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生记:第56章:德容言功

羽生记 作者: 栢洛

要知道,颜末长的极好,他那种长相可是男女通杀,当年有不少的导演与制片人暗示过颜末,可惜颜末也是一个硬骨头。

蓝弦摇了摇头:“最佳女主角,以后有的是机会,这次接拍了六部电影,有几部是明年才上映的,这两年我都有机会拿最佳女主角,但是最佳新人奖,我只有这一次机会,所以我更在意……”

如果不是融柳的绝情,莫放又怎么会开枪杀人……

白雪一看这个情况,就知道对方内部有矛盾了,有人在后面活动了,而活动的效果还相当的大。

邵阳的性还是一如既往的傲呀,如果不是他来,这通电话邵阳都不肯打……

当然了,这样的殊荣以前整个演艺圈也只有一个融柳有,但现在蓝弦相信她也会有,因为面前这个叫白雪的经纪人是一个有野心的人。

“随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更何况,莫总,我没有对你解释的必要吧。”蓝弦调侃道,眼里闪着兴味不明的光芒。

主持的拉着蓝弦疯狂的叫着,而蓝弦似乎还没有从戏中走出来,整个人依旧事着几分迷茫与忧郁。

“很抱歉,蓝小姐,这一条不能更改。”

待到r&m集团公关部经理回神时,蓝弦已经恢复如常,只是眼中依旧不依不饶。

“莫放……”蓝弦试着叫着莫放的名字,可莫放一点反应也没有……

“对不起,邵总,我不小心扭到了脚。”蓝弦忍着泪,双眼通红的说着。

虽说她习惯了时刻在演戏,可是演久了她也会累。

如果只有靠潜规则才能的接到戏的话发,那么我何必当演员,我去当记女好了。

……

“对不起……”蓝弦今天穿的是高跟鞋,这一脚下去可想而知的痛了,蓝弦连忙转身道歉,发现她踩着的人正是将《神之子》剧中的女二东方明珠的扮演者,天皇的一个二流女艺人林佑齐。

该玉女面对媒体声泪俱下,一边哭着一边说着,如果可以选择有哪个女生愿意如此委屈自己,可是这个圈子里只有一个蓝弦,她不是蓝弦,得不到r&m集团总裁莫庭的厚爱,也没有那个手段让男人为她一怒冲冠……

蓝弦的演技真的很好,和蓝弦对戏最多的墨云天最是清楚了,很多时候就是墨云天也被蓝弦轻易带入到角色的情感之中,导演一喊开始他就成了北君默,那个即使爱也表面也是冷酷的男人。

从他身边借过吗?

好,好毛呀好……

呜呜呜……某空姐红着眼睛跑了出去。

而这个圈子里不怕大金集团的恐怕只有墨云天了,可是白雪没有墨云天的电话,只能打给他的经纪人。

无论墨云天对她抱着怎样的心态,蓝弦都没有兴趣玩他玩所谓的爱情游戏。

十万朵空运而来的百合点缀会场,让这贵族味十足的盛世皇庭又多出一份圣洁与优。

我三更了,三更了……想不到吧,哈哈哈哈,bs我的都靠右站,哼哼……墨天王到底为什么而来没有人知道,蓝弦更是不知也不会多想了。

剧本上有裸出的镜头,融柳一定会和对方示先说明,裸到什么地步,超出了融柳接受的范围,再高价也不拍……

可蓝弦呢?在保镖的护卫下,那些记者根本近不了她的身,蓝弦一路畅通无阻,根本不将这些记者放在眼里……

沐菲的问题都是她背后的团队精光细选的,那回答也是让人印象深刻的,所以说沐菲第一次在娱乐节目中亮相也是成功的……

“痛就好……”莫庭依旧没有放开蓝弦,而是整个人压在蓝弦的身上。

蓝弦感觉全身失去的温度又回来了,即使蓝弦没有拿到新人奖,可是融化拿到了终身成就奖不是……

原本以为一个艺人她堂堂沐大小姐去追肯定很快就能搞定,可是还没开始追她就知道墨云天身世不凡,不是她一个小小沐氏集团可以比拟的。

这个圈子每一个都是人精,这几天蓝弦的势力无人可挡,他们当然不敢再欺负蓝弦了。

lisa,要幸福……

蓝弦,她没事吧?

