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力所不及
作者: Laity李章节字数:78756万

秦浩眯了眯眼睛。

进入庵中后,又有女尼迎出来,与大长公主说着这几日燕小郡主被送来,开始好好的,不明白为何,从昨日响午就昏睡不醒。早上时,以为她只是抄经书累了,便没喊,直到中午还没醒,这才急了,喊不醒,赶紧给大长公主府传了信。

入了城后,整个城内,更是熙熙攘攘,因圣旨之事,讨论得燃火朝天。

藏锋大惊,面色大变,立即挥剑,可是晚了。

那么今生,她若是早先还有些犹豫,还想整合谢氏,好的留下,坏的分出去,那么与爷爷三年前退朝后不理会谢氏米粮,让皇帝吞并了大半的手软剪枝又有何区别?只会让皇上以为谢氏不是铁板一块,定能除去。

昨日她与谢云澜商定,以后早饭和崔允一起陪着忠勇侯在荣福堂用,以往都是谢墨含陪着忠勇侯用早膳,她在府的时候太少,回来后事情不断,也没怎么在府里待着,更没怎么过去,如今哥哥出门在外,她也会长期在府中,自然不能再和以前一样了。爷爷老了,哪怕她不能每日陪在他身边,但每日早上去用早膳,碰一面,还是可以的。

谢芳华闻言眼泪又汹涌而出,尽数都蹭到他胸前,蹭到他衣服上。

侍画说,“玉灼比我们八人的悟性好多了。”

皇帝回过神,摆摆手,阻止道,“不必戴着它了,摘掉吧!”

bsp;??谢墨含见皇帝瞅着他和谢芳华,他收敛心神,伸手拉了谢芳华一齐坐在了最下首。

谢墨含看着孙太医眉峰紧了紧,见谢芳华神色不变,他也稳住心神不动。

永康侯脸色也渐渐白了。

谢芳华颔首,伸手扣紧秦铮的手,又对郑孝扬道,“你抓紧秦铮的另一只手,待我摧毁上面的三层玄铁死门时,你们随我一起闯出去。”

一行人离开山坳,奔向京城方向。

侍画、侍墨立即担心,“那小姐您……”

“是,那小姐您小心一些。”侍画、侍墨看了玉灼一眼。

那少年顷刻间便来到了近前,大喊了两声祖父,便翻身下马,甩了马缰,哭着冲向马车。

玉灼顿时上前拦住他。

“我已经传信,着人查了。”侍画低声说。

刘侧妃憋了一口气,努努嘴,“还不是正院那人和落梅居那个小子惹事儿。”

秦浩淡漠地道,“没出来见面!”

宫中如今没有太后,林太妃资格最老,连带着八皇子的身份也是尊贵。可是他无母族背景,林太妃不参与后妃争斗和朝堂的事情,他也就不被皇后和柳妃、沈妃盯在眼里了。

林七立即禁了声。

谢芳华点点头,挽着英亲王妃,出了紫荆苑。

谢芳华知道上一辈的事儿,不言声。

“我去叫大夫!”宋方的声音传来。

谢芳华点点头,洗了脸,也脱了外衣,随着他躺在了他身边。

“主子,用不用去查一下今日借由杀手门刺杀您和铮二公子的人?”轻歌想着那块令牌既然是谢氏隐卫的令牌,那么就不只单单是杀秦铮这么简单了。身为忠勇侯府的小姐,谢氏这个姓氏,一直是谢芳华要做的事情。

“你不想一个人去,可以拉上你的丈夫一起去。”秦铮慢声道。

王倾媚咳嗽了一声,臭着脸顿时笑了,“我哪里知道你们偷偷跑出去惹了人借由杀手门来杀人?也怪不得我!”话落,见秦铮脸一沉,立即道,“我这就给你去拿!”话落,一阵风地走了。

bsp;??宋方闻言也附和,“是啊,你胡乱揽什么事情?我们回下榻之处休息一下,明日清早还要赶路回京呢。”

谢芳华点头。

“娘?”金燕看着大长公主,“我被入梦……”她刚想冲口而出,又立即改了,“我被梦魔,这其中定然是有人背后……”

金燕见大长公主话语凌厉,只能住了口,看向谢芳华。

“十几条人命呢!”金燕说。

“紫玉砚台和徽菱宣纸除了皇宫皇上的桌案上有,英亲王府二公子的书房是独一份。”温书爱不释手地摸着砚台和宣纸,好像遇到了宝贝,对谢芳华道,“二公子给了我一个任务,先学写他的名字,用各种字体,虽然这有点儿难为我,但是为了用到这砚台和宣纸。到也勉为其难。”

不知如今状况如何?

英亲王妃对秦钰道,“不用问她了,这事儿千真万确,我已经问过她了,再问她也问不出什么来。”话落,她将从秦怜嘴里得到的消息对秦钰说了一遍。

昨天还是好好的活生生的活蹦乱跳的一个人,今天怎么就死了?还是死在军营自己所住的床上,仵作同样验不出尸首来?

