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生记:第71章:焚林而猎

羽生记 作者: 栢洛

“啊!!!”

可是关于裴淼心……这个太过意外的小女子。

“啊嗯——啊唔……”瞬间在她下腹处开始向全身爆炸开来的火热冲得她腰身一软,双目前一片茫然,大脑里更是白晃晃的,除了崩溃轻叫与收缩颤抖之外,什么都不再知道。

查到相关联络人的电话号码后,她赶紧与“祥福生”的负责人联络,询问了一些相关事宜。

助理ivy在那边难为得不行,“可是舒总监说了,裴经理你要是不更改你的设计,那她就让整个设计工厂的人停下来等你,你要是不更改原设计图,整个工厂的生产线就得瘫痪……”

年婷小碎步跟上他的步伐,“我想跟你谈谈,一起吃午饭?”

没头没脑的一席话袭来,曲耀阳冷眼去望,就见坐躺在病床上的裴淼心拿着筷子去指电视屏幕的方向。

更重要的是,那边已经催得很急,芷柔也是再等不得了。

裴淼心想要挣扎,曲耀阳的大手已经绕到她腰间用力一拉,直接将她的睡裤褪到膝盖,拉下自己的同时用力向前,让自己的坚硬如铁直直抵上她最敏感的来源。

他还记得自己当初对夏芷柔的一切承诺,可也似乎是从昨夜开始,或是更早以前,他刻意忽略掉的裴淼心突然打开他的心门,他即使极力控制自己不要为她所惑,可还是不由自主地被她深深牵引。

她说:“你出去吧!让我一个人待一会……”

“更何况曲家上下本来就认为他们家的长孙是你生的,你的是儿子,裴淼心的才是女儿。所以芷柔啊,你相信妈妈没有错的,关于耀阳,你只要能够守得住他对你的那份愧疚,他就觉得不会对你轻举妄动。也只有你守住了他的那份愧疚,他才不会在曲家所有人的面前揭穿你,说你根本已经不可能再怀孕,而军军不是他们曲家的孩子。”

“军军,不准闹!这是妹妹,妹妹是来跟你玩的!”

阿成看到她也是好一阵激动,自上回久别之后再到今天,他一直跟随着曲母几人在邻市,若不是现在回来,他也不会发现自己竟然这般想她。

曲婉婉被吓了好大一跳,正欲尖叫后退的当口,被这回转过身的男人一指点在唇前。

她的反抗在他固执的纠缠下渐渐变得无力,虽然心底仍然有些苍凉,可却敌不过身体最深处再度复苏的情愫——她发现他在她身上洒下的惑竟然奇迹般地令她战栗着想要寻求更多,更多的欢愉。

这时候的a市,到处都被灰蒙蒙的天色笼罩,快要天黑了,也似乎,快要下雨了。

裴淼心再次按下车窗,说:“您这样是妨碍交通!就算您是市长夫人,可是交通违法也是违法,我就不信您能在这只手遮天!”

裴淼心不想理会,倒了车只想从这里离开,可是曲母一只手伸过来紧紧抓住驾驶座旁的倒后镜,就是一副不达目的誓不摆休的姿态。

裴淼心咬唇,“也许是那时候,我还没有从前一段被背叛过的感情里边走出来,所以当我……当我在酒店里边撞见你跟汤蜜……我以为,其实你可以不用跟我一起离开,所以留下一张纸条……”

严雨西一过来瞅着她的模样就不太对,想问问她发生了什么,正好身后的蒋总已经快步上来揽了她的腰,极暧昧地凑到她耳边:“小西,我觉得晚上了外头的活动还是少点,一大早的飞机,说不定大家身心都累着,还是多在房间里待着,你说行不行?”

“好的,谢谢曲太太。”

“为什么要后悔?”赖欣在那边一副特无所谓的神情,“我知道要接受一个刚刚失婚的女人并不容易,更何况是你这样的身份和背景。”

“你大哥,曲耀阳。”

曲臣羽的话是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跟平静,可是裴淼心还是听出了他话里提醒的味道。

可想而知的惨烈,猛呛了一口浓烟过后,她几乎是含泪红着眼睛,边咳嗽边去看坐在自己旁边的男人。

他穿着拖鞋刚刚踏上梯级,曲婉婉突然又叫住他道:“其实,我觉得,聂小姐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你如果真的不喜欢她,可不可以……可不可以不要同她结婚啊?”

