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申博注册 第7章:言人人殊

申博注册

月下微尘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3上架
  • 49661

    连载(字)

49661位书友共同开启《申博注册》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章:言人人殊

申博注册 月下微尘 49661 2019-09-03

不过,惊愕过后,她的脸上随即扯出几分冷笑,更带着几分明显的不屑。

然后,她的脚步走到近前时,却又突然的停了下来。

“呵呵、、、”孟冰只是陪着笑,心是明白李老夫人是为何而来的,便暗暗打算着,若是李老夫人问起此事,她要如何的回答。

而且,她还故意的提起了那次李逸风去梦府提亲的事情。

饶了这么一大圈子,就是为了这件事情。

夜无绝没有出声,仍就是一脸的冷冽,没有任何的情绪的变化山寨在异界。

“是呀,其实,三皇子跟月教主都是十分优秀的人,公主可以在他们两个之间随便的选一个的。”也有人似乎想不通,毕竟,这夜无绝跟月无双都是天下难得一见的好男儿呀,这公主若是就这么放弃了,岂不是太可惜。

“以他的王妃的身份去,那月无双岂能罢休?”北尊大帝微怔,有些疑惑的望向她,虽然说,他也不会怕了月无双,但是,他身为一国之君,总不能不顾北尊王朝的百姓呀。

他也知道李逸风是武林盟主的事情,而且,李逸风平时并不怎么管江湖上的事情,但是,那些人,却十分的尊重他。

他这话转的,可真是让人无语。

所以,她不知道要如何的去面对李逸风,她也害怕,再见到李逸风,李逸风若是再提起这件事情,她更不知道要如何的回答。

眼看着已经是深夜,相信亲朋好友都已经离开了,但是李逸风还是没有出现,房间的门紧紧的闭着,没有任何的动静,外面也听不到任何的脚步声,只是隐隐的听到有秋风吹过,瑟瑟的让人感觉到有些冷。

“娘,没事的,逸风现在心情不好,我能理解。”秦敏儿自然不会怪李逸风,反而更为李逸风感觉到心痛。

“可是,你也知道,赢儿一直都惯着风儿,这件事情交给他处理,他肯定不会让风儿去新房的。”李老爷子却是更加的着急,他的两个儿子,他还是了解的。

而李赢的眸子也一转不转的望着李逸风,他此刻的心情,只怕比秦敏儿更加的紧张,因为,他知道这里面可能隐藏着太多的事情。

“是她,只有她,一直就只有她。”李逸风的唇角的笑慢慢的扯动,只是此刻却让人感觉到不到半点的笑意,反而有着一种让人心醉的心痛。

他的手紧紧的抱着那个男人,他的一双眸子也是直直地望着那个男人,此刻并没有任何的怒意,也没有丝毫的冷意,只是暖暖的情思。

众人一个个都惊的目瞪口呆呀,这,这花公子竟然这般的抱着那个男人,要那个男人不要走,而且还是那样的一副神情。

不过,夜无绝没有多说,她也不好再继续问什么,夜无绝既然不说,肯定是有原因的,或者是有什么顾忌吧。

想到这些,孟千寻的眸子猛然的眯起,既然当时,他不可能会发现她的手掌心的红痔,其它的就更不可能有机会知道了。

她记的,当她第一次跟着孟冰进宫的时候,就是现在的这副容貌,当时,除了夜无绝跟李逸风,并没有知道,她就是梦家的五小姐。

“回皇上,其实我是从一个以前也认识她的朋友的口中得到的消息,是他告诉我,二年多前,他跟这个女人一起到了皇浦王朝,然后见到了将军府中的五小姐,这个女人发现五小姐跟她长的几乎一模一样,所以,便起了歹心,据那位朋友说,后来,这个女儿便就那么失踪了,再后来,梦家五小姐的性情就大变了。其实,那个人就是最好的一个人证,只是,他胆子小,不敢进宫做证。不过,皇上可以让人去查。”

他望了一眼孟千寻,然后一脸阴狠地说道,“要死,我们就一起死,就跟以前一样?”

