走去,刚刚到了楼下,就看到海月站在那里,手里还拿着写生的画板:“你怎么还在这里?”

小声音里有着抱怨,乐乐本来第一天上学就紧张又兴奋,想着放学了可以“倾诉”的,可是,却没有看到预期的人。

夏以沫气愤的瞪着龙尧宸,就算乐乐不知道事情情况,她认为,也不可以对孩子撒谎……但是,当车驶入龙帝国私人医院的时候,她的眼睛瞪得越发大。

*

“好了,我也就不打扰你们的工作了,”龙天霖起身,“回头,我会拜访你们所长的,至于你们今年的业绩奖金,我预测,应该是很可观的。”

龙天霖翻翻眼睛,“哥,你们一家三口温馨,是打算拉我过去在我伤口上撒盐?”

蓝影偷偷的倪了眼从挂了电话就安静的不正常的龙天霖,内心轻叹,娇媚的杏眸更是闪过一丝忧伤,少主现在一定很难过吧……就算每每都表现的无所谓,但是,他心里的伤痛,又有谁知道?

乐乐第一天上学,加上如今随着说话越来越顺溜,他变得不似以前那么安静,当然,夏以沫认为,这完全是因为在龙尧宸的面前……

“嗯!”

炉火静静的温着牛奶,夏以沫的思绪却有些凝在一起,四年的婚姻在今天下午划上句点,她欠苏沐风的,也许,只能空洞的许下下辈子去还……如今,她就算背负着多少不愿意,多少那不堪的代号,也只能这样走下去,人总要为某些自己最想要的而付出一些代价,不是吗?

龙尧宸又看了眼机场的方向,方才默默转身,上了车,平静的说道:“回去!”

“嘟嘟嘟嘟”的挂断音传来,夏以沫脸上的担忧更甚,她顾不得多想,拦了一辆出租车就蹦了上去,“司机,麻烦青阳路异度酒吧!”

时间到底能改变多少他不知道,但是,沫沫的一步步改变和努力他看的真切,也因为看的真切,他越发的心疼,越发的对这个女人迷恋!

龙天霖摆摆手,示意侍应生去忙,和颜若晞双双往间走去,进了眼见,见龙昊琰也在,他瞥了眼桌子上的酒,不满的说道:“二叔,你还真偏心!”

“欸,别!”冥洛紧忙说道,“对了,我好像看到翎了,被几个男人包围着。”

夏以沫的背影消失在了昏黄灯光的尽头,苏沐风没有去追,一直站在原地,看着夏以沫消失的地方,眸光渐渐变得迷离而空洞。

夏以沫看着小麦,看了好久,直到小麦的神情越来越担心,“小麦姐……”眼睛红了起来,“他没有办法拉小提琴了……”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传来,夏以沫猛然一惊,来不及考虑,大喊了一声“爸”后,就急忙冲进了小混混刚刚打开的那间房门。

夏以沫依旧打量着,只是仿佛思绪放空的说道:“我好像来过这里……可是,想不起来了。”

冥洛笑了笑,眸光透着邪魅,“早完成一天,她就可以早一天回到龙尧宸的身边,我不觉得她会给自己十年的时间……十年,太久了,久到估计就连她自己都会失去信心!”顿了顿,眸光一凛,“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样的方法,强化训练这几项,其余的也不能松懈……”冥洛又顿了下,方才若有深意的缓缓说道,“她需要多久……就要看她自己对龙尧宸的想法有多少了。”

绯夜的门外,秦枫跪在那里,就算经过两天三夜,他也一动未动,仿佛一座雕塑一般,任凭着来往的人观望和指指点点。

“小姐。”秦枫微微躬身,态度十分的恭敬。

夏以沫嘴角笑开,然后在乐乐的脸上亲了下后起身,跟着金花2号去了训练场……

这里,最为感动的是ling,其余的人只是知道夏以沫的过去,但是,没有人和她一样,是经历了这个女人从懦弱到如今坚强的蜕变,如果同样的事情落到她的身上,她觉得自己都不会有她坚强。

