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主观臆断
作者: 安徽不良帅章节字数:1104万

“你老了。”

“夫人您是不一样的,当然,我们也不勉强夫人,夫人你试试就好。”长生门的人并不为难顾千城,也不怕顾千城知道他们无法进去,就想办法坑死他们。

“本殿下不会输。”秦寂言依旧没有拔剑,只是看着景炎。

“皇太孙殿下,你不能因为你是皇太孙就随意诬蔑人,明明是你引我来的不是吗?”景炎想,要是这个时候有两坛酒就好了。

凤老将军知道凭自己现在的状况,无法继续指挥,可禁军统领和在场的其他无关,都拿这些猛虎没有办法,他只能把这个重挡压在风遥身上。

暗卫配合,禁军自然不敢多话,在风遥带领下,将猛虎的注意力引到他们身上,而就是猛虎准备扑向风遥与禁军时,暗卫在它们行动前,将火药包掷了下去。

至于帮忙?

“我听到了,你说过……你不做残忍的事。你能不能带我离开这里?”唐万斤一脸祈求的看着顾千城。

为人属下,知道太多并不是什么好事。

“楚世子这个样子,他还能坐稳世子之位吗?”老太爷眯眼,心中渐露不耐。

“既然是秦王的意思,为何不提前与祖父商量?”于顾家有利的事,他断不会拒绝。

罢了罢了,日后多教导便是。

“哦……连皇后的位置也看不上,你看上哪个位置?告诉本宫,本宫帮你夺来。”

五皇子在两位兄第献礼后,送上自己手抄的经书。

秦寂言准备带回家,晚上看。

“埋没人才呀。”顾千城摇了摇头……

龙宝寒毒发作后,会有一段时间身体极度虚弱,不过这一年来有唐万斤为他调理,龙宝的虚弱期变短了,只需要好好休息一天,第二天就和无事人一样。

“你是来找彭爷的小妾?”今晚,猪头六就只绑了一个女人。

顾国公拿走的是压箱的现银,和好变卖的黄金。留给顾千城的,全是一堆不好变卖的古董、布料、首饰,甚至还有家具。

“是什么?”大丫鬟追问,许是想到院子小,顾千城能听到她的声音,语气温和了不少。粗使婆子缓了口气,这才平定下心神,指着外面的说道:“外面池子里,有人死了,说是大小姐院子里的孙妈妈,老婆子听到就来给大小姐报信。”

她急巴巴的来报信,可不就是为了给顾千城一个好印象,日后有个好出息。

凭她的身份,落到秦殿下手里也许还有一条活路,可要就此跑了,放任北岭的秘密曝光而什么都不做,长生门的人一定不会放过她。

后悔吗?

大秦特使丝毫不以为意,被人“请”下去时,脸上依旧带着笑,因为……

三天期限一至,言倾和御林军统领同时进宫领罚。要不是这两人上任不到半年,皇上肯定要撤了他们的职。

在队伍的后面还好,官差看不到,可到了队伍的中段,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官差怎么可能不知晓。

要知道,太上皇一向不喜先太子与太子妃,哪怕是他们二人死了,太上皇对他们的评价也不高……

在一个接一个炸药面前,他们再多的冷静都是徒劳。

暗卫手持炸药,神勇无比,到了天牢里面虽然不敢再用炸药,可有北齐人动手,他们完全不需要废力。

当当当……北齐人继续砍铁链,又是数十下,虎口流血,铁链也只是开了一道小口。

顾老太爷犹豫再三,将自己最后的私藏全部卖了,凑了五十多万两。顾老太爷让顾家二爷出一点,又让顾承志代表大房出几万两,可是……

秦寂言这么做,倒不是发现了什么,而是习惯性的处理善后,以免给自己带来麻烦。

顾夫人与顾承志,也被女尼扎了针,两人慢慢地恢复了过来,只是脸色像是白纸一样难看,身子止不住的哆嗦,想要指责虚庾庵的尼姑,却说不出话来。

“什么?前两天官府护的船?不是说已经走了,怎么又回来了?”在道上混的人,消息怎么可能不灵通。

“皇,皇上,这人是皇上?老大……我们,我们怎么办?”原本要乘船离去的土匪,因秦寂言这句话,全部立在船上,哪怕大火逼近,烤得他们全身发红,也没有动一下。

说话间,猪头六自己先跳上了小舟,“快,我们要走了。”

