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生记:第68章:赤壁鏖兵

羽生记 作者: 栢洛

愤怒之中,更多了几分快要将他逼疯的妒忌,这个女人,果真跟李逸风早就有了关系,而且竟然还是这么深的关系。

他到底在做什么?

小宝儿拼命的想着可能会是谁,但是她毕竟进宫没有多进,而且这些日子又都不能乱跑,所以对于宫中的事情,还不是十分的了解,所以,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任何的头绪来。

“恩?当年驸马去世,她突然发病,太医为她检查过,说她刺激过度,当时,她非要闹着进宫,说要回家,当时朕也没有多想,只是见她可怜,便准她回宫了,而后来,她竟然假装生病,在皇宫中暗结势力,想要让她的儿子做皇上,而每次若是有事情败露,她便突然发疯,蒙混过去,朕当时心心念念的都是找灵儿的事情,所以,便也没有去管她,只是让人看着她,毕竟,她也成不了什么大气候。”

而且,这件事情,他也要先问清了她的意思,若是她不愿意,不答应,拒绝了他明天的提亲,那么到时候父母也没有办法,这件事情,或者就这么的解决了武动苍冥。

虽然,她刚刚也想到了,不是千寻,似乎也就只有那么一种可能了,但是此刻,听到李逸风亲口说了,她还是完全的惊住了。

李逸风听到她这话,瞬间的松了一口气。

竟然是李老夫人。

如今,她就可以完全的放下心来了。

孟冰直直地望着,一双眸子慢慢的望向窗外,她心中想的是什么?其实,她应该早就明白了的。

事不宜迟,李灵儿便立刻给独尘道长发信号,没有想到,当天晚上,独尘道长竟然就出现了。

要说,孟冰是北尊王朝的公主,李逸风的身份也是那般的特殊,若是他们之间真的有什么,不可能一点都没有传出消息呀。

他的唇角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人,我按你们的意思娶了,其它的,就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更何况,纸包不住火,这件事情,早晚会穿帮的,就算他们不说,到时候招亲的事情结束了,父亲肯定就会知道了。

众人纷纷惊住,都以为,他会不会恼羞成怒,想要杀那个男人呀,看那样子,极有可能会是那样的,而且,现在那个风情万种的男人正背对着他,根本就看不到他,肯定也看不到他的偷袭。

“你、、、你给我站住,把话说清楚了。”花断尘此刻可是怒火中烧,而且,他身上的毒刚刚散去,可能还有些没有完全的回过神来,所以,此刻的他,也不像平时的那般冷静了。

“皇上,那是因为,我不想皇上被这么蒙骗,关于她真正的身份,我是很清楚的,因为,我以前就认识她,那时候,她只不过是个毫无名气,毫无身份的江湖流浪女,所以,当我见到公主的第一眼,便暗暗惊讶,心中有些怀疑,但是,却也想着,那可能只是长的有些相似而已学院都市的阿宅全文阅读。”花断尘再次慢慢的说了起来。

花断尘毕竟还要防备着夜无绝,所以,此刻离着夜无绝还是有些距离的。

顿时,房间里乱成了一团,先前,都是在围着花断尘转的,但是现在却都在围着皇上转。

当时,花断尘若是一怒之下,真的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更何况,他的机会,也就只在现在,错过了这个时刻,就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而是另有打算的。

“我不是不支持你,孩子的事情,我也着急,只不过,咱们也不需要用这么极端的法子,什么叫做麻利找个地方把你埋了,瞧你说的这是什么话,这几个孩子,可都是孝顺的孩子。”李老夫人的神色微变,再次连声说道,此刻也生怕更加激怒了老爷子。

“就这样了,十天的时间,你要莫去找个女人,要莫就去找一个埋我的地方。”老爷子再次的望向李逸风,这一次的声音中更多了几分绝裂,很显然,这件事情,在他这儿,是绝对的不可能再改变了。

