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生记:第84章:柳莺花燕

羽生记 作者: 栢洛

阿末从不让他在公共场合和他亲密,办公室更是不用提了,这还是第一次呀。

唉……沉寂太久,面对这成绩他高兴过头了。

值得!

“蓝弦,擦擦脸吧,额头上有汗水了,这毛巾是特制的,放心不会掉妆。”

唉……拍电视和拍电影不一样,拍电影是几部摄像机同时开拍的,一个情节只要不是两人面对面,拍好的人那人就不用重拍,到时候后期剪辑就可以了。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蓝弦她不是懦弱无能的女子,没有墨云天蓝弦一样可以活的很好。

白雪的话让四周的人都安静了下来,一个个看着白雪,又看看远处,一直波澜不惊的蓝弦与莫庭。

可是沐菲不按理出牌,到她出错的时候她不出错,她到要看看蓝弦突然要唱歌时会如何处理。

这话就如同机关的开关,咔的一声,机关开了……

蓝弦相信,她做了这么多,至少可以让莫放明白,融柳没有死,融柳还活着。

可明知只是单纯的感激,莫庭还是因为蓝弦的笑而漏跳了一拍,因为莫庭看过蓝弦在各种场合的笑容。

给读者的话:

即使不是给集团代言,只是一个品牌但也足够有份量。

签下这份合约后,r&m集团有权随时中断合约,三十年内蓝弦不得代言任何品牌服饰,代言期内蓝弦出席公众场合,除非绽放同意,否则必须穿绽放的衣服。

“总裁……”就在此时,风子秘书推开了半掩的房门,带着一票着军装的人走了进来……

没有任何原因,沐菲讨厌蓝弦,很讨厌,不然她也不花那么多心思打压蓝弦了……

“蓝弦,不要……”电话另一头,白雪的心在滴血。

如果能出演他的电影,那无疑是一炮而红了,甚至走向国际,不过蓝弦没有兴趣。

小弦?你全家都小弦……蓝弦心中特别不爽。也不知莫庭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但表面却相当的配合:“多谢莫总的关系,我很好。”

阿彩专题这几天有一个专题推荐,手机网址是http:book.3g/pm3/zm11/zm11.aspx?wid=&waped=3&gaid=qw1vas1gota(百分号)3d&sid=5ojqisfdljhcakh6),求各位彩迷前去留言、签到,收藏……支持阿彩吧。我的骄傲,无以伦比,绝不接受第二选择——蓝弦

“你代言绽放是不是莫总一掷千金为博红颜一笑呢?”

“请让一让,请让一让,蓝弦与天皇有约,劳烦你们让一让,我们现在赶时间。”

莫庭觉得很不对劲,立马从床上站了起来,朝浴室走去,浴室的门被反锁了,莫庭不停的拍着门:

不说忘本的事情,就是凭r&m集团能力,也不是他们可以得罪的。

莫庭一向不与演艺圈的女艺人扯关系,以前不是没有女艺人借莫庭炒作,那结果都是惹怒莫庭,然后直接被封杀。

高等学府、海归回来的某精英男一脸的抽搐,不敢相信的看着莫庭。

妈的,真背!

笑的人看不情了,只看得见那抹白色的身影,很多人都在想了,我家闺女穿上这件白色的礼服是不是也会如此呢?

莫庭的嘴角勾起一抹狐狸般的笑……

蓝弦看着这一幕,心里闪过一丝丝的嘲弄,这就是权势的诱人之处吧,这些记者向来穷追猛打惯了,可是r&m集团一个公关部经理就能让他们大气不敢出,这样是r&m集团总裁出现呢?这些记者是不是不敢问半句不利于他的问题呢?

她开始真正的踏入这个圈子了,开始在这个舞台绽放了……主持人问的问题都不会太难回答,而且都与电视剧有关,第一个问的就是蓝弦会不会假戏真做,真的爱上林洛的扮演者——任宇泽。

蓝弦颇有几分不好意思的说着:“我不是爱斯基摩人啦,也不像任大哥所说那样了,我拍那一条时候就想着lisa的想法,一时间就忘了那水好冷了,拍完了我也冰的直发抖。”

“莫总……”颜末也立站了起来,虽然没有与莫庭接触过,但是财经杂志却是没少看,莫庭可是财经杂志封面的常客。

“莫总,多谢你的厚爱,就算你要让我去医院检查,可是不是得先让我把衣服穿好呢?”

