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阳光在线游戏 第24章:林下清风

阳光在线游戏

叫我打漂亮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7268

    连载(字)

27268位书友共同开启《阳光在线游戏》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4章:林下清风

阳光在线游戏 叫我打漂亮 27268 2019-09-02

王不仕的精神,越来越萎靡起来,开始咳嗽。

不只如此,未来还有不菲的奖金,当然前提是,你能提得动刀,敢打敢杀。

一大早,邓健便在外头,大叫道:“老爷,老爷……”

意思是,方继藩提出的构想里,王守仁可能会成为最重要的一个人。

方继藩道:“此次盟誓,圆满成功,几乎没有任何的纰漏,大漠诸部,见了我‘大明皇帝’,无不感受到了我大明的恩泽和宽厚,我大明军民们,得知陛下成为大漠和关内之主,也是欢呼雀跃,纷纷称颂陛下圣明,统御宇内,若这时,他们知道陛下乃是假冒,会怎么样想?”

“你们口口声声说,要讲信用,这些汉狗们却说,他们的皇帝,若是伤了一根毫毛,我们统统都要死,到了现在,你应该明白,汉人所言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是什么意思,也应当明白,这汉狗的皇帝,来这大漠,不过是收买人心,哪里有什么真心诚意了吧。到了现在,你们还要为这些汉狗说话吗?不如和我一道,劫持了这狗皇帝,遁入大漠,重整旗鼓,我们成吉思汗的子孙,绝不服输!”

本来……一切都计划好了的。

这七十多个之中,有女真人,有鞑靼人,有西伯利亚以及刚刚被驱逐出乌拉尔山脉以西的蒙古诸部首领,众人纷纷拜倒,异口同声,用他们从礼官那里学来的汉话:“臣下拜见至尊大可汗!”

萧敬便上前,要接过参汤,一旁的小宦官,自是取了一个小碟来,按照规矩,是该让萧敬来试一试这参汤,才能给陛下喝的。

那萧敬伸着手,朱厚照却是笑吟吟的道:“且慢着……”

“长了四斤。”

方继藩突然有点心疼王守仁他爹王华了。

可是……若大明天子不与各部的首领亲近,那么……难免被人耻笑。

这不买还好,一买,那些商贾们,顿时觉得拉风,这玩意可贵着呢,最低档次的,也是几十两银子,寻常人,买不起。出门在外,这么个显眼的墨镜一戴,顿时,我有钱这三个字,就写在了脸上。

弘治皇帝叹了口气:“他喜欢,就由着他去吧,朕管不了他啦。”

这王不仕老爷,他如此高调,生怕别人不知他有钱似得,这样真的好吗?是不是太高调了。

王不仕听罢,突然心里不是滋味。

这西山建业,弘治皇帝的股份可不少,更不必说,东宫也占据了大量的股份。

这感觉……

直接丢到库房里去吃灰,好像……有些可惜。

府上上下人等,个个瞠目结舌的看着邓健,不敢吱声。

次日一早,王不仕起床。

邓健气冲冲的道:“老爷走得急,落了东西。”

弘治皇帝看着方继藩,方继藩看着弘治皇帝的眼神。

不管怎么说,也得将太子弄出去啊,留在这里,准还要挨揍。

方继藩尴尬道:“太子乃是国家储君,年纪还小,还是个孩子……”

可并不代表,你们这些家伙,可以如此放肆。

“儿臣对太子殿下说的是,当初太祖高皇帝在的时候,天下已经经历了数十年的战乱,元人暴虐,以至民生凋零,百姓困苦。正因如此,太祖高皇帝定鼎天下,为了休养生息,杜绝奢靡,引蒙元的前车之鉴,抑制商贾,杜绝浪费,这个措施,没什么不好。”

方继藩道:“他祖宗三代,都在儿臣的府上为奴,且又有特殊的才能,儿臣在想,此事关系重大,如此大任,交给他去做,或许行得通!”邓健回来的很快。

邓健就笑:“少爷多才多艺,学富五车,居然还晓得剥皮,小的……能追随少爷,真是三生有幸,祖坟冒了青烟。”

弘治皇帝低头看着案牍。

“这是方继藩说的?”弘治皇帝眼眸微微眯了眯,面容上却继续保持微笑。

所谓的虚数,其实也是老毛病,文科生嘛……譬如发生了灾情,这个时代,多数向朝廷的奏报是伤亡逾千,又或者是,百姓贫苦者,万人……

他们这一路,遭遇的危险数不胜数,早已是习以为常。

这火铳的声音,响彻整个林莽。

这高塔,倒有点儿像是观星台,高塔的最上方,竟好似有一处祭坛。

王文玉见过金刚石。

第一段铁轨,已经开始铺设。

翰林院里,沸腾了。

兰州新城里,这一座依托着矿业而发展起来的城市,拔地而起。

流放于此,每日醉生梦死,搂着十个八个女人困觉,成日无所事事,一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邓健身躯一震。

弘治皇帝发现,自己好像没什么可问了的。

萧敬吓的哆嗦:“五百万?”

