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生记:第4章:酣然入梦

羽生记 作者: 栢洛

“怎么会是父不详的私生子,你孩子的父亲不就算是九皇叔嘛,他会不管你的孩子?”蓝九卿极力克制自己心中的怒火,眼也不眨地看着凤轻尘。

“暄宫主是个不错的人,你可以考虑一下。”吃人嘴短,凤离忧为暄少奇说了两句好话,凤轻尘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我和少奇不可能,他是玄霄宫的宫主,而我的身份不可能做玄霄宫的宫主夫人。”

“我想他会愿意入赘。”凤离忧能看得出,暄少奇对凤轻尘的重视。

凤离嫡女知道的太多,到时候,这女子是向着夫家还是向着娘家?为避免这种事情发生,凤离族便不允许联姻,享受家族的荣耀后,自然要为家族付出。

明微公主身形一晃,要不是身后的侍女眼疾手快,怕是要摔倒在地……1166逆袭,九皇叔大展神威

“唰”的一声,九皇叔一剑落下,将曲惜花的手腕砍断。

“父皇,翟小亭和王小生虽然武不行,可脑子好使,宇文小元和小明做事冲动,但胜在听话,和这四人配合得尤其默契,他们联手事半功倍,我很看好他们。”

“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进来。”晋阳侯夫人握成拳,青筋凸起,颤抖的问道:“凤姑娘,你可确定了?我中的是什么毒?”

凤轻尘的眼睛是红肿的,这明显是哭过的痕迹。

“九皇叔请说……”

皇上收到的消息并没有错,三王爷确实比九皇叔早一步到京城,并被九皇叔安置在别院,不过皇上的人是没有希望将三王爷带走了。

凤轻尘眼含笑意,就像看一场闹剧,九皇叔连个眼神,都不施舍给南陵锦凡,坐在那里一派自然,大有反客为主的架势。

不过,九皇叔并没有这么说,而是温言安慰道:“不会。你也说了,本王从不做亏本的买卖,本王当然做好了两手准备。”

另一个营帐里,被下了药的八个暗卫,好似丝毫不受药物的影响,动作矫健、迅速,如同猎豹一样。

九皇叔言不由衷的道:“本王深表同情。”

“杀了他。不计后果。”这个时候,南陵锦凡就是拼着玉华兰芝不要,也要拉九皇叔陪葬。

这件事,只有大哥自己可以下决定。

今天他出城是临时之举,根本没有安排护卫,要是出了事就麻烦了,车上还有一个,可以治他大哥眼疾的凤轻尘呢,可不能有闪失。

这个时候,她相当明白王锦凌为何要名扬天下,因为名扬天下后谁都认识他,谁都要给他面子。

跑,她必须跑出去,她不能被抓回去。

“属于我的,你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

就九皇叔服侍人的水平,她要坐起来吃还好,这样躺着,恐怕有一半要喂枕头。

“就猜到是他们,皇上不会放心你我,皇上要什么都不做,我才觉得奇怪。”凤轻尘对此半点不意外,皇上不相信他们才是对的。

东陵人如此怠慢苏绾,不就是仗着有一个会造震天雷的人嘛,不就是想要她和西陵天磊一样,一直“病”在床上嘛,在凤轻尘与南陵侍卫首领闹得正僵时,苏绾身边另一个侍女匆匆跑了出来。

东陵人以为她只是晃子,却不知她才是真正的主事者,高调、傲慢又如何,只有这样她行事才方便。

苏文清低头看了一眼蓝九卿的伤口,连忙摇头:“九卿,不行……箭尖卡在心肺处,一个不好会要命的,你怎么会伤得这么重?”

对秦宝儿,九皇叔已经从漠视到厌恶。和苏文清想得不一样,九皇叔就认为这一切都是秦宝儿的错,要不是秦宝儿步惊云怎么会背叛他。

中医讲究一人一方,比西医难学多了,再加上她也不能直接让孙思行教,这学起来又更慢了。

这小子……

在现代,一般的医院都不会设心外科,而心外科一般是不允许实习医生进去的,她是运气好,遇上了好导师。

“大公子说得不错,这个时候单独请大公子一人,确实不合适。本王决定,今天晚上在逐风楼,宴请王、崔、谢三家家主以及洛王等人,算是庆祝本王死里逃生。”

凤轻尘突然睁开双眼,盯着东陵子洛……

好人家的姑娘,会像凤轻尘这样吗?

