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卿世盛宠 第131章:云龙风虎

卿世盛宠

树与鱼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4654

    连载(字)

14654位书友共同开启《卿世盛宠》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1章:云龙风虎

卿世盛宠 树与鱼 14654 2019-09-02

雷宏祥接到任命后满嘴答应,果然是没找错人。这要是换一个羞羞答答的放不开的男生还真是不可能同意。

不过,等亮光一闪,电影开始放了声音就小了下来。

我该怎么办?

她一样的志愿。

可是,我抱着奇迹或许会出现的想法还是填了。

如果不能和她一所学校,那么就让我理他近一些吧!

转学生?这不是挺正常的事情嘛,用的着这么神秘么?莫非这个转学生有什么来头?

周小云的笑容僵硬了起来,忽然有了不好的联想。

王晶晶过来看看周小云的手掏出身上的手帕给周小云按住手心,伤口不大,不过手心处看起来比较吓人。

明明今天是过的挺开心的一天

。具体为什么周小云也搞不清楚,记得弟弟小宝六岁时家里摆了六七桌酒席,家里的亲朋好友处的不错的乡亲邻居都来了。

也不怪周小云时机掌握的不凑巧,本来自家吃饭就是比较迟的。可是王晶晶的妈妈在家里开了个裁缝店经常替人做做衣服床单被套窗帘什么的,忙起来一两点吃午饭是常有的事情。()

周小云心里有些忐忑不安。

周小云琢磨了会儿,恍然大悟:原来绍蔷薇是冲着李天宇来的啊!

可是,那股自见到邵蔷薇后就冒出的淡淡的蒜意和不适从何而来?

车子缓缓停下,周小云晕乎乎的下了车,胃里一阵难受。

“当然不行!”几人异口同声。

。虽然只是简单的“嗯”“啊”“哦”“知道了”,可是总不至于像之前似的他说上半天她都不理一句。

赵玉珍叹了口气:“小宝不知怎么的,从午饭后不久就拉起了肚子。这到现在少说也上了五六趟厕所了,腿都发软下不了床。我给他喝了药不大管用呢!”

小宝觉得后背有些凉飕飕的,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

赵玉珍也出去吃晚饭了,屋里就剩下小宝和周小云两人。

刘璐在周小云和李天宇的目光下乖乖的闭嘴了

赵玉珍买了一些花布称了几斤棉花回来,准备给孩子做衣服。

周国强笑着回道:“妈,这大学好着呢,在全国都能排上前几名。是咱省里最好的大学了。不算远,坐长途车五六个小时就能到。和大宝在一个城市里呢!”

?在旁边劝道:“华凤啊,你别在这责怪海子了,这一人一个命。海子若是不爱读书以后学个手艺也是好的。只要能有口饭吃,干什么不成

刘璐秦雪分数也不低,而潜力很大的李天宇这次挥也很不错,让倪亮心里很安慰。

李天宇玩笑的说道:“现在网络这么达,我看,你先在网上写小说好了。等积累一些写作经验了以后自然水到渠成。

不过,住上属于自己家的瓦房,不要说周国强和赵玉珍了,就是大宝小宝也都乐呵呵的。更别提有了自己房间的周小云了。欲望真是个奇怪的东西。以前,两人没有进行到这一步的时候,住在一个屋檐下这么长时间都相安无事。李天宇居然也忍耐了下来。

周小云陪笑道:“这件事都过去很久了,真的……”

教官过来。开始教其了同学们唱军歌。这个嘛学生们都挺感兴趣的。一听说要教唱歌了一扫疲惫慵懒都挺起腰板来坐在草地上直直的,这军歌唱起来

怪不得大宝写字这么丑,原来是家学渊源啊!

冯铁柱招架不住落荒而逃。

周小云嗔怪的说道:“王晶晶你说话也主意点,别这么说冯铁柱

周小云翻了个白眼,就知道她要说上这么一句。

宋明丽笑笑没出声,这时候可别再插嘴了,说多了她就得出钱再买一件了。说实话,宋明丽对周小云的印象要比周小霞好的多!

本来关系还算不错的两人有了嫌隙。或者说,这嫌隙一直存在,钱朵朵有时觉得于佳有点小家子气好占便宜,而于佳则觉得钱朵朵财大气粗倨傲对人。

主治医师一脸疲惫的和周国强三兄弟说手术很成功,接下来好好的住院配合治疗估计以后不会有大碍。

。可是拖猪卖猪肉都得有辆三轮车才行。买不起吴有德那样的机动三轮车,最起码也得买一辆人力脚踏的三轮车。这笔钱说多不多可说少也不少从哪来呢?

