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呆如木鸡
作者: 黑咖啡呀章节字数:3178万

折腾就折腾吧,反正今科肯定是要名落孙山了,只能陪恩师这般玩闹下去了。

这么实在的话,也只有方继藩说得出口。

至于这乌木,似乎也有些玄乎了,他明明记得《通州志》里记载了那一次大规模的沉船事故,不会不沉了吧,若是如此……方继藩背脊发寒,这真是名副其实的坑爹了。

说着,不再给方继藩狡辩的机会,已挥舞起了拳头。

可惜弘治天子没有理他,一心一意的取了案头一篇文章来,只草草看过,良久,方才淡淡道:“不错,诸卿也可看看。”

“去你的!”方继藩抬腿,一脚将邓健踹翻,怒气冲冲地道:“少爷除了英俊潇洒之外,一无所长,你竟敢说英明神武?英明神武能当饭吃?狗一样的东西。”

方继藩折腾得方家鸡飞狗跳,足足过去了一个月,此时炎炎夏日,天气燥热起来,湘妃扇终于有了用处,再不必大冷天里扇着寒风假装自己很飘逸很潇洒,实则这种行为在方继藩眼里纯属逗比,可没法子,他是方继藩。

他目光如毒蛇一般的盯着方继藩,似乎不解恨,压低了声音,继续道:“你别看你们方家乃是伯爵,可在咱眼里,又算什么呢,你以为你爹靠着刀枪,蒙了陛下的赏识,就可无忧,实话和你说,陛下怎么看你们这一对父子,还得靠身边的人,在这宫里头,谁靠着陛下最近呢?嘿……”

接着,有人哄堂大笑。张懋一听方继藩的名字,脸也已拉黑了下来。

三人抿着唇,闷不做声。

这都是供应朱厚照的,里头各种菜肴,触目惊心。

陈彤脸上羞红,一时不知该说点什么才好。

陈彤瞪着方继藩,眼里要喷火,真是岂有此理,今日……今日……

他老脸抽搐,愤怒溢在表面。

好端端一个聚宝盆,转眼之间,就没了。

他一袭青衫,亲自给来客斟茶。

弘治皇帝听到十几个问题,吓了一跳。

于是大家也忘了平日训练,一个个手忙脚乱要开城门,这厚重的大门,咯吱一声,徐徐打开,自城外的曙光,则自门洞中洒落进来。

三个国家,各自发兵,竟以极快的速度,对大陈进行蚕食。

只是……这种坚守已变成了绝望。

“臣遵旨!”

显然……陈军可能出事了。

梁萧却是悲从心来,泪水磅礴:“陛下,咱们大楚完了,臣……原还以为,到了如此危机时刻,陛下定当有什么扭转乾坤的圣明手段,所以臣对陛下,还抱有一丝的希望。可当陛下要封臣为王的时候,臣却清醒了,一下子明白,陛下没有了任何的手段,陛下看似是智珠在握,可实则,却已心里惶恐万分。陛下虽依旧还高高在上,其实……却已被吓破了胆,陛下尚且如此,三军又何尝不是如此呢?那陈凯之携灭胡之威,震动天下,谁敢当陈军的锋芒。陛下,臣放出了斥候,已经确定,就在十里外结寨的陈军,确实只有五千人,可他们磨刀霍霍,随时要对数十万的楚军发起进攻,而大楚……却是完了。臣对陛下的忠心,天日可鉴,可是……臣却明白,而今,一切都已于事无补。”

不义之战,即便是最愚蠢的士兵,完全没有脑袋,也知道,当陈军出关与胡人决战时,楚军在背后偷袭,意味着什么,这是背叛,是可耻的事。

楚军的官兵,开始思念起自己的家乡起来,他们这时竟开始意识到,或许自己一辈子,都无法回到家乡去,那凶名赫赫的陈军,虽只有五六千人,却给予了他们无以伦比的恐惧。

这士兵,一下子身子软了下去。

马上的人,就这么高高在上的看着他。天上依旧是大雨滂沱,打在他的身上,他盔甲内的内衬,早已湿透了,雨水自他浑身上下滴滴答答的落下,那睫毛亦是被雨水浸成了一团。

他丝毫没有犹豫什么,拔腿便走,一深一浅的踩在这泥泞之中,脚下的血水和浮在泥浆中的尸首到处都是,使他脚步踉跄,说不出的萧然。

“陈凯之说,请陛下自裁,以谢天下,如若不然,楚国上下,斩尽杀绝,鸡犬不留!”

