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生记:第73章:天命有归

羽生记 作者: 栢洛

曲婉婉不明所以,“怎么了?”

曲耀阳摇头,“也许在您看来,婚姻是基于两个人利益或名誉的结合,可是在我看来不是。我要同一个女人在一起,那原因就只能有一个——我爱她,并且想要同她在一起。我不希望自己的下半生活得像个行尸走肉。”

“直到几年前你突然离婚,又突然一个人去了国外,他或许看上去是在那里的某个地方遇见了你,但其实不是,他是刻意去伦敦找到的你。这几年他的红酒生意一直都在法国,怎么就会突然跑到伦敦去?”

裴淼心在这紧要关头慌忙转过脑袋。

只是到底模糊的记忆和并不扎实的功底,却是到了今天,她才能够凭借想象还原出“梦蝶”,却因再也记不起“庄周”原来的样子,而只复刻出了这一枚胸针。

她迈步上前,在他眼前摊手,“那好,拿来!”

裴淼心一头飘逸的长发此时被高高束在脑后,身上一件深黑色低领薄衫搭配浅金色长款风衣,手边一只深蓝色prada杀手包,整个人看上去清爽、漂亮、自信。

于康微一点头,回身示意所有人先别走。

她仰头看他,满脸的不明所以。

察觉到她的晃神,曲耀阳惩罚性地含住她胸前敏感的顶端咬了一下,裴淼心敏感得立即躬身,将他更紧地往自己怀里面抱。

他还记得自己当初对夏芷柔的一切承诺,可也似乎是从昨夜开始,或是更早以前,他刻意忽略掉的裴淼心突然打开他的心门,他即使极力控制自己不要为她所惑,可还是不由自主地被她深深牵引。

裴淼心低头没有说话,收拾完东西跟几个姐妹一块出去吃东西,第一顿就选在观景客栈出来的没多远的古城小吃里。

裴淼心一骇松了手中的门,眉头都快皱成“川”字,“曲耀阳,你干嘛!”

“豪哥,刚才‘御园地产’总部来了电话,说是下周五还要再过来几名工程师,随行勘探一下地形……”

沈俊豪点头,“那行,你去打听清楚,来的是男的女的,男的就再找几个姑娘过来,干净的,本地人也行,最重要是漂亮。女的……我看就你都行,到时候做好准备,才能临危不乱,懂吗?”

“没有。”

他玩车玩女人什么样的坏事都干过,可是偏生为什么从第一次在高尔夫球俱乐部里遇上那两个女人,这一切都变得不同?

她轻声安抚了他几句,“臣羽,等我在香港这边的工作结束后,咱们回伦敦吧!这次回去就不要再回来了,至少是我,那个城市已经没有什么好让我留恋的东西。还有,如果可以的话,我们……结婚吧!”

她叫住他,说:“大哥,后来嫂嫂怎么样了,她的脸还肿吗?”

曲市长轻咳了几声,依次有人从曲母身边退了出去。

“苏晓。”

“什么工作还要我们这样的人作陪?小西说像你们这样的老板都好这一口,不管谈什么生意之前先约出来游一游逛一逛,等人先开心了,再回去坐在办公室里慢慢商量,那才是工作。”

他听了,或许有办法帮她才是的。

裴淼心又痛苦又舒服,那熟悉又陌生的快/感纠结着她每一寸感官,他每走动一下便耸动她一下,她想要尖叫,想要张口大骂他,可到嘴的一切还是都幻化为嗜骨难耐的娇吟。

裴淼心瞪大了眼睛,她不知道曲耀阳那家伙到底是真醉还是装醉,瞧瞧他刚才到底说的什么?他说他要上他们家去睡?

她还记得他去瑞士滑雪时发生的事情,当时的目击者只是称,他当时从很高很高的山峰上直冲而下,若不是运气好正好砸在还算厚实的雪堆上面,他也许早就已经见阎王去了。

她轱辘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来回梭巡过他双眸以后才道:“臣羽,其实我一直想问你来着,你说你刚从瑞士转院回a市的时候忘记了很多从前的事情,可是刚才在医院的时候我还听到你说起很多小时候的事情,我只是不明白,你究竟是丢了哪一部分的记忆?”

门外似乎又响起了什么别的声音,大门开了,又关上,以及曲母撂下几句狠话之后,周围的一切才重回安静。

“因为……因为……”她该怎么向他说明自己的情绪?说她过了这么多年,已经不再习惯他与她之间这样的称呼了?还是多年以前他视她为“妹妹”的那段,都让她觉得她其实从来都不是他的老婆,也没当过他的老婆?

