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申博太阳城 > 第70章:举目无亲

裴淼心点头冲他笑笑,却总觉得这男人的目光似乎从他们初见面开始就有些不对。

裴淼心起身站立,缓步走到易琛的跟前,单手抓住他的衣领,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傲然逼视着他的。

他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事情,静默着,还是“嗯”了一声。

却没想到那时候看上去挺好相处的一帮人,真的是喜欢见高踩低。

曲耀阳变脸变得太快,那资深秘书都有点反应不过来。

该死!他要说的明明不是这个!

光是这样看着那道背影,都让曲婉婉不禁红了脸颊。但是捉弄和多日来想念的心一下占据了她所有的理性思维,她只知道她太想念他了,想得恨不得现在马上冲过去就抱住他,才不要管他是不是没有穿衣服。

“不要说了!求求你不要再说了!”

她拼命摇着自己的脑袋,早哭成了个泪人,“不是!我爱他!我一直都爱他一个人!”

等他的话音在她耳边落下,紧接着他的唇角一勾,俯身下拉,大手扣紧她的腰肢,用力向前顶冲而去。

裴淼心觉得其实这么点小事他也没有必要在场,可是曲耀阳坚持前往,不只自己要去,她也不能少。

“那边你就不用过去了,反正以后过去的时间也少。‘宏科’接手‘玉奇’总部以后,朱副总裁会安排那边的人员,到时候那边将会由他直接管辖,你只要负责分公司与总部的对接就行。”

“数目对吗?”沈俊豪在门边勾了唇,眼神却不自觉飘向屋里的人,“你这小姐妹看上去是很单纯。”

夏芷柔还要发飙,夏母赶紧在这时候拉住她道:“别在这吵,你妹妹年纪也大了,管得了你就管,管不了就算了。再说了,刚才我看见那什么飞的穿戴也不是太差,说不定这次你妹妹真能挑个好的,到时候你在曲家也能有个倚仗不是?”

正好是他晃神的片刻,先前多少有些错愕的易琛在那几下之后突然回神,站起身从身后冲上来抓住曲耀阳的胳膊,扬手就回了一拳。“就算军军不是你跟曲耀阳亲生的孩子,可你们毕竟在他还是襁褓的时候就带他回家里,与这孩子朝夕相处的这么多年,他就算平常再任性再不听话,可他还那么小,也知道要护着你。”

“没关系,不用收了,就这么放着吧!”他顿了顿又道:“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你认真工作的地方,不比我想象中的乱,如果待会还要用,就这么放着吧!”

曲耀阳也看出她心底的顾忌了,知道她是不愿意多说,只是自嘲一笑,压下心底的闷——她其实一点都不需要他的,她已经不再需要他了,从几年前到今天,她已经用自己的行动证明她是一个有胆识有担当的现代女性,她完全可以照顾好自己的事业和生活,是他非要恬不知耻地来打扰,来用自己的热脸颊去贴别人的冷屁股。

……

其实他自己也不明白,抓着她又不能怎样,可他还是蛮横得不想让她就这样从他的手中脱开。

也不过是这须臾,她一把用力拉关上房门。回身的时候,正好对上蹙着剑眉望着自己的男人。

曲母仍然气不过,说:“这好好的婚事,怎么就黄了?”

他当着她的面咬她咬过的地方,吃她吃过的东西,每一咀嚼都深深望着她的眼睛。

裴淼心看着他的眸色都是一惊,这男人双眸里的欲色太浓,他盯着她的每一分每一秒都似一把烈火在烧,他的指尖碰着她的手臂,早就让她烫热得不行,甚至直直烫进了骨髓里。

她听不清楚他在车里同其他人说了些什么,拽在手里的电话却嘀铃铃,低了头去看,是他的短信。

“要听什么音乐?”见裴淼心已经上车,易琛赶紧发动车子向前,可还是慢了一步,车子还没来得及下高速,半路就飘起雨来。

裴淼心吃惊低了头,他正好一整块大的白色毛巾盖她头。

奔进客房洗手间里用挂在一边墙壁上的风筒将自己的头发和衬衫吹干,旋身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听着主卧里的动静,想他大抵还是在冲澡收拾当中。

一干佣人着急从大宅里追了出来,“二少奶奶,二少奶奶,你拿的什么东西?大少爷从来就不准我们随便进入他的书房,您不能把他的东西拿走啊!”

