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不改其乐
作者: Laity李章节字数:78756万

“耀阳。”他到是皱眉回了她一句,要她直接叫他的名字耀阳。

她解开身上的围裙,在他面前落座,低头吃早餐的时候只觉得这味道真是糟透了,若她是男人哪怕是个金主,吃到这样莫名其妙的早餐肯定是要发飙了。

起身为自己倒了杯水,来来回回在这间装饰装修豪华的屋子里转了两圈,她发现自己还是没有办法平静下来。

曲市长微微颌首,“今天叫你来的主要目的,是想确定你跟易琛的事情,易家的珠宝公司被‘宏科’收购之后,梁太太最关心的就是她这位干儿子的个人问题。‘摩士集团’与‘宏科’一向势成水火却又不得不因为利益而牵扯在一起,所以你同易琛这间的问题已经不再是你们两个人之间的问题,直接上升到两家人,甚至会影响到耀阳,你明白吗?”

曲耀阳的神经被她软中带娇的小香唇一触,下半身立时就跟着紧绷起来。

这一抬头到好,眼睁睁看着电梯门口聚集了这么多人,到把她给吓了一跳。

她仰头看他,满脸的不明所以。

司机停了车,曲母从车窗里探出脑袋,“耀阳,正好,晚上一起吃饭吧!”

曲耀阳皱着眉没说话,曲母已经甚是欢喜地道:“你看我们家皖瑜多体贴,今天我本来是带她上街买衣服的,可她心里总惦记着你,你看这都给你买了多少衣服。”

这时候提起臣羽,到真像是刻意与他划开界限和距离。

“婉婉你先帮我照看着芽芽。”曲耀阳只丢下这样一句话,拽着夏芷柔的手臂拖进了就近的一间卧室。

曲母抬眸望了一下,本来刚才还在生气孙子被人无缘无故给打了,要不是那裴淼心什么事不好干,非得这么多年后才给她弄个孩子出来,刚才也不会害得他们好好的家庭就这样闹了一场。

曲婉婉语塞,慌忙去按抚夏芷柔道:“嫂子,我是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哥他……过去或许曾经在外面还和别的女人有所牵连,可是都过了这么久的事了,自从他娶了你以后就已经跟外面的人划清了界限,我哥他对你其实挺好的,一直都挺好的。”

“婉婉。”尤嘉轩的声音动人而且好听,他说:“看到你的短信知道你今天回a市来,我本来想马上飞奔过来见你,可是我又怕你妈……你知道的,在我现在什么都还没有的情况下,我至少不想让你最亲的人给你难堪,那种感觉比让我死更让我难受。”

“曲总你是不是对vivian的服务不太满意?”赔了张好看的笑脸,领口微微敞开的沈俊豪显然刚才正发生过什么事情。

而这期间,始终都没人去注意,这桌子上的两个人,先前发生了什么,又即将,来点什么。

她唤他:“你干嘛!”

曲耀阳那一刻确是大脑空白得很,理不清自己在做些什么,只是本能地听到她说那些话后,脑袋充血,立时就跟着跑了出来。

出了探监室就在监狱的大铁门外碰见匆匆赶来的郭律师。

这会子提着大包小包从超市出来,脚上的高跟鞋早就累得她出了一身汗。

裴淼心绷着脸,用手比了比右侧的车门。

“我再跟你说一遍裴淼心,这事跟我没有关系!再说臣羽是我的弟弟,是我的亲弟弟!就算我跟他在某些事情上存在一定的分歧,我们也……深爱着同一个女人,但我绝对不会去伤害他的,我还没有你想的这么龌龊!”“芽芽是不是做噩梦了?”曲臣羽挑唇,他一向极疼爱这小公主,也知道她的脾气,在国外长大独立惯了的孩子,一直都是自己睡,若不是真被噩梦弄得害怕,也不会半夜突然过了来。

看到厨房门口有人进来,一声轻叫声后,他顿了顿喝水的动作,侧眸望着出现在门口的女人。

小家伙扁了扁唇,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刚刚有些氤氲,病床上的老人已经轻轻伸手过来拍了拍裴淼心的肩,“芽……乖……”

“裴淼心你是不是疯了!好好说话!”他拽着她的胳膊厉吼出声。

临上车以前裴淼心站在客栈二楼的方向远远去望下头的情形,被曲耀阳抱在怀里的夏芷柔模样憔悴到了极点。

多么言简意赅又情真意切的两个字。

翟俊楠不信,“别撒谎了,你要真结婚了为什么不戴戒指?还有大年三十的晚上,我在维新街的童南路上遇见你时,怎么不见你老公来接,反而要你大半夜的送别的男人回家?这不符合逻辑啊!再说了,就算你真的结婚了,我看你这老公也是一个不合格的老公,赶紧把他踹了,找你自己的幸福吧!”