“闷到是不会觉得很闷,我只是觉得,吃饭这么一件简单的小事都被你这样复杂化了,也难怪你会经常觉得胃疼。”

曲耀阳说完话后揽过裴淼心便旋身进了屋,独留万晓柔一个人在走廊上站着。

小江在看到她的一刻,唇角微有些抽搐。

“你怎么能打夫人……”

他将刚才擦拭头发的毛巾往浴室的方向一丢,看向大床的方向,就见那小女人一脸抱歉地仰起头来看他,“抱歉,现在多了个外人住在家里,我实在是不太放心,要不今晚你睡我以前的房间吧!我带两个小家伙睡这里。”

她眉眼一恸,“奶奶您又乱说话了,您长命百岁,您还要看着我变老变丑。更何况,不是还有我替您照顾着他吗?您要不做他的奶奶,那就给我做好了,以后我都让他管我叫奶奶,我愿意招人疼!”

“聂皖瑜!”曲耀阳回身准备轻斥聂皖瑜,却在抬眸的瞬间与对面的裴淼心打了个照面。

眼见着爷爷要在餐桌上发火,曲臣羽慌忙弯了唇角安抚,“爷爷,子恒已经大了,有些道理他懂的。”

“哼!他要能懂到还好了!我们曲家的男儿从来都是人中龙凤,像你爸爸,就算再不济也好歹是一市之长,像你大哥……”

“裴淼心!因为爱你,我可以是暴徒,也可以是流氓!该死的你为什么偏要这么多年后才来折磨我的心!你害我得了心绞痛!你害我这么多年来都生不如死!如果这是你故意要来折磨我的一种方式,那么你做到了,你了不起!”

可是刚刚那些愤怒的话里头,她好像隐隐约约听到他说起了爱情……

她有过经验,也还记得那男人在她身体里时,是怎样的勇猛和无敌。

“电话,你不接么,响了这么半天?”已经从自助餐区拿完东西回到位置上来的洛佳,没想到裴淼心的电话还在大作。

“……”

只是怔怔地道:“没有。那场争产官司过后小易先生就离开了a市,后来这圈子里的人根本就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他不在,公司自然就只有那位姓汤的大易太太撑着,可是裴总监你也晓得做珠宝这一行的,信誉到底有多重要。易家早前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携款潜逃这种事情都发生了,别说是风投,就连同行都没兴趣接手。再然后,就是‘宏科’的曲总站出来,突然收购了这间公司。”

裴淼心沉吟了一下,“我没事,还是出去看看她怎么样了吧!”

“这不是喝不喝得起的问题,而是做人应该适可而止,吃东西也是,吃多了就会吃坏肚子,你说,麻麻已经告诉过你几回了,嗯?”

小家伙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这时候她们的身后又传来一个人的声音:“你不就是想说是我教的么!”

从医院大门口一直向马路边走,曲耀阳搀扶着着夏芷柔站定在车前时,还是听到阿成有些不太自然地唤了一声:“先生,太太。”

他还记得初认识她的那一年,她还是他的学妹,如果不是年婷的无意介绍,他也不会认得她这个人。

“我不知道。如果我知道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痛苦难过,当初我同耀阳离婚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好,此生往后不论如何,我一定不会再跟他有所牵扯。而后来我嫁给臣羽的时候,他也是真的对我好,我只是……不知所措。”

“裴淼心!”他叫了她,泡面才拆到一半,还是求救似的叫了她的名字。

裴淼心一边喝水一边回身,看着他的眼睛。

她背对着站在那里没有回头,他语气淡漠倏冷,“明天一觉醒来,爷爷奶奶面前你还是我的妻子,可是在我心里,你永远什么都不是!”

“那就把军军送回孤儿院去啊!反正他又不是我跟你的孩子!等到我们有了自己的小孩就把他送回去!我不要你因为想要补偿我而帮我领养一个孩子,耀阳,我是个女人,我也有生孩子的权利!我不能让你爸妈他们一辈子看不起!”

“之韵!那个是你姐姐,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你姐姐!要没有你姐姐,能有你现在的好日子过吗?能有你身上的名牌衣服穿名牌包背吗?你……”夏母气极。

……

这样一想,曲耀阳快步上前,一把揪住陆离的衣领将他拎起来,“是你对不对?我妈给我还有淼心吃的东西都是你给她的对不对?”