佣人放开了夏芷柔的手,她赶忙甩开所有人的掣肘,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理了理自己颊边的碎发后才道:“不怕老实同您讲,当年我嫁进曲家以前是怀过一次身孕,不过后来那孩子掉了,耀阳是怕我伤心难过所以才为我领养的军军。”

曲母的连番言论使裴淼心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自己犯了一个最致命的错误,她不应该在婆婆面前讲她儿子的不是,因为儿子是婆婆亲生的,儿媳妇则是个外人,是别人家的。

“不想跟我说话?那你想跟谁说?啊?沈俊豪吗?你该死的好好的正常人不当,非要出来卖是不是啊!还有你算计我爸,用子恒的事情逼他同意我们离婚……裴淼心你可真能耐啊!你不是要钱吗?那我现在就给你钱!你给我,现在就脱光了衣服给我!你想要多少钱我给你多少!”

这一下,他再不似之前粗蛮。

他熟练地将她身上碍事的外套脱下,拉高她身上的薄质t恤。当洁白的肉/体完全呈现在他眼前时,曲耀阳眯眸欣赏着她的一切,他即将拥有的一切,整个人沉浸在无法言语的欢快与欣喜当中。

曲母眼神一瞥,看向曲市长。

推开女儿全是粉红色的小房间,看到漂亮的公主床上,那个正蜷缩成一团抱着一只毛绒兔子玩偶睡得极香甜的女儿,裴淼心便弯身在她额头上吻了吻,这才转身退了出来。

曲母只好将所有的怒气吞回肚子里去,却涨红了一张脸,半天没憋出一个字来。

万晓柔几步走到她跟前道:“你放心,过几天我就会去监狱里探望我妹妹,她也不是不聪明的人,只要你给的钱够,想救你儿子不是不可能。”

奶奶频频点头,“喜欢,喜欢,我小时候也有一块这样的帕子,还有苏州的鱼味春卷和油氽紧酵,真好吃,我真想吃啊……”

到是靠在身后架子前的他先开口:“妹妹,她是我妹妹。”

他点头,“你去了那边,帮我照顾好臣羽,若他想回家了,提前跟我说一声,我一定会去接他。”

“我跟他早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大家或许只是欠缺一点时间冷静。”

她正生着闷气,准备再讽刺他两句,可却突然听他说道:“我已经帮芽芽找到了幼儿园,下周一就可以送她过去,不用你再找了。”

“冥、冥皓,厉太太刚才还在餐厅那边,你不去找她,过来这边干什么?”赶人的意味已经颇浓。

……

他说他想要她……这话凭的暧昧到极点。

他忍不住转了头,就见一个二十左右模样的小姑娘正盯着自己,唤完了忙作自我介绍:“我是去年刚刚加入‘宏科’人力资源总部的廖语晴,当初我来面试的时候还是您做的初审。”

“耀阳啊!我跟你爸先搭老王的车回去,老陈送你爷爷回医院再休养几天,你喝了酒,要不也跟我们一起?“

“上回我外公从北京过来,同军区的几位首长见了一面,那时候曲爷爷好像就在军医大里住院。我陪外公一起,本来想同总政的何爷爷和徐参谋长一块到医院来看您的,可是他们当时都有别的安排,是到省军区参加老干联谊和慰问邻市地震灾区的,所以匆匆来了,待不到两天就走了,都没来得及到医院去看您。后来,我外公心里一直记挂着这个事情,让我见着曲爷爷的时候,一定要同您告声歉,他心里实是过意不去。”

“怎么会说这样的话了?”曲耀阳又同他碰了碰杯,“很快就要当爹的人了,日后的生活只会越来越好,不要去想那么多,早点上楼睡吧!”

“唉,我听说婉婉你家那位从月前毕业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工作是吧?”

曲婉婉气红着眼睛,用力扯了几下鞭子都抽不出来,情急之下四处回身去找打人的东西,可是荒荒草地上哪里有什么能让她抓了继续打人的东西?她一回身,瞅准身旁那匹马的马鞍,扑上去便用力抓扯。

被人用力一甩,后脑勺正好砸在木制的栅栏上面,疼得她立时就龇了嘴。

“那今天早上了!昨晚已经过去了的东西我可以都不去计较,可是今天早上呢!我明明有在求你,那时候我们都是清醒的,可你抓着还是不放手,我求过你了!如果这就是你所谓的不清醒,那你敢说今天早上你还是昨晚的状态,你没听见我在求你!”

陆离弯了下唇角,在看到曲耀阳气怒得都快喷火的双眸时赶忙向他敬了一礼,“所以兄弟我这不是来给你负荆请罪来了么?”

腰间突然落了一双大手,温暖而有力地,将她整个人向后圈在怀里。

“不知道怎么有人说他不是第一次被关进来了?如果不是您去保释的他,还会有谁能压得住,没把这事捅到我爸那去?”