夜无绝听到北尊大帝的话,这次服从命令般的从怀中拿出了刚刚收起了圣旨,并没有打开,就那么折着,然后递到了花断尘的面前。

“把圣旨打开,再递到我面前来那些年所经历的光辉岁月最新章节。”花断尘微微思索了一下,再次狠声说道,既然他的手分不开,那么,他可以让这个侍卫完全的把圣旨打开,拿给他看。

以花断尘的武功,那对于他而言,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众人一直担心的也正是这一点。

太医进来时,看到眼前的情形,更是惊的目瞪口呆,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来,公主怎么会被人挟持,皇上,只怕就是因为公主的事情,才会变成这样的的。

“恩。”李逸风微微的点头,一双眸子只是望着皇上,并没有望向其它的地方,似乎也没有去注意被花断尘挟持的孟千寻,似乎根本就不认识孟千寻一般。

“我跟皇后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不能让皇上受到任何的打扰,但是现在皇上明显的受了十分沉重的刺激,病情突然加重,这一次,我也无能为力了。”李逸风微叹了一口气,然后慢慢的垂下眸子,声音中更是带着明显的沉重。

那怕她当时生下千寻,生命都会不保的时候,她都没有这般的绝望过。

只是,就在此时,孟千寻的手轴突然的弯起,狠狠的向着他的要害处袭去。

而李赢那边,这么多年了,也就只有一个女儿,他想要抱孙子的那个心情,现在是急的无法形容。

关于在皇浦王朝的时候李逸风跟梦千寻的事情,因为当时,他恰好受了伤,所以,并不知情,而且李赢跟李逸风怕他自责,怕他懊恼,所以也一直没有告诉过他。

而且,这一次,他显然也不想再给李逸风任何的机会,所以,话一说完,还没有等众人反应过来,便快速的转身,离开了房间。

以前,不管他遇到什么事情,可都是大哥帮他的,特别是他成亲的这件事情,每一次也都是大哥帮着他劝着父亲的。

但是,若是她真的爱那个三皇子,完全可以直接的嫁给他,何必还要闹出个招亲呢,所以,对于夜无绝,他倒是并没有把夜无绝太放在眼里。

倒是今天要对付的月无双让他有些担心,主要是那个月无双太过神秘,让人摸不透,因为不了解他的底细,所以,心中才没有底。

倒是站在一边白容都有些着急了,毕竟,他不上场,比试也不可能开始呀。

他知道,花断尘是经过了昨天的事情,还没有完全的平息,而且,就是因为昨天的事情,他今天更要取胜,所以无形间,便更自己加大的压力,本来心情就有些急燥穿越归来全文阅读。

压在她身上的身子微微的动了一下,停止了那猛烈的吻,微微的抬眸,略略的拉开了一点的距离,略带几分压抑般的说道,“你觉的,还有谁敢在这个时候进入你的房间,这么对你?”

这话,明显的就是气话,反话。

“关于招亲的事情,我、、、”孟千寻被他紧紧的抱着,感觉到都快过透不气来,但是她却并没有挣开,心中反而有着一种满足的幸福,不过,关于招亲的事情,她还是要跟他解释一下,而且,也要跟他一起商量一下。

他的话向来就少,像这种安慰人的话,更是少的可怜。

“是,只有我们两个最清楚,但是那没有用呀,要让北尊大帝相信才行呀。”花断尘的脸上更多了几分凝重,他觉的,要让北尊大帝相信这件事情,可能有些不简单。

“老爷子,你这又是发的什么话呀,弄的我还真是莫名其妙的。”李逸风的双眸微闪,一仍的不解,说真的,到现在他还没有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然,他若是想找,自然有大把的女人嫁给他,只怕把李家的大门都能挤破,关键是,他不想娶,不想娶其它的女人。

只想娶她,但是她心中爱的人偏偏又不是他。

老爷子心中暗喜,看来这事有门了。

明天就带他进宫提亲?

这件事情,误会还真是大了。

只是,没有了令牌,所以,他刚走到宫门时,便被守门的侍卫拦住了。

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呀?

