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黑莲花庶女攻略 > 第114章:淋淋漓漓

第114章:淋淋漓漓

黑莲花庶女攻略 | 作者:紫蕙| 更新时间:2019-09-02

“没什么不甘心的,我回南陵最大的心愿已了,当不当皇帝都不重要。再说,乱世将起,就算真当了皇帝也不一定有好下场,那个男人想把皇位,留给他心爱的小儿子,我成全他。”南陵锦行是个敏锐的人,以前不懂九皇叔为何帮他,可在南陵斗争中浸淫数年,再不明白那就是傻子了。

凤轻尘找到大长老、五长老和凤离忧,在十八骑的保护下,秘密往雪峰后面走去。

第二天,秋高气爽,是个极好的天气,凤离忧与凤轻尘一同出现在训练场,李则带着亲兵过来迎接,并将训练的情况,详细禀报给二人听。

东陵皇室的浑水,她都敢淌,崔家又算什么……1357人为,大公子来得很及时

凤离族和皇权关系太近,凤离族中难免会有不甘于现状的人,妄想取而代之,成为帝国的皇帝。

“你谷主爷爷他们不会介意,那旁人呢?旁人也会纵着她?那些不知道她身份的人,也会没有由头的宠着她?”凤轻尘沉下脸,还是颇有威严的,奶宝就不敢再吭声了,而是求救地看向九皇叔。

九皇叔又等了片刻,没有什么危险物冒出来,便提气从水面走过,中途换气,脚尖轻点水面,水面微动,很快又平静了下来。

玉华兰芝便是因它光芒似玉,外形似兰而得名。玉华兰芝不开花,叶子只能做观赏用,能做药用的只有茎部的汁液。

凤轻尘嘴角轻扬,小小的找回了一点自信,笑道:“你们别乱猜了,我是凤轻尘,如假包换,至于没有受刑,那是我命好。”

“要杀西陵天磊这一仗就必须打,西陵天磊有三十万人保护,根本没有人能近他的身,想要他的命,就必须除掉他手上筹码。”

“轻尘,你过来了。”云潇和王七看到凤轻尘,同时起身。

“这么说是真的了。为什么?我展家从不涉足皇权斗争,他的倒台是咎由自取,与我展家一点关系也没有了,南陵锦凡这么做是为什么?”展家大伯一脸震惊,踉跄后退。

展家大伯听到后,并没有多说,只是一脸愤怒的道:“好,好一个南陵锦凡,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展家不义。”

凤轻尘懒得理会王七,将他带到书房,示意王七按她的要求,重新画。

“好。”王七吓得小心肝直跳,可被凤轻尘冰冷的手一握,他奇迹般的冷静了下来。

“小姐?”秋雨心疼的上前,却被苏绾打发了:“不用管我,去办事。”

暄少奇和玄月宫主都习以为1;148471591054062常,可凌堡主却有那么些不是滋味。在他地盘抢他的风头,九皇叔凭什么?

什么年少有为,什么武林新秀,全都是笑话,和九皇叔、暄少奇一对比,他什么都不是。

天穹山又高又陡,没点本事可真不上去。

苏文清看着碎了一地茶具,心中的烦燥稍稍减缓了几分,冷着一张脸道:

“是的,九卿,相信她一次吧,我看那个凤轻尘不一般。”

当然,作为背景之一,敏夫人并不会将凤轻尘的反应放在眼里,在敏夫人看来,凤轻尘不过是将死之人,一个快要死的人,她在乎什么。

能不能诈出九皇叔的话,敏夫人不在意,她只需要躲在暗处的鬼王,知道九皇叔手上有九州地图,甚至还有天子剑就好了。

“那当然,凤将军的女儿怎么可能差。”八卦男一脸自傲,在心中默默的说一句抱歉,他没有把凤轻尘婚前失贞,被人退婚的事情说出来。

两人寻着木椅坐了下去,凤轻尘执壶想要王锦凌倒茶,却被王锦凌制止了:“你是孕妇,我自己来。”

从佟珏和王锦凌那里,凤轻尘问出不少蓝九卿的事,自然知晓蓝九卿和谷主的关系,对谷主凤轻尘也少了那份亲近,只把他当普通长者或者大夫看待。

孙正道知道凤轻尘这几天很忙,要不是没有办法,他也不想麻烦凤轻尘。

无依无靠的女子,拿什么去和权贵斗!

“我要回凤府。”凤轻尘转身,与刚下马车的九皇叔对上。

临近年关,大家都很忙,凤轻尘和王锦凌、崔浩亭都是要当家作主的人,手上都有许多事情要谈,没法隔三岔五就见面。

“大公子放心,我们绝不会伤凤姑娘。”得到大公子的承诺,洛王护卫将刀收下,可就在此时,一直闭眼的凤轻尘突然睁开眼,眼中精光一闪,不待洛王护卫动,凤轻尘就猛得用头,去撞自己身后的护卫。

“大公子,你卑鄙。”洛王护卫见势不妙,也顾不得凤轻尘,专心与王家护卫打了起来。

三天前,他们就什么也没有吃。不过,他们毕竟是训练过的,要比这些孩子好多了。

“说起来,最好的就是给公主当暗卫,公主一直呆在宫里,暗卫如同虚设,根本不用担心出事。”暗卫十六有些羡慕跟着萌宝出去的人。

皇后娘娘的女儿,会变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乖乖呆在房里绣花、抚琴的娇小姐吗?

九皇叔在凤轻尘面前,说完王锦凌的恶劣后,心中的郁闷总算消散了一点:“奶宝不肯回来,朕就当是他继位前,想要多逍遥两年。两年后,朕就是绑也要把他绑回宫。”

“你不满意?要知道,九皇叔忙于战事,还不忘想到你,远在夜城都让人安排这事。”符临心下了然,明白九皇叔和凤轻尘肯定吵架,而且错在九皇叔。

至于九皇叔会知道暄少奇的事,凤轻尘一点也不吃惊,九皇叔要是不知道那就叫怪了。

“你别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我没说要嫁给他。”凤轻尘没好气的白了九皇叔一眼,一提到她的婚事,就一副要杀人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堂堂九皇叔是变态杀人狂。

凤轻尘却不知九皇叔在不安什么,只用力的推开九皇叔,推不开就用打的……

她什么都没有做好不好,干嘛说得那么暧昧。

“一无所获?朕不要听些,朕说过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你们这群饭桶,你们保护九王爷不力,害九王爷遇险,现在连九王爷的下落都找不到,你们是怎么办差的?一个个都不想活了嘛,是不是朕太仁慈,没有灭你们九族?”九皇叔生死不明,皇上当然是高兴的,这么轻易就解决了一个强敌,连老天爷都帮他,可是……

当刀架在脖子上后,鬼将本能的反击,右手胳膊一抬,当的一声,就将凤轻尘手中的刀劈成两截。同时一刻1;148471591054062,他那无神的双眼,也在第一时间锁定凤轻尘。

“多谢九皇叔的好意,不用了。”凤轻尘试着抽回自己的手,却不想九皇叔握得更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