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卿世盛宠 第42章:博采众长

卿世盛宠

树与鱼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4654

    连载(字)

14654位书友共同开启《卿世盛宠》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2章:博采众长

卿世盛宠 树与鱼 14654 2019-09-02

我就打着这样的如意算盘,看着司机的一举一动都跟我的想法一模一样,这个时候我不由得有些沾沾自喜。

我不会让你死,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可是我该从哪里查起呢!看完了网上对动物惨死的事件的报告。我却又陷入了沉思。

“美美,美美,是你吗?你是不是舍不得我回来找我了。”

置身于屋子前,我觉得我就像是个孤魂野鬼似的。

但是阿明却犹如死人般的躺着不动。我镇定了好一会儿,才又继续的用木棍去挑动着阿明的身体。无论阿明是死是活,我都得探个清楚,毕竟阿明是我在这里唯一的一个伙伴了。况且阿明还没有消掉差评。

老板却一直拉着我跟张兰兰说,“走吧,我带你们去厨房看看我们做菜的材料都是些什么。”

我拼命的挤着眼睛,又伸出舌头,手也动是脚也动。凡我我能够想到的可以动的动作我都做了一遍。

我们的汽车是停了下来。可是那个牛车挡道,我们无法再继续前行。

见我们答应了,大陈率先下车。我跟张兰兰也随后下了车。

我看了看是此处陌生的环境,这里的情景跟昨天晚上困住我们的那个迷阵很相似。

突然间他的声音又变得跟之前一样诡异,只见他一边朝着我的方向飞过来一边说:“咦,这边还有一个,哈哈……我就知道。”

当燃烧着的符纸将厉鬼的身体引燃时,它的口中发出可怕的“吼吼吼”的咆哮声。身体不停的扭曲着,它的头时而是人头,时而又变化成气体的状态。

“刚才那个灵体,他嘴里流出来的唾液是剧毒,至少再等十分钟以上。好在这种剧毒的唾液见风就会挥发,再等一会儿再出去。”

“我只知道那个屋里关着三个怨灵,其中两只怨灵的年头连我也不知道有多长时间了,可是那个灵魂被封在大门上的那个,他是四天前才被封进去的,至于是被什么人封印了他们的灵魂,这一点小的实在是不知道了。”

走着走着,很快就走到了白杨树的地界的范围。我回头看了看我们走过的道路,心中觉得好生奇怪,刚才我们坐过的那把软椅已经在我的视线中变成一个小黑点,说明我们走过的距离已经是非常的远了,可是我怎么觉得我们还没得走几步就已经走了那么长的距离了呢。

我指了指垃圾桶,说:“里面我才买的面膜呢,这不,刚敷完。效果挺好的,不用你着急。”我尽量让自己说话的语气变得自然,但是只有自己知道我的内心已经在不停的挣扎。

“兰兰,刚才有个黑影从我们身边飘到那边去了。”我附在张兰兰的耳边,用极其小的声音告诉她我所看到的情况。

我推了曾大庆一把,“你快说啊,你再不说话你女儿曽小溪我可救不了了。到时候你要是死了三个女儿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宫弦的声音却淡淡的传来:“曽小溪之所以没事,估计是没怎么跟另外两个抢营养。虽然说可能会吸收的不太够,但是也不争。会有两个死胎无外乎就是母体做了什么事情,比如说吃了什么危害胎儿的药物。”

电视机这里又满屏的雪花。我久久不能平静。这段画面看得我心里很难受,闭上眼都是满眼的血淋淋的黄莺的惨状以及它那声声“不要拨了,不要拨了”的惨叫声。

看着面前的东西也开始变得不真实,就像我已经进入了自己的世界。我有些浑浑噩噩的走回到张兰兰的身边,然后对她说:“棺材里面什么东西也没有,更别提解药了。”

自己为什么,为什么要变成如今这样的模样,我是真的不明白,我到底是为什么,要把自己活成这样辛苦的模样。

我害怕。

我张了张嘴巴,比了几次“啊”的口型,终于能发出一些微弱的声音了,于是我首先没有答复金龙,而是问他道:“你能不能先出去,我跟我朋友聊上两句。”

我不敢再多思考,连忙点开了对话框,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敲打:“在的呢,亲亲有什么事情吗?”

