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积非成是
作者: Laity李章节字数:78756万

那是原本被吞噬的大道神树,此刻成为掌控者,林逸重新凝聚了这一颗神树,扎根混沌,树上挂着三千枚果实。

李玉本就是那种不学无术的纨绔弟子,此刻早就已经六神无主了,身子不断的抖着,用力的摆着手,向后退着。

而那个弹琵琶的女子却是微微的怔住,那双清澈的眸子中,瞬间的漫过满满的失望与伤心,带着几分委屈,似乎快要哭出来了。

“是,我的肚子里,怀的正是绝王的孩子。”那个女人的脸上便更多了几分得意,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带着明显的不屑,“你不过就是夜阑国硬塞给绝王的,绝王不会喜欢你的,因为绝王喜欢的人是我。”

话一说完,便快速的转向,向着府外走去。

“我不想违抗皇上的命令,但是若让我嫁他,我绝不答应,若是皇上想要因此而处置我,那就请便吧。”凤忆希微微的仰起头,一脸凛然地说道,她此刻宁愿褃皇上惩罚,都不会答应嫁他。

此刻,太上皇与皇上都坐在大殿上,而凤阑绝正站在一边,二皇子看到皇上时,微愣了一下,心下微微一沉,而走进大殿,看到大殿里情形时,身子猛然的僵住,一双眸子也猛然的圆睁,脸上多了几分明显的害怕。有那么一瞬间,他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为自己是看花了,暗暗的呼了一口气,再次望去,等到完全的看清信上的内容时,他才确定,自己并没有看错,而是千真万确的。

那么这一出,便也没有什么用了。

上官云端这话,既是感谢,她的一百万,也是在暗示,她刚刚想让她出丑,才有了这样的局面。

上官云端微微一笑,倒也感觉到真的有点渴了,便伸出手,接过那个宫女手中的茶。

月光撒下,落进那轿子中的身影时,那张脸慢慢的变的清晰。蓝岚听到上官云端答应了,心中暗喜,再听她说一招定输赢,以为她说的是比试武功,眸子中更是隐过几分得意的冷笑。

过了一段时间后,侍卫很快就那人带进了皇宫,那人是绝王府中的管家。

蓝岚听到那管家的话,脸色瞬间的一沉,一双眸子猛然的圆睁,难以置信的望着那管家,似乎想要看看,他是不是在说谎,只是,却发现,那管家一脸的平静,沉稳,没有半点说谎的样子。

“是。走吧。”上官云端微微点头应着,她刚刚已经特意的画了妆,将她的脸化成极平凡的样子,要不然这个男子看到她,只怕会更加的紧张。

只是,恰恰在此时,上官云端突然再次开口说道。

“这个问题嘛,不如让大家一起鉴定一下吧。”

“本王今天来,还有一件事,本王想请神医出手,医治。”夜无痕转向叶寒,再次沉声说道,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望向秦思柔,“医治她。”

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命令道,“让人暗中监视阁厢院,注意每个人的出入。”

上官云端一脸无知的痴傻,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心中,却是千转百回,她深知,今天皇上将她带进了王府,她就不可能再回去了,既然无法选择自由之身,那么,她就只能尽量的让夜无痕更加的厌恶她。

他的唇角狠狠的抽了几下,突然有一种无语问苍天的感觉,他!夜无忧,聪明绝顶,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夜无忧竟然被一个傻子骂做笨蛋?!

“整个京城,谁不知道,上官云端白痴又花痴,夜阑国的脸都让她丢尽了。”四夫人更是恶毒。

时子虽然平静,却是很幸福,上官云端很满足现在的生活。

她真的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的纠缠了。

这一次,蓝魅辰的话说的更加的直接,而且,似乎有了一些恼羞成怒的情绪。

这个女人根本就是傻到家了,还说什么装傻?而且,仅仅是这雪凝,便证明,这茶跟她没有关系,她是绝对不会有雪凝的。

皇上大略的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一下,越讲到后面,脸色越是难看。

“不,爹爹要把它交给绝王,让绝王给你戴上。”上官傲天却是一脸坚持的回绝了她。他要确认一下,绝王是不真的爱着云儿。

夜无痕的身子微微的一僵,双眸似乎多了几分不舍,几分心疼,是呀,他真的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她嫁给别人吗?

