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平台 > 第178章:

第178章:

阳光在线平台 | 作者:妁妁其华| 更新时间:2019-09-02

滕青山点头。

“青山。”这美『妇』人微笑道,“青雨这孩子天资不错,对剑法也很有悟『性』!只是习练时间还较短。而且内劲也少……还需刻苦修炼。”

收势!

青姑娘点头道:“嗯嗯,小雨,明早到我那啊,咱们一起练剑。”

嘴里应着,滕青山心底疑『惑』,自己怕早就达到后天巅峰,而论境界……自己前世今世这么多年,自问论境界,虽然无法跟师傅诸葛元洪比,可至少不低于那‘鬼狐’司马庆。可是,为什么自己一点踏入先天的征兆都没有?

“这气,吸纳天地灵气,以修炼方法主动炼化后,就成了内劲!也就是气,这气能和精合,令武者身体强健。关于内劲,你大概也都懂。而三者中,这‘神’你必须得听清楚!”诸葛元洪表情严肃起来。

“宗主。”那青衣弟子恭敬喊道。

滕青山一怔,一来就提奖赏?

平淡声音响起!

“嗯,明天进山,开始搜赤鳞兽!”滕青山随即不再多想。

因为它,才诞生出赤鳞幼兽,赤鳞兽,才和这‘黑火灵果’息息相关。

“这破烂内甲、手套,算是浪费了。我可没心情收破烂。”滕青山伸手,伸入司马庆衣服内口袋,一把就将里面东西全部翻了出来。

“六十八张一千两的金票!二张百两金票,还有八张万两金票!加起来,148200两黄金金票!接近十五万两黄金啊。”滕青山倒吸一口凉气!

“这司马庆,在易容上,还真够厉害的。这人皮面具工艺,堪比后世顶级易容师了。”滕青山一『摸』就清楚,这人皮面具应该使用特殊的材料制作而成,“有了这人皮面具,以后,我行事就更方便了!”

枪法如其名,快似幻影!猛似奔雷!

滕青山那左手动了,那蕴含着惊人力量的铁拳,仿佛离弦之箭,猛地砸出!

他最擅长的,就是拳法!

这老家伙,是不是后天强者?

难道后天强者中,也有像自己这么强的?自己是靠内家拳,才拥有强到极限的身躯。那这老家伙呢?

“哈哈,实力真是不错啊,可惜,你今天是必死。”银发老者大笑着,整个人竟然又是一刀劈来。

……

正是赤鳞兽!

还有肉香味,不过他们还好,只是部分小伤。

利爪上的爪刃,仿佛四柄利刀同时刺来,分别罩向冀鸿统领和那位白长老。

其他三人都发出了猛烈攻击,那黑长老在被扑飞出去的同时,猛地一剑刺在那鳞甲上。可惜,没一点裂缝。

赤鳞兽被二人劈地一个翻滚。

“我,就要这么死了吗?”冀鸿倒飞着就要往下坠,他根本没法子,甚至于冀鸿都感觉到一阵火热从后背传来。

“去死吧!”没有人留手,大量暗器一瞬间划破长空。

而且!

“呼!”一柄长刀劈向滕青山,滕青山身体一偏,躲到另外一名武者身后,同时一脚踹向前面那名武者。而前面那名武者迅疾地一闪,手中长剑竟然刺向了一名两鬓斑白的中年人。

“什么!”在滕青山的轮回枪枪杆砸下的一瞬间,那光头壮汉脸『色』大变!

岩浆湖炽热的气流,丝毫阻挡不了周围武者们的激动兴奋,他们都想看滕青山和那妖兽一战!

一道幻影飞速从岩浆湖边极速飙『射』向岩浆湖中央的黑『色』大石,滕青山六识敏锐:“嗯?是那个银发老者!他竟然还来!”被赤鳞兽扑飞的五大高手中,一个身死,一个残废。黑长老也有些惊惧了。

蓬!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那王陨还真强,竟然能夺到黑火灵根!那滕青山,似乎比他弱一筹啊。”

这一次黑火灵果争夺,没有胜利方。

“快,将寒铁战靴给我!”

滕青山手中轮回枪一拨,随即借力整个人跃起,连抓两下岩石,而后踩了一名青湖岛高手肩膀,就窜进了洞『穴』。

可是,如果外层的人想要朝里面挤!

只是……

“统领大人。”滕青山、关绿都看向冀鸿。

一蹬脚,这位师伯冷漠的一脚踩裂那壮汉的头颅,红的白的缓缓流出。随后那位师伯也飞速继续杀过去。

对!

