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生记:第29章:滂沱大雨

羽生记 作者: 栢洛

“不行,大帅,必须要想办法阻止袁世凯南下。”

李湘如淡淡道:“也不止漏了我们两个。六公主和盛锦月她也没请。”

……隔日清晨。

谢明曦所料未错。

谢明曦抬起头,眼眸明亮如水:“父亲,你觉得二姐能考上吗?”

周全先是一愣,旋即反应过来,既惊又喜,更多的是不敢置信。脚下如踩着棉花一般,轻飘飘地走到了正门口。

……

……

前几日,淮南王是装病,这一回,却病得货真价实。躺在床榻上,脸孔赤红,身体越来越热。

几位太医为李太后施针急救,又会诊开了药方,煎药熬药喂药。折腾了大半日,直至晚上,李太后才悠然醒转。

……

白白看了一场大戏的贵妇们,目光立刻在这十余个青年俊彦的脸上扫了一遍。

方若梦:“……”

短短一段路,愣是走出了唇枪舌剑刀光剑影。

盛鸿:“……”

为何夫妻两个对阿萝的要求如此之高?

方若梦:“……”

顾山长夸赞几句,又将第一名的嘉奖给了谢明曦。是一本前朝书法大家的真迹。

接下来,便是考了第二名的秦思荨。

文官们想从兵部里打探消息,绝不是易事。

说到最后,四皇子的声音满是愤怒,那张常年冷漠的俊脸,也显得格外激动。

萧语晗沉浸在丧夫的巨大悲痛中,谁也不想见。

果然,安公公半点没料错。李湘如故作不经意地打探道:“云曦妹妹初进内宅,对殿下的性情脾气还不熟悉。说话行事不知有无不妥之处。”

徐氏回府之后,将谢明曦这番话原原本本地告诉谢钧。

“湘如,你的手怎么了?”

永宁郡主却已冷笑起来,扬声喊道:“来人,备马车,我和郡马现在便去淮南王府!”

李湘如被冷不丁地拉了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格外狼狈。待她勉强稳住身形,眼前已不见了四皇子踪影。

“多谢三嫂美意。”谢明曦直接谢绝:“不过,这等时候,谁也没心情吃喝,也不必再设宴了。”

“说起来也是造孽。淮南王府上下几十口,一夜之间皆死在宗人府的大牢里。便连几岁的孩童,也没能幸免。”

如今淮南王府满门被灭,荡然无存。穆梓琪侥幸躲过一劫,却也再难像寻常女子一样过活了。

激烈昂然的军鼓声也未停歇。

最后一句,分明是别有所指。

谢明曦不动声色地接了话茬:“母亲说的是。我也盼着无人相欺无人招惹,心无旁骛,专心读书。”

唯有站在俞太后身侧的谢明曦,能清晰地窥见俞太后眼底近乎残酷的快意。

对谢钧来说,这显然不算什么大事。

文绮说得口干舌燥,口沫横飞,丁姨娘也没什么反应。闭上眼,眼泪不停滑落。

“世子爷特意让我来一趟,问一问你的心意。是要趁机打断谢钧的一条腿,还是两条腿都打断?”

为何她的肚子半点动静都没有?

她第一个反应竟不是泛酸或嫉恨,而是喜悦。

谢云曦怀了身孕,四皇子有了子嗣,对她这个四皇子妃而言,也是一桩喜讯了。

半个时辰后,天色暗了下来。书院外的马车几乎都走光了。孤零零的一辆马车,颇为惹眼。

……

也不知谢明曦是否听话,在试卷上署了谢云曦的名字……

等等,这个比喻怎么怪怪的?

然而,谢明曦听了此话之后,神色却骤然变了,迈步上前,逼近六公主:“你不是六公主。你到底是谁?”

澎!

现在看来,谢明曦的天分犹在他这个亲爹之上。

不贪恋权势,所以面目柔和。

孙氏惊魂未定,根本不敢张口,也不敢动弹。

见过嘴快的,没见过这般嘴快的!

李湘如看谢明曦百般不顺眼,连带着对林微微也没了好感,扯了扯嘴角道:“林姐姐考了第三,也不必这般骄傲目中无人。”

往日方若梦总会提前一两日送帖子来。像这般临近正午忽然前来的,还是第一回。

四皇子面上掠过一丝羞怒的暗红,很快低头请罪:“儿臣岂敢惊扰父皇休息,刚才多舌失言,还请母后责罚。”

做藩王的岳父,和做天子的岳父,这其中的区别可就太大了。俞家因俞太后显赫了三十年,萧家尚未来得及风光,或许,很快就要轮到谢家改换门庭了……

不管如何,到底是自己的血脉。日后身份贵重,提携娘家也不是难事。永宁郡主目中无人,颐指气使,动辄翻脸。这等窝囊气,何苦受一辈子。

谢钧的岳父淮南王是当今天子建文帝的堂弟,深得皇上器重,执掌宗人府。是皇室宗亲里的实权派,在朝堂上也极有影响力。

谢明曦和颜悦色地吩咐:“我身边丫鬟,数你针线活儿做的最好,照着这个荷包,再做十个。”

谢元亭阴沉着脸一同离去。

再然后,林微微起身端了酒杯。

盛鸿一脸为难:“明曦和我说过此事了。她的性子你是不清楚。别人待她一分好,她少说也要还一百分。这美人才送第三波,她已经命人到处买人,打算再送几波给皇兄……”

“如何能让皇兄破费!”盛鸿正义凛然:“左右万两银子的事,我从私房里掏银子便是。”

萧语晗神色有些复杂,想说什么,到底没说出口。

……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