裴淼心听着就摇了摇头,“如果是这样我就更不能让他送我,我是很需要一份工作,但我想靠我自己。”

他摇头叹了叹气,等电梯门开了才继续向前,用密码按开了面前的公寓。

“可是那时候的某一天,臣羽就算忘记了所有人也没有忘记你。他不顾amanda的劝阻,执意要回a市,她也是在伤心绝望的情形下提前将他的身体检查报告邮寄给我,因为那时候她就知道,臣羽真的是用尽了生命来爱你,她希望我成全你们。”

“不想跟我说话?那你想跟谁说?啊?沈俊豪吗?你该死的好好的正常人不当,非要出来卖是不是啊!还有你算计我爸,用子恒的事情逼他同意我们离婚……裴淼心你可真能耐啊!你不是要钱吗?那我现在就给你钱!你给我,现在就脱光了衣服给我!你想要多少钱我给你多少!”

“今天你说你要跟我离婚,其实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其实你不是不喜欢吃全是素的菜,你只是不喜欢吃我做的全素菜!”

有同曲市长熟识的朋友,一边赞扬着曲家人的慷慨无私,一边上前同曲市长套近乎。

曲婉婉转身离去,主园的阴影里,突然又走出另一个人的身影。

裴淼心赶忙跟在他的身旁解释,“可是那台湾来的郑总好难约,我们这边也是跟他敲了几次行程,好不容易才确定了明天。”

“什么?”

“啊?为什么啊?当初在北京的时候我们也一起住啊!那时候你都没说什么,现在干嘛不行啊?”

“没事。”裴淼心冲他们扯唇笑了笑才道:“这本来就是你们俩的事情,是我多事了。”

这一下,裴淼心再听不下去,只是仓皇扶住墙壁,一步一步,赶忙从二楼下去。

坐在回程的车上,夜幕已经低垂了下来,车窗外的天色到处都黑压压的,却也透着灯火霓虹的滋味。

活该她像个傻瓜一样,怎么还会,如此伤心?

她骇得急忙缩手,站在边上的他也只是轻咳了两声。

“你知道,我本来想介绍你去我爸的公司工作,可我问过uncle何,他说你的专业并不对口,更何况你现在曲家少奶奶跟市长儿媳妇的身份,轻易没有哪家公司敢用你,用你就是给曲家的脸上抹黑,这事儿谁都不愿意。”

“那就好,那就好。子恒,快别玩手机了,好好吃饭。”

她有过经验,也还记得那男人在她身体里时,是怎样的勇猛和无敌。

洛佳沉默了一会才道:“其实如果你还爱他的话,完全没有必要强迫自己去接受另外一段感情。”

“就算再多的时间我也不会选择你!曲耀阳,你跟我都知道,你现在之所以还有执拗、还放不下,是因为你的骄傲,你还觉得我是你的东西!”“伯母,尤嘉轩是我的朋友。”

好不容易等到外头好像有那么一点动静,却是曲母冷冷一哼道:“我看你真是疯了。”

“婉婉,你没事吧?”尤嘉轩的声音是同样的焦急。

“哥……”

曲臣羽二话不说转身推开书房的房门,过不到一会儿手中一只小钥,几下就将房门给打开了。

曲臣羽说话的时候曲婉婉便睁着一双泪意蒙蒙的眼睛,眨巴着看向自己的哥哥时,前者已经伸手来捏了捏她的手心,“没事,哥哥在这里。”

裴淼心抿唇没有说话,身旁的陈副总也喝得二晕,只有另外一位女同事赶忙来打圆场。

曲耀阳弯了弯唇,想到她说的那句“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就想笑到不行。

走到她跟前,见她试着从地上站了几回,楞是没有站起来。

“麻麻,小姑姑说,这里面装了个弟弟,等弟弟出来了就会和芽芽玩,是不是啊?”

曲臣羽几步迈到她的跟前,蹲身下来看着她道:“怎么了,芽芽?麻麻就在楼上,你为什么不上去啊?”

“你怕什么?”