顾千城力气不小,只是……扶着封老爷子还是很吃力,等她把封老爷子扶到矮榻上时,人已经在喘气了,可她却没有办法休息,因为顾老太爷还站在那里,迈不动步子。

“你是谁?有什么事要见我们少主?”领头的将领听到秦寂言的声音,略感熟悉。可一时间又想不起,在哪里听过。

“你等等,我们已经去禀报给……”

顾千城抱着万分之一的可能,试着从跛脚男人身上找上钥匙,结果自然是没有。

顾千城想要杀了这个男人,可转念一想又放弃了。

之前有老皇帝盯着,秦寂言根本不敢发展太多势力,明面上的锦衣卫,暗地里的暗卫与子车都曝光了。现在,他们很需要一股隐在暗处、不为人知的力量,只有这样,才能在关键时刻,给敌人致命一击。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作为皇上,他们无法容忍一股江湖势力威胁到朝廷,威胁到皇权。

“许是打不了了。”承欢一张俊脸绷得紧紧的,握刀的手动了动,却没有后退一步。

把空碗递给子车,顾千城拿起水杯喝了一口,好去掉嘴里的味道,可不想水还未喝下去,顾千城又开始狂吐。

面对朝臣的强烈反对,秦寂言这一次没有漠视,而是从龙撵里走了出来,“朕先为人子,才是人君。诸位大臣亦是为人子,为人父之人。你们在劝说朕时,可又想过换作是你们,你们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祖父病危,而不做任何努力吗?”

可是……

“算了,让他自生灭吧。”顾千城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合适的法子,索性不管这个人了,把手中的令牌塞回给风遥,顾千城想想很不解气,抬腿踢了一脚……

“王爷,属下已初步锁定了嫌犯,随时可以抓人。”那人语气带着一丝兴奋,显然是第一次做这种事,而且第一次就有收获,这种成就感无法用方语表达。

压力好大呀!

“给女官加座位?”摄政王想到,秦寂言进来时都是好好的,直到太后拿话挤况秦王的女官,秦王才开始发飙,现在又不顾场合,要给女官加一个座位,莫非眼前这位女官不一般?

他承认,他说话的语气一向不好,可顾千城也不是第一天认识他,至于这么害怕吗?

顾千城坚定的点头:“我没事。”

“他们因我而死。”顾千城闭上眼,将眼中的泪水眨回。

“怕什么,你还会背叛长生门不成?而且那老东西也同意了,事情结束后,会给我们解蛊,到时候他要是敢不给我们解蛊,我们就弄死他。”子羊不认为这是什么大事。

“属下曾见过顾姑娘的字,许是没有差。”顾千城那一手簪花小楷,尽得卫夫人真传,一般人见过一次就不忘。

平西郡王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

平西郡王妃也不怕顾千城知道,苦涩的道:“我的儿子我了解,如果你劝说都无用,那就谁都不行,我们夫妻也认了。”

如果平西郡王妃没有骗她的话,言倾十有八九是因为她才会去西北。

“是真疼……不信你让我打一下试试看。”敢把她按在腿上打屁股,哼……她一定要寻机会讨回来。

“大秦的皇帝,还真是叫人讨厌。当初梦月怎么不连这小崽子一起弄死。”圣女梦月是长生门前任圣女,死在墨村,与大秦当时的太子葬在一起。

殿内,除了圣后的凤座外,再无其他桌椅,圣后所说的椅子,自然是指凤座。

灰衣人迟疑了一下,抬头看了圣后一眼,见圣后闭上眼,灰衣人不敢多言,快步上前,拿了盒子就走。

秦寂言没有亲自接,他身后的侍卫上前接过,打开查看,“圣上,是活火山的地图。”

老太爷根本不知顾千城回来的事。

除此之外,顾二爷好不容易混到的实职,前两天也因为一个小错,被上峰挑了出来,然后被撸了官职,回家吃自己的。

顾老太爷一看就明了,当即沉着脸对顾家大老爷道:“怎么回事?”