说话间,握着匕首的手,再次的一紧,做出一副就要刺下去的样子。

还是,她觉的,他做的还不够。

人家在皇宫中跟公主表过呢,他突然的跑了过来,怎么看,这花也不像是送给他的呀。

或者,此刻,在她的心中,担心的就只有一件事情。

雪太医微怔了一下,神情间似乎多了几分不自然,可能是医术不如人,有些惭愧,而且,刚刚他又说过,皇上的病是医不好的。

北尊大帝微愣了一下,望了雪太医一眼,自然明白雪太医的心思,但是却也没有说什么,只是低声说道,“恩,你下去吧。”

说真的,她一直觉的对千寻有些愧疚,一生下她,便丢下了她,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照顾过她活在无限世界。

“你呀,明明可以跟千寻说明的,但是却偏偏用这样的法子,让千寻误会了你,若是你不是突然的生病,千寻现在只怕都不会原谅你。”李灵儿微微的摇头,但是脸上却多了几分心疼,他永远都是这样,为了自己的在意的人,可以做任何事情。

“但是,你现在将朝中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了千寻来处理,那关于招亲的事情,你就不担心吗?”李灵儿的眉头微微的轻蹙,孟千寻的对于招亲的事情,可是十分的抵触的,会不会在明天的早朝上,就会直接的取消了招亲的事情。

而且,她的语气也是极为的自然,听不出半点的异样。

关于这件事情,孟千寻早就已经想清楚了,她也很清楚,若是取消了招亲的后果,就连李逸风昨天也已经暗示过她了。

所以,皇上对那边的事情,肯定不了解,更何况,父皇为了找寻娘亲,对那些事情的基督更是不够。

若是那些官员故意的多报人数,然后到时候又不把粮食发给百姓呢?

毕竟,她刚刚这话可是说的太过意味深长的,只有贪官,或者跟贪官一起同流合污的,才会为贪官开脱,他们若是这个时候反驳她的话,那就很突然被定为为贪官为开脱了。

这字体她认的,而且很熟悉,不过,不是夜无绝的,而是那个男人的。

他的话一出,站在窗下的男人的身影似乎明显的僵了一下,隐隐的,感觉到从他的周身散发出一股骇人的危险。

这才刚刚解释清楚,只怕又要添新麻烦了。

按理说,她是皇浦王朝的将军府的小姐,而那个男人去是北尊王朝的人,她跟他怎么会认识,又怎么可能会相爱的呢?

“对,都不是,再确切一点,应该说我根本就不是这个年代的人。”孟千寻微微的点头,再次轻声说道。

“本公主不知道你到底误会了什么,不过,本公主想你若是没有公事向我禀报,那就请立刻离开。”孟千寻仍就是一脸的冰冷,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而他私自抽了一些士兵,惹怒了大将军,他早就知道大将军会把这件事情上奏,说真的,他心中还是担心的,若是皇上早朝,他倒不用担心,因为他知道皇上是支持他的。

“我跟你之间,所有的一切都过去了,我现在对你,再不会浪费任何的感情,不,是再不会浪费任何的情绪,我想,我话说到这个份上,你应该明白了吧。”既然他一直都听不懂她的拒绝,那么她不介意再对他说的更清楚一点,这也,他总该听的懂了吧。

不会是这样也让他误会吧?

皇上可是有规定的,宫中的宫女与太监都可以在主子面前随意的乱说话,更不要说是大胆的评价主子了。

“周大人说的对,那些皇子个个身份最贵,又岂能跟赶羊一样赶到城外去比赛,到时候,他们肯定会有意见,不如公主另外下一道旨意,那些身份特殊的,以及各国的皇子们可以不必参加这一论的比较,直接的进入第二论比赛。”另一个大臣也跟着附和道。

要说,他们的担心,倒也是正常的,毕竟在这古代,身份的等级可是十分的明显的,让那些皇子们跟那些百姓们一起到城外跟赶养一样的比赛,的确是有些不合适的。

所以,此刻就算协助大臣是好意,他也不会领。

孟千寻怔住,心中隐隐的多了几分失望,本来满怀希望的跑了出来,却没有想到没有见到他?

孟冰是真的觉的不可思议了。

孟千寻的心微沉,难道说,北尊大帝的病是真的,不是装出来的?

那么,父亲就是真的病了。

虽然着急,不过她此刻的声音却还是极力的压低了。

“回公主,皇上这病早已经有了,只不过是以前没有发过,今天可能是因为一时着急,就突然的发作了。”一边的雪太医一脸沉重的说道,此刻他还在研究着皇上的病情。

孟千寻的身子也暗暗的绷紧,一双眸子慢慢的转向父皇,脸上也多了几分伤痛。

她一定要想办法医好父亲,不能让他的以后的日子中都在病痛中度过。

“雪爱卿太过夸张了,朕只不过就是咳了两声,哪有那么严重,好了,好了,没事了,你退下去。”北尊大帝望了孟千寻一时,神情间隐过几分担心,连声说道。

那声音中更是那种毫无条件的纵容。

“是呀,望公主能够为皇上着想,为北尊王朝着想。”其它的大臣也都纷纷的转身,面向孟千寻跪着。

其它的大臣听到皇上再次咳了起来,也都是一脸的担心,可见他们不但尊重皇上,也都是真正的关心的着皇上的身体。

一边的雪太医唇角微动,似乎想要说什么,只是却被他一记冷光止住了。

说出此话时,他的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沉重,脸上也隐过几分伤痛,似乎有着太多的不舍,有着太多的心疼。