莫庭很想问,可却又不敢问出口。

要不是他的形象太糟蹋了,他要来蓝弦的公寓梳洗一再去,此时他已经出现在那皇家大饭店,幸亏蓝弦回来的快,不然,哼哼……

蓝弦还是他的……

“蓝弦,我们结婚吧?”莫庭如同被遗弃的小狗,小声的说着,这话他说了无数次了,可都被蓝弦拒绝了。

“我不管,你不答应,我就……”

莫放这一年完全就了一个人,莫放早早的就从疗养院出来了,这段时间和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在一起,也不知道捣鼓什么,时不时的就出国一趟,每一次回来后,莫庭与蓝弦都感觉莫放变得,变得更加的阳光与帅气了……

小心的躺回去,打开手边的小灯,昏暗的灯光下,莫庭的脸更显的安详与俊美,因为靠的太近,蓝弦连莫庭的睫毛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演艺圈的人果然人人都是戏子。

这些人,为了炒作连个死人也不放过。

c投资商正与捏了捏某艺人的胸.房,然后调笑的将人带了出去……

而真正期待蓝弦出场的,就是国内的媒体了,毕竟蓝弦是唯一一个获得这个奖项提名的z国人,虽然也有z国的明星前来,但他们大多都是做为嘉宾前来,坐在嘉宾席看看热闹罢了,一点份量也没有……

蓝弦不错,这两天身上的衣服,足够引出一股中国风了……

国色天香牡丹花,可不仅仅只出现这么一刹那间……

白雪与颜末都是那个圈子里的人,和蓝弦没有任何关系,而且白雪与颜末两人都有亲密的伴侣。

白雪走在星娱,路过的无论是经纪人还是艺人,都客气的和白雪打着招呼,白雪在京城临时办的那新闻发布会,他们是知晓的。

少年?是的,看上去二十岁左右,白白净净的,身材修长,不瘦不胖,尤其是四个美国佬的对比下,更显得气轩不凡……

这还好是她蓝弦,要换着随便一个小艺人不得巴巴的贴上去,被墨天王找耶,这是什么殊荣。

明明不怎么待见他,还要表现现惶恐与喜悦,这个艺人的演技好的没话说,如果不是无意中捕捉到她眼中的神色。他墨云天也会被人给骗人。

墨云天除了融柳外,对这个圈子里的女艺人都没有什么好脸色,墨云天既然肯提携她,她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了。

“是的,他是我的经纪人,他很好很照顾我。”

而沐菲一直呆呆的站在那里,她还没有从墨云天挥开的动作中回神,当然没有发现她一直嫉妒的蓝弦,似乎飞上枝头了……

蓝弦依旧摇头。“白雪,演戏才是我的想要的,一旦观众认为我是歌星,我演的再好也不会有人欣赏我的演技,唱而优则演我不排挤,但我更喜欢演而优则唱。

盛世皇庭的宴会厅,三天后蓝弦与r&m集团在那里签定代言合约,成为r&m集团旗下高端品牌绽放未来五年的代言人……

这个消息,在第一时间传遍了业界,可却没有一个人相信,直到各大报社与名人收到了r&m集团发出来的请柬众人才不得不信,这一切是真的。

叫上白雪墨云天可能会认为她蓝弦防备、排斥他,叫上简大经纪人墨云天便无话可说,毕竟墨云天找的理由是谈戏。

一对众的调情,蓝弦向来做的很好,一边走一边与众人打着招呼,对于众人前后差距蓝弦一句都没有问。

蓝弦撞到了椅子,她不是激动的,她是吓着了……

“蓝弦,你没事吧。”导演与副导连忙上前,刚刚虽然拍的效果极好,可是虫子显些爬进蓝弦嘴里的失误还是存在的。

叶灵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一眼紫心与红颜,便再次挂起职业的微笑,招呼众记者……

在美国蓝弦虽说小有名气,但绝对不是家喻户晓,美国的记者也没有兴趣来天天堵她,最主要她在美国也不会有什么八卦。

和蓝弦一样,上身是一件白色衬衫,不同的是莫庭用的是丝质面料,即薄又贴身。下身则是一条黑色的长裤,侧面看上去,弱弱如同学者……

不知为何,蓝弦突然有一种,吾家有子初长成的想法。

更的有点晚,bs我的有木有?那啥,放美男子莫放,嘻嘻……一年多没有出席这种场合,再次亲临现场,让蓝弦有一种久违的感觉,看着台上依旧是那一男一女的主持人,蓝弦笑了笑……

想要生活在阳光里?