暗卫的本职是隐在暗中保护主子,自然也就擅长跟踪人了。暗卫一路尾随猪头六等人,直到来到狼牙山也没有惊动他们。

山上的崎岖难行,而且奇窄无比,根本不适合大军进山,就算朝廷的人知道他们在这里,也不可能带兵上来。

“皇帝老儿果然阴险,我们中计了。老大,现在怎么办?”一干土匪全部酒醒,抄起家伙跟在猪头六身后。

暗三傻愣愣地看着雪貂,他知道雪貂通人性,可现在看来这不仅仅是通人性,这简就是--人呀!

秦寂言并没有带着顾千城走大道,而是在一个岔道口快步一转,步入一条小道,随即轻功一起,几个跳跃……瞬间消失在道路的尽头。

“啪……”寂静的夜空,突然发出了一声闷响,只见一枚石子“嗖”的划过黑夜,朝那探子的眉心射去。

“猫抓老鼠,游戏才刚开始。”秦寂言与顾千城在不远处的屋檐上落脚,见回宫禀报的探子已死,又继续追踪其他人。

张渊身高在一米七到一米五米之间,方脸,面白无须,左眼角下方有一颗黑痣,发髻线较高,额头饱满。

如顾千城所推断的那般,张渊身上多处伤口,衣服有明显的抓痕与破损,生前肯定与凶手进行过博斗。

从伤口方向来看,对方应该比张渊高,而且力气不小,张渊应该是死于头部钝器击打,而不是心口的刀杀。

看样子,顾家还是欠教训。

秦寂言愣了一下,俯身摸着顾千城的小肚子,一脸惊喜的道:“易困,还爱吃酸,你不会有了吧?”

一向都是她顾千城挑人,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来挑她了?

“大小姐这是怎么了?”

是瘦了一些,不过腰围最多瘦了一寸,也不知景炎是什么眼神,这也能看出来。

没有办法,顾千城爱吃的那些菜不是酸酸甜甜,就是麻辣重盐,这对秦寂言和景炎这种出身良好、重注养身的人来说,真得是一种折磨——他们吃不习惯。

“你说休战就休苫,我的面子往哪摆。”呼延千霆本就是呼延家的反骨,真要听话,就不会在有着大好前途的情况下,依旧投向皇上。

秦殿下不说还好,一说顾千城就觉得自己全身都不舒服,哪里都酸痛,娇嗔的瞪了秦寂言一眼,“哪里都不舒服。”

被御史弹劾的几位官员,哪里肯甘心,见秦寂言问起,缓过劲的他们立刻说道:“臣,臣有话要说。”

再说了,就算你没错,你妻子、儿女没有犯错,你的宗族呢?

京城就这么点大,很多事放在台面下的事皇上不知,可这些人却多少会知道一些。就算不知也没有关系,捏造罪名,含沙射影会不会?

顾夫人走近,面脸笑容地的看着,一脸轻蔑的道:“千城这是怎么了?不就死个下人嘛,让把她抬下去埋了就是。”

顾千城也不生气,脸上始终带着恬淡的笑,不疾不徐的走着,偶有胆子大的丫鬟,在背后小声地骂她是“疯子”,顾千城也只当作没有听到。

“皇爷爷宣诏,京城是肯定要回的……”秦寂言并没有把话说死,略一停顿,便问向封似锦,“对了,传旨的钦差在哪?”