“之前竟然没注意到这点!”滕青山暗道。

“快滚开。”其中一个高手低声喝道。

顿时肥胖中年人拎着乌岱,在崖壁上点了数下,便飞到洞『穴』中。古世友也紧跟而入。

古世友、肥胖中年人站在秃顶老者两侧。

一边跑,滕青山还看着周围,在岩浆流周围,石头等固体泛着暗黑『色』,至于旁边的山壁等,表层隐隐泛半白『色』,滕青山走过去手一『摸』,就有碎石粉漱漱滚落,当然,除了表层外,里层还是很坚硬的。

湖中央,竟然有着一块黑『色』石头,黑『色』石头上一透明的灵根长着,那黑『色』的叶子,以及那黑『色』的果实。

可是……

陡然——

当初滕青山面对碧寒潭蛟龙,也是一脚踹开,才能逃命。

虽然畏惧滕青山,可他更怕被杀了灭口。

“滕都统,那其实是水气!”精瘦汉子嘴里说着。

“黑火灵果都还没到手,想这些事情干什么。”滕青山笑着沿着来路走,“我们回去。”

乌岱是一个喜欢闯『荡』天下的武者,火焰山无数武者聚集,这样的盛事他当然来参加。不过对他而言,每天晚上各种挑战或者仇杀等等,让他兴奋。至于日间寻找黑火灵果,就有些无聊了。

“师伯祖,估计,就是有人找到所在地,也会保密,不会外传。”关绿说道。

……

周围顿时一片哗然。

“好可怕的棍法。”古世友暗自惊叹,他知道,如果他再不认输,恐怕下一次,他的长枪会被直接给震飞。现在他的双手已经疼的麻木了。

“滕青山!你怕了?”

两招连接的宛如天成,渐渐的,‘火中取栗’施展到一半,就陡然改变为‘火上浇油’。

“是啊,王老哥,你好歹也是咱们范巫城的有数高手啊。”旁边也有人挤兑道。

“嗯。”滕青虎眼睛放光,“这火中取栗和火上浇油,是青山教给我比较简单的两招呢,没想到啊……这两招,在青山他手里就那么厉害。我如果这两招,能赶上青山一半,百夫长比试,我就能夺第一!”

夜,一片寂静。

滕青山下山,回到扎营处。

“长老,没伤到要害。”一名中年人连说道。

滕青山看看天『色』,按照前世时间刻度,应该是下午两点半左右,刚好是一天最热的时候。

滕青山见状暗自摇头:“心『性』都不够坚定,应该是一个天赋了得,却没受过多大挫折,坐井观天,自认为了不起的小家伙。”对这种年轻人,滕青山提不起一丝兴趣,随即滕青山一群人而后便离去了。

“少当家,那滕青山能击败孟田,手段肯定很厉害,不可小视。”也有马贼说道。

“青山,今天竟然三个人挑战你!不过,看起来都很一般,被咱们这些黑甲军兄弟气势就震住了。真是不自量力啊。”滕青虎感慨道,滕青山也是哭笑不得,这天下间,自我感觉良好的人还真不少。

随即,他嘴角泛起了一丝笑容:“这些护卫说的不错,这一次肯定会吸引成千上万的武者过去!我闯『荡』天下,风餐『露』宿,已有八年,那些所谓的后天巅峰武者,尽皆不我一招之敌!这一次,高手云集,也该是我‘燕铁’苦修八年,名扬天下之时!同时名列《潜龙榜》《地榜》,师傅他知道了,一定会高兴吧!如果再得到黑火灵果……”

“那个杀神,去哪里啊。”

这大厅里,除了冀鸿、关绿、滕青山三人外,只有百夫长、亲卫队的伍长们,核心弟子中一些地位高的,一共八人坐着,其他人都站在边上。

滕青山暗自点头。

随即哈哈大笑:“关绿,你说的对!还是年轻人脑子好啊,现在杀了赤鳞幼兽,的确有益处没坏处!”

冀鸿却笑道:“青山,关绿她可是咱们归元宗年轻一代有数的高手,修炼的可是地级秘典《玄冰剑典》,实力比诸葛云、岳松,都要强上一筹,你就和她切磋切磋吧。而且,我也想看看你的枪法如何呢?”

“进来!”

“宗主,徐阳郡那边的紧急密信。”灰袍男子连递过去卷成一小圈的密信。

“徐阳郡那边也说了,现在正在盛传,滕青山重伤孟田,令孟田断掉一手臂,并一路追杀,可没说杀死!”诸葛元洪说道。

其实这消息,就是当初看到滕青山重伤孟田的二十几人的人马传出来的。

诸葛元洪笑着说道:“不管如何,我归元宗,也总算有一后辈子弟,能名列《潜龙榜》,不会再有人敢说我归元宗,后辈子弟无能了!”

夜『色』朦胧,一名名武者都静静等待着。

呼!

妖兽有智慧!

直接杀死就是!

“难怪能一口吞掉人!”滕青山看到这模样,就懂了,“头这么大,嘴巴这么长,一张开,吞掉一个人很简单。不过……这妖兽就这么大,怎么一口气连吞三个人?它的肚子怎么容得下?”