“嗯。”

该死的,恼人的香气。

“我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是我妈,还有婉婉,一定是她们,昨天晚饭的时候我喝过她们给我炖的一碗什么补品,我是控制不住我自己……”

而另外一边的曲耀阳,此刻的心情竟是无比的阴霾。

陆离一顿,仰起头来有些怔然地望着曲耀阳,“你刚才说什么?她还是个处/女?你跟她都结婚这么多年了,她怎么能还是个处……这事伯母知道吗?曲耀阳你够可以的啊!娶了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进门,居然能守住这么多年都不去碰她……”

曲母两眼一抹黑,差点就晕了过去。

她轻笑着靠在他怀里,仰起头来看他,“你不累,是我想要照顾你。别的大事上我帮不了忙,可是至少开车这种小事我还是可以。”

吴曦媛“哦”一声奔上台阶,人还没有走进里边,已教洛佳抓住胳膊道:“哎呀,真是个好男人啊!我也要喝蔬菜汁。”

曲臣羽有些好笑地看着她道:“刚才在人摊位前,你不还嫌人家放盐放少了,让人多放点么?”

可是这会几乎所有的肉串都往死里咸,裴淼心才咬了几口,就皱一张苦瓜脸道:“看来我确实是高估了自己也高估了你,我还以为你会是个重口味,结果这下可好,你看,真浪费。”

曲臣羽知道这小女人犯懒,也不去与她计较,认命似的拿出一盒牙签,又戴上了店家提供的一次性塑料手套,这才从装着螺丝的白色饭盒里一颗一颗将它们捡出来。

曲耀阳转头的时候对妹妹说:“婉婉,这事情你能帮大哥保密吗?”

她赶忙将手机往自己怀里一扣,“没事,小张,别送我回家了,送我去……”

吴曦媛一怔,这人的思维怎么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前一刻两个人还在商讨怎么处理“心工作室”的为题,下一秒,她就跳到了什么钢笔。

她双手在他腰间上上下下,恨恨顺着他腰线向下滑进他口袋时,下巴猛的被人一捏向上,唇瓣突的就被人狠狠吻了下来。

他没有给她多少思考的时间,撑在门上的那只大手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抵得她没办法逃脱和动弹,另外一只却是狠抓了她箍在自己腰上的小手,用力加深了这个吻。“你……你对臣羽……”

裴淼心转过头去,“大叔,我现在心里很难过,咱们能别再说这件事了,好吗?”

小家伙抬手捂着自己的头顶道:“我要帮你啊!巴巴惹麻麻生气了,所以我要帮你啊!”

“芽芽!”已经坐到沙发跟前的曲市长将茶杯往茶几上一放,立时就拍了自己的大腿一下,示意她赶紧到自己的跟前来坐着。

“您是芽芽的奶奶,我跟臣羽孝敬您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不存在什么装或不装。”

可到底同为女人,还是轻了声道:“我并非是在帮她,也不是帮爸,我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同您说,只怕最终的结果是害您伤心难过。”

“不必了,我对你还是从前一样,我不是你的什么妈,臣羽在外人眼里是我的孩子还是什么,全都是无所谓的事情,可是在这个家里,你唤我一声‘婆婆’我都不乐意听。”

曲母笑呵呵迎了上来,说:“爷爷昨天到军区那边去了,年底老干联欢,还得在那边住上几天,所以今天总无缘过来见一见皖瑜,到是怪可惜的。”

玩游戏正玩得欢的曲子恒斜着身子一笑,说:“不能吧!这刚还在扯我哥呢!这会儿又扯我干什么啊!我招谁惹谁了?”

她被他箍得一深呼吸,他眉目轻眯,“你也……用这样的手段勾引过另一个人?”

绕来绕去,话题又回到同一件事情,她慌忙抑制住又快要乱了的心跳,模样诚恳,“我跟易琛……还不需要勾引。”

“不需要?”他挑唇冷笑,“好一声‘易琛’,刚才口口声声唤着是你老板,怎么现在又开始直呼其名?还是说,你们公司的人都已经这样习惯去唤一个男人的名字?”

她点了点头,“我知道,你的事情也许从今以后都与我无关,可是这些菜,都是我这几年在爷爷奶奶那跟着桂姐还有奶奶学做的。奶奶说,你小时候最喜欢吃她做的白斩鸡,所以我好辛苦好辛苦,跟着她在菜市场从买鸡杀鸡开始学。”

一阵哄笑,场面乱得不得了,一个哥们儿哈哈乱笑着推了乔榛朗一把,说:“刚是谁说要让人朗少做到老做到死的啊!哦,这会儿看人真折了老腰,想退货是吧!朗少,亮剑了啊!把家伙都亮出来给姑娘几个看看,老虎不发威到还让她们当病猫!”