再加上封似锦反应快,在一切还没有发生前,就将事情捂住,并没有任由事情扩散,秦寂言要私下处理也不是什么难事,左右隔着这么远,皇上就是想要查,也查不到什么。

“殿下,有发现……”此时,站在殿门口挖土的暗卫,突然大叫起来,破坏了秦寂言和顾千城之间的美好气氛。

“刀枪不入?那用火吧,这玩意儿水嘟嘟的,咱们把它烤干。”顾千城的话落下,暗卫就立刻把它丢地上,那白卵落地的瞬间弹了一下,又在地上滚了几圈。

付了银子,君亦安便红着眼眶说,她想见见唐万斤,她保证不和唐万斤说话,只远远地看一眼。

官员任务,一年一考核,三年一调动。三年后他封似锦一定会从西北回来,三年后离封家与顾家的五年之约也只剩下一年。

一个渐老的旧主,一个是正在成长的少主,有眼睛的人都知道要倒向谁,就算明面上没有动作,私底下也要给秦云楚几分面子,至少不能得罪。

顾承欢心里委屈、愤怒,可更多的是无奈,因为他有错在先,而他惩罚的他的人又是皇上亲信,他根本不敢和家里人告状,更不敢说出他被人当众人羞辱的事。

“说。”虽然听承欢说了,可顾千城知道承欢肯定隐瞒了一些。

咬咬牙,子车拖着身子越发的沉重的老管家,不断的往前游。无疑,这个过程是痛苦的,子车几次都觉得自己动不了,胳膊酸痛的不像是自己,心肺也因水压,而痛得挤成一团,可是……

子车虽然胡乱挑了一个方向游,可却一直坚持朝一个方向游,他现在还记得方位,“那里……不远。两艘船刚对撞过,船身有破烂,看到了就会知道。姑娘上了灰色的那条船。”

“我下午召集了大臣,商量攻打西胡的事。”顾千城避嫌不过问政务,可秦寂言却不在意让顾千城知道这些,刚认识顾千城那会,秦寂言就知顾千城不是一般女子,她的眼见与手腕,与男子也不遑多让。

江南明年都不一定有收成,后年也不一定能恢复收成。

“好,父亲听你的。”听到儿子需要自己,顾二爷哪里还会说不。

“小人不知。”大管怕顾千城生气,连忙补了一句:“大少爷是被四个军汉抬回来的,他们把大少爷放在门口就走了。”

本想继续提起神女塔的案子,可秦寂言却先一步道:“对了,本王听说你要嫁人?”

“不必,圣后想必等急了。”秦寂言脚步不停,越过带路的人往前走。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毕竟是孤身一人,而且还睡在树上,顾千城睡得并不安稳,天不亮就醒了,而且全身酸痛到不行,胃一阵阵抽痛,显然是饿得不行。

顾千城的运气不错,虽然磕碰了半个时辰,可好歹把火星弄出来了,可以吃热食了,也可以把外衣洗一洗、烘一烘了。

“皇上,你可不要忘了当初的事,小……亦安她只是药王的女儿,就能召集数十位高手帮她,要是药王重出江湖,经营十几二十年,必成气候。”

顾千城是用放大镜,仔细看过再做记录,可是围观的捕快不知放大镜的用处呀,见顾千城隔着“琉璃”随意看两眼,就写出一串的字,一个个大呼惊奇,不由得深长脖子往前探,想要看过究竟。

等到辟秽丹的烟雾飘出,两人才靠近尸体,朝尸体行了个礼,才开始检验尸体……

底下叫嚣闹事的人并不少……

秦寂言根本不屑和这种人计较,可有些人却不知好歹,在有心人士的煽动下,以为秦寂言怕了,或者欣赏他们的志气,一个个叫嚣的更凶,甚至冲开了官差,想要拦住秦寂言的去路。

军民共助,城内的气氛虽然依旧压抑、紧张,可到底比之前好,至少不会在街上看到一个人,就是一副绝望的样子。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1104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