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黑莲花庶女攻略 > 第169章:病狂丧心

第169章:病狂丧心

黑莲花庶女攻略 | 作者:紫蕙| 更新时间:2019-09-02

“叩叩……”蓝弦轻敲着门,很快门内就传来了一个粗嘎的声音,声音中透着几许烦燥:“门没锁,进来……

实际上,这里的建筑都相当有异国风情,各国的都有……

林洛也坐在办公室开始批阅件,林洛与lisa的办公室只隔着一玻璃墙,如果林洛不将帘子拉下来,彼此就能互相看到。

可在莫庭转身出去的刹那,莫老爷子的眼中却闪着失望之色……

什么叫蓝弦是因为天皇才红的,什么叫我们星娱不会捧人呀,什么叫我们没有天皇,就没有蓝弦的今天呀……

“好。”白雪坚定的道,蓝弦没有看错,他白雪的确是有野心,不过他只有成为皇牌经纪人的野心,如同蓝弦要成为天皇巨星一样……

“云天你?”顾子寒的双眼睁的老大。

莫庭与蓝弦公开手牵手出现在公众场合不说,两人还明显一副做了坏事的样子,只是这才不到一个小时,两人就……

蓝弦在想,难道是因为莫庭吗?因为莫庭她才觉得今天的这红地毯,走的特别不一般……

站在雨中,那看不见是眼中泪,还是泪中雨,那单薄的身影,那倔强的背影,尤其是被水一淋,紧贴在身上的衣服,太完美了……

开机仪式顺利结束,就在蓝弦与白雪准备与剧组的人一起吃外饭,就去赶电视台一个通告时,意外的事情发生……

“总裁……”就在此时,风子秘书推开了半掩的房门,带着一票着军装的人走了进来……

“蓝弦,你没事吧?”

蓝弦与白雪的礼服同时弄脏了,他们能做的就是现在离开,去最近的地方换一套礼服再回来人。

莫庭此言一出全场皆静。

做为经纪人,他必须去监督旗下艺人的感情生活,而他手下又只有蓝弦一个,所以……

莫总向来是个大方的人,不管是对女人还是对员工,r&m集团的薪水可是行业最高的,百分之五的奖金也有数万,难怪amanda高兴到失了平日的严谨。

得……什么蓝弦,什么圈子里最有原则的女人,不就是一个做着明星梦的傻女人吧了。

正在新闻发布会上的邵阳与颜末收到消息,立马赶了回来,可此时专案组的人员,已经将有问题的资料带走了……

蓝弦真的是特别的吗?

白雪一边哭诉一边拉着莫庭朝金碧辉煌的三个六包房走去:“莫总,求求你救救蓝弦吧,那什么大金集团的人逼公司用谈戏约的名义让蓝弦出来,现在蓝弦正在包厢里呢,也不知会有不会有事……”

身后金碧辉煌的大老板匆忙赶来,心里暗暗叫糟糕……

“蓝弦小姐,你没有想过自己能拿到这份合约?”

“请问贵公司为什么选择蓝弦来代言绽放……”

自己演的电视剧一眼不看,近一个月没有工作、没有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也不着急,有时候白雪都想问。

“好吧,有事给我电话。”蓝弦叹了口气,拿出便签纸写上一串号码,放在盒子里……

“是呀,夏绿太beautiful了,karl大师真是天才。”人群中附和的人也多了起来。

“那好吧,这个剧是我们公司自制的,也不用和导演见面,你就回去休息一天,明天记得去参加融柳的葬礼。”白雪松了口气,他明白蓝弦的贴心。

新生代小天王任宇泽和玉女沐菲携新剧《无可救药爱上你》告诉我们,职场中也是有完美的恋情的。

在莫庭的心中没有追不到的女人,只有下的不本钱不够。

他当年和蓝弦的坚持一样,只不过他没有蓝弦这么幸运,他不得不黯然的退至幕后,如果不是遇上了邵阳,也许现在的他仍旧是小小的剧务,每个月为了两千块薪水和一份盒饭而努力。

时间飞逝,很快,万众瞩目的金棕奖就开幕了,蓝弦入围了最佳女主角,当是要去走红地毯的,为此,蓝弦不得不提前前往。

“漂亮极了。”

“莫庭,你疯了。”用力,可身上的男人却是一动不动,蓝弦气的失了好脾气。

原本她记得没有提名融柳的,因为莫庭的原因,圈子里的人已经努力在忽视融柳的存在了,可不想这终身成就奖居然有融柳的提名,是莫庭吗?

太像了,虽然五观和身形不像,可是这动作这表情,真的太像那个人了……身为艺人,不管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总是最后一个知道的,比如关于这个代言的事情。

“wolf,别把公司二字忘了,应该是公司的怀抱永远为我而开,而你…身边从来不缺美人,你的怀抱是为天下美人而开的..”lisa毫不客气拆穿wolf的话,当了wolf的秘书两年多,她清楚的了解面前这个男人多么的花心。

导演笑了笑:“公司打来电话,要求改剧本,把lisa的戏份加重,要求不比女主少,一定要保证每一集都有lisa的身影。”

蓝弦不置可否的笑了,与白雪错身而过,演戏要演全套……

白雪以为蓝弦没有听清,又说了一遍:“蓝弦,公司说全力栽培你呢?”

给读者的话:

唇……相碰,时间静止,两人面面相觑!181莫家的排场

要不是他的形象太糟蹋了,他要来蓝弦的公寓梳洗一再去,此时他已经出现在那皇家大饭店,幸亏蓝弦回来的快,不然,哼哼……

“蓝弦,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温柔缱绻却又带着莫庭式的霸道的男声滑过蓝弦的心湖,恣意徜徉,荡起圈圈涟漪,蓝弦一滞,随即才明白,这个男人……

“记住了,明天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