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生记:第93章:庐山面目

羽生记 作者: 栢洛

给他两天的时间,他可以联系好场地,请好记者,可半天实在不行呀……

蓝弦依旧不言语,不过两天后,白雪突然发现一个件很奇怪的事情,那就是各大媒体,大篇幅的报道蓝弦八位能加试镜的女艺人。

莫庭懒得看蓝弦,油门一踩直接朝蓝弦家开去……曾经融柳失去的,我能拿回来吗?——蓝弦

更没有给蓝弦制定计划,蓝弦负面消息出来时,星娱也没有第一时间替蓝弦摆平……

这也做的太好了吧,这样的回答顾子寒相信肯定不是出自经纪公司之手。

这一次星娱的一姐没有如同面对紫心和红颜一样,当她们不存在,而是停在了蓝弦的面前,以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看着蓝弦,眼里是浓浓的鄙夷。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那气势、那气场,让人不得不说,好吧,一姐就是一姐,这话说出来让人抓不着错,即使相当的难听。

沐菲一张脸胀的紫红,满脸的懊恼与后悔之色,可惜晚了,因为主持人宣布他们可走了。

哪里知道蓝弦与莫庭早有准备,两人往人群中一挤,借着人两人很顺利的挤到了各国记者所在的地方。

其实,融柳与莫放相处的是很有趣的,因为莫放就像一个孩子,想要在融柳面前表现出最好的一面,偏偏每次都紧张出错……

侨装打扮,蓝弦是个中好手,一身天蓝的运动服,一顶棒球帽,看着镜中如同十六岁少女的样子,蓝弦的眼里闪过一抹黯然,这个样子,她即陌生有熟悉。

x导手上的那部电影可是相当有份量的,别说蓝弦这种小艺人了,就是星娱的一哥一姐们为了在那部戏中争一个角色也是不惜动用所有关系。

lisa好可怜呀,林洛好没有眼光,lisa对他那么好,为了他放弃高薪,放弃绿卡,放弃之前一直经营的事业,孤身来到林洛身边帮他,可是林洛却一点也不领情,林洛太没品了。

蓝弦走的相当匆忙,丝毫没将人气小天王放在眼里,此时别说人气小天王了,就是莫放在蓝弦面前,蓝弦也会无视。

“蓝弦,我不想你后悔。”明明,莫庭有机会一举得到蓝弦,可他却咬牙停了下来,明明莫庭那么的想要得到蓝弦,可在蓝弦任他为所玉为时,停了下来……

糟糕,误事了。

“我不知r&m集团什么时候涉足了演艺圈?”

上面的合约条款很苛刻,但也不是让人无法接受。r&m集团的合约一向如此。

之前她被丑闻缠身时,公司放任她不闻不问,隐隐还有卖掉她合约的迹象。

“张导你好,不好意思打扰你们工作了。”莫庭站在原地等剧组的老大张导上前,客气的握手。

“不用了,你们告诉我她住哪个房间,我去找她。”莫庭潇洒的将手插在口袋里,今天的他一身休养的装扮,阳光下很年轻、很养眼。

“白雪,相信我,联系录音棚就好了,融柳的经典我已经重现过,这一次一样可以。”

如果蓝弦看到这一幕的话,肯定会说:这是一对众的调情,而莫庭做的相当出色。

而关于蓝弦的戏码,好像就只在报道中提了一句,之前那三叶草解散时,蓝弦曾上了几天报纸,不过都是小新闻,很快就被人遗忘了。

这个副导就是狗腿中的一员,八点上新闻到,他六点才来告诉蓝弦,这不明白着让蓝弦出糗吗?

不知为何,莫庭就觉得那蓝弦身上的红肿该死的刺眼,他特别不能接受,蓝弦的身上就应该如同他刚刚看到一般光滑如玉,就算有什么痕迹也应该是他莫庭弄出来的,而不是那些该死的虫子。

可惜,莫庭失望了,蓝弦在看到莫庭的笑后没有一丝的表情,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淡定的继续迈着台步,在t台的尽头摆了一个poss,让众人更加清楚的看到身上的夏绿,双眼看向众人实则一个人都没有入落蓝弦的眼中,在台上停留十秒后,蓝弦尽责的转身……

沐菲的问题都是她背后的团队精光细选的,那回答也是让人印象深刻的,所以说沐菲第一次在娱乐节目中亮相也是成功的……

“你认为自己能超越融柳吗?”