呜呜呜……好伤心呀。剧组小妹站在口看着墨云天,双眼里闪着爱慕的光芒,可惜墨天王根本没有看见。

“白雪,有一个不好的消息告诉你,好莱坞那边选角人选定了……”

为什么能在国际大奖中获得最佳女主角提名的片子,在金鸡千花奖中连个最佳新人奖都拿不到?

“上楼吧。”车一停下,莫庭就反客为主,潇洒的开门下车,站在车外等着蓝弦。

“蓝弦开戏了……”剧务催了。

莫庭用车踩住杀车,离警车五米的地方,红旗停了下来,莫庭打开车门,走出来了。

蓝弦这句话让莫庭整个人无法言语,质问的话再也说不出口,不敢看蓝弦是的双眼,莫庭几乎是落荒而逃……

呼……莫庭喘着粗气,平息着自己心中的骚动,如果是以往遇到这样的情况,他一个电话过去,立马就有人来替他解决,可现在……

要说冷遇也实在说不上,因为墨云天的档期很满,他每一天都是踩着点进剧组,又踩着点儿走的。

导演为了效果逼真,除了蓝弦脸部外其他地方的虫子都是活的,只不过提前虫子的嘴巴封了起来……

原本认为蓝弦即使身上有着融柳的影子也和圈子里其他女艺人一样,可半个月的相处,墨云天发现蓝弦很不一样……

压轴的礼服展现出来后,在场的人就可以去找绽放定制自己看中的,今天t台上展视出来的礼服,都接受定制,不过只有一件……

说来也是沐菲的运气不好,沐菲堵蓝弦的那个位置是一个拐角处,按理是死角的,可偏偏墨云天坐的那个位置刚好在中间。

老爷子要是认可了蓝弦,那么打蓝弦的脸,就是打莫家的脸,老爷子的政敌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莫家不怕,但是蓝弦在那个圈子却是不会好过……

沐菲的心思不坏,只是过大小姐脾气太大了,这个圈子里,除非你拥有墨云天那样的家势、外表与实力,否则你没有资格耍大小姐脾气……

要知道那是r&m集团呀,全球十大企业之一呀,可不是什么五百强之类的……

“影,这就是燕子楼了,爷爷就在里面。”韵琦指了指二人面前的那小竹屋。

“去吧,快去吧,免得那小子担心你。”幽老的话有着几许迟暮老人的伤感,看着幽韵琦,似乎想到了以前的那个她。

收起挑衅,闻人靖暄看轩辕晗的眼神有着几许同情,这个男人的世界真是悲哀,之前和兄弟斗,现在和母亲斗,他活的还有什么意思,想想自己,该是幸福的了,自己是个傻子的时候,爹娘都没有放弃过他,对他的爱从来不少,而闻人家只有他一个,也不存在什么争权夺利的事情了。

轩辕晗闭上眼,想着,如果是他,他会怎么做?斗晌后,睁开眼睛:皇宫?我知道了,他们定是打皇宫的主意。

你现在才明白什么叫皇权吗?为了那个位置,什么都可以拿去赌,赌赢了就是天下至尊。

“姐姐,与太子无关,太子没有跟我说什么,这是我自己想说的,我的真心话。”在知心还未开口之前,婉如就提前解释着,她笑,笑的温柔,她就知道这个姐姐在想什么,有时候呀,觉得她挺聪明挺灵透的一个人,可有时候觉得她真是笨的可以呢,真想把那脑子敲开看看,秦府的事和她有什么关系呀,那一切不过是爹的咎由自取,如果不是爹野心勃勃,又怎么会招此灾祸呢。