“我无所谓!”嬉皮笑脸的陆离耸了耸肩,“‘陆氏’是我们家老头的家业,你是我兄弟,你给它订单做我真心实意地谢谢你,可你要不愿意给,兄弟也绝对不会勉强!你也知道你兄弟我一向只对搞实验做药材有兴趣,‘陆氏’那些生意经上的东西我没兴趣也不打算去管,你爱咋咋地!”

浴室里的裴淼心,不知道用莲蓬头冲洗了自己多久,等到她全身的皮肤都冲得发白,各个部位都被她用力搓到破皮后的刺痛,仍然不能够让自己的心绪平复下来。

裴淼心摇了摇头,“我已经很幸福,有你,还有芽芽。自从裴家破产以后,已经没有什么还能让我再感受到生命所给予的惊喜,但是现在,我想同你一起。”

曲耀阳拿着车钥匙从看守所里出来,却叫裴淼心一夺,“我来开吧!”

阿成旋身去了更衣间,很快将他要的那块腕表取来。

洛佳也是隐约知道一些他同吴曦媛之前的旧事,于是更觉得这人轻浮,只道:“别跟着我们了,我们就快到超市了。”

她弯唇冲他笑笑,放下手中的项链低头去吻他双唇,“我现在不就在你的身边?”

他的话似乎给了曲耀阳提醒,后者果然微眯着眼睛看他们,说:“渴,厨房在哪?”

“淼淼,我爱你,我……我想吻你,可以么?”

曲耀阳欣慰地看了看妹妹,处理完手边的事情后转乘打电话给小张,让他把车开回来接小姐回家去。

虽然打车也可能会影响不好,被熟悉的人给看到。

他是什么时候听到的?

想起先前跟裴淼心分开时的情形,压抑了这么久,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这么多年,他是从没想过也完全不敢去想在他这一生有限的生命里头还有机会与她再见。

他知道她找不见她了。

裴淼心的眉头皱得更深,“一凯他是不是得罪你了,干什么这样说人家的排骨啊?”

苏晓一喝,重击了一掌桌面后站起,旁边的狱警过来敲了敲她的桌面,“好好说话,再不配合现在就送你进去!”

裴淼心想了想抬头对那经理道:“不用了,反正我们只有三个人,坐大厅就可以了,不用包间。”

承诺,爱你,一生不变。

聂皖瑜的小脸更红,“不怕伯母消化,其实我原不会做什么菜的,只是认识耀阳以后,他喜欢吃,我才特意去学,想着以后能天天做给他吃。”

裴淼心的手挽在他的手臂里,连忙摇头,“我不饿,没关系。”最重要的是他也一天没吃了,她更担心他的身体。

想到这个字他的眉头就皱得更深,以前的她活泼开朗,总用着她青春似乎又无敌到了极点的快乐感染着他每一个细胞。她的快乐和她的没心没肺一直都是他最害怕沾染的东西,那像毒一样可以穿透人四肢百骸令人上瘾的东西,也一直都是他敬而远之的东西。

“因为……”曲婉婉抬头看了看裴淼心,“因为臣羽巴巴同芽芽的麻麻今天结婚,他们结了婚后臣羽巴巴就做了芽芽的巴巴,而耀阳巴巴是臣羽巴巴的大哥,所以你要叫大伯。”

吴曦媛上来打圆场,“闹得差不多就行了啊!今天是人二少结婚,又不是你们,搁这吵屁啊吵,等会儿想挨收拾的就待这别走,晚上看我怎么弄你们!”

他还记得她唇上的每一丝味道,那个味道软软甜甜的,像樱桃香,又似红酒醇。那个味道他尝过的,是只要一尝便深陷其中再无法自拔的美味。

因为爱他,所以甘愿洗手作羹汤,放弃自己的学业和事业,只为了成为他偶尔回家时,能够看到的无知小妇人。

“我刚才给她打电话了,可是不知道她在干什么,说不到两句电话就给挂断了,我觉得她最近真的好奇怪,可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对。”

“子恒……”

她说:“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跟耀阳是真心相爱……”

洛佳是在酒店的商场里逛街时,偶然撞见被人围观成一团的场面,和怔怔站在扶梯上瞪大了眼睛望着眼前一切的裴淼心。她直觉发生了什么不太妙的事情,慌忙唤了一声裴淼心的名字才像是将她从久远的梦中叫醒。

曲母激动得几乎就快跳起来了,“你想干什么你?这时候你问我们家耀阳做什么?我告诉你,就算是他来了也帮不了你!他凭什么要帮你?你以为你是谁啊!一个没人要的弃妇,一个死了老公的丑寡妇,你以为你还值几个钱啊!我儿子他会稀罕你?”