蓝弦走了,莫放坐在草地上,看着手边的东西,看着那在阳光下,闪着绿光的祖母绿首饰……

导演满意的点了点头,不得不说蓝弦真是一个好演员,拍她的戏最是轻松了,蓝弦从来不娇气,那摔倒的戏她也照摔无误。

“好,我这就去安排了,对了蓝弦,这几天要给你接通告吗?”白雪小心的问着,他虽然在演艺圈认识不少人,可是那些人哪里会买他的账,他要替蓝弦接通告也接不到好。

人物出场后,主持人就开始打趣了,别看他们说的话很是无厘头,看上去没一句都是有深意的,要让人觉得出奇不意,又让人觉得合情合理可不容易。

这样的历程,怎么不让人羡慕与嫉妒……手刚刚拿到话筒,颜未警告的眼神就朝叶灵射来,眼中的怒意很明显。

众记者见融柳的事情上没有突破口,万分不甘心转而问向组合相关的,记者们就不信,她(他)们混迹娱圈多年,会抓不到一个三流小艺人的把柄:

给读者的话:

要是,像现在蓝弦这样,一个三流小艺人,是个人都能骂你。

就是今天了,他不等了,也没有心情玩情调了。

看着站在那里一身清爽的蓝弦,莫庭心里恨恨的道,这个女人是故意的,故意看他狼狈的样子。

“是吗?那看红颜小姐的表情,既然不是对公司的决定不满,那应该是对融柳小姐不满了?”小虾米踩大神,一般都会死的很惨,只要红颜一个答错,她的演艺生涯就完了。

这白雪也太随性了,好在他的办公室离厕所近,平什么没什么人路过,不然刚刚他这种“性急”的举动,还不立马就传的全公司上下都知道……

蓝弦,你到底是谁?

蓝弦看着莫庭,用力的点头,这个男人为她做的够多了,唯一隐瞒她的事情,就是把她的避孕药给药了,而至于换掉药的事情,看在莫庭这么体贴的份上,就算了吧,反正自己换回来……

哈哈哈,蓝弦是在意的吧,如果不在意,怎么会随即和at的执行长吃饭……

蓝弦……

“好!”这一次蓝弦没有拒绝。

水声、呕吐声,还有压抑的哭泣声……

“你怎么知道?”白雪惊讶的看着蓝弦。

一时间莫庭说不清楚是生气还是什么。

那个美国肥佬在剧组中地位很高,刚刚他险些就敲定自己了,可偏偏……

“混账,莫庭这是做的什么事,立刻给我传令下去,今后各区的司令,都不得再帮莫庭做任何的私事。

“墨前辈,我,我不太懂呢。”说完,颇有几分自卑的低下头,一副期待却又担心的样子。

“好了,我现在就去上节目,对了告诉主持人与导演,有一个要和我一起参加。”

而墨大神的经纪人却不理会了,指了指后面的化妆台:“大神,你快去做准备,我和白,白雪先生去找导演与主持人。”

墨云天点了点头,他是有职业道德的,不会让节目开天窗……

各自散去,而围观的人群却久久无法散去。

给读者的话:

看着全新的家居与用品,蓝弦相当佩服她家纪经人的速度,而直到很晚以后蓝弦才知这间公寓居然是颜末的……

“对了,蓝弦,三天后融柳的葬礼,公司要求你参加。”白雪再次交待了一下颜末的话,因着蓝弦今天的记者会上的表现,她已成功的引起了某些人注意。

当蓝弦将代言绽放的消息放出去时,不管有没有签约都笃定蓝弦是红了,大红大紫,此时大家还不赶紧的抱着钱和片子找上门……

融柳的父母在她很小时就离异了,并且各组了家庭,父母再婚后都住在国外,与她不亲,她死了估计她的父母连知都不知道,更别提来参加的她的丧礼了。

摇了摇头,蓝弦终于明白为什么之前这个身体红不了的原因了,她跟错了经纪人呀,经纪人实在太没眼光了……

电影是一个小成本的都市剩女相亲择偶记,而能给她的角色是女主的一个同事,出境时间不到一分钟。

你道是深情款款,可我看来却像是看猎物,你眼中的趣味比深情多呀。

刚刚那虫子有人陷害她,想要害她重拍或者更多……人生处处充满惊喜,上帝关了我那么多扇门,还能不给我开一扇窗吗——蓝弦

直接来到了好莱坞大导演琼斯预订的商务套间,房间已经布置成一个小小的面室间,对着外面几个接待的外国人,客气的点了个头,不卑不亢,没有丝毫谄媚。

只能日后寻找机会了。

而蓝弦之所以匆匆的从机场离开,放过这个宣传的好机会,是因为他们刚刚落地时,就收到莫老爷子的电话,电话很简短,只有一句话:带蓝弦来见我,我在莫宅等你。

“总裁?”风子秘书小心意意的确定到,总裁没事吧?