“午夜子时。”谢芳华道,“他打开窗子后,大约不到半盏茶时间,这是根据他衣服被潮气侵湿的程度推断出来的。然后他应该是转过身要拿什么东西,或者要干什么,没立即关窗子。所以,在他转身时,有金针从他后背刺入。”

秦铮看着她,“你离开两日了,皇叔依旧好好的,没了你,皇叔照样有人侍候。”

谢芳华虽然睡着,但是凭借她在无名山多年的练就的本事,自然是没睡得极熟。她能调整呼吸,任谁也看不出她其实心里是略微清醒的。

“嗯,到了!”谢云澜点头。

“这有什么委屈这是对谢氏六房的保护,我阖府上下,都该谢皇上安排御林军来相护。”明夫人道。

谢芳华摆摆手,“去吧。”

谢伊立即扶住她,喊了一声,“娘。”

秦钰放下笔,顿时笑了,“你的女人给我牵红线,谢氏六房的二小姐说喜欢我,闹得天下皆知。难道不允许我要点儿赔偿”

秦钰看着他,“你是告诉我,送来后,荥阳郑氏你就不管了”

“以前谁理会荥阳郑氏了别说郑孝扬了。”秦铮道。

谢芳华更是无语。

谢芳华抿唇,“这么多花,为什么只这一株金玉兰打了花骨朵”

英亲王妃看着她,“谁”

英亲王妃一惊,立即快步走了出去,人未到,声先出去了,“发生什么事儿了”

卢雪莹站起身,亲自给她将纸笔递到跟前,她提笔写了个药方,对外面喊,“侍墨。”

谢芳华笑着道,“闲来无事,出来转转。”话落,她反问,“你这是要去哪里?”

金燕闻言仔细一看,顿时唏嘘,“可不是吗?我一下子被这个金色晃了眼睛,到没看到它旁边的这个翡翠更好些。”话落,她看着谢芳华,“芳华妹妹你可喜欢这个?”

    赵柯见她离开,本来期待的脸色顿时暗了下来。

    虽然如今在谢云澜体内冲撞的气息显然比秦钰对她施咒的那一根线粗。但隐隐的,让她却觉得,性质怕是一样的。

    谢云澜闭上眼睛,默不作声,周身上下有一种自我厌弃的情绪。

他说的无非是从来没见过秦铮对谁这么好,让他这个从小跟在他身边的人都嫉妒了。从她来了,感觉这个院子都不清冷了,怀疑难道女人真有驱寒的作用。如今府里都传开了,说秦铮对她如何如何。京城外面的人将她夸得跟天仙似的,说她是因为美貌征服了秦铮……

“听言,去将窖里放的那坛翠烟轻拿来。”秦铮对外面吩咐。

秦铮措手不及,抖掉的梅花瓣散落到了地上。他眼睛瞬间眯了眯,偏头向她看去。

谢芳华向外看了一眼,出了房门,迎了出去。

谢芳华对他摇摇头。

谢芳华颔首,“我也觉得此事太巧了,先去看看。”

“这时候自责有什么用你先出去,诊治要紧。”右相转头对谢芳华拱手,“辛苦小王妃了,夫人气急,口不择言,你和王妃海涵。”

右相闻言皱眉,“碧儿,你什么意思”

“我说没有十全的把握,但没说不一定治不好。”谢芳华道,“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再耽误下去的话,便真的治不愈了。”

郑诚一惊,顿时噎住,一时间,不知该如何答复。

她摇晃了半天,转头看向秦钰和英亲王妃。

她给了他一个出色的儿子,让他骄傲,承接他右相府的门第,死亦有接班人。

金燕摇头,“钰表哥不爱我,但也没什么不同,我爱他就够了。这一辈子,他不喜欢我,不爱我,又有什么关系我放弃他,是放弃对他的圈固和追逐,而不是放弃对他的爱。他如今一心只为南秦江山,那么,我只能尽我所能尽些绵薄之力。”

“你……”秦钰恼怒地看着她,忽然拿起桌子上的奏折,砸到她的脚边,奏折用了极大的力气,到她脚步已经粉碎成末,他震怒,“大姑姑辛苦抚养你长大,将你当做手心里的宝,就是由得你拿出来作践自己的吗”

金燕等在御书房外不远处,见她出来,对她灿然一笑,“我第一次见他对我发怒,就为这个,也是值了。”海棠苑内,谢芳华也已经得到了早朝传出来的消息。

刚到荣福堂门口,听言匆匆跑来,气喘吁吁,惊慌失措,见到谢芳华,几乎要哭出来,“芳华小姐,太子和咱们世子不,侯爷一起回府了。说他亲自来接您进宫,侯爷让我提前来传话,您快想想办法吧”

谢芳华撇开头,想着秦铮此言此举怕是会成为一颗重磅惊雷,劈死人不偿命!

“左相府的门楣怎么样?已经够高了吧?背后还有范阳卢氏家族支持,配我大哥可是满配。”秦铮道。

吕氏衰败多年,就需要这样青云直上的一个契机,自然会不遗余力地抓住,感恩戴德。

“滚!”谢芳华挥手给了他一巴掌。

“爷问你话呢?”秦铮板下脸。

“你干嘛?”谢芳华低叱他。

谢芳华身体的确还是疲惫,昨夜三更天才睡下,如今刚晨起,歇了没几个时辰,生怕他再不依不饶,索性真的拢起困意,不多大一会儿,竟然真的又睡了过去。

二人没起床,落梅居内的众人即便有的醒了,有的起了,但都忍着,小心翼翼地不敢闹出丝毫的动静,恐防惊醒二人。

“在哪里?”秦铮打断她。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7875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