“婉如,刚刚本宫已向父皇告了一状,父皇免了你一死,但从今天起,你不在是曦王妃了。”轩辕晗看着知心,优的在主位上坐了下来。

“啊,知儿,知儿,你等我呀。”转够了,高兴够的轩辕晗,抬头,却发现知心已走至宫殿外,一边追赶出去一边叫着,除了皇上,整个皇宫的人都知道了,太子爷今日的失常了。那黑衣人不知从哪里抓了一个医术精湛的老大夫来为轩辕晗疗伤,老大夫一边战战兢兢的打量着黑衣人,一边小心意意的为轩辕晗清理伤口,别清理边摇头,唉,这年轻人呀,怎么伤的这么重呀。

知心是真的累了,身心俱疲,没有准备盲目的来到京城,路上被人刺杀,一到京城就回到了这伤心之地,她的体力与心力都严重的透支了,知心,这一睡,足足睡了两天两夜才醒来。

“爷,没呢,知心太子妃她一直在后院呆着,都好几天了,之前属下有去看过,就那样呆呆的坐着,也不动,后来好像睡着了,属下这就去看,太子妃她醒了没。”吴清说完,便立马朝知心所呆的房间走去,虽然吴清之前很气知心不肯替轩辕晗医治,但气归气,他还是抽空关注着知心的举动的,毕竟,那是太子妃,那是爷最在乎的人,可不能出一点差错。

知心,不论如何,我都会把你从过去找回,那个吟诗浅笑,那个悠然自得的才是你,我真的不希望你像在青州那样噙着一抹自欺欺人的笑无欲无求的过着日子。

“敏之说了,宇家双手奉上”

苦笑,扯着嘴角,安慰着知心“放心吧,我们一定能平安出城。”

几乎要耗尽他所有的精锐,还不能出这益州吗?

“婉如”

“三皇子分别派人去了皇后的寝宫与司徒大将军府,具体情况赎属下无能,没有探听到。”皇后的寝宫是除了皇帝的寝宫外守卫最严格的地方,而且里面用的人全是皇后的心腹,他们很难安插人进去,安插进去的也接近不了皇后,只能在外宫活动。而司徒将军府呢?那是皇后的娘家,老司徒将军武功高强,一般人跟本就不敢接近,那司徒将军,皇后的弟弟,也丝毫不比老司徒将军差,要在他们两个身边偷的,那实在太难了。

“下去吧,给我仔细盯着。”对于那两个地方,轩辕曦是明了的,就如同自己的书房一般,绝对没有人能偷听得到。

三皇兄,不管你要做什么,皇弟我都奉陪。轩辕曦不在多想了,他现在还不明白轩辕晗到底要做什么,只能以静制动了。影以轩辕晗的身份带着吴清、炎烈和黑言舒冲出益州的包围前往京城,这消息立马发了出去,他们回京的路,定不太平。

三天,这三天他们边打边走,一个个都弄得伤痕累累,才勉强走了三分之一的路。

平静的陈述,不带轻视,让人只能认同,无法生气,三人默默的低下头,这三天,他们体力用到了极点。

轩辕晗才不像表面上那样的相信秦知心,他是相信秦知心爱上了他,相信秦知心会一心为他好,但他怕,他怕秦知心不想让他站起来,因为只要他不站起来,那么就可以天天陪着她,如果他站了起来,他的世界就不会仅仅只有她。轩辕晗太懂女人的心,皇宫里那些女人哪个不是如此,万一秦知心也存着这个心,不想那么快把他治好就该死了,所以轩辕晗一直安排了影在暗处看着秦知心,他要时刻了解,秦知心是否进力了。

“娘在府里过的好就好。”秦知心总算可以放心了,轩辕晗如是一说,相府日后怕是再也没人敢欺秦夫人一分了。

“娘,没事的,是王爷的寒毒发作了,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发作一次,痛过去就好了。”知心故作轻松的告诉秦夫人,现在秦夫人对轩辕晗的感觉很好,肯定会很担心的。

“靖暄,这个季节,不是发瘟疫的季节,而且,益州那个地方,这段时间我也做了些了解,以他那的地理环境要发瘟疫,而且还是这个季节发,太不可思议了。”