凤轻尘起身,打开红包,里面有一张纸,上面是她熟悉的字。

“轻尘,听说你在南边置了地?你怎么想起置地了?”崔浩亭突然问道,把凤轻尘吓了一跳:“你怎么知道?”

凤轻尘脸色凝重,眉头紧锁,而她这个样子取悦了暄菲,暄菲一脸得意,忽视了身上的痛:“臭女人,现在明白和我玄霄宫作对的下场了吧,我告诉你得罪我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不过你可放心,我看大公子好像很重视你,在大公子没有娶我之前,我不会杀你,我会慢慢折磨你,没天让十个大汉轮流享用……”

因为,面前这个男人太可怕了。

呜呜呜……暄菲低声抽泣了起来,身上的伤更痛,越哭越委屈。

王锦凌朝凤轻尘轻轻地点点头,凤轻尘则闭了闭眼,表示自己明白了。

十八骑之一摇了摇头:“我们在这里,没有找到过吃的。”全是死人,准备吃的给鬼吃吗?

“两年后,奶宝才十岁,他担得起帝王的重任吗?”说到奶宝,凤轻尘才敢开口,为儿子争取一点利益:“十岁是不是太小了,十五岁如何?”

“当然不是啦,东陵九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如果因为感动我就要嫁给对方,我早就嫁了。”哪里还会等到你,凤轻尘一脸失望的看着九皇叔。

看到那伤口,饶了是九皇叔也吓到了,额头上那一块的皮肉直接削掉,都可以深一小截手指进去。

天太黑,再加上老者的眼神,也相当的隐秘,凤轻尘到是没有发现,不过和老者一起走,心里倒是有几分紧张。

老者微微吸气,平息自己的情绪,问道:“她真得姓凤?”

“元极,元极,快去通知了元希先生,让他去凤府,另外,吩咐下面的人收拾我的东西,我明天也要搬去凤府。”

皇上盯着桌上的东西失神。九皇弟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南陵锦凡躲在夜城,并不是什么秘密,很多人都知晓。只不过有夜城护着,再加上夜城算依附东陵,算是东陵嘴里的肥肉,南陵不敢轻举妄动,而东陵又不愿管罢了。

就在玄情以为,蓝九卿想要她的脸,划成两瓣时,蓝九卿停下了。

“我,不知道,你,有,本事杀了我。”没有牙齿,玄情说话透风,可蓝九卿并不在意,玄情不说,他有是办法让玄情说,不过……

事情商定,也到了饭点,凤轻尘留两人用饭,同时把云潇叫了过来,将有大夫观摩一事告诉了云潇,并且说了云家也有一个名额。

“你说九皇叔和王家是不是太闲了,这种事也掺和。”太医们咬牙切齿的抱怨,可想到这是在凤府,又不敢太大声,只能小声的嘀咕。

可不想,在卢家眼中九皇叔的默许,是对卢家释放善意,卢家几个纨绔大少,这几天蹦达的老欢了,话里话外嘲讽陈家,别以为九皇叔收下华园,就会提携陈家,九皇叔哪里会把一个小小的华园放在园里。

“嘿嘿,孙太医能者多劳,我这不是身子虚嘛,孙太医要是不信可以替我诊治一下。”凤轻尘二话不说伸出手腕。

“我能想什么办法,我本身就不擅长医那种病。”凤轻尘被左岸和豆豆一唱一和,挤兑的更不好意思。

“凤轻尘,你不能这样,你不能这样……”豆豆万分不满:“我是客人,是病人,不是阶下囚,你不能这样的对我。”

