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生记:第75章:措置裕如

羽生记 作者: 栢洛

这个年轻男子皮肤白皙,好似光洁的脸庞上,五官如同雕刻一般。双目有神,好似星辰。浓密的眉毛,薄厚均匀的嘴唇,俊美至极。

“当初朝廷组建禁军的时候,为了确保禁军控制在手里,禁军中的大小军官几乎都是皇亲国戚。既然他们现在当了俘虏,那就要有俘虏的觉悟。要不然就给我们做十年的免费苦力,要不然就拿银子来换自己十年的自由!”

深思熟虑过后,杨兴国果断下达了军令。

“你的意思是,此事是淮南王指使的?”谢钧略略皱眉。

杨夫子:“……”

震耳欲聋!

一封急报送入蜀王府。

……

“母亲以兄长的亲事前程相逼,姨娘跪地相求,我不得不应。”

……

用尽力气,才将淮南王世子拖走了。

一个熟悉的少女声音打断了喋喋不休的盛锦月。

此时的谢云曦,也在奋笔疾书。

炎热的八月很快过去,日子如流水般滑过,进了九月之后,初秋的天气凉爽而明媚。

芙姐儿和阿萝都还小,难免有闹腾的时候。各自由奶娘抱了下去。

顺利打发走了喜滋滋兴冲冲的七皇子殿下。

两人同住宫中,几个月来却未见过一面。

半个时辰后,顾山长和谢明曦在帐篷里相对而坐。

丽妃赏赐的那两个宫女,从未有此殊荣。

李湘如回过神来,略一点头:“让她进来。”

正月二十这一日,徐氏进宫觐见谢皇后。

谢明曦也不绕弯子了,淡淡说道:“皇上对谢家并无不满。只是,皇上想取缔封爵的惯例。”

谁人没有私心?身为天子,惠及母族妻族才是理所应当!盛鸿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圣人模样来,无非是想借机弹压俞家,进而压制她这个太后罢了!

永宁郡主目中闪过浓浓的憎恶,正要张口,赵嬷嬷已连连使了眼色过来,低声劝道:“郡马说的也不无道理。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闹腾出来,于郡主颜面也不好看。”

不,绝不可能!他是谢家长子,是她嫡亲的兄长。就算不念兄妹之情,她身为未来的七皇子妃,也得顾及谢家名声,绝不敢对他做什么。

暖融融的春日里,冷清安静的慈云庵也有了几分鲜活气。

肯回去请安就好!

珠胎暗结的丁姨娘,早就没了清白名节,不得不委屈退让。以妾室之礼进门。生了儿子也不能养,眼睁睁地看着儿子被抱到永宁郡主面前。

这个老虔婆,压了她几十年,磨搓了她几十年。这世间,她最憎恶的人,莫过于眼前这个老虔婆。

俞太后又是冷笑:“哀家这双眼还没瞎,该看的能看到,该想的也能想到。”

若是他被关进宗人府,宁王府岂不是要任人宰割?

面对着昔日好友今日妯娌,尹潇潇已没有了直视对方的勇气和底气。

被人拿捏住把柄的滋味,便如一把刀悬在上空,随时会落下。不知会被刺中何处,更不知会受多重的伤!

永宁郡主抽了抽嘴角,干巴巴地安抚两句:“姑娘家脸皮薄,遇到这等糟心事,一时想不通也是有的。待日后去了书院,便会好了。”

谢云曦心中一块巨石落了地,虽然竭力隐忍,眼中的喜意却遮也遮不住。

六公主力压四皇子,拿下第一!

想起自己骇人听闻的奇异经历,六公主心中忽地闪过一个惊人的念头。

谢钧将咧到耳根的嘴按平,语重心长地叮嘱一番:“你此次考了满分,确实值得高兴。不过,学习之路漫长。你万万不可骄傲自满。要保持住头名!”

俞太后似笑非笑地扫了萧语晗一眼:“你们妯娌两个,互相敬重,互相谦让,和睦友爱,堪称万民表率。”

被说穿了心思的谢钧毫无愧色,冷哼一声:“明娘虽是庶出,却天资过人。云娘意图谋害手足,我定要严惩。”

也不知盛鸿用了什么法子,大冷的天,食盒里的菜肴端出来竟是热腾腾的。

夫婿对她不理不睬,如今兄长也对她这般冷淡不满。

李默:“……”

谢明曦心中暗暗道好,看林微微更顺眼几分。

方若梦定定神应道:“当然不止。我堂姐堂妹都一并来考了。只是,唯我一人考中而已。”

萧语晗满腹心事,说笑两句便住了口。

方若梦笑了起来:“礼乐书数御射,山长样样擅长。代哪门课都无妨。说不定,大家都盼着山长去代课呢!”

终身未嫁的顾山长是女子中的异类,身手出众擅长兵法愿进军营的廉夫子,就更是异类了。

“不知从哪儿来的几个平头百姓,跪在轿前,又哭又闹。怎么撵都不肯走……”

颜夫人差点没被噎出个好歹来。

“都小点声,李夫人已经过来了,被她听到多不好。”

可惜,罗氏表情生硬,说话言不由衷,演技急待磨炼提高!

“儿臣见过母后!”几位皇子一起行礼请安。

俞皇后:“……”

帝后携手,相携入座,看着亲密又恩爱。

盛鸿满腹心事,面上半分不露,温和笑道:“都免礼吧!”

不!她绝不会牺牲女儿的终身幸福!

昌平公主身心俱疲,回了寝室歇下。

芳巧全身一个哆嗦,不敢再迟疑,忙应道:“是,奴婢领命。”

“没错!不如拼个鱼死网破……”

皇陵里的密室中,烛火通明,亮如白昼。

鲁王闽王宁夏王各自面沉如水,目中燃着不甘又愤怒的火光。

这个少女,正是杨夫子的女儿杨凝雪。

两人近来在朝中日子难熬,心里也憋着一股闷气。眼下有了现成的笑柄,岂肯放过?

谢明曦很配合地随之转移话题,妯娌两个,亲热一如既往。

此时她连走路都无力气,哪里还有御马的体力?

……

取而代之的是难熬的百无聊赖。

俞太后等了片刻,不见玉乔来伺候,颇为恼怒:“玉乔!”

谢明曦也不厚道地笑了起来:“待她换了衣服后,怕是再不肯抱芙姐儿了。”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