“如果你让我试验,我会谢谢你!”carina不死心的说着,接收到龙尧宸冰冷的眸光时,她无奈的叹气,“好了,我只是说说而已。”

乐乐很是乖巧的洗漱,干净的衣服已经准备好了,乐乐很是疑惑这些衣服是哪里来的,但是,小脑袋也没有去思考太过,只是穿戴好后就下了楼,看到龙尧宸坐在餐桌前,他脚步停下,朝着他打手势:我要回去,否则,我妈咪会着急的。

“嗯!”龙尧宸应声,下巴轻挑了下,示意乐乐过去吃饭。

“阿宸,”电话里,传来夏以沫疲惫的声音,“乐乐喜欢喝牛奶,不喜欢吃荷包蛋……”

夏以沫看着他的样子,突然觉得很好笑,明明就是为了颜若晞来骂自己,警告自己的,明明那样的厌恶自己,干什么装出一副很担心的样子?爱情游戏……不是已经结束了吗?颜若晞都回来了……干什么还要装?

“怎么,心疼了……嗯?”龙尧宸原本暴怒的心情突然好了许多。

看到袋子上的logo,夏以沫就已经了然,“巴黎时装周最具潜力的设计师unique设计的衣服有价无市……怎么会不喜欢?”

莫忻然微微皱了下眉,不由得无奈一笑,会这样做的,除了以沫不可能是龙尧宸。

龙尧宸走了上前,轻轻的拥住夏以沫,鹰眸微凝的看着莫忻然说道:“冷冽这个人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能做我朋友的屈指可数……这样的男人,绝对不会做出‘辜负’之事!”

“叮!”

“小姐,”身后的人讨好的说道,“那个女的已经离开了,我注意了,那样子,伤心的好像就要去死一样。”

宋美娜顿时眸光一凛,“你监视我!”

宋美娜幽幽转醒,看着面前带着黑金面具的男人,猛然瞪大了眼睛,急忙起身,看到自己身上的痕迹,顿时惊得拉起被子就遮掩住了,“你,你是什么人?你怎么会在这里?”

莫忻然看着冷冽,突然觉得眼前这个男人不似平日里那样的孤冷讨厌,此刻的他只是一个得不到父爱的可怜孩子。

“你好,”庄纯声音柔和,她暗暗冷嗤的看着莫忻然,脸上却纯柔结合,“我是冽的女朋友!”悲剧的到来让人措手不及,直到那刻,始终纠结自己无法释怀的事情仿佛一下子都变得清晰。可是……就算明白,一切也都已经晚了!

话落,那人嘴角的笑意渐渐蔓延到眼底,透着一种畅快到无法形容的舒逸。她拿起手里的对讲机,轻轻摁下发送键,缓缓开口:“时速150,制动抓地性能控制很好……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

龙尧宸的身上都是血,薄唇紧抿成了一道线,整个脸僵硬的没有办法舒展。他看上去虽然凝重,可是,还保持着冷静,但是,一旁的刑越知道,此刻的他承受着什么。

龙尧宸的眉微微蹙起,深谙的眸子里透着狂狷的怒火,但是,声音却平静的说道:“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墨瞳渐渐变的阴沉,龙尧宸有些粗粝的指腹轻柔的拂过夏以沫的脸颊,眼底闪过一丝不自知的心疼。

“殿下!”沈麟见冷冽出来,急忙开了车门。

冷冽只是扫了她一眼,随即冷声说道:“我和她有话说,你们都出去……”

“哥……”宋冉冉壮着胆子,可是,话才到嘴边儿,就被冷冽无情冰冷的视线给逼了回去,然后和佣人一起出了屋子。

庄纯抿着嘴看着冷冽,自嘲一笑,“你是来找我兴师问罪的?”她本就长的清纯,此刻哀戚的样子楚楚可怜的让人怜悯。

秦枫送夏以沫去机场,苏沐风带着乐乐就去了“夏天的风”。

“哥去办事!”龙天霖一点儿也不在意的开口回答。

“不远。”龙天霖说的越发认真,“我这次是用心,我必须要考虑好所有……小泡沫我不是开玩笑!”

