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目濡耳染
作者: 安徽不良帅章节字数:63000万

方继藩则从墙壁上,取下一个盒子大的火铳来。

方继藩随即又道:“可是……”

却又叹息:“好好好,不说,老夫已到了这个地步,也只好认命了,这些年的投资,都是靠着你家亲少爷,才得来的。银子这东西,老夫不看重,这银子是什么,不就是废铜烂铁吗?既然你家少爷有需要,那老夫就带这个头,挪腾出两百五十万两银子出来,就当陪着你家少爷豪赌一场吧,只是……”

方继藩拜下:“儿臣遵旨。”

弘治皇帝皱眉。

却在此时,外头有宦官匆匆而来,却不敢进门,而是道:“萧公公,萧公公,陛下摆驾回来了。”

弘治皇帝:“……”

并非是所有的首领,都与突兀密谋。

对他而言,眼前的这个皇帝,不过是瓮中之鳖,和自己相比,一根手指头都及不上。

一声护驾。

“你们口口声声说,要讲信用,这些汉狗们却说,他们的皇帝,若是伤了一根毫毛,我们统统都要死,到了现在,你应该明白,汉人所言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是什么意思,也应当明白,这汉狗的皇帝,来这大漠,不过是收买人心,哪里有什么真心诚意了吧。到了现在,你们还要为这些汉狗说话吗?不如和我一道,劫持了这狗皇帝,遁入大漠,重整旗鼓,我们成吉思汗的子孙,绝不服输!”

张懋发出了怒吼:“弑君,杀无赦!”

其他的人和事。

与其如此,倒不如索性拿下大明皇帝,使大漠与大明之间,彼此攻杀,无论战争如何惨烈,只要鞑靼部还在,那么……突兀等人,依旧不失尊位。

王守仁想说什么,他戴着墨镜,墨镜之后的眼睛,方继藩看不见,可随后,他晒然,将这要脱口而出的话,吞咽进了肚子里。

萧敬打着趔趄,晃了几步:“方继藩,你以为……你以为咱不知道,到时,你和太子殿下,还有他们……”他手指着王守仁和刘瑾:“你们想要栽赃咱,是不是?”

萧敬便上前,要接过参汤,一旁的小宦官,自是取了一个小碟来,按照规矩,是该让萧敬来试一试这参汤,才能给陛下喝的。

那萧敬伸着手,朱厚照却是笑吟吟的道:“且慢着……”

“叫进来。”

朱厚照惊喜的道:“去将王守仁那东西叫来。”

不过这一次,他学乖了,直接将太子带在自己身边,如此……便放心了不少。

方继藩随即冷笑:“呵……你一个鞑靼人,竟口口声声跑来和我说这些,我看你才是包藏祸心,来人啊,将这狗东西……”

人都说这些大漠人傻,可细细想来,没一个傻得啊。

他又不是西山钱庄印刷银票的作坊,想拿多少现银就拿多少现银来。

方继藩坐在堂中,没有戴墨镜。

目送走了方继藩。

弘治皇帝抬手,摆弄了一下自己的墨镜,扶正了一些:“萧伴伴,好看吗?”

这王不仕老爷,他如此高调,生怕别人不知他有钱似得,这样真的好吗?是不是太高调了。

“这就是你所举荐的那个邓健的手笔?”

弘治皇帝皱眉,他不喜欢这样的风气,却还是道:“既如此,那么,要让王不仕奢靡,何以,让他戴那么粗的链子,还有那个墨镜,朕看着,瘆得慌,总觉得是瞎子一般,还有……”

就这样,邓健成了王家的管事,也罢,由他吧。

…………

这时,邓健又取出一个大金链子:“这东西,重三斤,乃是纯金打制,这金链子,每一根串珠儿,里头都是瑞源祥金银店里请了能工巧匠,打磨而成,老爷细看,上头还刻着‘长寿’、‘早生贵子’呢。

翡翠的胸扣,金灿灿的链子,黑漆漆的墨镜。

萧敬颔首:“遵旨。”

方继藩道:“你对他们怎么看?”

“这是方继藩说的?”弘治皇帝眼眸微微眯了眯,面容上却继续保持微笑。

就算不是如此,弘治皇帝对于自己的儿子,还是信得过的。

他脑子里,千头万绪,竟是有些乱了。

坐一辆车,空着四辆,这……

因为他自以为,自己掌握了主动权,可转眼之间,这主动权,就落在了方继藩的手里,自己又好似,成了方继藩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方继藩笑嘻嘻的道:“不急,很快你就知道了,这件事,我思来想去,还需有一个人,来办才好,等我将那骨骼清奇的人才召回来,这事儿,也就妥当了。”

那宦官疯了似得回来禀报:“陛下,涨了,涨了,已经一两五钱银子了。”

当然,敢拿出三百万两银子,去支持方继藩的这个新理念,弘治皇帝,也算是佩服这个家伙了。欧阳志是自己的得意门生。

可欧阳志这些人不同,他们针对层出不穷的问题,摸索出一个个方法,而后,这些新的方法,约定成俗,最后,变成了新政中的规则,随着商业活动的增加,商贾之间的纠纷日渐增多,那么,就需有一个专门调节纠纷的地方,就需要有新的法典。因为大量的人群,开始聚集,甚至有的作坊,竟是让数百人,住在一个年久失修的大宅邸里。

刘瑾跪下了,呜咽道:“奴婢在保定,无一日不想念太子殿下和干爷。”

刘瑾突然觉得自己的裤裆有点潮。

他哭了。

飞球开始飞越了山峦,而后……出现在了一片平原上。

而在此时,朱厚照道:“大舅哥,给他将东西背上。”

杨彪开始教授刘瑾:“你要谨记了呀,飞下去之后,你拉这根绳子,呐,是这根,别拉错了。”

刘瑾终于,脖子一甩,此时,似乎是躲不过去了,他咬牙切齿道:“能不能再给一根肉干吃。”

他说罢,笑了笑:“朕听说,你们二人,想修通保定府和通州之间的铁路,是吗?”

在这里,颇有几分佛朗机的风情。

贵人慵懒的抬起眼睛:“你是从大明逃亡回来的,那里发生了什么,我的船队呢,他们在哪里?”

现在,西班牙已经陷入了恐慌之中,他们无法理解,如此先进的舰队,居然会被明帝国击溃。

…………

本来以为,太子殿下会越来越疏远他,这样自己就成了殿下身边的放心人。

这里曾经很热闹啊,可是……这些学生们走了之后,一下子,清冷起来。

方继藩觐见,弘治皇帝看了他一眼,道:“王文玉此人,倒是赤胆忠心。”

等方继藩出了宫,想到王文玉的处境,现在……也不知生死。

陛下方才已经明言,国朝以孝治天下,皇上的曾祖母病重,是一个女医救活了她,按照孔圣人的标准而言,这女医,自是陛下的大恩人。

梁储的声音透着冷意,更着不屑。

上了贼船,下不来了,那就做贼吧,做个响当当的贼。

方继藩继续道:“小梁啊,论起来,我们也是一家人,谢就不必了,我方继藩,不会将你当外人看待的。”

有的人奋斗了一辈子,朝勉强能位列朝班,可有的人呢,不过是有个好的未婚妻,从此之后,便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老方,我怎么瞧你看那梁如莹,眼里别有意味。”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63000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