蓝弦刚刚在日本大出风头,并得到国际大导演的赞美,蓝弦现在的身价可不同一般,蓝弦现在可算是华语圈子一姐了,这样一份声明,那含金量足已让本就风雨飘摇的金鸡千花奖,更是雪上加霜了……

这就更加的刺激二人了,不顾公司的劝诅,不分场合的说着蓝弦的坏话。

一个问题答的好是巧合,可每一个都答的滴水不漏则不简单了,如果蓝弦今天的表现继续这般好下去,他不介意捧一捧。

“蓝弦,你迟到了。”见局面再度恢复控制,叶灵第一句就是指责蓝弦。

“白雪,你不用担心,我的脚没事,这伤只是看着吓人罢了,实际上并没有伤筋骨,我回去冰敷一下,明天就会好。”

唉,他另外备的礼服也就派不上用场了。

莫庭从水池里走出来,甩了甩头发上的水,水珠顺着身体的曲线缓缓往下滑,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诱惑无比,让人有一种口干舌躁的冲动。

趁现在莫少陷的不够深,赶紧的吧,要再出了类似莫二少的事件,他也就玩完了。

当邵阳与颜末知道这个消息时,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所听与所看到,《神之子》送去参奖了,为什么他们不知道?

很快,这件事情在星娱与天皇的联手炒作下,立马成为当下的头版头条,而在莫庭的授意下,大部分报纸都直指金鸡千花奖。

蓝弦也不忙着接电话,而是起身先将简大经纪人给送走,大神的经纪人也是大神的,不是她蓝弦可以藐视的。

“好。”蓝弦没有一丝的犹豫,按通了电话。

“各位继续看秀罢,我只是来看秀的。“

而证据吗?很明显就是大金集团的事情暴发后,莫庭与蓝弦再也没有新的进展,蓝弦就是被莫庭甩了,才勾上墨天王的……

橙色年代身后的人,他是知道的,所以提前问一下杨叔,是不是那人和爷爷达成了什么交易。

“大少,老爷子不希望长孙媳,婚后还在那种场合工作。”被称为杨叔的男人,叹了一口气道。

他总不能告诉莫庭,老爷子不喜欢蓝弦的身份和工作,但为了不让莫放的事情重演,老爷子忍了。

再加上,这段时间莫放的情况好了许多,即使蓝弦什么也没说,老爷子也明白,蓝弦在背后做了什么。

不敢多想,更不敢多犹豫,莫庭飞快答到:“爷爷,请你相信我一次,我认真思考了,才做这样的决定的。”

而蓝弦吗?莫庭相信她不是,不然当年也不会拒绝莫放了,莫家二少,身价可不比大少差,而且他从商了,莫放肯定是从政的,日后莫放的权势肯定大过他。

先是她迟到了这些人不等她就开拍,紧接着她明明才是女主,为什么她会是第二镜头出现……

在离场时,男主持人请蓝弦用日本话,给日本的观众问声好,男主持人的话一出,现场日本的观众很是配合的尖叫着……

而不知是那女主持人太白痴,还是什么的,看到蓝弦半天不说,又再次催促道:“怎么了?还不会吗?要我再教一遍吗?”

“够了”看着这个打蛇随棍上的男人,闻人靖暄只得拼命压制自己的怒气。

两人静静的靠在墙边,现他他们能做的就是等,不到一盏茶的功夫,这黑夜里不寻常的平静就被打破,众士兵哀叫与厮杀的声音从城墙处传来。

“如何?”轩辕曦停止再想那些乱七八糟。

三天,这三天他们边打边走,一个个都弄得伤痕累累,才勉强走了三分之一的路。

平静的陈述,不带轻视,让人只能认同,无法生气,三人默默的低下头,这三天,他们体力用到了极点。

“那‘他’呢,联系‘他’,让‘他’出手一定成。”想到‘他’,女人如果想到救命稻草一般,‘他’的能力他们都知道,一出手,必成功。

知心仔细的看着伤口,希望不要伤得太重,他们没有很多时间疗伤了,这个地方已经不安全了。

“娘怎么想到今日来看知儿呢?”虽然没有说不让母女见面,但嫁至皇室的女子要和家人见一面还真是不容易的,即使是王妃也一样。

“恐怕已是深陷进去了。”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暄儿他……

……

“你……”郑国公这下更气了,所有人都知道怜心是被人陷害的又如何。

“冤枉,好,看在郑国公的面子上,本宫相信你是冤枉的,可是那又如何?”轩辕晗看了郑国公一眼,郑国公连连对着轩辕晗点头。

哪知郑国公根本是连看都不看她一眼,把眼睛移的远远的,好像她是什么脏东西一般,郑怜心绝望了,爷爷这种动作她很明白,这说明她是一个没用的东西,郑国公府是不会要她的。

“来人呀,带郑怜心回太府。”轩辕晗欲走人了,招来侍卫。

“好了,晗,与靖暄无关”拉了拉轩辕晗的衣服,随即看看围观的人群“晗、靖暄,我们进去再说。”

