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生记:第96章:铢积寸累

羽生记 作者: 栢洛

整个别墅都笼罩在一层淡淡的冷清中,黑暗中看不清楚景物,只能看到在朦胧之中耸立的建筑犹如童话里城堡的轮廓,但这冷意在心头无法驱散。原来,没他在身边,竟是如此孤寂。

“不告诉你,暂时保密。”

尤歌气冲冲地进了浴室洗澡,出来之后,竟看到容析元坐在沙发上,尤歌顿时就扔过去一个大白眼,愤懑地说:“你昨晚怎么不戴t?你以前答应过我要戴的!”

一针见血,容析元每句话都如刀子戳在他们心脏!

茶室的一切经营内容都是合法的正规的,开张几年了都平安无事,没想到今夜居然被人抹黑。

区区一个泰华酒店,容析元其实真不是那么在乎的。即使现在是尤歌所在的公司成功收购了,容析元却没有失败者的沮丧,他很平静,甚至还有一点欣喜,因为看到了尤歌的成长。

有人等待着,原来是这种充实的感觉,他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推掉应酬,竟是潜意识里想着这一幕画面,回来就如预期地看到了。

霍骏琰不解的眼神望着龙晓晓略显仓惶的背影,若有所思。

郑皓月脸都绿了,简直不敢相信容析元会这么蛮不讲理……理?什么是理?他的威胁就是她最忌惮的事,理字还行得通吗?

可这时,只听一个软软的嫩嫩的声音传来……

容析元和尤歌相视一笑,同时弯腰抱起了孩子,现在证婚人才能继续了。

懊恼地退出来,他一言不发地冲进了浴室,只因为他知道尤歌的状况不适合承受他的强悍了,他必须自己去解决那熊熊的浴火……至少今天她需要休息。

“好好好,你大气,大气,行了吧?大气的许医生,请问你中午想吃什么呢?牛肉面?炒河粉?肉包子?”尤歌俏皮的表情灵气十足,说得好像很认真。

说这话的人,自然就是茶楼的老板……赫枫。

尤歌气呼呼地说:“你看到容析元了吗?别说你在这里是巧合,哼!”

原来竟是打的这个主意?尤歌浑身在发抖,在他刻意的挑逗下,她本能地感到一阵燥热,可她不甘心真的去取悦他。

“就是嘛,你还真以为我们会愿意跟个傻子做朋友?是你自作多情!”

佟槿脸一热,笑得很腼腆:“我的取向很正常啊,我也觉得刚才的女孩子长得不错,身材嘛,好像也挺丰满的,可是我……我确实是要照顾馋馋,不能跟她一起游泳嘛。”

佟槿总算有点明白了,一边回味着尤歌的话,一边若有所思地点头:“嗯……我记住了……主动点。”

尤歌还没醒来,躺在病房里,手背扎着吊针,她睡得很沉,呼吸太微弱,一动不动地躺着就像是木偶。

她不离,何炬就不罢休,两人吵架已经成了家常便饭,每次见面都不欢而散。今天上午,何炬终于是彻底撕破脸,跟唐虞梅摊牌,说如果唐虞梅不同意离婚,他就让容析元重新再做一回植物人。

他是昏迷了一年多才醒来的植物人,无论是大脑还是四肢,刚开始都会很迟钝,惊慌更是必然的本能。

容析元彻底惊呆了,死死盯着唐虞梅的脸,仿佛看到了怪物,震骇的内心掀起了滔天巨浪!他昏迷时,竟是尤歌在照顾?难怪了,他以为那些恍惚的温柔低语是自己的幻觉和梦境,原来都是真的,是尤歌!

容析元满腔的激愤忽然就消减了几分,人也变得清醒些了,用一种蔑视的目光盯着唐虞梅:“你是个可悲的女人,只会用最卑劣的手段达到目的,你以为可以关着我一辈子吗?要不要我们打个赌,不出半年,尤歌一定会找上门来。”

...吃过早餐之后,容析元出门,而尤歌又躺到了chuang上,脸色苍白,起色很差,感觉小腹处越来越疼痛了。

在座的其他几位都是男人,哪有不明白的道理……看来,这罗永昌对尤歌产生了那么一点兴趣,男人对女人的兴趣。

尤歌这一天的工作都是出于混沌中,整个人都迷迷茫茫的,还好今天一整天都是呆在公司,没有太多繁重的事务处理,她到五点半就下班了。

这一家子,关心他们的人还不少。霍骏琰从外地办案回来,马不停蹄地就来瑞麟山庄了。

就连郑皓月都保持沉默,因为她知道,论能力,尤歌确实还做得很好,想抓把柄和漏洞都没抓住,她也就没有理由反对。

容析元没有挽留,静静看着两人的背影,他的大手在不断收紧,收紧……毫无疑问,尤歌的回归,掀起了不小的波澜,让容析元都开始变得不像自己了。他也发现现在的尤歌不再是曾经那个脑子简单的孩童,她勾起了他的兴趣。

龙晓晓再次被惊得里焦外嫩,直到此刻她才知道,原来尤歌居然是……老总的夫人?但是却离婚了……

这一刻,容析元突然好像明白了……尤歌之所以这么坚决,是因为许炎吧?

彻底撕破脸了,说话也都像钢针似的乱扎。

“好啦好啦,不要急,一个个来啊……”容析元耐心地安抚着狗狗们,伸手逐一抚摸它们的脑袋。

容析元双眸里倏地迸出两道寒芒,下一秒,立刻窜上去将抽屉打开,果然,里边的东西不见了!

“析元,你吃过饭了吗?”翎姐悦耳的声音好似黄莺的鸣叫,温柔如水。

国际一线奢侈品品牌全都汇聚在这里,共同营造出来的气氛非同寻常。每一处都在闪亮,每一处都在发光发热,每一处都有值得人们驻足观赏的价值。

这个正在打电话的男人,尤歌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看这侧脸……他是?

这种心如刀绞的感觉,深深地折磨着容析元,想到自己从没见过孩子长什么样,没有照顾过孩子……他这心,一片片被撕得血淋淋的,将他原本的痛苦不断放大,加倍!

“放p!尤歌现在只是普通人一个,再也不是宝瑞的董事长了,有谁还会绑架她?绑架她还有意义吗?我认为在这里她是最安全的,可没想到居然会无声无息被人带走,我看……只怕这当中有什么猫腻吧,嘿嘿……”尤建军冷笑着,目光有意无意地瞄了瞄沙发上坐着的男人。

如果有人见到这一幕,一定会感动得落泪,一只狗尚且如此重情重义,而人呢?

在隆青市,大家都可以算算那笔帐,知道海上旅游线的游艇都是被人垄断的,经营权只此一家别无分号。一艘游艇如果只按一百万人民币计算,那么100艘就是多少钱?这还仅仅只是粗略的计算而已,加上许家旗下那些酒店,餐厅……可以说,许家占据了旅游业的半壁江山,但却没人敢去从许家嘴里抢饭碗。

尤歌当然也听说过了,这得归功于公司里的人爱八卦,尤歌时常会听到他们说“许家”的少爷出手阔绰,一掷千金,自家的游艇送出去只为追到他看上的女人,说他是个败家子……八卦听多了,尤歌自然有点印象,可万万想不到,人们口中的“败家子”居然活生生就在自己眼前!

在忍不住,噗嗤一下笑出声,紧接着就是哈哈大笑……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