于是我冲进了理货室,询问备货的同事这款白玉手镯是何时到货的,又为什么没经我的手就放进网店里。

喝醉的宫一谦让我心疼不已,可是我也什么都做不了。不如叫来管家,让他把宫一谦给送回去吧?

我惊讶的问:“这是什么情况?”

看到这个人烟稀少的地方。我才觉得我这一次出行是如此的草率。

我不得不把刚才安慰大明的话推翻,告诉了他实情,此时此地的事情,让我不相信是鬼所为我都不相信呢。

当时,这个男鬼就跟之前的那个女鬼一样被一团烈火给燃烧着。虽然是熊熊烈火,可是我用手触碰却不热。甚至都烧不到我的手。

“我们往前走一走,在前面那个巷子那边,经常会有人经过那儿,我们去那儿玩。”

我们可是活生生的人,如果要是从高空中掉了下去,那可就惨了。

看着面前这种其乐融融的景象,我越发的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外人。而宫一谦和陆雅的关系就跟我猜测的一样,真的就是变得不一样了。不过还好就是宫一谦脸上一闪而过的尴尬,虽然只停留的几秒钟,却也让我感觉到一阵欣慰。

走出了地下室,在有信号的地方,我第一个反应就是发个短信给张兰兰:“兰兰,我按照你的吩咐将项链放在了宫弦的脖子上,现在他附身在了项链里面,而我也到了家。在地下室里面给他滴了几滴血,可是什么反应都没有。”

见到事情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我松了一口气。我要先回房间好好的休息休息,睡上一觉,有些什么事等我睡醒了再说。这一阵子我可别提有多累了,在别人家里根本就睡不好,特别还是知道了那两个房间原先就是两个鬼魂的房间。

就是这样的念头驱使着我,我越跑越快。可是奇怪的是,刚才还看到非常清晰的场景,随着我的跑动,就越来越模糊,直到后面又融入了黑暗之中。

只见他看向陆雅的时候是满脸的痛惜的感情,也不知道他对陆雅扬起了什么,陆雅就身体一软朝着要上倒了下去。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呀,当初写那个差评我也是随意写写的。就是说我刚拿到这串佛珠的时候呢,觉得我生活出现了一些异样,可是后面又恢复了正常,所以我也就没当一回事了。再加上后来你们也没有联系我,于是我也就把这件事抛到脑后了。”

大陈一脸诚恳地跟我道歉,却听得我一头雾水,什么叫我们也没有跟他联系了。我可是每天都给他打好几个电话,可是电话却无人接。

“这串佛珠啊,你看它现在的颜色夺目的鲜艳。可是你不知道啊。刚到手的时候它的颜色就跟地上土的颜色一样,要多丑有多丑。”

果然,华先生犹豫了很长一段时间后回答道:“是的,相比之前的夫人我的确是更加喜欢这样妩媚动人的夫人。”

张兰兰目光坚定的回答我说道:“这还用问吗,我可没有打算征求他的意见。不过就是他要是同意,我办起事情会比较方便。”

我跟张兰兰对视了一眼,我们不敢开口说话,只是蹑手蹑脚地走到了大门边,透过门上的猫眼往外看去。

“不是,不是,大妈,我们没有那么个意思,只是累得大妈你不能午睡了,我们很过意不去罢了。”

下人们聊天的时候总会聊到陆雅,开始几次我还会躲在旁边,听听她们究竟聊了什么,但是后来我发现,她们说的话题都无一例外。

我自然是坐在了主位上,先开始动筷子。吃到一半的时候,我正准备把嘴里的萝卜咽下去,陆雅突然跑到了我跟前,放了一个小罐子。

不仅如此,我还看见张兰兰十分讲义气的对我说:“你不要害怕,万一陆雅再这样,我就过来收拾她。不过陆雅装成这样,你也不要暴露了。不然矛头会很容易就指向你,因为你只要给别人知道你跟陆雅认识。然后陆雅再来个不认账,你说人家会怎么想你。肯定觉得你倚老卖老,欺负陆雅。”

张兰兰的眼中此时才有些笑意,也是我这几天以来见到张兰兰一直都处在情绪不平稳的阶段比较久的一次了。

听完了买家又一通的长话,我还没来得及说话,买家就挂了电话。真是一个奇怪的买家,让我过去也得有个时间、地址不是吗?

