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独向雪中清:第88章:千形万状

重生之独向雪中清 作者: 顾玖媤

这宦官打了个冷战,忙道:“奴婢遵旨。”

刘文善和王不仕,这两个大明最顶尖的专家,凑在一起,洋洋洒洒上万言的初稿,便已拟定了,而后,就是对一个个条款,进行不断的删减和补充,刘文善理论极强,而王不仕,却有过大量的实操经验,这两个人凑一起,将一个个细则拟定的,滴水不漏。

弘治皇帝却是微笑。

当初汉武帝继位的时候,得益于文景之治,国家积攒了堆积如山的财富,可单单一个打击匈奴,数十年下来,直接消耗掉了文景之治的所有财富,你方继藩张口说西进就西进?

“最重要的是,陛下突有此神力,这岂不是正合了陛下受命于天,如有神助吗?这消息……已开始不胫而走,陛下威名,不日就将人尽皆知,老臣,佩服之至。”

听他们不断的恭维,恨不得拿出天下所有的褒义词,来加在自己身上。

当初,继藩说有危险,是自己不肯信,一意孤行。

完蛋了。

哪怕是还有一线拼命的机会,他们在‘皇帝’面前,也丝毫没有想要争取的念头,个个磕头如捣蒜:“万死,不敢!”

还不等弘治皇帝开始重拾自己的记忆。

其实他压根没有昏厥。

弘治皇帝气的颤颤发抖。

朱厚照整个人无力,一下子,倒在刘瑾的怀里。

弘治皇帝微笑,背着手:“各部首领,还在大同城外吧?”

“不少了。”方继藩很欣慰:“就这两日了,你说话的声音,需再压低一些,还有,要保持你这死鱼脸……,不,保持你这不苟言笑的气度,为师将希望,都放在你的身上,若是出了危险,你可要小心,你放心,为师会在百丈之外,保护你。”

外头刘瑾探头探脑,高兴的不得了,他不太喜欢王守仁,总觉得王守仁高高在上的样子,仿佛很歧视自己,作为研究院院长的亲随,身上带着小锤子、标尺之类的东西,这都是很合合理,刘瑾大腹便便的进来,取了标尺给朱厚照。

倒是此时,外语书院,成立了。

片刻之后,鞑靼人进来,却是一副商贾打扮,和寻常的汉人,没什么分别。

方继藩随即冷笑:“呵……你一个鞑靼人,竟口口声声跑来和我说这些,我看你才是包藏祸心,来人啊,将这狗东西……”

他这番话,倒是有一些道理。

王不仕戴着墨镜,起身离开。

弘治皇帝吁了口气。

这话……听着很悦耳。

骤然之间,天色灰暗了。

弘治皇帝正喝着茶,刚着戴着墨镜,一身锦衣,脖上挂着大金链子,腰间硕大玉佩的王不仕摇摇摆摆、叮铃哐当进来。

一旁的萧敬忙点头。

这威势……吓得王不仕两腿一哆嗦,差点要尿了。

王不仕摘下墨镜,仔细看,卧槽,还真有。

这么重大的事,牵涉到了国计民生,方继藩说的是对的。

李东阳咳嗽:“这只怕不妥,他们本就不敢花银子,生怕曝露自己的财富,若是鼓励他们募捐,岂不是让他们不打自招,到时,只怕要恐慌的更厉害。”

萧敬颔首。

说出这里时,方继藩下意识的脸微微一红:“我觉得,陛下当然是原谅太子殿下。”

朱厚照唧唧哼哼,还是一副不服气的样子,见方继藩朝自己看来,此时他白了方继藩一眼,便大声咧咧道:“看我做什么,我会出卖自己的兄弟,我只是说,父皇,凭什么打我,方继藩他们都说了!这是出卖吗?”

弘治皇帝方才道:“原来如此,此一时彼一时,不错,卿家说的很好,这样说来,眼下,我大明是迫在眉睫,定要让那些商贾们,掏出银子来?”

怎么听着,太子和方继藩这两个家伙,是打着刺探海外军情的名义,骗朕的银子,去做买卖呢?

弘治皇帝一脸诧异。

依旧……还是喝茶,当值、下值。

方继藩坐着,慢吞吞的呷了口茶,眼眸瞅了瞅王不仕,调侃着说道:“你别光顾着说,你倒是拜下来呀。”

他在心里暗暗思忖着,却又听王不仕开口道。

方继藩背着手,笑吟吟的看着他:“你若是想帮我方继藩的忙,送我一份大礼,我这里,倒是有一件事,想要交你去办,你若是办成了。便算是你的大功一件。”

现在……一切都的得到了证实。

王文玉跪下,恨不得要亲吻脚下的土地。

其实……他一丁点都不担心,陛下对他的银子,有所猜忌。

王不仕行了个礼,告退。

不过他和翰林院,历来格格不入,倒是和对门的科学院,尤其是科学院里的一些财经院士,颇有一些共同的话题,到了翰林院,他便回到自己的值房,木若呆鸡的坐着,喝茶。

而后,王不仕淡淡的道:“老夫买了……”

弘治皇帝背着手,踱了几步:“这铁路的修建,可要赶紧,可不能耽误,朕是投资人,朕是花了银子的,若是怠慢,朕不轻饶。”找着刘瑾的时候,是在担架上。

方继藩觉得自己的脖子凉飕飕的:“殿下,要低调,别坑我孙子。不妨,就叫西洋战略保障局吧,这名儿……我看成。”

弘治皇帝笑吟吟的道:“你倒很看得起他。”

“试一试吧。”

刘瑾:“……”

刘瑾终于,脖子一甩,此时,似乎是躲不过去了,他咬牙切齿道:“能不能再给一根肉干吃。”

远处,飞球营的人马,一见到浓烟,便立即一窝蜂的骑马飞驰而来。

弘治皇帝则敲打着案牍,等方继藩和朱厚照走了,方才道:“萧伴伴。”

贵人慵懒的抬起眼睛:“你是从大明逃亡回来的,那里发生了什么,我的船队呢,他们在哪里?”

王不仕便下意识的看向葡萄牙的总督。

贵人显然有些震怒。

仿佛喝酒上了头一般。

他看向欧阳志:“那么,何不筹资呢?”

现在大明的铁路,不过是新城和旧城这一小段,对于地方州府而言,不具有任何的效仿性,可一旦保定、通州贯通京师的铁路修了,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而陈列,便是副领队,负责协助王文玉。

梁储依旧还一脸震惊的样子,一双眼眸眨都没有眨一下,圆鼓鼓的看着刘文华俩叔侄,想来……还没缓过劲来。

他知道,女人们,想要真正顶上半边天,还有无数的困难险阻。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