“我,我,我不知道,红颜和紫心在我心中就如同我的亲姐妹一般,至于其他的,这得问她们了。”

这样,一切就不会发生了,我不会因为一个爱情游戏而失心,也不会因为一个女人而患得患失……

刚刚确定好了人生目标,蓝弦正自信满满,一张充满古典气息的小脸熠熠生辉,眸光溢动,如果这样子被她的经纪人看到,肯定不会说蓝弦是一个木头娃娃,又呆又笨了。

沐菲会入这个圈子就是因为墨云天,她曾在一个商业宴会上见过墨云天,只一瞬间她就被墨云天给征服了,现实中的墨云天比荧幕更有真实、更贵气,更吸引人……

第一幕居然不是原定的任宇泽与沐菲相撞的剧,而是蓝弦饰演的lisa在机场与国外友人分别,飞回国内的剧情。

而问完紫心与红颜外,几位记者也意思一下的问向蓝弦了,不过那问题很是敷衍:

蓝弦看着莫庭,眼里闪着一抹担忧,她不明白莫老爷子这个时候找她是为了什么……

蓝弦的睫毛轻眨着,握着莫庭的手,心中的不安也缓缓的消除了。

“好大的胆子,你不怕小偷吗?”暖香惜玉在怀,莫庭有点心猿意马了,好久没有抱蓝弦了,很想很想……

“记住了,明天呀。”

蓝弦在美国一连拍了两部电影,这段时间,莫庭就如同空中飞人,在美国和中国飞来习去,看蓝弦陪莫放。

而莫放在外面闯了祸也没有关系,他们身后有莫家,有莫庭,有蓝弦……

世人只看到艺人光鲜亮丽的一面,却不知他们背后有多少心酸。

吱嘎的声音吸引了众人的视线。

“这里是……”

众人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王亦诗的身上,王亦诗有心辩解却是无力,事实摆在了面前。

蓝弦诽腹着,同时充分表现出一个新人的被大神提携的无措,手脚有几分慌乱。

好在他知道哪里有人群拥挤,哪里就有墨云天的道理。

千薪千万的经纪人,就得拿出相应的能力,不然他干吗花大价钱自己去请经纪人,这点小事都做不好,如何对得起千万年薪。

“她叫蓝弦,你是她的经纪人?”墨云天皱了皱眉,名叫白雪怎么长得和劳改犯一样,这里像经纪人呀,比较像混黑社会的。

“是的,他是我的经纪人,他很好很照顾我。”

“什么意思?”蓝弦的声音不由自主的高了起来。

给读者的话:

蓝弦的话说的没有错,此时他们就像是空中楼阁,美则美但那根基实在不稳。

简大经纪人惊的张大嘴巴,眼神在莫庭与蓝弦的身上扫过,双眼明显的诉说着:jq!

想到这里,蓝弦有点头痛了,自己这是从奢入俭难了,以前是融柳的时候,也免不了这样的场合,现在这是怎么了,一听说这种没有必要的应酬心里变烦燥了……

对了,那个像来低着头、畏畏缩缩的蓝弦,今天居然挺直着背,优从容的像是走t台一般走进了经纪人的办公室……第二天,白雪一身米色长裙出现在星娱娱乐大厅,经过一夜的时间蓝弦已经恢复如初,温婉娴静的气质让蓝弦再度成为人群的焦点。

这个动作看上去自然无比,但只有莫庭明白他这个动作的意思。

毕竟这事在发生的那一瞬间,就在网上的炒热了……

如果是以前,蓝弦这话顶多只能引起一个小小的震动。可现在不一样了……

而因此,这一届获得金鸡千花奖的艺人,纷纷郁闷了,他们手中的奖杯变得一不值了,尤其是拿最佳新人的周婷,更是有事没事在媒体上哭……

记者从紫心与红颜那里得到了不少爆料后,心满意足的放过两人,然后笑容可掬的问向蓝弦:

轻缓小心的语调,显示蓝弦的担心与害怕。

知道是蓝弦,莫放故意装做没有发现,继续埋头工作,他想看看蓝弦要做什么……

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改了又改?可他们却是不敢多问,虽然短信没有显示电话号码,但他们却是明白传信的人是谁。

“周婷!”

给读者的话:

同样,又能很多影评人员跳出来,发表各种犀利的评价,质问那个获得最佳新人奖的周婷,参演的那部电影什么提名都没有,为什么独独提名最佳新人奖,还拿到了奖项。

“好了,蓝弦你先接电话吧,我去看看云天那里还缺什么。”简大经纪人很识趣的走开了。

这个号码是融柳的出生年月日,蓝弦一点也不相信这是巧合。

“对不起,您超速行驶,影响恶劣,请配合我们调查,出事行驶证,通行证……”交警硬着头皮上前,恭敬的像莫庭行了个礼。

而唯一冷遇蓝弦居然是墨云天。

而这波一宣传就是半个月,整整半个月蓝弦和墨云天的照片,天天占据头版头条……

莫庭再次表明自己的立场。

“这就是你要的吗?为了一个女人,动用你手中暗处的力量,值得吗?”莫老爷子话中没有责怪与质问的意思,只是很平静的问着。

而蓝弦吗?莫庭相信她不是,不然当年也不会拒绝莫放了,莫家二少,身价可不比大少差,而且他从商了,莫放肯定是从政的,日后莫放的权势肯定大过他。

莫家的子孙怎么可能,只是会依靠家族力量的二世组呢。莫庭这一手使的漂亮,借力打力……

而不知是那女主持人太白痴,还是什么的,看到蓝弦半天不说,又再次催促道:“怎么了?还不会吗?要我再教一遍吗?”

抬头,语气再次平静,眼睛的笑意也收了起来“还不去买?”