抬手抚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努力控制着自己不再去想已经没有办法回头的事情。裴淼心沉着声音对苏晓说道:“苏晓,我现在在去机场的路上,因为没有人可以拜托,所以可不可以拜托你一件事情?”

“我不爱!”裴淼心斩钉截铁地道:“我又不是二傻子,我知道什么样的选择对自己来说才是最好的,我已经犯过一次错误就不打算再犯一次了。我想好了,这次回去,如果臣羽还愿意要我,还愿意接受我,我就跟他结婚,然后要回芽芽,从此以后我们各过各的。如果……可是如果臣羽不想再要我了,我也有能力独自带着芽芽好好过的,我是不会把我女儿饿死的。”

看到厨房门口有人进来,一声轻叫声后,他顿了顿喝水的动作,侧眸望着出现在门口的女人。

曲耀阳似乎并不打算同她说话,一个仰头将杯子里的矿泉水饮尽后,才重新从架子上取过一只玻璃杯,倒了水,推到离她不远的琉璃台上。

他沉默了一会转身,“把你的车钥匙借给我吧!明天早上我让司机开回来还你。”

确信裴淼心自己一个人可以搞定,她先到负一层的停车场去拿车。

“练你个头你练,我看你皮又痒了是吧?是的话早点说啊!我马上给你的晴晴打电话,让她来收拾你啊!”她站在门的那边气喘吁吁地望着他这边,他一挑浓眉,打开车门,步出来弹了弹手中的香烟,等着她说话。

瞟了眼面前已经被雨水淋湿的裴淼心,他还是整了整神色,拧着眉看她上身已经被雨水弄得几近透明的衣衫。

抬手抚了抚曲婉婉的头顶,“婉婉你还小,所以我不怪你。但是我只跟你一个人说,我跟你大哥已经签字离婚了,我们之间早就已经没有任何关系,可却因为昨晚……这一切都乱了你知道吗?我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全身而退,就算破碎了自己的心,至少还可以保持一个完整的身子。可是昨晚……到现在我才发现自己,原来这六年的期盼和喜欢,到头来却是伤我最深,也许我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喜欢他跟他结婚……”

“什么受害者?”敢情这曲子恒出的车祸还不小,竟然还有个受害者的存在……那也就是说,曲子恒他极有可能是肇事伤人。而昨天晚上她记得他出去之前还同曲耀阳伸手要过钱,他说他要请朋友出去喝酒去。

“是么!哈哈,什么女人?如果曲大总裁你还记得的话,我们早就离婚了,早就!”

裴淼心刚要急得跳脚,却又突然想起现在还睡在医院里的爷爷,想想他可能不打算把这样的时间留给工作或是外人,他明天还要去医院看爷爷。

才准备开吃她的面前就多了只酒杯,仰头去看的时候,曲臣羽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好睡衣下楼,手里拿着只红酒,往她面前的酒杯里倒。

她知道他工作辛苦繁忙,且在他周围打转的,不是想从他身上捞到什么好处便是想趁其不备倒打一耙的人。

“闷到是不会觉得很闷,我只是觉得,吃饭这么一件简单的小事都被你这样复杂化了,也难怪你会经常觉得胃疼。”

曲耀阳没有把话再说下去,裴淼心也不说。

曲耀阳抬表看了下时间,摆放在餐桌上的手机却震动了起来。

曲耀阳说完话后揽过裴淼心便旋身进了屋,独留万晓柔一个人在走廊上站着。

“那是你自作孽不可活!”曲母的话才说完,就挨了重重的一记巴掌,陈妈一声轻叫声中,她已经捂着脸颊歪倒在一侧。

没想到这话题还是绕到了聂皖瑜的身上。

裴淼心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你出来。”

她说:“他不只芽芽一个孩子,也许过段,他就会忘了这个可有可无的孩子了罢。”

“我只是想要再多一点的时间……”

她突然开始有些慌了神,努力镇定住自己的心魂,赶忙去猜度曲母现在的心思,猜她会不会做出什么不利于尤嘉轩的事情。

“那律师行里不是应该还有大易先生遗嘱的副本吗?”裴淼心关心的,只是易琛。

“总监……嗨!这称呼真tm拗口,我就直接叫你淼心成吗?反正我现在喝多了,不管说了什么都是浮云,你睡一觉就给忘了,成吗?”