既会让她很快的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又能够让她很轻松的接受。

恰恰在这时,月无双微微转眸,望向他这边,对着他,微微一笑,那笑,极为的平淡,不带丝毫的异样,就只是打招呼一样的。

所以,他便被传的越来越神秘,越来越厉害,但是,他真正的武功如何,谁也不知道。

“孟千寻,你说,本王是你什么人?”夜无绝的身子狠狠的压住她,压的她都快要透不气来了,他的一双眸子直直地望着她,一字一字有些咬牙切齿的低吼着。

不过,她也知道,这件事情,的确有着太多的困难,毕竟,他刚刚也说过了,这一次来参加招亲大选的人太多,而且是来自全天下各个地方的,里面也有很多优秀的男人。

“嘘,宝儿还在睡觉呢?”孟千寻想到宝儿就睡在一边,不由的小声提醒着夜无绝,他笑的这么大声,只怕会把宝儿吵醒了。

这样一来,她就不用担心了。

那个女人对他的确是太狠了。

她先前不也是一个人坐在这儿的吗?

“二公子的确喜欢北尊王朝的公主,而且对公主的感情极深,但是,并不是孟冰公主,而是正在招亲选驸马的北尊大帝的刚找回来的女儿。”那个男人微顿了一下,然后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神情间微微的多了几分凝重。

李老夫人的身子微僵了一下,因为知道她的心中喜欢别人,所以,决定成全她。

说真的,李老爷子还真的没有想到李逸风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原本以为,这小子这般的极为的掩饰,而且这小子向来可是狡猾的很。

但是,随即一想,逸风也不是这样的人呀,若是他喜欢,他才不会管那么多的。

“臭小子,不用我管,你倒是快点把人家娶进门呀,你这么拖着算怎么回事呀,你是男人,倒是无所谓,人家可是女孩子,怎么拖的起呀。”李老爷子这一次声音中的怒火倒是少了几分。

不过,他此刻的沉默,便完全的可以肯定了一件事,也就是,那件事不是她的猜测,而已经是事实了。

他还要解释什么?

他此刻,那样子,是说有多严肃,就有多严肃,就差跪在地上了。

“寻儿,你明明知道,我一心一意只爱着你,你明明知道,我为了你可以做任何的事情,你明明知道,我这一辈子,除了你,绝对不可能会爱上其它的人,你明明知道、、、”花断尘的眸子微闪了一下后,再次的表白着自己的深情,不管怎么样,他今天一定要打动她。

众人随着那声音,慢慢的转身望去,然后,便看到一个极为妩媚,风情万种的、、男人,不错,正是一个男人,一个如假包换的男人。

花断尘想到这种可能时,脸色愈加的阴沉,一双眸子中似乎微微的多了几分狠绝。

孟千寻很清楚,她接下的是多么沉重的一个担子,但是,这个时候,她无法推辞。

“来人,拿纸笔来,朕现在就下旨,将朝中的事情全部的交给千寻来处理。”北尊大帝慢慢的坐了起来,脸色虽然仍就有些惨白,但是那声音中,却仍就带着那天生的王者的魄力。

北尊大帝的话十分的简单,声音也仍就是十分的轻缓,但是大家都明白,这圣旨一下,可能会引起的轰动。

“父皇不必担心,女儿竟然答应了,这一定会尽力的做好。”孟千寻明白他的心思,她知道,他一直都是极为的护短,也一直都是十分的维护家人的。

“皇上,微臣也告退了。”雪太医看到李逸风离开后,微微犹豫了片刻,也随即说道,很显然自己现在留在这儿有些多余,甚至似乎有些讽刺。

“刚刚太医跟李逸风都说了,你千万不能再着急,不能再操劳了,所以,以后,你就两耳不闻窗外事,只要好好的养病。”李灵儿的手也紧紧的环上他的腰,声音虽然很轻,但是还是隐着太多的担心。

第二天,早朝。

当孟千寻出现在大殿之上时,众人纷纷的惊滞,不明白她为何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儿,而且为何,却没有看到皇上?

