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生记:第33章:玄冰传说

羽生记 作者: 栢洛

实在是太累太难受了,就着一楼的一间客房她还是安安静静洗了个澡。

她知道很多话就算曲母不说,可她心里到底还是接受了这两个孩子。

她不知道自己就在门口撞上他的一瞬,面色有没有苍白得像鬼一般。

易琛唇畔的笑意更深,整张脸贴近她跟前,贴得几乎与她唇对唇。

很快电话被阿jim接起,裴淼心与他简单寒暄后说了自己的目的。

他的声音不大不小,却刚好能让这周围的几个人都听到。

只是几日不见他的心已经慌乱得夜不能寐、食不知味。上次“铃兰豪庭”的工地现场,他差点被掉下来的东西砸中,之后几名副总担心他的精神状况,已经尽可能地把视察工地这种“粗活”分摊了去。

她看着曲耀阳的手搭上了卧室的门把,终于还是忍不住轻唤:“喂!那好像是我的房间,你干嘛进我的房间啊!”

曲耀阳冷冷瞥过聂皖瑜一眼,“怎么,她没同您说过,我根本从头到尾都没碰过她,她没怀过孕、更不可能流产以至于之后永远都无法怀孕吗?”

最难受的时候想起的第一个人仍然是尤嘉轩,知道半夜里给他挂电话过去不好,可这段他又开始研究什么新的软件工程,平常不大出来与她见面就算了,连电话跟短信几乎都快没有。

“淼心!我……我知道或许我该对刚才以及昨晚的事向你说对不起,可是我……“

他捏住她尖俏的小下巴逼她仰视自己的眼睛,“婉婉,成为我的女人不好吗?就在刚才,你的身体对我并没有多少排斥,其实,你也是喜欢我的……我们的身体合该就在一起……”

“你走吧!在芷柔过来以前,你快走,她才是我的妻!”

易琛开车进去,一进大门,左右两边各一只巨大而精致的喷泉,伴随着绿化带两边幽暗醉人的路灯,将暗夜里六层楼高的主园映衬得像极了凡尔赛的古堡花园。

裴淼心闭口没再说话,牵住裙摆下车。

周围不时有梁家邀请的重要嘉宾从车上下来,他们迈开步子向主园大门去的时候,不时似笑非笑望了过来。

“现在已经没事了,我陪她在公司里。”

郭律师紧张地看了她一眼,说:“裴小姐,你有没有事?”

吴曦媛让司机送了裴淼心回家,临去以前对她说道:“你先好好处理工作上的事情,孩子那边有你父母照看也是一件好事,这样你也不会分心。”

她点头,“可是我对思羽有愧疚,他才出生没有多久。”而且前段她也因为思羽身世的问题而没有好好照看过他,现在想想儿子白嫩嫩的小脸,睡着的时候总爱撅着小嘴吐泡泡的模样她就心疼。

怎么儿子走的时候,她都没有好好抱一抱他?

过去与他一起的那些日子,她像个寄生虫一样生活在那个小家,不知人世疾苦,不懂人情世故,只一味的,以为一生就爱着一个男人就好。

而在公益活动之前,作为“青苗会”的重要成员,梁大太太都会举办一场慈善募捐的宴会,通过募捐所得的善款,在“走乡村”的同时一并带下去。

“香港,何爵士夫人。”刑俞晴看了眼手中的包裹,将它递放到曲耀阳面前的办工桌上,“里面的东西我们已经检查过了,没有危险物品,好像是张照片,和一对胸针。”

看着胸针沉默了半天,桌子上的电脑屏幕亮起,有邮件进来,是何爵士夫人的助理ryan从香港发过来的电邮,只有几行简短的小字。

陆离止住脚步,回身,手点额头,“哈雷路亚,阿门!”