他冷冷地笑着,自嘲地笑着,身体里最柔软的地方像是有人拿最利的刀在狠狠地剜,一片一片,割得他血肉淋漓。

“怎么会害怕?这一区的治安本来就好,我住在这里挺安全的,你不要担心。到是刚才在宴会厅里,你是不是还在误会我跟易琛?我跟他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而且我已经有芽芽跟思羽了,我现在只想为你们,大家好好一起生活,不好吗?”

他进屋的时候,墙角的加湿器正发出“咕噜咕噜”水蒸气蒸腾的声音,而曲母则面色苍白地躺在床上,微眯着眼睛,借以确定他是不是还在她的身旁。

医院走廊上“咚咚咚”的脚步声,是急寻而来的曲子恒,一进门就问:“妈怎么样了?”

“嘿!你这人怎么说话!”洛佳一下挡在裴淼心的身前,用力去推了聂母一把。

曲母赶忙在这时候挡了过来,“聂部长,聂部长这真不是那么回事儿,我们大家都担心着皖瑜,我们家老曲也已经去找了全院最好的医生过来照看,这皖瑜很快就会醒的,您不要动气,不要动气好么?何苦气坏自己的身子。”

有会所的经理闻讯赶来,远远瞧见这边的争执便赶忙冲上前去,试图将两个人分开。

“我叫臣羽到机场门口接你,你却没有乖乖听话。心心,你以前一向最听我的话了,为什么现在学得这样不乖,我说了让你等我,可是你等了吗?你这样不乖,让我一回来找都找不到你!我找了你三个多月,也忍耐了三个多月,可是你到好,你个小没良心的,我来了你还要赶我出去!”

曲耀阳说着话已直接转身,抱着芽芽向外面走了。

“怎么你以为我是故意到那去落井下石还是看你笑话的吗?”他质问的语气已经让她觉得不痛快了。

曲耀阳自嘲一笑,凤眸里似一瞬染上极浓的血丝,迅速偏转过头看着一侧的墙壁,只字未提。

夏芷柔与曲耀阳,他们毕竟相知相恋在前。

曲耀阳被打蒙了,曲婉婉到是清醒着轻叫着拉住曲母,“妈!你为什么要打大哥?”

裴淼心的头皮有些发麻,但还是硬着头皮点了头道:“小张太太,你好。”

“那就曲二少奶奶吧!”张太太最是眼尖,就着儿媳抛出来的橄榄枝,马上顺藤就摸到了裴淼心那里。

她也其实早就与他无关了。

可是曲耀阳的理解却不是这样。

臣羽一直都是他极疼爱的弟弟,他大学毕业便出来打拼,辛辛苦苦创起现在的家业,就是希望通过自己的能力帮助并照顾好弟妹,让他们不要像自己一样,有一段不开心的记忆或是曾经。

他仰头喝了一口手中的红酒,然后才抬手揩过自己的脸颊,转头笑对着曲耀阳:“不过幸亏,这个家再冷,大哥,我始终有你。”

快出门口以前,背后一声轻唤,是已经端着杯蜂蜜水走上前来的裴淼心。

推开客厅的大门往外走,手刚触上那斑驳的铁栅栏,又听见身后一声急唤,是她追了出来。

她说:“你喝了酒,不能开车。”

他头晕脑胀得厉害,双腿也开始打颤,刚才扶臣羽上楼的时候几乎已经用光他身上所有力气,这会能够强撑着走到这里已经是不易。

他心底沉闷,酒劲又上来了,整个脑袋疼痛欲裂。

裴淼心的双腿开始发软,头也开始目眩神迷。

很快在时代广场附近的一间商场门口与洛佳碰了头。

洛佳指了指旁边一间装饰装修豪华的中餐厅说:“曲家那位大少奶奶现在就在里面,陈副总跟律师都在……哎,你先听我把话说完啊!那么着急进去干嘛啊!”洛佳说着,一把拉住裴淼心的胳膊。

“什么?私人恩怨……”陈副总质疑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裴淼心已经绕开他,正对上那坐在上座里状似一派优贵气的女人——夏芷柔。

“啊嗯……我能说我知道今天裴淼心会到你的公司上班吗?”

他的前女友一直都留在他的公司里,且作为他的得力助手,在“宏科”也早就拥有不可撼动的重要位置。

她又害怕又着急,望着他的一双星目里面早已满是晶莹。

******

严雨西还是对着李卓,“我都跟你说过了,想要钱就得先充实自己。这年头光漂亮已经没有多大用了,什么都得讲究技术含量,就你那,不行!”