“姐夫……”

曲耀阳盯着她看了半晌,似乎当真怎么都想不起来这人是谁。

两个人相拥着上了车子,入夜后的a市因着新年的关系,掩去了霓虹的颜色,除了街边放炮或是成群结对笑闹着的孩子,便再没有其他人了。

曲耀阳重新在床上躺好,夏芷柔跟夏母到厨房里面熬粥做东西给他吃,顺便聊些自己的事情。

可是他对她的温柔和爱好像又回来了。夜半的缠绵,即便不用她主动去勾引,他也能摸索到她身上的每一丝敏感,不把她逼到发疯逼到尖叫他就不罢休。她想大抵是裴淼心同曲臣羽结婚的事情已成定局,让他不得不重新面对现实接受自己。

……

多时曲耀阳并不正面回答问题,只是弯了唇道:“军军跟芽芽的关系不太融洽,我想或许也是时候再给他们添一个弟弟或是妹妹了,多一个从小生活的伙伴,也算为他们多了一丝牵绊。等他们都有了当哥哥姐姐的自觉以后,就不会再像现在这样了。”

吴曦媛再不答应也得答应,最恨这群姑娘一个个都是身娇肉贵的主儿,让她们拎着这么多东西在超市门口站着,等着拓已君再把车开下来接,她们一定是不愿意的。

天亮以前她起身想走,他本也没有留人的习惯,可偏偏是那次,真是怎么要都要不够。

他在她开门出去以前用力将她扑在墙上,撕裂了衣服,笑闹着,站着也把她占为己有。

裴淼心跟曲婉婉一起往前,听到声音回头:“哦,朗少,刚才都忘了同你说了,这位是拓已君,梨园拓已,他来自日本的札幌,现在在a市的一间中日合资企业里面担任销售代表。”

又试了几只肉串,几乎每一串都是一样,咸到她骨子里,要命的咸。

她被臊得脸红脖子粗的,只好用力去推他,“不许乱说,家里还有人呢!这样不好……”

从前他曾容忍过其他女人当着他的面打裴淼心,只要每每想起那样的场景,他总会懊恼至极。可是现如今,她是他捧在掌心疼爱都怕不够的宝贝,他怎能容得别人在他面前这样伤害她?

聂皖瑜显然也并未料到他会出现在这里,刚想张嘴说话,厉冥皓已经快步过来抓住她的手道:“先上车,别在这里闹。”

虽然打车也可能会影响不好,被熟悉的人给看到。

聂母赶忙凑到跟前,着急看着女儿,“皖瑜,皖瑜你好些了没有?你可把妈妈吓死了啊!”

她的这句话是肯定而非疑问。

曲耀阳着急还要伸手去拉她,却叫她一下躲开了,睁着双怒极的眼镜恶狠狠望着他。

吴曦媛回头,“我不懂你的意思。”

吴曦媛又道:“可是我总归是看得出来,不管曲总的‘后院’失不失火,他都是个信守承诺的人,他说会帮你保住‘玉奇’他就一定会做到的。”

吴曦媛一怔,这人的思维怎么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前一刻两个人还在商讨怎么处理“心工作室”的为题,下一秒,她就跳到了什么钢笔。

不想拿芽芽来冒险,那她就只能答应,从道理上来说,他跟夏芷柔生的那个儿子都可以得到一份完完整整的父爱,为什么她的芽芽就不可以?难道芽芽天生就比别人缺鼻子少眼睛,所以才会距离父爱那么遥远?

“我是答应过淼淼,关于孩子的问题暂且不急于一时。在法院的判决书下来以前,女儿还是你的。可是裴淼心也请你公平一点好么?女儿不只是你一个人的,她也是我的。若说今时今日我还不知道她的存在也就罢了!可是莫名其妙空白掉的这许多年,我就这样错过了我女儿从出生到现在这么多美好的珍贵时光,难道仅是这一晚上,你都不愿意将她交给我吗?”

她轻轻一颤,自己都要吓了自己。他今天气色不对,整个人周身的气场都不对,这样恶狠狠看着她的模样,就像是积怨了一天,到现在仍无处发泄。

曲母冷笑一声,扭过头去,“你惹我的还少了。曲成益你给我好好记着,你干的那些个破事儿我不拿到台面上来说却并不代表它没发生过,今天我让你在外边的儿子以我儿子的名义结婚,已经够仁至义尽了,你别妄想再在这餐桌上给我甩脸色看。”

裴淼心怔怔望着餐桌上的东西出神,一个起身,端着手中的两盘菜刚要转身,却恰恰碰上他伸过来拽自己的大手,手手相撞,又是没有默契的纠缠。

瞧她在曲臣羽的怀里笑得都欢呐,记忆里她最后一次对他笑是什么时候?是那几年漫长而痛苦纠结的婚姻消磨掉她所有意志跟勇气之前?还是她第一次出现在自己生命里时,那毫无心机、只一心一意爱着他的时候?