“陈军来了!”有人想要逃,可现在……逃的人竟不多。

吴越道:“这几日,我的眼皮子总是在跳,我在想,是不是胡人故意散播出了消息,可实际上……”

那校尉听罢,却是忙道:“不……不是胡人的兵马,那队伍,好似打着的……乃是龙旗,是龙旗,想来……是陈军……”

他踟蹰道:“或许,这几日就会有消息来,陛下且放宽心,胡人不过是贪爱财货而已,只要在财货方面予以满足,他们自然也就心满意足了,至于关内之地,想来,他们不会太有兴趣。”

吴燕眉梢露出喜色,其实越军的进展并不如楚国这样顺利,这楚人可谓是势如破竹,转眼之间,大军便杀到了,反观是越军,这一路上,处处碰壁,且士气更加低下,所以进展缓慢,这一路先锋,也不过是挑选了精锐,一路抢先杀来,是害怕洛阳彻底落入楚军之手罢了,后续的大军,就是没有这么快抵达。

一旦采取水攻,就等于将洛阳城数十万军民,彻底淹在水中,若是再来一场豪雨,却不知会沦为怎样的人间地狱,固然不可能彻底的淹死所有人,可一旦到处都是浮尸,以及大水浸泡了城中的粮仓、地窖,接下来,便是瘟疫和缺粮盛行,这是要令整个洛阳的军民,彻底的死无葬身之地。

吴燕脑海中迅速的想到了项正的盘算。

当初,陈军被围,项正怎么可能只听胡人的一家之言,若非是夜行营的校尉快马加鞭赶来通报了这个消息,项正怎么可能痛下决心,和胡人合作呢?

陈凯之便没有太多的情绪,只是抿抿嘴,失笑道。

这四个炙手可热的字,令晏先生心潮澎湃,倘若当真一统,又何至于一个衍圣公府,可以操弄这么多年,甚至对各国拥有巨大的影响力。

这岂不是到了天下无人可敌的地步了?

等到刘涛走近。

这样的军队,竟也可以打仗?

这是犯了极大忌讳的话。

而蜀国亦是与之起兵,不过进展并不神速。

这大陈,就像一块肥肉,陈军既已败亡,各州府除了有限的一些府兵之外,根本无兵可守,何况,陈军主力已经覆灭,陈凯之生死未卜,此时正是落井下石的最好时机。

陈凯之坐下,漫不经心的看着他:“朕记得,朕问你,为何要为胡人效力,而你说的是,胡人兵强马壮,各为其主,是吗?”

当然,表面上,他却是诚惶诚恐的样子。

陈无极苦笑,道:“我也以为,我们汉军已是全军覆亡了,万万想不到,会是一场大胜。”

他们好不容易自一次次地狱里活着走出来,却如无止境一般,每一次刚刚以为可以迎接胜利,可接下来,要面对的,却是又一个修罗场。

可随着这意大利炮的疯狂扫射,一排排的骑兵倒下,而后头的骑兵,却又争先恐后的杀到。

只是这壕沟过于宽大,战马直接摔入壕沟之中,倒地的胡兵忙是捡起刀站起来。

此起彼伏的,壕沟里许多的武官和老兵都开始随着陈无极一起高吼:“预备!预备!”

赫连大汗骑着战马,任由寒风刮面,而他的身后,乌压压的护卫和骑兵也开始动了,显然,赫连大汗还觉得不够,他要将剩余的预备队一齐投入进这场锋芒对锋芒的战斗中去,他自喉头发出了长啸,对于一个大汗而言,他已经很久没有这般策马驰骋,不曾亲自上阵,也不曾亲自握刀了。

不过……陈凯之所忧虑的,那种最坏的情况却没有出现。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3178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