大公子也没有必要,为了一些不入流的角色,脏了自己的手。

凤轻尘放下枪,拿着手电筒下床,将桌上的油灯点亮,桔黄色的烛光微闪,正好能照亮室内,又不会显得太过刺眼。

郭保济连连点头表示赞同:“皇上这样的人品,我们心中的愧疚1;148471591054062也能少几分,如此正好。”

整体来说,这停尸房设计的还是相当不错的,无论是光线还是通风的效果都极好,室内湿气也不重,踏入停尸房,没有那种阴森的感觉,也闻不到尸体腐烂的气叶。

呼……凤轻尘深吸了口气,

说话的男子,叫苏文清,苏家大少,也就是这尸体的亲人。

“什么好戏?”九皇叔一再提起,凤轻尘又怎么能不好奇,只不过她这伙心思有些重。

看着蓝九卿脸上的面具,凤轻尘第一次有掀开它的冲动,可最后还是忍住了。

“出什么事了?”凤轻尘一脸迷惑,她知道事情肯定和蓝九卿有关,但具体什么事却不知,看翟东明这个样子,难道是宫里出事了?468为女倾城傲色,为妇媚色无边

他们今天的任务,是保护凤轻尘,只要凤轻尘没事,他们就没事。

蓝景阳原本还不确定,直到御尤露出淡淡的嘲讽,蓝景阳才能肯定,凤轻尘应该和狼主接触过来。

九皇叔根本不知道凤轻尘想什么,压低声音道:“你就不能轻点……”

谷主把玉华兰芝递过来时,凤轻尘并没有接,而是反手挡了回去:“谷主,郭神医,玉华兰芝的奇效我虽然知晓,但我并不会配药,这玉华兰芝在手上实在浪费,你们二位要是不嫌弃,就收下吧,让玉华兰芝的奇效,能全部发挥出来。”

九皇叔每个月,都会派太医来给蓝景阳的儿子看病,守陵的士兵核对后,并没有什么异常,只是对萌宝多看了几眼。

呜呜呜……这可是九卿拿小命换来的东西,说送出去就送出去,九卿真大方。

翟东明却以为,苏文清说的是苏文杭,想到那个小屁孩,翟东明满头黑线:“苏文清,话不可以乱说。”

“这怎么可能,大公子你什么时候来,轻尘都欢迎。”凤轻尘笑着走进去,总感觉王锦凌这话意有所指,果不其然,王锦凌不等凤轻尘坐下就道:“我还以为轻尘怪我来早了,打扰了你和那个打小定的未婚夫相处的时间。”

他的病情,他自己明白,他活不了一年,可看凤轻尘这个样子,似乎有办法,他能期待吗?期待和崔浩亭一样的奇迹吗?

这个时候,鬼王无比庆幸,他因为担心东陵的报复,特意在东陵水军中安插了几个人,这次完全派上用场。

九皇叔知晓百鬼宫个人实力不凡,当船抵达岛上时,九皇叔并没有让人冲上岛,而是毫不吝啬火药,利用长长的桅杆,远距离投掷震天雷,先用城天雷轰出一个口子。

百鬼宫单人实力确实不凡,可面对两万武装精良,带着大量震天雷和火药包前来的水军,百鬼宫也只有挨揍的份。

他在警告皇上,别再拿凤轻尘作伐子,再有下一次他不介意鱼死网破。

蛟龙帮他们把船送到海里,他便放蛟龙自由。

带着黑衣死士下山的敏夫人,遇到带着暗卫前来的步惊云,双方山脚下遇上,步惊云把心中的怒火,还有对背叛九皇叔的不安,全部发泄在敏夫人身上,对敏夫人的人完全下死手,狠狠的打。

他绝不容许,九州令牌与九州地图落到别人手里。所以……

对凤轻尘和暄少奇来说,九皇叔与鬼王两人僵持了许久,可对他们二人来说,这不是刹那之间的碰撞,当两人内力相撞后,九皇叔手中的剑,已转了数十圈,而鬼王的手,也换了无数个动作……