“哦,好,我这就去。”还是不明白,但影说了去买,那就去吧,去买套漂亮的,也许影的心情会好的。

……

轩辕晗闭上眼,想着,如果是他,他会怎么做?斗晌后,睁开眼睛:皇宫?我知道了,他们定是打皇宫的主意。

“姐姐,珍惜自己身边的幸福,这是大娘的希望,也是我的希望。”

“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单薄的背景在这空荡的皇宫更显得落寞。

“爷,属下这就去找太子妃道歉。”吴清恭敬的站了起来,男子汉大丈夫,敢做就敢当,是他自己欠考虑了,错怪了知心太子妃。

“是,爷”

这一夜秦知心也无法入眠,因为找到了法子太开心了。

知心现在的生活非常充实,每日吃了早饭便散步到轩辕晗的院子,陪他聊聊天,轩辕晗的腿保养的极好,即使三年没有下过地,但肌肉却没有萎缩,知心有一次无心的说着,还好你的腿上的肌肉没有萎缩,不然的话,那就永远没有站起来的希望了。这话原本不没奢望轩辕晗回答的,哪知轩辕晗却答了。

“告诉我什么?”轩辕晗真的做了什么?

……

被知心的眼神看得边边闪躲,“知心,我……”

郑怜心,号称“柔弱美”的她怎么能挣扎的过那武孔有力的侍卫呢,她的命运在她对知心对手时已轩辕晗决定了。

“不,现在是你在威胁我们。”

“好了,族长大人,我们累了,先给我们安排休息吧,至于后面的事,到时再说说吧。”轩辕晗淡淡的说着,此刻显然已是反宾为主。

“回王妃,后山可有一大片的枫林,听王府的人说可漂亮了,而且那后山离我们落霞院也近着呢。”此时那枫林即使不美在小依嘴里也是美的,反正到时候去了,王妃觉得那不美可以推说是王府的夸大了。

“可……”

知心加快了速度,快步往山上走去,她想站在最高的地方欣赏这全篇的美景。

“好,我也想见见爷爷。”娶了人家孙女儿大半年了,却连长辈一次都没见过,他可能会被当成无礼之人吧。

“爷爷,忙完这段时间后,就去宇府长住吧,我会让人重新收拾个给院子给爷爷。”影是真心的邀请,韵琦为他做了那么多,他同样也可以为她做很多,眼前这个老人,是她的爷爷,他同样会尊敬、孝顺,只不过他不会用言语去表达而已。还有就是,这个老人,无论他有多强大,他有多厉害,他毕竟年纪大了,一个人呆在这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怎能不寂寞。

“我说我喜欢你呀?”恩什么恩呀,不会回她一句吗,生气,她生气了。

知心点了点头,提起来的心,也就放了下来,那就好,她还以为婉如未婚生子呢,虽然她是不会觉得有什么,但,在这个时代,没有父亲的孩子可是会受很多欺凌的。

“婉如的丈夫是我原来的手下,我特意让他们住在这里,就是为了以防万一。”

“司徒水吟说了什么?”轩辕晗的话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温和,但眼神却有几分紧张。

知心点了点头,她相信轩辕晗的话,虽然难,但他答应过的事,就一定会尽力去做,再加上有靖暄的帮助,想必他也会轻松一些。

呵呵,话说,知心原本是想独立,自己一个人生活,一个人打理自己所有的生活所需的,可是,知心忘了,她不会,她前世是个现代人,懂的,也是现代的一些快节奏的生活方式,然后,她穿越到了古代,当了十六年的千金,虽然他父亲是不怎么喜欢她,但至少没有让她饿着冻着,自己动手做事,知心,她算是个家画白痴吧。第一天,除了穿衣、叠被子,简单的收拾房间,知心没有一件事是做成功了的。打水,把水桶掉到水井里了,好不容易,换了一个,打了一口口水,生火浇水,打了半天的打火石,好不容易冒出了点火星子,却显些把厨房烧了,扑灭了火,把柴一块块丢进灶膛里,却把好不容易给生起来的火,扑面了。好在,这是夏天,洗个冷水脸,喝个井水的也没什么事,可是呢?知心总得吃饭吧?把昨天买来的菜清洗了一翻,准备去做的,在知心把自己熏了个黑头黑脸,把菜也烧了个彻底黑后,宣告再次失败。一整天的活,把知心累了个半死,也让她挫败了个半死,最后,决定,还是请人帮忙吧,自己,不是这个料,做不然就是做不然的,好在,黑衣人给她准备了钱,要是没准备,怎么不知道自己要怎么活下去呀。

“谢父皇。”

“敏之,大半年未见,你的身体真是越来越好了。”某个叫不出名号的,也不知道是哪个派系的,率先开问。

“炎烈。联系太子的人马,让他们准备好火油,今晚丑时,给我在城门起把大火”

“该死”一切太过顺利,他们正在口味着胜利的喜悦,却不想,立马被打断了。

“知儿,你肯听我的解释吗?”轩辕晗的语气有些激动,知儿,她肯听吗?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