裴淼心的脸颊火辣辣地疼,那疼牟然像是一种提醒,逼着她不得不从这样混乱的境况里边挣脱出来。

裴淼心惊骇得赶忙闭上眼睛,任是曲耀阳将她紧紧揽在怀抱里亦忘了挣扎,只觉得自己整颗心都翻腾跳跃着,恨不能马上从嗓子眼飞扑出来。

曲市长挑了下眉,戴上眼镜似的放大镜,继续去看手边的瓶子,“可惜了,这个瓶子要不是有这么大的瑕疵,其实到也算得上是个好东西。”

“这你就不要管了,大哥,就算我制不了她,也总归有人能制得了她。可是这回,我想你当着我的面承诺,你必须要幸福,不管爸妈家人怎么反对,不管外面的那些人怎么看你们,你都要抓住你的幸福,再不要放手了,行不行?”

“算了吧!曲夫人,你儿子对我女儿是个什么态度,我想你心里都是清楚的。还有你们家那什么关系,大儿媳妇又变成二儿媳妇,这都是什么?你们家可以不在乎曲市长的前程,可我们家不能不在乎老聂。这年年下到基层做反腐败工作指导的可都是我们家老聂,怎么能随随便便就被你们这样的家庭给祸害了呢?”

刚才的那一声轻唤过后,手机里的女人突然静默了声音。

他似乎抽得极是专注,脚边的空地上全部都是他弹掉的烟灰。

翟俊楠说完了话就转身,一点反应的机会都不给裴淼心留下。

裴淼心拉了裴母上车,等到洛佳追出来的时候,她已经开了车准备离开。

曲婉婉一下被吓哭了出来,慌忙拖住裴淼心的小皮箱不让她走,“呜呜,我错了,我错了,嫂嫂,求求你不要走好不好?我错了,呜呜……”

“嗯,我已经跟耀阳签字离婚,这次就是来拜托爸的同意。因为你也知道,如果得不到他的同意,就算我跟耀阳的离婚申请递了上去,也会在半路被他拦截下来,到时候我们什么都做不成。”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心跳有一丝狂乱,可还是愿意在这保密期内,将这个或许并不应该提前说出来的秘密说给曲臣羽听。

裴淼心又痛苦又舒服,那熟悉又陌生的快/感纠结着她每一寸感官,他每走动一下便耸动她一下,她想要尖叫,想要张口大骂他,可到嘴的一切还是都幻化为嗜骨难耐的娇吟。

所以裴淼心只能保持缄默,安安静静站在原地,像名即将接受凌迟的犯人,冷眼旁观着周围所有人怪异的眼光。

梁冠东手上拿这只酒杯,一派老谋深算的样子,“曲总,没想到你们家是这样的相亲相爱,刚才真是让梁某刮目相看。”

两个人打着哈哈,直到将陈行送走了,曲耀阳本来谦逊温和的脸才迅速转冷。

他扬手示意餐厅经理选定了瓶酒,“刚才在你写字楼的楼下,好像遇见一位熟悉的老朋友了,只是一时半会儿,没有想起那人是谁。”

“淼心姐。”聂皖瑜轻叫一声站了起来,吐了吐舌头后才道:“我本来想同婉婉一样叫你一声二嫂,可是耀阳他不同意,他说现在我是他的女人,若是以后过了门咱们的关系和身份都要变,我唤他的弟妹做嫂子怎么也不大对劲,所以我也只好叫你一声姐姐,你介不介意?”

“婉婉。”爷爷一声轻唤,“你爸现在在美国的情况怎么样了,还好吧?”

餐桌上的人带了笑望向他们这边,每个人眼里的期许,或多或少都烫得她的眼角有些生疼。

曾经千疮百孔的所谓爱情她已经没有勇气再回头了,就像那颗已经千疮百孔的心,它已经不再相信他的,所谓爱情。

曲婉婉被曲母拽住手臂根本动弹不得,正泪眼蒙蒙地望着尤嘉轩的方向,想走又走不成。

好不容易等到外头好像有那么一点动静,却是曲母冷冷一哼道:“我看你真是疯了。”

她突然就闭上眼睛哭了,曲臣羽只当是她难受过了头,只得轻声安慰着。

扶着栏杆往上走,手刚触上卧室的门把,腰上便落了一双大手。

说完了她就起身,打开包房门的时候,只见先前的两位同事一脸无措地站在旁边,而之前还举着酒杯大声说话的洛佳则正面贴着墙壁靠在那里。大抵是哭了,只听得见她嘤嘤的声音。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