许是刚刚与鬼王交手,气势大盛,九皇叔即使身上带伤,招势地不减锋芒,甚至更加的凌厉,百鬼宫的人根本招架不住。

“怎么可能呢,我们送上的可是华园,东陵最好的庭院之一,可谓是有市无价,九皇叔怎么可能还会那般无视我们?”陈家大公子认为,他们送上重礼,在九皇叔心中应该与别人不一样,九皇叔收了礼就是接纳了他们。

“爹,你的意思是华园是我们陈家给九皇叔的投名状,代表我们陈家愿意为九皇叔所用,而不是对九皇叔有所求。”陈明小心翼翼地问道。

太子不满南陵锦凡的态度,可太子深知,与南陵锦凡起口舌之争,占不到好处,装作没有听懂南陵锦凡的话,示意太监将签筒送到凤轻尘和苏绾面前:“苏绾小姐来者是客,苏绾小姐先。”

“多谢殿下。”苏绾大大方起身,看都不看,直接从签筒里抽出一签:“八号。”

无关胜败,她会对自己的病人负责,也不会因此把自己的病人推开,她不是神,她不能保证救活每一个病人,她只能保证尽自己全部的力量去救治自己的病人。

凤轻尘知道又如何,她根本没有那个能耐查这件事,而有能耐的人,此时正“病重”,南陵锦凡无比感谢九皇叔“病重”,让他有足够的时间,清除掉所有的蛛丝马迹和相关人员。

“起死复生,人死了怎么可能复生。”凤离清歌一脸地不认同,摆明不信此阵的威力。

“姑娘。”春绘一张俏脸吓得发白,在官差来之前,把凤轻尘扶上一辆马车:“姑娘先上车,这里交给我。”

在血衣卫等了大半天,陆少霖也没有出现,凤轻尘就明白思行这件事情不单纯,思行在血衣卫担得越久越危险,说不定有人看到她回来,直接就会要孙思行的命。

打杀声在血衣卫大牢响起,涌进来的血衣卫越来越多,凤轻尘一行人已经被人里外包围了,就在这个时候,一声爆炸声响起,众人惊得脸色大变。

“你告诉我震天雷怎么做。”左岸不要银子,要是为了银子,他就去当杀手了,还没人管。

洛王亲兵这个要求并不过分,毕竟驿站并没有规定,九皇叔住的期间,别人不可以住。副将犯难了,两边他都不敢得罪,在洛王亲兵的催促下,只得硬着头皮去找九皇叔。

唉,她果然还是太感性,想到那三个人为她而死,一时冲动,握刀就挖土,却没有想过,这个工程有多么浩大。

“谢谢。”

待到三个暗卫将坑挖好,把死去暗卫就地掩埋后,时间已经不早了,王锦凌想了想,还是问道:“是回去,还是继续走?”

“你就这么肯定,他一定会去找你。”也许是换了一种心情,看到凤轻尘幸福的笑容,王锦凌突然觉得,这也是一种享受。

孙正道把人都赶出去后,就示意孙夫人将凤轻尘身上的衣服全部褪下。

“夫人,你要是不放心,就留下来陪儿子。”孙正道也舍不得,可这是孙家人的使命,他必须去做。

凤离族的印记,可以解除凤离女子身上寒症,同时拥有凤离族印记的女子,才有资格姓凤离,享有凤离这个姓氏带来的尊荣。

孙夫人将凤轻尘身上的仅剩的衣衫褪下,露出布满伤痕的背部。

孙正道不再说话,专心在凤轻尘背上,替她上纹上九州大陆最神秘、最尊贵的印记。

蓝景阳还算聪明,他知道自己的威信不够,不敢说让谷主把玄医谷主人脉与资源交给他,可即便如此,谷主也气得不轻。

九皇叔忒不厚道,居然事先不透半点风声,现在他要怎么做?

虽说凭这些人不一定能破城,在大军面前武林高手也嚣张不了多久,可战损会很严重,而这是清王不想看到。

攻城,一向死伤惨重,此次尤其明显。江南城的准备实在太充分了,箭、火油、沙袋样样充足,就好像事先知情一般。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