丹凤一边挠着脖子,手臂,一边对我说:“梦梦,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快帮我看看,我也不知道是过敏了还是怎么了,觉得自己的身上特别的痒。”

再次故地重游,我特意去看了卫生间的方向,犹记得第一次来到这里时,我就是在那卫生间里差点儿丢了性命的。我决定这一次说什么我也不去卫生间了。

我走回到了车体边,拿出了手机,一看还是有信号的,于是赶紧尝试着拨打张兰兰的电筒,却发现她的电话已经是处于无法接通状态了。

张兰兰也说那头疯牛有问题,我也看到了它眼睛中的红色的光芒,这些以我近期所学到的一些皮毛的知识来看,它的这种红色的光芒就是一种中了邪气的状态。那头牛不是真的发疯,而且受制于人想要把我们逼回磨盘山上又或者是想要让我们车毁人亡于这山道上。

这种冷意就在离我仅有几米远的距离时停了下来。我有神色如常,在脸上并没有表示出我已经得知有恶灵靠近我的样子,我的手镯的这种能力,我还不想让别人得知手镯的这个功能,免得被人惦记上了去。

于是我什么发现也没有。距离王先生做出差评已经3天了,还有12天,要是我不能在12天里帮欣欣恢复正常,我就会死……

表姑抱着孩子边哄边说,“你不是才高中毕业吗?如今的公司好像只收大学生。”

我脑海里嗡的一声,连忙摇头说,“没有,不可能。”

我赶紧起床,准备赶去湖北。凭我可是一己之力行吗?于是我边抓紧时间洗漱,边联系客服小米,小米说给我介绍一个住在湘西的道士,能够降妖除魔。

“不管什么油,只要能让我的嘴巴变甜就好。”欣欣把嘴上的尸油抿匀称,任性的说。照了照镜子,她好看很满意自己的样子。

我都快要被弄得疯掉了。终于安静了。

黑暗中,我能感觉到张兰兰一阵无声的笑:“我还以为你要先问我现在是不是安全了呢。具体的事情我也不是特别清楚,只能明天再去问问华先生还有华夫人了。”

那边冷哼了一声,但是也没有太跟我较真,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我昨天不是跟你说到前天就有一些不对劲了吗?就是在前天我在回家的路上,又经过了花店。你也知道,我这做插花艺术的,是需要很多种的鲜花的。所以我就想,进入花店再看看逛一逛。了解一下有没有什么更适合的花朵。”

此事怎么想怎么让我觉得透着古怪?

哼,谁怕谁,不说就不说。我假装继续吃饭,再不理他。

重新睁开了眼睛,我嘴角的笑意越发的苦涩。

反正宫弦对自己的也厌恶了,索性就趁着这次的机会讲清楚了得了。

会不会是我被某一个鬼魂给看上了,他想借助于我的身体而占有我的灵魂,让他的灵魂住进我的体内,通过我的身体来实他的目的。

想到刚才品香梅跟宫一谦那亲密的状况,我终还是忍不住的质问起他来。

我没想到宫一谦反应会这么大,我忘了他本也是挺骄傲的一个人。

无论是我还是她,我们都是一副见了鬼的吃惊样子。

宫一谦无论什么时候都是那么温柔,当下就从我手上接过行李对我说:“没等多久,我才来没五分钟你就出来了。我们心有灵犀啊。”

我放下心来,继续找寻着回去的道路。可是我绕来绕去,却总是回到了这一片带着紫色小花的花园处。绕了好几圈,仍然绕不出去。

我就不信这个邪了,我就不信它们还能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光速枯萎了。我就一定要看看这些花,是怎么样的说枯萎了就枯萎了的。

此时我的意识已经有些迷糊了,若是晕过去可能是饿晕的吧,我还有心情调侃自己,我在晕过去之前隐隐听到宫弦着急的声音,“你等着别动,回头还得寻你问话。”

我听着宫弦的话,心中苦笑了一番,还真的被我自己所猜中了,看来是连日来的没有补充能量,在这山清水秀的磨盘山,我自己把自己给饿晕过去了。

我的晕倒让我更加的担心起张兰兰的安危来,她也跟我一样,也是仅仅吃过一顿午餐,水也是没有喝过一口。既然我都能饿晕过去,想来她也不会好到哪儿去,我尽快找到她才短信行。