周小云在他心中是爱徒高徒自然份量与众不同,这时她说出这样的话让方文超觉得挺温暖挺感动,他居然真的把困扰了自己好一阵的问题说了出来:“我在犹豫工作的问题,可能,我下个学期就要调走了,这只是一种想法仅仅是可能。”

幸好,单纯热情的方老师没想到周小云的心理如此成熟世故,他沉醉在名师出高徒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喜悦中无法自拔,越发教的起劲了。暑假很快到来了,周小云约好刘璐准备一起回家。

蒋潇丹应声过来了。

晚上的美好时光就在欢声笑语中悄然流过。

。看来和杨帆头脑的转的心思相同。

李天宇几天没见到周小云了,本想等大宝小宝走了赖在周小云房里和周小云亲热会儿再走,不过,一看小宝流下来李天宇就知道肯定是没戏了。

略,而现在呢,周小云开始正视自己的存在了。

周小云有些嫌弃的看着那一堆东西,还真没有几样能看的上眼的,看来二丫的品味有待提高啊!

绍蔷薇第一次考的好些下一次就换周小云考第一,反正一二名就在两个女生之间打转。还真让几个成绩好的男生挺没脸面的。

青苹果乐园》、什么《爱》、什么《蝴蝶飞》,耳熟能详谁不会唱谁不爱听?

这倒不完全是吹牛,他在以前的学校里向来是佼佼者考试第一名是常事。不过,到了新学校多了这么对新同学他就没百分百的把握了。

总之,不知不觉中,周小云成了三人中的灵魂人物。

班级里的男生多女生少,据周小云观察得知,百分之百的女生都喜欢方老师来上课。周小云还发现学校里为数不多的女教师都喜欢来找方老师请他帮忙,包括邻班的四十多了的黄老师。这样的帅哥就是多看看也养眼啊!

最重要的是,方南有成熟男人的耐心和涵养,做事比较有分寸。

这个世界好人还是很多的啊!伯乐也有很多啊!

周小云一笑。

二丫躺在椅背上,幸福的叹了口气:“哇,终于饱了。”

这肯定是在说她的,因为只有她的头最长到了腰际。

心里有点小小的虚荣和自得,原来,女孩子都是喜爱赞赏的,谁都不能免俗啊,呵呵!

周小云决定抛开这一话题,省的越纠缠越尴尬,还是趁早转移话题的好:“李天宇?”

周小云心里有种久违的温暖,人与人之间似乎真的有磁场在,相投的人总会很快的走到一起成为好友。等等,这个女孩是那个会拉二胡的秦雪么?她居然也考上了英明坐下还和自己在一个班?

虽然看的人多,买的人却很少,谁家有这闲钱给孩子买这个啊!不少的孩子被大人们拖走了,临走时还要恋恋不舍的看两眼。

周国强匆忙的吃了两口,就搬着电视机到堂屋去了。大宝小宝二丫高兴的又蹦又跳,直嚷着“有电视看喽”!

先是被周国强的铁砂涨拍的龇牙咧嘴的大宝又被小宝捶了一下心口“诶哟”一声叫了出来:“小宝,你下手也太狠了吧!我可是你亲哥哥啊!”

周国强走到哪儿都是一片恭喜声,周国强身上揣多少烟都不够散的。后来周国强索性去市买了两条好烟放在家里。

舅舅刘正清把李天宇喊了过去:“小宇,你和周小云是男女朋友吧!”

向来笑容可掬和蔼可亲的方文板起了脸,周小云心里还真是怕的慌,吐露了一部分实话:“方老师,我实话告诉您。我觉得后面坐的两个同学太爱说话了,有时候上课都在小声讲话,非常打扰我听课。您看,能不能把我调开换个位置?”

体育课下课后,周小云无精打采的走回到教室,王晶晶挤眉弄眼的问她::“嗨,方老师喊你去干什么?”

可惜这个小小的要求都是种奢求。

周国强立刻说道:“大哥,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看这样吧,咱们兄弟三人多出一些,让妹妹少拿一些……”

就这也够?震惊的了,老泪纵横。老年人都对开刀手术抱着一种恐惧感,?也不例外,嚷着要回家去不开刀。

这算是变相的约会吗?