不过,突然想到夜无绝出现在这儿的原因,连声说道,“夜无绝,你也是来参加招亲大会的吗?”不跳字。

只是,皇兄却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千寻,这件事情,父皇待会自然是要会跟你说清楚的,不如,你先下去休息,父皇下朝后便、、、”北尊大帝仍就是一脸的轻笑,声音亦仍就如同春风般的轻柔,不见半点的不满。

“咳、咳、”皇上仍在咳着,似乎十分的难看,看到太医的样子,脸色似乎更难看了几分,“咳、咳,有什么话,雪爱卿正说便是,咳、咳。”

“娘亲。”宝儿小手慢慢的伸手,轻轻的在孟千寻的面前微挥了一下,似乎是想要安慰孟千寻,不过,她小小的脸上此刻也是一脸的怒火,“外公这次实在是太过分了。”

孟冰微愣了一下,顿时恍然,“对呀,夜无绝肯定也看到了这样的昭书,那他肯定也赶去了北尊王朝了。”

本来这一切就都是他算计好了的,到目前之止,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内。

“嘻嘻。”小宝儿得意的笑着,却并没有直接的回答他的话,而是望着他,一脸神秘地说道,“那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你的娘亲?”夜无绝再次的愣住,她的娘亲?什么人可以带着一个孩子随便的进宫?

到时候,只要带着爹爹去见娘亲,保证爹爹会很开心,很开心的。

夜无绝望着那张笑脸,怔怔的出神,小丫头笑起来很美,而且,他隐隐的感觉到,似乎有着几分熟悉。

“听说北尊大帝俊美无双,他的女儿,肯定长的很漂亮。”也有人小声的反驳。

他那声音也是极为的好听,如春风吹过,同样的给人一种极舒服的感觉。

夜无绝眉头微蹙,对于他们的谈话并不感兴趣,早朝已经下了,他也懒的跟他们费话,便想要离开。

这一刻,夜无绝真的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所以,他要从初也那儿得到最真实的答案。

“算了,既然他们不想说,谁问都没用的。”孟千寻轻声揽住了她,她跟宝儿都没有问出来,孟冰去了肯定也不会有结果。或者此刻她的心中反而有些害怕让孟冰去问了。

而此刻孟千寻因为想要尽快的打听到夜无绝的消息,便也抱着宝儿跟着她下了马车,人多的地方,也应该比较好打听到消息。

是那种不由的自主的,来自内心的慌乱,甚至还多了几分害怕。

“有刺客,抓住他们、”原本夜无绝与梦千寻被他围住时,是在大殿中,那些死士显然不想惊动宫中其它的侍卫。

此刻,皇宫中其它的侍卫,也被惊动的,到处都在搜着刺客,好在,她现在住的房间只是极力普通的平时宫女住的房间。

那些宫女,太监们也都惊醒了,不过,外面的侍卫到处喊着抓刺客,胆大的还透过窗口悄悄的望着,胆小的便窝在床上,用被蒙头,不敢下来。

皇上听到他的话,脸色却是突然的变了,不由的大声惊呼道,“什么,大殿?”

毕竟这件事情,只有她跟梦千寻两个人知道,她相信,皇上肯定会相信她,而不会去相信梦千寻。

惠妃很清楚那个女人的心思,她知道,若是以前这个死丫头就用真正的样子,只怕早就死了,因为梦啸天不会留着她,甚至只怕会对她做出一个禽兽不如的事情,而她也绝对不会让她活着。

“夜无绝,你竟然还有脸闪,当初是你非要娶她,你竟然不能好好的对她,当初就不要娶她,你这个混蛋,这才几天的时间,你竟然、、、”此刻的皇浦拓显然是太气愤了,也并没有过多的去注意此刻的孟千寻,只是愤愤的对着夜无绝吼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