“我……我告假去……”

“哎呀,陛下这……怎么可以与民争利啊。”有人捶胸跌足。

方继藩却上前,拍拍他的肩:“这一次,你立了大功,太子殿下要赏你。”

这么一说,刘瑾顿时流下了感激的泪,他委屈巴巴的道:“殿下,干爷爷他说的对啊,奴婢这样做,不也是为了殿下和干爷的大计嘛。”

“发出讯号,派人来,搜索,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一股浓烟腾空而起。

方继藩:“……”

第三章送到,继续求保底月票。弘治皇帝对于方继藩很满意。

弘治皇帝深以为然的颔首点头:“那么,朕就照准了。”他敲了敲案牍:“朕迟早,要将佛朗机舰队,一网打尽,这造舰之事,万万不可贻误。”

贵人显然有些震怒。

不修也不成,商贾们呼声很高。

可谁晓得,太子殿下……将他召……召回来了。

刘管事无奈的点点头,忙不迭的告辞而去。

弘治皇帝面上没有表情:“王文玉呢?”

见朱秀荣正带着香儿读书。

“呀……”

方继藩道:“今日面圣,陛下对母后,可能有所怨言,说什么妇道人家,懂个什么,能有什么出息,不碍事就好了。又说,女人是办不成事的,不聪明,相夫教子,都已是了不起了……”碎尸万段四字出来,实是令人倒吸一口凉气。

这是臣子啊。

方继藩笑嘻嘻的看着自己,继续道:“你们是什么东西,也高攀的上我这徒孙?”

当他听到自己的女儿,竟医治好了太皇太后,他突然恍惚起来。

刘家在岭南,虽也算得上是大家族,自大明开国,已是历经了八代,可这八代,也不曾听说过,得赐过石坊。

他的叔父刘焱,先是面带微笑,而后,笑容逐渐的消失,再之后,他打了个冷颤,紧接着……他觉得自己的腿有些软,身子也有些歪歪斜斜的了。

弘治皇帝看着一脸诧异的刘文华,只因为这恩荣,让他措手不及,弘治皇帝笑道:“刘卿家……还不接旨。”

弘治皇帝脸上凝重起来,不禁皱眉问道:“何故?”

....

还有……到了医学院,要先学解剖。

当然,方继藩是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自然不是因为……揩油的原因,而是因为……这是女权主义的伟大进步啊,在这个世上,终于有伟大的女性,跨越了雷池,主动去和男子挨得如此之近,就在这无数天使环绕的一刻,方继藩创造了历史!

朱厚照继续掏出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个厉害了,这个是肝,大家有没有吃过豚肝?切成片儿,放入油锅,再和蒜头、葱姜混炒……”

方继藩忍不住埋怨朱厚照:“太子殿下,说话不要这么直接嘛。”

可偏偏这样的流言蜚语,不会让人们认为,这逞口舌之快的好事之徒有多么的恶毒,反而是被人羞辱的人家,不但觉得无法做人,还得乖乖反躬自省。

感谢‘爱我所爱’打赏一百万起点币,成为本书第四位白银盟,小虎子在此拜谢土豪哥。太庙里,祭祀虽还是进行,可接下来,却发现了百年难一遇的神奇景象。

翰林大学士憋了老半天,才道:“这个…………这个……陛下圣明,自有圣裁。”

他一路上,忍不住道:“就这么一点小事,你看看他们,扭扭捏捏,扣扣索索的,犹如妇人一般。还有这钦天监……他们若是……”

女医们一个个,眼里放出了光芒。

这半年多来,她们上课,学习解剖,每日关注着求索期刊医学的论文,可学了……又有什么用呢?

梁如莹微翘的鼻尖还渗着香汗,她自己,也犹在梦中一般,这等将人死而复生的救治,就如在和时间赛跑,方才自己不觉得,可现在见人活了,整个人还是难掩激动。

梁如莹显得不安,却还是欠身坐下。

朱厚照心里顿时很不爽,朝方继藩龇牙,略带抱怨的说道:“什么意思,这是什么意思,这是过河拆桥是吗?要我们来的时候,教我们三更半夜的赶来,不用我们了,就让我们在这凄冷的天里等到天亮。”

朱厚照无奈,顿时没有气焰,整个人像霜打的茄子焉了,安静的等待着。

纵是他有万般的本事,可……

因为接下来,他终于找到了方继藩无法无天,为所欲为的罪证。

她正色道:“小环,为太皇太后进行呼吸。”

张皇后深深凝视了朱秀荣一眼,知道朱秀荣是不擅骗人的,而至于她口口声声说道听途说,这个道听途说还能有谁,十之八九,是方继藩听来的。

这样说来……这事,十之八九了。

接着,他继续提笔,开始漫无目的的写,朱载墨沉稳,适合做后卫;那个徐鹏举,真是个人才啊,身强体健,精力充沛,十分顽强,这样的人,天生就是做前锋的,是开路先锋……

“快,快,去仁寿宫,太皇太后娘娘她老人家,犯病了,快,赶紧的!”