那时跳的皮筋是一种弹性很好的圆溜溜的松紧带,很多时候被用来做孩子裤子时缝进裤腰处,很便宜一角钱可以买上好几尺,谁家都是买上长长的捆做一团放在家里。很多孩子从家里的一团中剪下一截打个死结就成了女孩人人爱玩的皮筋了。()

那两个女生一个有点胖小名胖妞大名叫周倩倩,算起来还是周小云的堂堂堂姐住在一个村子,另一个个头比较矮有点黑的叫孙敏外号小不点。

王晶晶和小不点两人一人一边把皮筋撑在小腿的位置,胖妞和周小云一起跳了起来。一边跳一边念的歌谣似的口诀真不知道是谁发明的,胖妞平时连几句话的课文都背不上来,却把长长的口诀从头背到尾连个停顿都没有,不得不让人佩服。

父爱真温暖呀!

太太太落井下石了。他也不想这样的啦。姿势老是不对她也很苦恼好不好。

学生们听的眉开眼笑却不料教官话锋一转:“不过嘛,离我的要求还很远。明天训练力度要加倍。争取在最后的军训检阅中拿个第一名!”

大宝低声的问道:“你若是不愿意,那我们就……”分手那两个字在嘴里打转,就是吐不出来。

。周小云心想。

周小云好庆幸自己和李天宇一起生活在n市,没有大宝和刘璐的困扰。

同时,周小云也暗下决心,以后不管李天宇到哪儿上班,她都跟着到同一个地方。若是留在n市两人就一起留在那儿。若是回家乡这个县城也没关系,反正网络无处不在。她在哪儿都无所谓。

感情毕竟是两个人的事情,她掺和的太多只怕刘璐会反感。毕竟,她是大宝的妹妹。在这个时候,她无论如何也会站在大宝这一边说话的。

周小云叹口气道:“嗯,我想问问哥哥刘璐打电话给他了没有。”

二丫见哥哥姐姐们都回来了欢呼起来。

周小云和吴梅做了周晓霞的伴娘。大冷的天,周晓霞为了漂亮却硬是穿上了婚纱,里面就有薄薄的羊毛衫,周小云都替周晓霞觉得冷。

一大堆的书搬了回来,周小云开始了苦读生涯。

周小云随意看了两眼,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

最后轮到周小云了,周小云微笑着自我介绍:“你们好,我叫周小云,今年十七岁。”

邵蔷薇最后一个上台,一直忐忑的心反而平静下来。

他此刻正笑着和高丛帅在说着什么,不过很清楚的可以看见他没举手。

刚走出教室门,就见到李天宇和杨帆两人晃晃悠悠的从二楼下来了。

当晚,向来沾枕头就着的大宝居然良久都没有睡着,眼前晃悠的都是那个女孩的音容笑貌。

文科班基本上女生的天下,男生成绩好的寥寥可数。武侠小说在男生中悄然流行。

语文课上当然都不敢,班主任的课谁敢这么放肆?到了政治历史地理课就难说了。

我看着她和周志海说话和王晶晶说话和吴梅说话和郑浩然说话,甚至偶尔和顾春来说话,可是,就是从来不和我说话。

我不知道心里的那股执拗从何而来,我明知道她不肯搭理我,我还是没事就向她借橡皮借钢笔问问题等等等等,即使她从不理我!

哪怕,很辛苦很辛苦。

于佳常到公用电话亭给她男朋友打电话,据说一张二十块钱的电话卡一个多小时就聊完了。

有时,连周小云都觉得自己的性格有些别扭。心里想什么都不爱说给别人听,按刘璐的形容就是个闷葫芦。

周小云回了个笑脸,不语了。瞧,这多好,想不说话就个表情过去。反正对方也看不到自己的表情是什么样子的。

蒋潇丹贼兮兮的笑道:“小云,和你那位亲爱的聊够啦,怎么不再多聊会儿呢,反正宿舍十点多才熄灯。”

楚婷婷甜甜的报幕:“下面请刘璐同学给我们带来一支新疆舞《阿拉木汗》”

邵蔷薇亭亭玉立在班级中央,清了下嗓子清唱起了京剧名段《苏三起解》。有人在下面想吹口哨被殷勇健制止住了。

最后有一个满脸青春痘的男生叫张伟的说道:“这张钱好像是我的

吃的带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