夏芷柔说曲耀阳爱她,还说他娶自己为妻的这几年一直都是委屈和难受着的。

夏芷柔低头望了眼夏母手上拎着的袋子,又看从门外快步而来的司机接过那些袋子,低头唤她一声太太后,便把东西都拎了出去。

“巴巴,你知不知道ailsa阿姨家的kenzo喜欢rose班的susan,他每回去上幼儿园的时候都会给susan带糖糖吃,我跟他要他都不给,好小气。”

她突然想起这几日听桂姐说,曲耀阳已经没有住在曲市长的那个大宅子里,而是重新搬出来,有时候住在他外面的公寓里,有时候则宿在爷爷的老宅里。

“我没这样说,除非你这样想,我只是不懂,你怎么突然回来了?臣羽呢,你们不是到国外去度蜜月了,那这个时候你一个人出现在这里干嘛,到底谁要你的好心帮忙了?”

曲耀阳撑在墙壁上的大手收回,轻轻去抚她颊面,“你瘦了!我还记得以前你的脸总是有点babyface,不过两个月没见,现在怎么这样,难道是这段时间太累?”

“神经病,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她冲他大喊,喊完了就想夺路而逃。

“嗯,这话其实就连我自己也不大相信。当初是我放手让你离开,结果现在不甘心的人却也是我,所以在你心里该有多鄙视我我都是知道的。”

他说:“我只说一遍,不管你信与不信,夏芷柔肚子里怀的那个孩子不是我的。当初你离开a市以后,我之所以会跟她结婚,除了她当时故意设计陷害我,让我以为是自己将她弄到流产而心存愧疚之心而外,她还运用过媒体向我、向曲家制造舆论压力,让本来极其反对她进门的我父母不得不点头同意,不然便将引起民愤。”

裴淼心还是意外与夏芷柔在会所里的大操房里相遇。

场中周围全是簇拥着与她说话的人,她就站在那里,随意挽起脑后的卷发,与周围的人谈天说地,好不开心。

他同情那时候她的遭遇,因为感同身受,所以他总格外疼爱这位弟弟。

这世上似乎再没有什么,被自己的小女人以及被亲弟弟背叛来得更让人寒心彻骨。那被唤作燕青的年轻女子嫣然一笑,伸手向裴淼心的时候不露痕迹地道:“曲太太,你好,上回你同二少结婚,在本城大宴宾客的时候,我正好陪家夫去了趟南非。这次回来一直听母亲说起你,说你人美心善还是独当一面的女强人,今天有幸在这里见上一面实是我的荣幸。”

王燕青也是笑笑,“说来我这干事当得也不称职,成天地在外面瞎跑。这不,马上又要开始新一届干事的选举了,我是一直有几位太太的抬爱才能担了这样的职务,得个机会为大家奔走,眼下正好也可寻个机会休息休息,让更有能力的人坐这个位置才好。”

她已经不是他的了。

天了,他都弄不明白这女人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东西,彼此痛苦折磨了这么久,到现在才好不容易又走在一起。她难道就没有一点想要与他多待一会儿的心?

她是憋着笑在拿他开玩笑,他却突然黑臭着脸道:“裴淼心,你是故意的吧?”

他站在原地没有吭声,就见她双眸红红,踉跄着扇了他一巴掌后骂一声“无耻”,便立刻转身奔进了别墅。

“裴淼心现在被暂停一切工作事项,等内部稽查小组完全处理完这件事后再谈其他的,你先做我交代给你的工作。”

夏芷柔的唇角轻微一僵,放下手中的茶杯后,才慢慢悠悠地道:“是么,只是可惜,我老公昨天晚上因为公干去了外地,现在这里的一切只有我说了算。”直到项目陈述完毕,那项目经理仍然没能够等到曲耀阳的进一步指示。

秘书也不敢惹他,赶忙关上办公室的大门奔回去,一群人商量着到附近新开的日式料理店去,边聊边往前走,也不知道总裁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早早叫他们取消了中午的餐聚,又不让叫餐又不用帮他带吃的,那他是待会儿要出去?

“没事。”他慌忙收回自己的视线,在彻底失控以前赶忙制止自己所有的胡思乱想。

“同事们都挺好的,还有办公室也很大很漂亮。”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