“二娃,快松开。”那金家族长连道,他将那孩童拖到一旁,其实是害怕滕青山不满而杀了这孩童。毕竟……武者当中,没有人『性』的也是有的。

“这,这怎么可能?”那些汉子们一个个目瞪口呆。

仿佛凭空一声巨雷,滕青山砸出的一枪竟然产生可怕的爆炸声,周围的土地因为可怕的气劲,都爆炸开来。

在场人心中即是有准备,可依旧一惊。

伤地榜高手,和杀死地榜高手,那是两个概念。

黑甲军军士战成两排,不断前进,一名名叁石客栈的高手倒在长枪下。而朱崇石麾下的数十名护卫们也用弓箭在一旁『射』杀,一时间,滕青山这一方反而占据了优势。至于孟田麾下人马死伤极多。

滕青山当初创造枪法,花费精力最多的就是‘混元一气’枪法,这是最强防御枪法,在长枪一拉一转之间,可以瞬间转化为任何攻击枪法。以混元一气枪法为‘中枢’,滕青山根本不怕攻击有停顿,给敌人机会。

一道人影撞碎了客栈窗户,窜到了外面,显得有些狼狈,正是孟田。

滕青山的耳朵一动。

锵!

俊秀青年有些不好的预感,他听琴声的时候,是不允许下人来打扰的。除非有大事发生。而现阶段,会有哪些大事发生?“我在兰泽湖的生意?还是去抢抢九哥的货物?”俊秀青年思忖起来。

“孟老死了,是被黑甲军都统滕青山所杀,而一百名杀手只有十三名还活着。”那老者说道。

因为他是商人!

“前面怎么回事?”朱崇石有些惊讶。

朱崇石和那位大当家拥抱一下,激动非常。

“深山老林,人迹罕至处,更容易诞生妖兽,天才地宝。”滕青山暗暗点头,连自己老家旁的‘大延山’中都能够藏有一条蛟龙,那浩瀚无边、人迹罕至的蛮荒,怎么可能没厉害妖兽?

“噗!”“噗!”“噗!”……

鲜血遍地!

“大哥,那人说的也对啊,咱们多要点银子,也不用死人了。”旁边有人看向大当家,大当家瞥了他一眼,喝斥道:“老三,你脑子里装的都是大便啊!”

“兄弟们,咱们就是刀口上『舔』血,怕什么?头掉了,碗大个疤!”大当家嘶吼着,面容狰狞,“他娘地,咱们这有五千兄弟,如果还让他们这点人活着离开,咱们还有个屁脸面?干脆『自杀』死去算了!”

只听得一阵重响,在马贼阵营前,竟然出现了一个个铁铸的玩意,足有半米高,那锋利的尖刺,对着奔跑过来的战马。

“青山兄弟,现在怎么办?”那朱崇石见状急了。

“受死!”

“啊,我!”大当家想要说话,可抓着喉咙却说不清。

大当家惊恐地看着滕青山,他不明白……为何和对方差距这么大。归元宗的高手,就这么厉害?

那巫山帮,一次抢劫就能派出五千马贼。其实力之强大,可想而知。

和小猫生儿育女了。

“不过都统大人,我现在也拿不出这么多银子。我出来,不可能带这么多银子。要不,你等一会儿。我立即亲自赶回去,将银子拿过来。”大当家这时候说话声音都很小,唯恐惹得滕青山不高兴。

滕青山的话,令那大当家急得满头是汗,连从怀里取出一叠金票:“我,我这有一千两金票!”这金票,就代表着一千两黄金,价值十万两白银。

“都统大人,真是厉害啊!”

不过,无论是都统,还是统领,都是黑甲军的!

滕青山转头看去,刚好,那宜城城主‘杨柯’正带着不少人走出酒楼,朝这走过来。估计滕青山刚才行进在街道上,被那酒楼中的军士发现了,告诉了那位宜城城主。

滕青虎『摸』着脑袋一笑。

“哥,从这里到楚郡,有近两千里路,路上危险很多,你得小心啊!”青雨在滕青山身旁,眼中满是不舍。

“我哥是最强的。”青雨立即一抬下巴,自信说道。

麾下两位百夫长以及两支小队军士,都牵着战马走出了大门。等走出来,滕青山才看清楚,这里停放的摆放货物的货车足足有十车。还有两辆宽敞马车,周围还聚集着近百号人。绝大部分人身上都穿着仿佛蛇鳞一样的护甲。

在东方,那便是最为浩瀚的东海。

“朱兄,漂流海外,是为经商?”滕青山问道。

之前天『色』还好,可突然狂风骤起,乌云密布,雷声轰鸣,紧接着就是暴雨!倾盆般的大雨,让赶路的车队苦不堪言。

……

诸葛青和青雨出去,庭院内只剩下滕青山他们三人。

诸葛元洪淡笑道:“我那位好友‘朱童’的九儿子,拜托我一件事情。”

可那些儿子们,能自足的有几个?人的贪婪是很可怕的。即使嘴上说不贪,心里有几个放着亿万家财,不在乎?

“黑甲军的马匹,那都是好马!你看清楚马的『毛』『色』了吗?”大当家询问道。

这些都能看出马的『毛』『色』来。

……

“绕道?”朱崇石眉头一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