“你告诉她了?”夜无痕听到她最后一句话,却是微微的一惊,低声轻呼道。

“你不伤心?你的男人去抢别的女人,你不会伤心?”叶寒的脸上多了几分疑惑,继续追问道。

“这件事,可是非同小可,一定要查清楚了,量这几个人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而且这皇宫中岂是那么容易能进的,所以,这事太过蹊跷,不能就这么将他们杀了。”而丞相听到二皇子的话,却顿时反驳道。二皇子听到丞相的话,双眸微眯,眸子深处多了几分狠意,这只狡猾的老狐狸,不知道坏他的事,他当然知道这只老狐狸打的是什么主意,不是就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凤阑绝吗?

“吵。”上官云端被她拦住了去路,脸色微沉,眼帘微抬,冷冷的眸望向,“让开。”

下了马车,宫女在前面引着她们,上官凌霜看到那气派,华丽的皇宫,一脸的惊愕,一双眸子更是忍不住四下张望着。

叶寒微愣,他原本只是想要捉弄一下凤阑绝的,却没有想到,这夜无痕比凤阑绝的反应更激,看来,夜无痕的心中真的是很在意上官云端,或者,比起凤阑绝来,他对上官云端的爱,并不会少。

夜无痕的脸色却是从看到她刚刚醒来时的欣喜,一点一点的变的阴沉,在看到她睁开眼睛,望向凤阑绝的那个轻笑时,他的眼睛,便似乎被着什么狠狠的刺了一下。

他真的很后悔当初写下了那封休书,若是他不写那封休书,她就还是他的王妃,凤阑绝就绝对没有机会。

而她面前的这个男人,刚刚似乎。

“上官云端,本王告诉你,你现在是本王的女人,不管是谁来抢,本王都不会放手,包括夜无痕。”

凤阑锐听到凤阑绝的话,微微的一惊,他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太上皇已经恢复了意识了,但是,太上皇看上去,明明就跟中了摄魂术时,没有什么差别,难道?

只是,凤阑锐醒来后,便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见任何人,也不跟任何人说话。他去了几次,都被关在外面。

他们都是聪明人,他也知道,凤阑绝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既然凤阑绝说出那样的话,便是有十分的把握肯定他的腿没事了,所以,此刻,他知道,他也瞒不过去了。

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当时,本王根本就没有怀疑到你的身上,只是,本王却发现他。”凤阑绝的话语再次的顿住。

而且,这也关系着上官凌霜接下来的去留的问题。

她真是该死呀,她也真的后悔了,只是,现在后悔还有用吗?

他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中了那年轻人的计,原来,他先前是故意让他和玉儿掉以轻心,连他都失了防备,从而……

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将玉儿的妻子的画像夹杂在里面,让玉儿辨认,偏偏刚刚玉儿中了他的计,掉以轻心,没有注意辨认。

“哼,绝王要本相拿出证据,她是傻子可是众所皆知的事实,这事实摆在眼前呢,还需要什么证据。”丞相却仍就清楚此刻的凤阑绝的可怕,还正在暗暗得意着呢。

丞相的身子更是明显的僵汪,一时间不由的愣住,一双眸子中隐过几分紧张与担心,暗暗的呼了一口气,低声说道,“王爷误会了,本相绝无污蔑王爷的意思,本相刚刚只是一时口误。”

“本王的决定,还容不得他人干涉。”凤阑绝双眸微眯,对李贵妃更是一点都情面都不留。

上官云端看到他手中的东西时,微愣了一下,这根链子应该就是娘亲留下的吧。

“那就让叶神医多费心了。”皇后听到他的话,自然也是十分的高兴,毕竟,谁都知道这天下第一神医的医术超过,而且皇后也知道叶寒与绝儿的关系非同一般,是绝对不会伤害云儿的。