第二天,秦知心照常起来了,她拿着药草,步伐轻快的往轩辕晗的落院走去,她没有发现今天少了几个侍卫,今天少了几上仆人,她的心思全放在这药草上,轩辕晗的腿上。

是的,郑国公明白这一切都是别人设计的,自己的孙女他怎么不了解,怜心是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但是,他相信有用吗?在没有找到证据之前,怜心的罪怎么推也推不掉的,即使找到了证据证明怜心是被人陷害的,那也一样,因为这事几站全城的百姓都快要知道了,就算所有人都相信怜心是被人陷害的,皇家为了自己的颜面,都得把怜心处理了。做这件事的幕后黑手实在太狠了,这件事就算破绽百出那又如何,只要让世人看到了怜心这一面,那么怜心就无法在世上立足了,而郑国公府也无法在坦然的面对世人了。

“来人呀,带郑怜心回太府。”轩辕晗欲走人了,招来侍卫。

知心这才打量着轩辕晗与闻人靖暄、吴清三人,看三人除了神色有些倦之外,其他的倒还好,没有受伤。“看到你们平安,就好了”

“知儿,你决定帮他们。”轩辕晗含笑的看着知心,他的知儿,一句话,就得逼着黑言舒将黑族纳入轩辕王朝。

“王妃,我们明日去后山走走吧,我听说后山的景色很不错呢。”小依趁知心在院子里散步的时候,在知心耳边不停的说着后山的景色如何如何的好话。

“可……”

小依、小琳也在一旁叫着“好美、好美呀”

对于婉如会嫁给这个人,让知心有些意外,不过在看到他小心意意的扶着婉如走进来,那有些凶恶的脸甚至露出了一抹不相称笑意与小心,这举动让知心明白,这个男人,不像那外表那样粗鲁与野蛮。而接下来的举动,更让知心了解,这个男人是多么的细心与体贴,他扶婉如进来后,把婉如小心的交给一旁的下人扶好,才来给轩辕晗面前。

秦府大门口,一个怀着身孕的女子拉着一个粗布衣裙的女子,上演一出别离的戏码。

就在知心欲再说什么时,门外响起了同样打扮成送货长工的护卫的声音“爷,快到城门。”

“韵琦,这个人阴险狡诈,你可别被他骗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瞒着我。”秦知心迷离的眼神慢慢的收笼,满是悲伤与痛心的看着轩辕晗,她痛,真的很痛很痛,她是如此的信任轩辕晗,为什么,为什么轩辕晗要隐瞒她关于她母亲的死讯,为什么不告诉好,为什么呀?

“你无缘无故接下燕子楼,爷爷怎么会不知道为什么呢?”不忍吧,不忍见她小心翼翼又紧张害怕的样子,所以影开口说着。

“燕子楼的楼主依就是韵琦,我不过是暂代,我与韵琦的第二个孩子,无论男女皆姓“幽”,为下一任燕子楼楼主。”这是他对眼前这老人的承诺,燕子楼对他来说只是个情报楼,但对这个老来来说却不仅仅只是个情报楼这么简单,这是他的爱恋,他的寄托,只有幽姓的子孙才可以继承。

知心今日很顺利的就下了马车,昨日的那加了料的热水澡真不错,今日不仅不怎么酸痛,还神清气爽,而今早上马车时,为了防止太过颠簸,知心硬是让吴清逼客栈卖了三床被子给她,把这三床被子一垫,那坐在马车是就舒服多了。

“是吗”知心有些尴尬的笑着,为自己的少见多怪。

“闻人宰相恭喜的太早了,朕还未赐封那些个美人呢。”漫不经心的语调隐含危险,闻人靖暄,管的太宽了,给他权力并不是让他干涉自己的举动。

愤愤起身,忘了再看知心一眼,便往外走去,他现在火气很大,虽然想在太子府撒撒气,可是太子府不是他能撒气的好地方。

看了看轩辕晗的腿,知心点了点头,他们没有时间休养,时间拖的越久,轩辕影他们在京城就越危险。

咳咳,知心的话,说的轩辕晗面色一红“知儿,你放心,日后晗带给知儿必定只有幸福。”说到这随即又想起,虽然知心信他,但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

“母爱都是伟大的不是吗?二娘怎么会不管你死活”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