我看到宫弦听了我的话,眉头立马就皱成了一团,眼睛对我大大的一瞪,怒道:“死了一百次,我倒看看是哪个不想活了的敢让你死。”

却没想到我的话刚说出口,那个女子就拧起了眉毛,然后喃喃自语的说道:“十八楼?那你是那个世界的人?还是要去吃东西。”

怎么回事,电梯里明明没有单数的按钮。不仅如此,十七楼也只有一个单独的楼层,里面没有住户,也没有房间。而刚刚那个女子也不见了。

这是张兰兰的拿手本事,她立即接过了宫弦的活儿,嘴里念起了往生咒,宫装女在数声的谢谢中也慢慢的消失了。

曽小溪握紧手中的笔,口中喃喃道:“笔仙笔仙,你还在吗?”

我连忙给张兰兰递了一个哀求的眼神,希望张兰兰能够接收到我给她的讯息。

我嬉闹的锤了她一拳,却没有料到刚才还没有任何异状的张兰兰,一口血就吐了出来。

回到宫家以后,不知道为什么,别人都知道了宫一谦能看到鬼这件事情。大部分人也都认为宫一谦是因为被关在牢房里面压抑的精神失常。

张兰兰此时才开口说话:“总算是弄好了。这些药材可以不用管它了。只要它们见不到自然界的光。再过五个小时就熬制好了。”

虽然我极想我们俩人都不要睡。但是我也知道。我们俩人今天的精神已经疲倦的达到了极限。再不休息,别说是去降妖。估计妖真的来了,我们也没有精力了。

张兰兰还一脸没睡醒的样子,揉了揉眼睛问道:“你推我干嘛?”

但是因为张兰兰在我旁边,所以我还比较有点勇气。想到我的一举一动,都涉及到张兰兰的生死,如果我要是怯弱了,那么老板他们很快,就会把张兰兰给送过去切了炖成骨头汤。

我不明白为什么张兰兰要突然间跟我说这些,真害怕张兰兰也因为这个男人而得了什么失心疯,若不是在飞机上,而飞机已经起飞了,我是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就离开这个地方的。

“嘀嗒,嘀嗒。”走着,走着,我听到了异响,这是一种与迪厅里的音乐声格格不入的声响,就从我的身后面传来。而且我还觉得背后面有一种被人阴阴的瞪着的感觉。

就在我苦思冥想,我该如何才能离开这儿时,猛然间我忽然觉得脚心中传来了一阵剧痛。我大叫一声,然后我就发现我可以动弹了。

欣欣缓缓抬头,一脸诧异的问,“刚刚发生了什么?我怎么这么累?啊……妈妈怎么倒在血泊里!”

回到岳阳后,继母一见到我就两眼放光的说,“梦梦回来了,快进来坐,累不累啊?”

宫弦身上散发出来的白雾则由原先的一团一团的,降为了现在的一丝一丝的。看到此景,我直觉宫弦的力量已经大为薄弱了,想到了刚才张兰兰的话,无论如何我都得缚一下了,否则我们会拖累宫弦的。

“梦梦,如果你把我的头给拉断了,倒不如别救我的好。”

要是不看脸可能还好,这一看倒脸,我的胃就已经做出了最诚实的反应:女鬼的一只眼珠子要掉不掉的挂在脸颊上,空荡荡的眼眶朝着我的方向“望”过来。脸上腐烂的没有一块好肉,跟今天见到的腐骨竟然有出奇的相似。

头昏脑涨,视线也开始变得模糊。我的大脑一片混沌,冷不丁被她踢了一下。这女鬼五指成刃,险些就要划破我的脸蛋。

“哟,你们快过来看啊,看这两个小妞长得多漂亮,尤其是这个个子矮一点的,脸就跟娃娃脸似的多可爱啊,快过来让哥哥给你摸一摸。”醉鬼一边说一遍指了指张兰兰。

“你又有什么东西想买呢?我看看上网能不能帮你淘两件。”我耸了耸肩,好笑地说着。

我却没有想到,宫弦喊来了服务员,并不是想要为我们点餐的,而是来砸场子来的。

就此,这一单差评在宫弦的帮助下,我们死里逃生的解决了。

说着说着,女鬼突然间拉起了宫弦的手,继续说着以前的故事……

那些被灭掉的恶鬼,都被宫弦给吃掉增加修为了。这样想也就能够理解为什么有段时间宫弦的法力特别的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