此刻,孟千寻的神情间多了几分严肃,声音中也更多了几分坚定。

这是绝对不会改变的。

哼,这个女人,倒还有点小聪明。

孟千寻的脸色也是明显的一沉,心中暗暗懊恼,她什么时候说过,要把那些花全部都搬进来了。

“把那些花全部的搬进来?恩?”夜无绝见她坐在那儿,不说话,脸色更加的阴沉,一双眸子似乎快要喷出了火来,直直地射向要。

孟千寻暗暗的倒抽了一口气,心中暗叹,他这醋意也太大了吧,她前天明明跟他说过,她现在爱的人是他。

那时候,他的心中便忍不住的担心,若是今天换了其它的男人,那怕就是皇浦拓,他都不会有丝毫的担心。

想到这些,他心中的怒火便快速的隐去,只是,却还是隐隐的有着几分担心,毕竟,她以前那么的爱着那个男人,那般的深爱,不可能说忘记就忘记。

其实,她跟他不是早就在皇宫中相遇过了吗?

但是,他却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帮他,而且,还为了帮他,不惜得罪大将军。

但是,他的沉默,却反而让他更加的认定,他猜中了她心中的真正的想法,所以,他脸上的笑也不断的漫开,自信中是再明显不过的欣喜。

“娘亲,爹爹一定还会进宫找我们的。”小宝儿也不甘寂寞,清脆的声音中带着满满的期待,她相信,她的爹爹一定很快又会进宫的。

“算了吧,你就别在这儿添乱了。”孟冰也略带懊恼的瞪了他一眼,别人不了解情况,他还不了解吗?竟然还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来。

孟千寻的眸子慢慢的望向北尊大帝,再望向李逸风,神情间隐过几分伤痛,她知道,李逸风是绝对不会说谎的。

雪太医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然后又转向了孟千寻,再次说道,“公主千万不要让皇上着急,这病就怕被激发,若是不犯病倒是没什么,一旦病发就很难控制,刚刚在大殿之上,皇上定然也是为了公主的事情而着急、、、”

进了房间后,雪太医便连连的开了药,让太监去抓药,孟千寻向前招呼着,心中更是忍不住的担心。

“旧疾?什么旧疾呀?先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病倒了?”孟冰实在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她不能相信,在她的心中,一直是神般的皇兄,怎么会生病?

“好了,都退下。”北尊大帝这次似乎真的闹了,声音猛然的提高了些许,大声的吼道。

这就是他爱的方式。

想到此处,夜无绝的身子猛然的僵滞,再没有半点的迟疑的,便快速的向着大殿奔去,那怕他知道,这个时候闯大殿后果是多么的严重,他也义无反顾,

皇兄竟然决定的事情,而且都已经公告天下了,那么多人都是因为看到了昭书而赶来北尊王朝的,那么这件事情,就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众人听到她竟然这么当面的质问皇上,更是纷纷的惊住,更有胆小的甚至忍不住暗暗倒抽了一口气。

不是她非要逼他,而是他做出的这样的决定,实在让她无法忍受。

太医的手搭在皇上的手腕处,脸色却是越来越凝重,众人的心便也跟着不断的提起。

“好,很好。”孟千寻的唇角慢慢的扯出一道嗜血般的冷笑,微微的点着头,她的神情看上去是在笑着的,但是却给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那样子比哭更可怕。

孟千寻突然感觉到,这一切,分明都是北尊大帝算计好了的。

而此刻北尊大帝已经先一步赶去北尊王朝。

“我也没想让她就此罢休,好戏还在后面了,到了北尊王朝你就知道了。”北尊大帝此刻却是故意一脸神秘地笑道。

孟千寻的眸子冷冷的扫过他们,知道,既然一切都是北尊大帝安排的,自然就由不得任何人拒绝,更何况,她要进宫向北尊大帝问清这件事情。

夜无绝微愣了一下,然后慢慢的摇了摇头,他实在是不知道这小丫头是谁,一个看上去已经有两岁多的小丫头,他的脑海中真的没有印象。

对小丫头是真的一无所知,但是看到小丫头那一脸的兴奋,又不想让她失望,便略带试探的问道。

现在宫中又没有什么宴会什么的?