“你放心,”夏以沫淡笑着说道,“我爱的人是龙尧宸……”

苏沐风缓缓打开琴箱,跃然眼底的是那把众多小提琴家都梦寐以求的斯特拉迪瓦里琴……一抹讽刺滑过眸底,蛰痛了他的心。

夏以沫脚步到了书房门口停止,踟蹰着要不要进去问问,她偏头看了眼龙尧宸的房间,咬咬牙,走了进去,张口就问道:“那个……我,我睡哪里?”

过了好一会儿,两个人仿佛在同一时间反应了过来,一个推,一个让,然后慌忙的就想站起来,尤其是苏沐风,由于时间太忙,加上也并没有太多时间接触女性,刚刚的意外完全出乎意料,而那个吻……

苏沐风“腾”的一下脸就红了,此刻,哪里还是那个台子上不可一世,狂傲不羁的小提琴王子,俨然就窘迫的像是一个情窦初开的青涩大男孩儿……

惴惴不安的夏以沫抿了抿唇,最终,给龙尧宸发了个简讯……

“笑笑,朴信天的下张专辑向我邀曲了……”小麦拢了拢长发,很随意的说着。

a市议府办公楼。

夏以沫眼底闪过凄凉,她看着龙尧宸,鼻子微微的酸涩了起来,其实,没有人能够明白,为什么……说她懦弱也好,说她活该也罢……她不想和这个男人有牵扯了,她怕,她怕自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

龙尧宸微微蹙眉,他轻倪了眼腕上的表,只是,眸光扫过那若隐若现的齿痕时,总是不自觉的怔愣下,“你还有半个小时!”

龙尧宸收回眸光,淡漠的仿佛只是赌场里看到的一个微乎其微的小事情,他朝着龙天霖说道:“绯夜这块地儿可以让,但是,价钱要比你的计划多出三成!”

悦耳的铃声在夏以沫不知道要如何解决的时候响起,夏以沫拿过电话,轻倪了眼来电,见是龙尧宸的,顿时,眼睛里就放了光,她接起电话,还没有等龙尧宸说话,刚刚委屈就化作了娇嗔的嘟囔:“阿宸,我忘记带钱包了……我没有钱去买菜……你能不能让刑越给我送点儿钱?”

龙尧宸看着前方站的人,慕子骞下了扶梯后并没有上前,仿佛在观察接下来的发展,而凌微笑的目光则是有些“小郁闷”的看着在做戏的两个人。

“我……”夏以沫呼吸有些沉重,她害怕的咬了唇。

凌阿姨的话会让龙尧宸杀了米小兰的,虽然她不喜欢她,可是,她不想她死啊!

抬手摁下内线电话,接通后,冷漠的吩咐,“去给沈麟说,等下的会议安排到明天早上。”

“是的,总裁!”

冷冽开着车径自往医院驶去,一路上,他都在想一个问题……他希望给莫忻然选择的权利,却发现,如果她选择的结果不是他想要的,他却不会同意。

“然然,”冷冽蹙眉,语气里有着生气的说道,“我是等着你自己说,可是,却仅此而已,从来没有想过去嘲讽你什么,否则……”顿了下,他俊颜一凝,“……就不会想要这个孩子。”

“总裁,老爷子他们在主厅包厢等您。”大堂经理亲自引领着冷冽往包厢走去,一路上,他被冷冽身上弥漫出来的气息压得几乎喘不气儿,直到给冷冽开了包厢门,恭敬的等他进去关上门后,他才长长下嘘了口气。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7875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