曲耀阳固执着向前迈步,身后“咚”的发出一声。

门被从外面打开了又关上,她能感觉得到他回来了。

“他一定是一个人在国外,刚刚接到从美国寄送过来的身体检查报告,突然知道自己病发了,可能即将不久于人世吧!你说那时候,一个好好的人,接到这样的消息到底跟晴天霹雳有什么区别啊?说什么在瑞士滑雪的时候发生了事故,说什么因为局部失忆所以忘记了当时的很多事情……你难道就不觉得这事儿奇怪吗?为什么后来他好好端端的忆起了那么多的前程往事,却根本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会在瑞士出事?”

所以,他也才会在滑雪的过程中严重摔伤,以至于后来陷入了昏迷。

等她回头,还来不及反应,聂皖瑜突然就从她身边的观光扶梯上滚了下去……

“嘿!你这人怎么说话!”洛佳一下挡在裴淼心的身前,用力去推了聂母一把。

苏晓看到她一副面色惨白,甚至嘴唇都有些发紫的模样则更是来气,当真抓住夏芷柔就开始猛扯,“你他妈什么玩意儿,别给脸不要脸了,爱你妈啊!”

可是现在,挺着这么大个肚子她人还难受,就算他现在在外面又有了别的新欢,她又拿什么去跟她们争跟她们斗?

裴淼心理了理有些凌乱的鬓发,“那怎么好意思,还要你送,我跟芽芽自己两个人过去……”

曲耀阳说着话已直接转身,抱着芽芽向外面走了。

裴淼心轻拍了一下女儿,低头道:“你话怎么这么多,就是不让爸爸好好开车?”

裴淼心瞪大了眼睛看着前一刻还说自己被困在马来西亚,这一刻却突然出现在这里的男人。

沉默了良久之后她才忍着自己乱作一团的心跳,“我不要你为我什么,耀阳,我已经同别的男人结婚……”

裴淼心皱了眉,“苏晓我不想惹事,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还是回去了。”

可是等到第十天的时候,他的精神已经麻木,夹着香烟的手也开始颤抖。

那时候他喉咙干涩,要说的什么话梗在喉头,生咽半天,就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这样的认知仿佛带着灭顶的绝望,等她从这肆意猖狂的亲吻当中清醒过来,着力去推他的时候,那种更深层次的绝望便铺天盖地而来。

曲耀阳吻了一会儿方才放开她的唇瓣,顺着颊边细腻的肌肤一直吻到她的后耳根,这才像是刚从水底打捞上来的人一样深深吸了一口气,静默不作声。

“我不要钱……”颤颤抖抖的声音,他也不过是个刚到二五的年轻人。

“不准射……”女王一般的命令,她发现她也快要爱上这年轻的身体。

“如果你是想怪我……”

曲耀阳满脸的黑线,“那为了公平起见,你想一个有新意的,我也想一个,以后私底下没有别人的时候,你就得那么叫我,我也这么叫你。”

曲耀阳闭嘴没再谈关于股份的事情,两兄弟反而拉拉杂杂地说起很多小时候的事情。

曲臣羽没有醉得太厉害,曲耀阳忍着自己的头晕扶他上别墅的二楼。

“曲耀阳!”裴淼心在车外用力扣了扣车窗,她说:“你下来!我跟你说了别自己开车,你酒喝多了,下来!”

反手就是一记巴掌,那力道之大,几乎用光她全身所有气力。

可是此一回彼一回,想当初她不过是名默默无闻的小柜员,可是现如今,她好歹算是华人富豪圈里小有名气的设计师,她怎么能让夏芷柔再诬陷她一回?

kity胆战心惊地抬眸望了一眼裴淼心,“可是……我是michelle的助理,而且我手上也有报告没有做完……”

裴淼心走上前,弯唇,“曲太太,好久不见。”

办公室的大门被人从外面叩响,不多一会儿,有秘书探进脑袋,“曲总,如果您没有什么别的吩咐的话,我们想去吃午餐了。”

此刻,她的手中正提着两个便当模样的袋子,探脑袋进来看着他的时候模样怔然,似是被他刚才的暴喝给吓了一跳。

裴淼心的大脑瞬间晃过一阵苍白,她从没想过主动去招惹她们,却不曾想,竟还是在这样的地方碰了个正着。

裴淼心没有说话,小脸却煞白到了极致。

“心心!”他出声唤她,声音里全部都是妥协的味道,“我知道过去是我对不起你!是我跟你结了婚还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是我对不起你。可是芷柔她跟了我十年,娶她给她名份是我十年前就答应她的事情。我只是没有想到我的生命中还会有你的出现,也没有想到现在自己会变得这么不受控制。我……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我的心很不舒服,我……我好难受,我想你留在我的身边,咱们从头开始好不好?”