不过,看到小丫头一脸认真的样子,听到小丫头说是喜欢他,心中又忍不住的开心,只是,不明白,这小丫头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再怎么着,也不能看到她喜欢的男人就介绍给她的娘亲认识呀。

夜无绝微微一怔,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不由的问道,“小丫头,那你的爹爹呢,你带我去你的娘亲,你爹爹可是会生气的。”

“没见过你的爹爹?”夜无绝的身子微微的一僵,脸上也不由的多了几分凝重,而看到小丫头的脸上没有了笑意,心突然的揪了起来,有些酸,有些痛,是那种说不了理由的触动。

夜无绝虽然没有带着小孩子,但是倒还挺会哄小孩的。

或者,是因为他的心中太喜欢这丫头了,所以,才会莫名的产生了那样的想法。

所以,这一刻,他明知道自己此刻的举动在着太多的不合适,但是却仍就毫无顾及的去做,或者就仅仅是为了让这小丫头高兴。

“不错,不错,北尊大帝是绝对不可能会开这种玩笑,既然发了昭书,自然是真的,大家不必怀疑,够条件的,对自己有信心的,绝的自然可能会被公主选上的,尽管去就是了。”

每个国家,每个城镇,包括江湖上的很多人,都得知了那样的昭书,所以,年轻的男人,只要没有成亲的,有胆量,对自己有信心的,自然就都急急的向着北尊王朝赶去。

二皇子的眸子微微的眯起,唇角慢慢的扯出一丝高深莫测的轻笑,唇微动,半真半假的说道,“怎么?对女人向来不感兴趣的三弟这次也有想法了、。”

孟冰怔了怔,没有再说话了,不过,脸上也隐隐的多了几分担心。

“再加快点速度。”孟冰已经连声吩咐着赶马车的马夫加快速度,她的性子向来是最急的。

他做来,向来都是果断干脆,何时会用到时候再看呀?

而此刻孟千寻因为想要尽快的打听到夜无绝的消息,便也抱着宝儿跟着她下了马车,人多的地方,也应该比较好打听到消息。

“这,这是什么?”孟冰一脸难以置信的惊呼。

“你受伤了。i^”梦千寻僵滞,那一刻心突然的整个的悬起,揪住,平时遇事冷静的她,此刻,却有些慌了,心不受控制的跳着。

夜无绝微愣了一下,她此刻的反应真的让他惊讶,一般的女孩子遇到这样的场合,只怕早就吓的大喊大叫了,但是她却一点都不害怕。

只是,这一错愕的闪神间,好些死士却是逼的更近了。

所以,梦千寻即便是出了包围圈,出了大殿,也是危险的。

冷霜听到主子受了伤,身子明显的僵了一下,脸色突变,没有丝毫的停顿的,快速的折回了大殿,竟然连一句话都没有来的及跟梦千寻说。

“回皇上,皇宫潜入了刺客,皇上还是留在房间里,免的被刺客伤到。”皇上的房间此刻可是围了满满的侍卫,为首的侍卫,一脸紧张地说道。

他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身子不由的僵了一下,再也待不住了。

玉血灵珠,关系着国家的兴亡,如今竟然不见了。

惠妃记的,当她刚打开机关后,便被人打晕了,若是她没有猜错的话,肯定是梦千寻那个死丫头。

但是,现在却已经晚了,她已经成了夜无绝的王妃,而且,此刻夜无绝竟然带着她来见皇上。

如今再对上夜无绝那无辜外加委屈的样子,孟千寻心中暗暗的叹了一口气,这个男人呀,竟然跟她撒起娇来了。

只是,夜无绝却是正眼都没有看她一眼,直接的无视她,然后揽着孟千寻再次的迈步,向着书房走去。

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祝福了。

所以,此刻的皇浦拓是又急,又气,又恨,急着想找她问清楚,却又气自己,恨自己当初为何不能再坚持一点,既然她心中是喜欢他的,只要他再坚持一点,她肯定就会嫁给他了。

他那声音也是极为的好听,如春风吹过,同样的给人一种极舒服的感觉。

初也的速度倒也快的很,没过多久,便赶到了书房,只是,走进书房,看到夜无绝的神色时,身子微微的一僵,脸上似乎隐隐的多了几分担心。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