不过,尺有所长、寸有所短,西山医学院,自有自己的独门秘籍,宫中贵人,哪一个不是千金之躯,这医学院入宫为皇家服务,也是理所当然。

外头,早有车驾准备好了,数十辆马车,稳稳的停在医学院门口。

两个兄长也急的满头是汗,不断的推开,那些拥挤的人群。

那梁储见到了骑马的方继藩。

这也算是深明大义吧。

次日实习的时候。

世道艰难啊。

萧敬依旧乐呵呵的样子,习惯了。

这足球的盛行,既可带动许多人强身健体,又可娱乐人身心,朝廷对此,自然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于是,寥寥的看台上,人们还是欢呼起来。

女医院里,学习了数月,理论知识,大抵已经学的差不多了。

人们唏嘘着,感慨着。

“继藩,为父有个大胆的想法。”

弘治皇帝向列祖列宗行大礼,三拜,祝祷,焚香,看着那琳琅满目的神位,弘治皇帝的心里,竟有几分悲呛,他抬头,看着享殿里的袅袅青烟,竟不觉痴了。

汉家不幸,虎狼环伺,神州陆沉,中原板荡,异族入主,自此,华夏血脉,几绝矣。

太祖高皇帝,襄举大义,于是,驱逐鞑虏,天下归心,日月重明,河山再造。

祭文里的每一个词句,俱都是逐字逐句,经过翰林院、内阁,甚至是皇帝亲自朱批过的。

人死为大。

谢迁倒还稳重,掖了掖李东阳的大袖,低声道:“刘公悲绝,宾之为百官之首,理当持重。”

这里早已是里三层外三层的金吾卫严防死守,又有低级的文武官员,在此静候。

堂官却是要疯了:“要立即见驾,不,哪怕是急报传至太庙之内,诸公手里也可,不得了,不得了啊。”

这样说来……自己的儿子,生存的几率,又大增了不少。

于是乎,汉武帝大怒,李陵族灭。

可谁敢拦着内阁首辅大学士和内阁大学士呢。

东配殿里,一下子,鸦雀无声。

那梁储几乎跺脚:“我还给方家随了礼呢。”

主祭官张懋,听着祭文时,时不时的忍俊不禁,突然扑哧一笑。

朱厚照反而笑了:“老方,你变了,变得杀伐果断了,不愧是本宫的兄弟啊,做事儿,就要男人一点。”

他将朱厚照招来,却独独没有召见方继藩。

可现在,张懋的背驼了,方继藩却依旧俊秀,身子更加挺拔。

他打起精神,掰着指头想给方继藩细细的解读,可想想,摇摇头,现在要教这小子,不知要猴年马月呢,虽说包教包会,可不能耽误了祭礼啊,时间不等人。

方继藩道:“世伯,太子殿下肯定有重要的大事,世伯,有什么事,你记下来,这些规矩,我一背诵,不就成了?”

就这样……击沉了一艘佛朗机船?

哪怕是遭遇了,世上最不可思议的事,他依然冷静。

一声令下,王不仕号轻松的转向,而后,居然开足了马力,船首毫不犹豫的对准了安娜公主号的船身。

紧接着,便见木屑横飞,整个人间渣滓王不仕号船身一震,却依旧劈开了无数的木屑和巨浪,最终,直接穿越了安娜公主号。

将安娜公主号,穿越了其船身的王不仕号,依旧露出了獠牙,宛如巨兽一般,没有丝毫的停留,朝着迎面而来的国王号,快速行驶。

一切的战斗,都变得徒劳无益。

“发射!”

人间渣滓王不仕号,继续的停留在水面。

于是,许多人面露出了喜色。

梁储无语。

群臣纷纷拜倒。

一群大臣哎哟哎哟的躺在病榻上。

于是,战舰的方向,开始产生了偏离,这是一种策略,改变了航向之后,就可以和大明的巨舰擦身而过,而就在擦身而过的这一瞬间,舰上的十数门火炮,可以给予明舰迎头痛击。

对面的火炮声,也开始轰鸣。

喷吐出火舌之后,数不清的炮弹,射向近在咫尺的佛朗机舰。

刹那之间,只这第一轮炮击之后,整个佛朗机舰上,已成了人间地狱,无数的炮兵,被炸了个稀烂,到处都是残肢断臂,甲板上的水手们,发现船体开始倾斜,他们纷纷落水。

“碾压他们!”方继藩大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