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摆脱暗处的那人。

他此刻的位置极好,可以清楚的看到下面的一切,但是却又不会被人发现。

月儿虽然挨了打,她仍就紧张的将上官云端护在身后。这下意识的动作,让上官云端的心中,多了几分暖意。

那几个女人也以为上官云端是害怕她们,脸上更多了几分得意,也并没有多想。

“哎呀,好好的怎么打起来了,快住手呀。”四夫人回过神后,假装担心的向前劝架,但是那声音中,却有着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

“云端,没事吧?”他走到她的身边,手已经习惯性的伸出,揽住了她,有些担心地问道,特别是在看到,他派在她身边的侍卫,竟然也不在她的身边时,脸色微微的沉了一下。

“绝,好久没见了。”她的脚步轻迈,再次的向着凤阑绝走来,微微带笑的声音,仍就是她那独有的轻柔,那种可以让人酥软的轻柔。

谁也不知道此刻皇宫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个时候进宫,更没有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他不放心,让她们单独进宫。

“既然王妃是来看皇后的,我们拦着也没道理。”

“恩,奴婢相信王妃。”那宫女微微的点头,脸上的害怕也少了几分。

“母后也不知道呀。”皇后的脸上多了几分沉重,微微停顿了一下,再次说道,“母后刚得知这个消息时,以为,新皇一定会是绝儿,但是后来想想,又觉的很奇怪,若是绝儿,断然不可能来限制母后的自由,而且,事先我们一点都不知情,就算是太上皇突然的决定,那也没有必要限制宫中所有人的自由,还不让人随意进宫,对了,你们刚刚进宫的时候,没有人拦着你们吗?”

“回皇上,太上皇只怕撑不了多久了。”刚刚为太上皇检查过的太医走到了皇上的面前,低声说道。

听到凤阑绝的问话,便纷纷的望向床上的太上皇的,等待着他的回答。

或者是时候露出她的真容貌,真风采了。“本王只怕帮不了皇上的,本王从成亲到现在,都没能好好的陪陪本王的王妃,现在,既然皇上已经登位,本王刚好可以好好在家陪陪本王的王妃了。”凤阑绝的脸上并没有太多异样的表情,冷淡的声音中也听不出什么异样的情绪,似乎只是在说是一件极为平常的事情。

凤阑锐没有开口,凤阑绝自然也不会开口,沉默中,整个大殿的气氛,越来越紧张。

可能就是因为凤阑绝知道了凤阑锐的阴谋,在开始查凤阑锐的事情,所以,凤阑锐才会这般的冒险,控制了太上皇,让太上皇下令传位给他。

这个男人一看就知道身份不凡,敢私闯公堂,在公堂之上公然说出这般威胁的话,便更能确定,他绝对是个狠角色。

但是,在看到站在上官云端身边的凤阑绝时,脸色微变,双眸似乎也下意识的圆睁了一下,很显然是认出了凤阑绝的。就算他的脸画的再平常,那股气势都是无法隐藏的。

“请问昨天……”上官云端双眸微转,望向李玉,再次将刚刚的问题重新了一遍,自动的忽略掉夜无痕的存在。

更何况密室外面,还站着几个侍卫呢?

那人难道还能神机妙算不成?

“王爷,属下把素容带来了。”隐再次低声说道,打断了凤阑绝的思索。

“恩,今天晚上,就委屈你在这个密室里待一夜了,不过,你放心,会有人保护你的。”上官云端再次微微一笑,轻声说道。

难道是因为她在这皇宫有了些地位,所以便也多了几分傲骨?!但是身为宫女,那种奴性只怕早就深入骨髓了,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改变的。

但是,皇上若是那么做,丢脸的就不止她跟爹爹,只怕是整个夜阑国,皇上就算再想对付爹爹,也不会用那么愚蠢的办法。

上官云端望向镜子中的自己,也不由的暗暗惊艳,这件衣服当真称的巧夺天工,完美到无懈可击。

所以,她此刻可以完全的肯定,她绝对不是宫女,绝对不是。只怕是易了容的。

上官云端越想越惊,这个女人真的不简单,她的背后之人便更加的可怕。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7875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