旁边的李卓看了眼木讷着没有反应的裴淼心,又见店长申宗从办公室里出来,问旁边的柜台经理发生了什么事情。

裴淼心低眸望了望夏芷柔抚着自己肚子的地方,她说,那里面有她跟曲耀阳的孩子……

即便用冷水淋过一遍又一遍,他心里关于那个梦境的涟漪却到现在都不能平息。

“那这东西怎么会在你的手上?”她实在是气怒得不行,以前裴家还算风光的时候,类似他这种的少爷公子她也算是见过不少。

他知道她说的是什么,当着她的父母睁眼说瞎话,她一定是这么以为他的。

可是现在的境况到底是要怎样?

“你不是要回去?”说出声了才有些后悔,她轻轻咬住了下唇。

她的话使得他立时就是一惊。

她说:“那我以前怎么跟你说话了?”那些人的眼神,像是看怪兽般,又像是等着看谁的好戏一般,嘲讽与玩味,意思一层深过一层。

曲耀阳顺着目光一望,那角落里,隐在厚重的窗帘边的男人,怔怔是自己的父亲。

“其实,感同身受的人都应该明白,她是因为害怕待在臣羽从小生活跟成长过的地方,只因为一切都让她睹物思人。”

她还记得自己拿到这件礼服的时候,羞红了娇颜,说:“我每走一步路都要想起你,那我不是很累?”

他那时候不断吻着她双唇,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用力逼迫着自己,才能让自己不在疯狂的渴望与失控的情绪里边做出什么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他们在以他们的方式,告诉他,掌控一切的人,从未改变。老妇人的腿脚似乎并不怎么灵光,走进来晃荡了几步就被曲耀阳扶住,“妈,您小心走路。”

她是真的万万没有想到,上次卓太太说的那个养在清水洞的小三会因为她们私下找的那间医院做人流而出了事情。

她想他或许真的对于现在的情况有心无力吧!又或者只是暂时生自己的气而不愿意接她的电话。但是郭律师是他“宏科”律师团队里最有资历的一位,曲耀阳他现在自己也在国外落了官司,却仍是派遣这位最有资历的律师过来帮助自己,就已经可见,他还是在乎她的。

可是裴淼心这丫头天生就拥有好的模样和好的肌肤,却因着又小曲耀阳十岁的关系,整张脸上到处都是青春的光彩,即便不用像自己一样要靠这些歪门左道来保养肌肤,这个二十多岁的小女孩仍然自然就是漂亮,也难怪前不久曲耀阳又再次沉溺于这年轻的面庞。

裴淼心急急匆匆地往前冲,明明知道身后的人不会真的追来,可她还是莫名有些心慌的情绪。

可是倏忽几秒,她长长的睫毛一挡,甚至再没给他任何看清她眼底颜色的时机。

“对面的楼上有间咖啡厅……”

他显然也是一怔,从认识她到现在,她对自己说话总是客客气气柔柔弱弱,即便像上次一样整他,也从没像现在这般冷漠,好像跟他再说一句都是多余。

“我刚才说的都是真的,***身体不好,我爸的高血压昨天也才发作。我们之间的事情没必要牵扯进家里面的人,你放我一条生路,我也……放你一条。这两个月之内你按时回家……是回我那里!我不要求你留下来过夜,但是有空你就得陪我到奶奶或是我爸妈那去。”

“不是我过份!是你们逼我过份!不管她在你心里到底是什么样的位置,可我们到底还没有离婚,我只要拿出我们俩的结婚证就能告诉所有的人我跟你是什么关系!到时候不管你们什么相不相爱,只要这两个月里你们敢在别人面前让我难堪,那我也不怕一拍两散,一家拉一个陪葬去!”

曲耀阳唇角动了动,冷笑起来,“别以为自己好像有多了解我!”

他身边的她,娇柔荏弱、浑身颤抖个不停。

其实她自己也是在赌,赌厉冥皓会不会什么都不管也不顾地当面戳穿自己。她只是想要同嘉轩在一起,就算会被嘉轩看不起,她也只是想要同他在一起。

曲婉婉一看到她,面色就一片惨白,她还记得当初自己跟厉冥皓之间的协定,为了大哥的幸福她不得不将聂皖瑜逼走,可是眼下来接机的却也是她,这不是厉冥皓诚心给自己难堪吗?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7875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