曲耀阳盯着她的背影看了一会儿又去看曲母,“妈,我以为这些日子,你与她应该相处得不错。”

小家伙嘿嘿一笑,已是不打自招。

“嗯。”曲耀阳轻吟了一声,什么都没有再说。

曲臣羽一口饮尽杯中的酒,单手捂着自己的脸时,似乎全身都在发抖。

“臣羽?”

“不用。”曲臣羽赶忙将其打断,“我没事,哥,我真的没事。我只是不想再去想起那天发生的事情,我甚至也怕淼淼问起,只要她不问,我就不用再去想起。”

“太太今天不舒服,待会到家叫吴医生到家里看看!”

曲耀阳弯了弯唇,想到她说的那句“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就想笑到不行。

她开始头晕目眩,小手从床单上抚过,抬手的时候那触目的红一下让她更加晕眩。

曲婉婉听了只是点头,“有机会的,他近段只是太忙,大家一定有机会见到他的。”

被人用力一甩,后脑勺正好砸在木制的栅栏上面,疼得她立时就龇了嘴。

挂断了电话扶着肚子,坐在走廊边的塑胶椅上深呼吸了半天,她还是觉得人不舒服得紧。

“那可不是,怀孕的女人最娇贵,就你奶奶当年怀你爸爸的时候,正好赶上化大革命折腾我们的时候,我那时候被啥红卫兵带走了又送回来,反反复复折腾了好久,你奶奶可被吓得不轻,都快赶上产后抑郁了,女人得了那病可不得好。”

他说完了话就转身,没有道别没有问候,他兀自拉开庭园外的栅栏门,他的车就停在外面,出了去,车灯一亮,便安静消失在这夜色里。

“一整包方便面都煮了,也不在乎这一颗蛋了,我要吃,你放!”

夏芷柔还是一副不依不饶望着曲耀阳的模样,夏母赶忙过去拉了她的手往门外拖,“还有你也是的,大半夜的不让你老公好好工作,你在这嚷什么东西!”

夏母说话的声音极轻,好像一切又都回到四年多前的夜里。半夜里的一声惊叫,她披衣而起的时候就见他满身是血地抱着她从房间里出来。

裴淼心赶忙上前将他拉住,“大叔,大叔别这样,大过年的你对妈大吼大叫的不好。”

……

……

他低头微眯着不太看得清楚的眼睛朝一旁的垃圾桶走,在垃圾桶的盖顶上将烟蒂摁熄之后才回头,换一张温柔的好好先生的脸道:“怎么样,医生怎么说?”

她换了电话甚至换了工作,就像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他这个人似的,彻底把他挡在她的生活之外了。

洛佳弯唇一笑:“婉婉,你怎么就知道你哥当初不收购苏晓他们家公司,是因为这个?他跟你说的?”

吴曦媛再不答应也得答应,最恨这群姑娘一个个都是身娇肉贵的主儿,让她们拎着这么多东西在超市门口站着,等着拓已君再把车开下来接,她们一定是不愿意的。

他一看着就惊了,从前刚认识她的时候对她了解不深,只当是经常在一起玩闹的朋友偶然间介绍给他认识的一漂亮妞。

相识十年,却是到今天才有缘牵手相恋,她忍不住又喝了一口杯中的酒,感觉那酒的温热一点一点酝酿着她的灵魂。

他恍然松手,说:“对不起,我弄痛你了。”

“皖瑜!”伴随着这声轻唤,先前曲婉婉奔出来的方向,又多出了一个人,“你怎么会在这里?”

牵一发则动全身。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