黑言舒刚起身,又一拳打过去“这是你让我们担心更受的”

“知儿”

(这段时间网站在做调整,送不了砖,没事,没事。阿彩会一样更的,今天会多更几章,前几天太忙了,写的少了点,呵呵,请大多继续支持阿彩呀。)十天,整整十天,秦知心被轩辕晗就以这种方法制止了十天,这十天来,除了偶尔的放开她一下,轩辕晗连吃饭都是用这种方式,让丫鬟给她喂一些流质的食物,至少其他的个人问题,更全部是让丫鬟就这样在床上解决,那十天不论是身心,秦知心都受着绝大的焦熬,随着一天一天的过去,秦知心的眼神从最初的愤怒到平静,再到现的越来越暗淡,直到十天后的今天,秦知心已闭上双眼,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看,她的世界碎了好大一块。

“这丫头”此时的知心只以为这个小依只是为了能出去玩而高兴,却不知这单纯的小依竟是晗王爷安插在相府的人,阴差阳错之间被秦夫人挑来给知心当陪嫁丫鬟了。

站在山顶上的知心看着眼前这秀美的的树林、火红的枫叶,忍不住一个深呼吸,感受这天地间的美好。让他灰色的世界,添了一抹亮,让他无情的世界多了一抹暖。

“知儿,怎么了?”

“长天派的弟子不过如此”就一武夫,这样的人江湖上多的事,唯一庆幸,他跟了个不错的门派。

一身黑衣的影,像是为了告诉他们他的到来一般,在崖边站了一下,便走开,去解那些死的护卫的腰带与外套。

他这一叫,他这一阵势立成让围观的都明白了,怜心,郑国公府的小姐,京城四大美人之一,太子的侧妃,天呀,他们看到了什么,围观的人开始窃窃私语,交头接耳着,郑国公府的小姐、太子侧妃与人私通被发现了,这是多有价值的丑闻呀。

拥抱,带着特有的温暖,让他的心一颤,这种温暖是他渴望却从未得到过的,不语,脑子里慢慢的想着这是怎么一回事,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妇人,陌生的感觉,陌生的身体。

又过了一个月,影一直过着不与外人见面的养病日子,他慢慢的熟悉也了解了他现在的一切。宇敏之,宇家族第二十八代掌权人。宇一族乃是轩辕王朝的首富,平日行事低调,除了在商界中,平常人当中知道的不多。

紧握双手,既然让他重生,那么在他找到另一种生活之前,他会选择付起宇敏之的责任,阴谋陷害,他从来都不怕。

“知儿,听了不要伤心”轩辕晗的眼脸满是担心,他怕,他说的话,知心接受不了,此时的担心没有一丝丝做假的成份,他是真的真的很关心很关心知心。

“恩”

刚起身的闻人靖暄看到轩辕晗的样子,得意的笑着“你这辈子都妄想知心嫁给你。”

至少她们当中有一个人得到了幸福,那就够了,对于婉如,她原本是没有什么所谓的姐妹情谊,但经过了这么多事,她总觉得她与婉如之间有着无法剪断的情谊。

深谋远虑,说的就是轩辕晗吧,知心真的很吃惊,这个人,想事情未免太过周全了,边境地区,他居然也安排了一个人进来,他是想到了会有今日,还是以防万一呀。

老泪纵横的说着“爷,您总算回来了。”

“知心,你知道吗?如果我像你那样,六岁之前都是个傻子,那么秦府就不会有二小姐这号人了,如果我像你这样冷冰冰的待父亲,我就不会成为名满京城的“京城第一美女”了。”婉如这话说的即失落又无奈,她的一切都是建立在秦相手中,而知心却不同,她用“京城第一才女”的称号换来了父亲的重视与她们母女在秦府的地位。

“婉如,无论如何,姐姐希望你幸福”知心看婉如,认真的说着,婉如算是她仅剩的亲人了。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